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葬心(王允番外)

章节字数:2641  更新时间:07-07-16 0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叮铛……叮铛……

    洛阳的司徒府,悠长的走廊。

    王允抱着怀中气息全无的女子,每走一步,都仿佛用尽了全身的气力。

    一阵轻风掠过,衣袂飞扬,如谪仙般的模样,却是狼狈不堪。

    被软烟罗侵蚀的身子无力到了极点。

    就在刚才,他眼睁睁看着笑笑从他面前倒了下去。

    可笑,自负如他,竟然也会无力上前。

    第一次,握不住她的手,放任她的离去……可是,谁又说得准呢?对于笑笑而言,或许是宁可死,也不愿留在他身边的。

    身后,貂蝉低垂着头,远远地跟着,不敢上前,却也不敢落后太多,生怕他出了什么事情。

    叮铛……叮铛……

    那脚踝处的银链随着脚步的移动相互敲击,发出轻脆的声响,那般寂寥,那般摇远,却又像是天界的梵唱,温和而冰冷。

    你,有没有试过心脏停摆的感觉?

    王允尝过,还不少,整整两回。第一回是在凉州护城河边,看着笑笑失足堕河;第二回是在他的司徒府,看着笑笑在他面前气绝……

    一回生,一回死。

    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何为恐惧。因为,一个人倘若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是值得他恐惧的呢?

    可是他错了,在林子里,在看到那条剧毒的白眉腹攀在笑笑脚踝上时,他感觉到了恐惧。

    是的,恐惧,深入骨髓的恐惧。

    那一刻,他明白了笑笑在他那颗一向自以为冷漠的心里究竟占据了什么样的位置。

    或许,在凉州的望月楼门口,在笑笑缠着他做菜的时候,那个总是笑得一脸狡猾的女孩便已经盘踞在他一向静如死水的心里。

    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她满口都是菜谱,却自己连一道最简单的菜式都做不好。

    她望着他,如笑春山。

    他居然松口,自曝是“望月楼的大师傅”。

    于是,他居然开始认命地为那个叫做笑笑的女孩洗手做羹汤。

    看她大块朵颐,看她饕餮大餐,他早已习惯的温和眼里居然会有笑意。

    几个“居然”,松动了他过往的人生。

    静如死水的温和里有了情绪的波动……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笑笑看着他的眼睛不再笑意盈盈,而是开始带着惶然,带着憎恨,甚至是杀意……

    是为什么呢?

    对了,是因为董卓呢。

    怎么能忘了自己的使命?他是为杀董卓而来。

    师傅临死前说,天降孤星两颗,会动摇国本,祸害朝廷。其中一个便是天煞孤星的董卓。

    所以,他便要杀了董卓。

    因为这朝廷是刘家的,谁也不能动摇。

    当他将董卓的死讯带给笑笑时。很意外,笑笑竟然没有哭,可是第一回,对着她的笑脸,他一贯麻木的心有了疼痛的感觉。

    直到……那一袭染了毒的血色嫁衣披上了笑笑的身。那一场血染的婚礼啊,他忘不了笑笑眼里的错愕,那是幸福被打碎的错愕……

    她是那么依恋着那个一手将她带大的男子,她是那么地依恋着董卓,她是那么渴望幸福的存在……

    是他,亲手毁了她的幸福。

    但他的宿命,便是守护这刘家的天下,就算是为国捐躯也好,就算是众叛亲离也罢……死守这刘家的天下,那是他的宿命。

    很小很小的时候,便有人这么教他。

    所以,董卓一定要死。

    他一直深信着,也一这么坚持着。

    董卓必须死,因为他是天煞孤星,所以他便该死!

    可是掉下护城河的……为何是笑笑?

