江山美人  以毒攻毒笑笑死里逃生 千钧一发幸遇盗墓小贼(下)

章节字数:3299  更新时间:07-07-16 0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为了所有人都好,我是不是真的该去死?这一刻,看着貂蝉又哭又笑的模样,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怀疑。

    她说,“原谅我……”

    她冰凉的眼泪滴在我的脸上,她狠狠掐住我的脖子,她哭着对我说,原谅她?

    可是,谁来原谅我?我的人生,又该由谁来负责?

    我的死,真的对所有人都好么?知道窒息的感觉吗?真的好痛苦……我张大了嘴巴想呼吸,可是……连最后一丝空气都被排挤在外……

    我忽然想起那晚董卓一蹦三尺高的可笑模样……眼角有泪滑出,为什么?为什么每回都在我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幸福的时候,陡然间便夺走我的一切……

    “砰”地一声,是什么东西被打碎的声音。

    貂蝉握着我脖子的手立刻僵住。

    银链相互敲击的声音凌乱的响起,那样杂乱无章的敲击声啊……他总是那样一尘不染,总是那样风度翩翩,不慌不忙……

    “义父大人……”仿佛一个做了错事被逮到的孩子一般,貂蝉怯怯地收回掐住我脖子的手,拢在袖中。

    大量的空气猛地涌入肺中,我没命地咳嗽起来,大概刚刚一阵折腾,我竟是感觉自己能动了。

    “不错,下毒的功夫长进不少,连我都中招了……”王允颓然倚在门口,看着貂蝉,目光森冷得可怕,从来不知王允竟也有那般的眼神。

    想来貂蝉是为了自救杀我,诱使王允出了地窖。

    王允踉跄着上前几步,仔细审视我的神色,随即抬手抚上我额前的长发,眼神渐冷,“你把毒下在笑笑的头发上?”

    貂蝉面色惊惶,“不是毒……是,是……软烟罗……”

    “呵呵,聪明的孩子,这么快便学会一箭双雕了?”王允轻笑,眼神却冰冷得有些可怕。

    “或许义父大人不知道,你喜欢触碰她的头发,把我当成她的时候也一样,这是你的习惯。”貂蝉收敛了惧意,咬唇道,眼里有泪滑出

    突然间,我觉得她有些可怜。

    “嗯,观察得也仔细入微,一份毒,放倒了两个人,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王允淡笑。

    他中了软烟罗是怎么赶来的?原本纤尘不染的一袭白衣早已变得灰不溜秋,我从来未见过王允如此狼狈的模样。

    他,赶来救我?

    顾不得其他,趁他们一个元气尚未恢复,另一个失心疯一般,我连滚带爬地下了床,便要逃跑。

    转眼看到桌角上那一瓶百用解毒丸,还有一瓶桂花酿,我顺手都一把扫入袖中。

    因为拿药,脚下缓了半步,王允伸手便来拉我,只是那手却因软烟罗半丝气力也没有,“别让她跑了”,无力抓住我,王允道。

    是啊,岂能让我跑了?如果我这副模样逃回董卓身边,以董卓的狠戾,谁也别想活……

    貂蝉慌乱地点头,回头便给我来了个天女散花……白花花的粉沫状物体便扑面而来。

    “咳咳……”那白色的粉沫呛里喉咙里,说不出的难受。

    “不要!”天女散花之后,我便听到王允撕心裂肺的大吼。

    这个家伙,中气倒也挺足的啊。只是听他叫得如此凄厉,刚刚那一手天女散花,铁定不会是面粉了……

    而且不会刚刚好那么巧……我中的毒,便是第一百零一种毒吧,简单点来说,就是在那瓶百用解毒丸的功效范围之外……

    果真如此,便是衰到家了,天要亡我……经过一连串的打击,终于把我折腾死了,终于蒙主宠召了啊……

    最后死到临头了,我还阿Q了一把。

    只是没有把解药交给吕布,没有再到董卓最后一面……我怎么瞑目啊……

    “笑笑……”耳边传来王允的声音,不似往常的温和,是那种悲痛到仿佛连心都在哭泣的声音呢。

    该是我幻听吧。

    我以为自己这回真的玩完了,结果事实证明上帝果然还是仁慈的。

    当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我化身为了深夜恐怖灵异事件……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那般诡异而特殊的经历,当真不是谁都能有的,只是那样的经历,着实不值得拿出来炫耀……因为真的没有人会羡慕……

    四处都是泥土的味道,连呼吸都是那么困难,我睁开前,眼前漆黑一片。我想起身,刚抬头,额头便“砰”地一声撞了木板,抬抬手,动动脚,也皆是碰壁。随即我惊恐地注意到自己正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动弹不得。

    伸手推了推,似乎是木质的箱子,却是坚固得很,纹丝不动。

    这是哪儿?

    待头脑稍稍清醒些,我有了一个令自己恐惧不已的猜测。

    会不会,王允以为我死了?把我埋葬了?

    这个念头令我忍不住地颤抖起来,莫非我竟是被活生生关在棺材里了?

    可是我为何又没死?明明中了乱七八糟一堆的毒啊……甚至连王允那般的用毒高手都以为我死了……

    难道是……以毒攻毒?我抬手摸了摸仍旧挂在颈上的毒牙,诧异,是它救了我?

    我给自己下的毒和貂蝉向我下的毒刚好相互克制?这种情况下,我只能作如此猜测。

    腹内空空如也,空气也越来越稀薄。只是,我怀疑没有等我被饿死,我会因为棺材内氧气不足而被活活闷死。

    “有……有没有人……”我张口,被自己粗嘎的声音吓了一跳,那仿佛破锣一般的声音,当真是惨不忍闻。

    虽然小命保住了,但我的嗓子……被毒药毁了吗?

    只是此时我却没有时间为自己的嗓子哀悼,我必须想办法逃出这个棺材,不然我真要在这里长眠了……

    抬手,我欲敲棺盖,却感觉自己右手里一直握着一个小瓶子,这才记得那是我拼了性命抢来的百用解毒丸,只可惜不知道我能不能把这解药安然送到吕布手里了。

    将药瓶塞入袖中,我开始试着推开棺盖,可是那棺盖被钉得死紧,看来这只棺材一定价值不菲,闻起来还带着丝丝清香。说不定是王允内疚伤了我性命,竟是买了上好的棺木来葬我……

    我欲哭无泪,这棺木越好,说明我逃出生天的机会越加的渺茫,如果王允只是用个破草席把我卷卷便扔到一边,我现在早已经逍遥自在了,哪用得着被困死在这豪华的棺木里!

    恨得牙痒痒,我只能徒手刨棺盖,指甲磨擦在木板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直到指尖传来钻心的痛,那棺木还是分亳未动。

    突然,上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经过?我精神大振,忙没命地敲棺盖。

    “救……救……我……”黑暗里,我狂声呼救,声音如钝器刮过金属一般,难以入耳。

    那脚步声微微一顿,随即陡然加快,没救地往前跑。

    “救命啊……救救我……”扯着破锣嗓子,我拼了命地呼救。

    “砰”地一声,那人似乎一屁股坐了下来。

    “有人吗?救救我……”嘶哑着嗓子,我继续呼救。

    “大慈大悲观士音菩萨……”上面一个男人的声音,抖抖瑟瑟地默念着随即跌跌撞撞地飞速跑远,我几乎可以想念他连滚带爬的样子。

    “救救我……来人哪……救命啊……”有气无力地扯着嗓子,我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手一直不这个地刨着棺木,几乎没有了知觉。

    双手的疼痛已经麻木,我张大嘴,心脏如擂鼓动一般地跳动,我知道这棺木里的氧气已经快用尽了。倦意渐渐袭来,知觉一分一分消失……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几乎放弃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头顶上的泥土有松动的声音。

    “牛哥,你看这个坟这么气派,陪葬品一定不少。”上面有人压低了声音道。

    “唬,手脚轻些,别碰坏了东西。”有人低斥。

    盗墓贼?

    一声轻响,有一丝月光照射在了我的脸上,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我张大了嘴,贪婪地呼吸起来。

    “呸,哪有什么陪葬品啊,空架子。”来人很失望的声音。

    为了不让我的“死讯”传回洛阳,传回董卓耳朵里,王允肯定是偷偷行事的,上好的棺木已是极限,又怎么可能有正经八百的陪葬品?

    “看着那尸身上有没有什么宝贝。”说着,棺盖的缝隙又大了一些。

    “救……我……”左手僵直地从拉开的棺盖缝隙里破土而出,我终于触到了空气。救命恩人啊,我感激涕零,如果没有盗墓小贼来观顾,我铁定早已闷死在棺材里了。

    “啊,鬼啊……诈尸了……”安静了半晌,突然,一阵尖叫刺破耳膜。

    有鬼?!鬼在哪里?我被叫得小心肝“砰砰”乱跳,哪里,哪里?哪里有鬼?!感觉有人在一起比较安全,我有些困难地伸手碰了碰他的肩,将手搭在他肩上,想请他发发善心,送我去洛阳,大不了许他酬金就是了。

    谁知那两人一下子僵住,行动一致地慢动作地回头。

    “鬼啊!”蓦然尖叫一声,那人竟然当着我的面直接翻白眼晕死过去了……

    我傻眼,他说的诈尸的鬼……是我?

    银白色的月光下,我躺在棺木材里……笑得酣畅淋漓,笑得差点岔了气,笑得嘶哑的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出了满面的泪水……

    晚风一吹,冰凉冰凉的。

    如果此时这里有人经过,估计还是会被我吓得心脏病发……

    棺盖被撬开了一个边,可是我拼了吃奶的力气还是挪不动它。

    怔怔地望着头顶那如银的月亮,我欲哭无泪。

    棺盖旁边似乎插了一块木牌,百无聊赖中,我借着月光看清了那木牌之上的字。

    “葬心”,两个触目惊心的血红大字占据了一整块木牌,细细一闻,还能闻到那木板之上血的腥甜气味。

    葬心?我微微一愣,是何人所书?字体却是像极了王允的。看那木版的模样,真真像极了碑文。

    碑文啊,看来我真是该死在这里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