    被那冰冷的河水覆顶……该是什么样的感觉?该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天下没有我不会解的毒。”这话,他对笑笑说过。

    可是这回,他食言了。

    因为这毒,是他亲手练制的,无解。

    貂蝉手中所使的毒,不是别的,是他亲自练制的白眉腹之毒。

    练制这毒,是一时兴起,也是心存恐惧。

    因为,笑笑曾遭此蛇吻。

    笑笑曾面临过的危险,他便绝对不允许再有第二次机会发生,即使那机会渺茫得微乎其微。

    白眉腹,是一种毒蛇。

    其实,王允也有那种特质,温柔的、冰冷的……毒蛇。

    但他不在乎,他曾经想过,只要笑笑在他身边就好,是恨他,是爱他,他都不在乎的。

    可是,她却宁可死,也不想留在他身边。

    “义父大人……”耳边传来貂蝉怯怯的声音。

    王允充耳未闻,仍是抱着怀中早已气息全无的女子,走出司徒府,翻身上马,将笑笑小心翼翼地置在胸前,他一路策马狂奔。

    冷风迎面而来,他下意识地将笑笑护在怀里,明知她没有知觉……

    是嫉妒吧,他真的很嫉妒董卓,一样的天煞孤星,一样悲惨孤寂的命运。

    为什么上天给董卓一个笑笑,而他,却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他必须用温和的表相来掩饰所有的孤寂?

    为什么明明痛得连呼吸都仿佛已经停止,他还必须笑得一脸温和?

    天长日久,那温和的笑意仿佛已是一个长在他脸上的面具,怎么都扯不掉……

    就像现在,他抱着怀中的女子那冰凉的尸身,竟然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你是天煞孤星,你的命运是克死所有与你有关的人,甚至祸及天下!”

    “你这天煞孤星,你哪有哭泣的权力和资本!”

    ……

    原来,连哭泣都必须有资本,而他没有。

    厌憎的目光,一次次的鞭打,一次次的训斥……

    温和地对待周遭的人,周遭的事;温和地面对每一个厌憎的目光;甚至……温和地杀人。

    于是,那一个白衣的少年,学会了温和。

    即使是死,也一样可以笑得很温和的人。

    师傅说的那两颗天降孤星中,他也有一份。或许,他真是一个卑劣的人,他隐藏了这个天大的秘密呢。

    他,是天煞孤星。

    跟董卓一样的天煞孤星。

    可偏偏,他还满口家国天下,满口皇室朝廷。

    听师傅说,他出生那一日,府中后院满池的荷花都化作了红色,宛如地狱那疯长的妖异红莲……

    然后,师傅正好从门前走过。师傅说,他命犯天煞。

    于是,从出生那一刻起,他的双足,便被锁上了银链……

    那是一生的枷锁,一生的桎梏。

    师傅说,那链子,可以锁住他的煞气,可以保他周围的人平安。

    所以,所有的苦,都必须由他一个人来承受。

    母亲恐惧的眼神,父亲厌憎的责打,兄弟间的嘻闹永远没有他的那一份……

    绝纤尘,是师傅赐他的名字,绝然于凡世之外,不染一丝尘埃。

    可他,有另一个名字,王允,那个官拜司徒的王允,那个背负了家国天下的王允。

    可笑,明明连家都没有,哪来的家国天下?他又为何要誓死捍卫那皇室朝廷?

    太久了,久到……他已经记不起初衷了,只记得,那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他的师傅,一次次地告诫,要誓死悍卫这刘家的天下。

    看哪,他有多么伟大。

    王司徒英名在外,为保皇室那般的尽心竭力,可是事实的真相,永远是那么讽刺而可笑。

    叮铛……叮铛……

    随着马儿飞扬的四蹄,王允的脚踝上,那银白的链子急促地敲击,发生凌乱的声音。

    选了上好的棺木,在一块离洛阳很远的地方,他终于亲手埋葬了笑笑。

    “希望董卓,一辈子都找不到你”,眯着双眸,看着躺在棺木里仍是双颊栩栩如生的笑笑,王允开口,声音温和而悲凉,“除了我,谁也找不到你。”

    “你……到底还是我的。”笑,他道。

    合上棺盖,他咬破了食指,书写碑文。

    ……碑文只有两个字,“葬心”。

    笑笑,我殉了我的心来陪你,那是我唯一仅有的。

    也许,你弃若敝屣。

    ……

    即使,我身负枷锁。

    即使,你对我心存厌惧。

    被遗弃的感觉,很可怕,我不想独自一个人。所以,卑劣也好,残忍也好,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你离开。

    即使,你诅咒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