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影子(貂蝉番外)

章节字数:2201  更新时间:07-07-16 0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步一步,她走得极其小心。

    举手投足,她惟妙惟肖。

    一颦一笑,都有特定的模式。

    那个模式,叫做笑笑。

    义父喜欢看她扮演笑笑。

    只要义父喜欢,她做什么都可以。

    “貂蝉小姐,司徒大人又……”丫环的声音带了十二分的焦急。

    貂蝉微微一惊,转身飞奔回义父大人的房间,或许她没有注意,连转身的那一个瞬间,她都像极了笑笑。

    房里,王允怔怔地看着木盆里的清水倒映着自己的容颜。半晌,他弯腰低首,鼻尖触到了冰凉的水,他微微瑟缩了一下。真的好冷……

    水漫过了他的鼻尖,漫过了他的唇,他的眼……

    不能呼吸了。

    当日,笑笑在那冰凉的护城河里遭到灭顶的时候,可也是这样的感觉?

    “义父大人……义父大人!”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声,他感觉自己被人牢牢从身后抱住。

    王允怔怔地直起身,回头,水珠从发梢一直滴落到脖颈,然后,他便看到一张熟悉到连做梦都会见到的容颜。

    “笑……笑笑?”微微笑开,王允伸手去抚她的脸颊。

    那张熟悉的脸立刻变得哀伤起来。

    王允伸手,将她拥入怀中,“为什么不笑呢?”

    那个男子,总是温润如玉,一尘不染的男子,只有醉了,才会如此狼狈吧,只有醉了,才会抱着她,然后……唤她“笑笑”……

    “义父大人,蝉儿伺候您更衣,衣服都湿了。”貂蝉依言浅浅笑开。

    “嗯。”点头,此时的王允听话得不可思议。

    纤指灵动,解开那一身溅了水的白色长衫,貂蝉小心翼翼地用柔软的布巾试干他被水浸湿的长发。

    “义父大人,以后喝了酒,不可以把脸闷在水盆里,如果蝉儿正好不在身边可怎么办……”她略略红了眼睛,轻颤着声音,带着后怕。

    “叫我纤尘。”王允一手把玩着她的长发,眯着眼,笑得温和,笑笑都是那么叫他的。

    “义父大人……”微微一愣,貂蝉张了张口。

    “纤尘。”王允固执得像个孩子一般地坚持。

    “好吧,纤尘”,她顺着他的心意,唯恐忤逆了他。

    “嗯。”点头,王允笑。

    “以后不可以把脸闷在水里。”

    “好。”

    貂蝉如水的眼中染上一抹轻愁,酒醒了,他便都忘了吧,如此循环往复,她害怕有一日义父会溺死在那浅浅的水盆里……

    她本是宫廷里捧貂蝉帽的女侍,那一日,打碎了太后的玉如意,被罚跪于太后殿外听候责罚。

    她不会忘记那一日,天气很热,知了在树上一遍遍地叫唤,而她,颤抖着跪在太后殿外,如火的骄阳炽烤着宫里的每一寸土地。

    口干舌噪,眼前阵阵发黑,所有的人都那么地忙碌,忙碌得忘了她这个小小宫婢的存在,忙碌得忘了这里还有一个罪婢在等候那些高高在上的皇族的饶恕……她以为自己便会跪死在这个地方,永远也出不了宫廷……

    突然间,下颔微微一凉,恍惚间,抬头,看到一双温和得不可思议的眼眸,那般温和的眼眸啊,在那个冷漠的宫廷里,有谁会在意她那样一个卑微的宫婢?有谁会给她那样温和的眼神?

    “跟我回家吧。”他看着她,连声音都温和得不可思议。

    家?

    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声音,如果这只是一场梦,那她的余生,便都想在这场不真实的梦里度过……

    仿佛是被下了蛊,她起身,膝下一阵酸软,脚一弯,她无力地坠入一个宽阔的怀里。

    那一个白衣如雪的怀里,带着淡淡的馨香。

    她,就此沉沦。

    即使,不久以后,她便知道,她,只是作为一个影子的存在。

    那双温和的眼睛看着她,却是在透过她,看着另一个女子。

    她嫉妒那个女子,却也恨她。

    因为只要提起那个女子的名字,义父一向温和地眼里,才会有情绪的存在,而那抹情绪,叫做悲哀。

    于是,她知道义父心里住着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叫笑笑。

    而义父唤她,“貂蝉”。

    她原是捧貂蝉帽的女侍,义父只是信手拈来一个名字,她却幸福至极。

    那幸福,只因义父而存在。

    直到,有一天,那个叫做笑笑的女子当真出现在她面前。

    她终于明白,那一日,在皇宫,在炎炎烈日下,义父为何要救下她。

    因为,她长了一张笑笑的脸。

    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只是,那张脸上,有疤。

    那一道美中不足的伤疤,是义父心里的痛。

    义父说,要用她的脸做药来医治笑笑。

    她不懂医术,是换脸么?

    义父要毁了她的脸?毁了她唯一可以留住他的东西?虽然悲哀,但貂蝉明白,正因为这张与笑笑一模一样的脸,她才能待在义父的身边,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他,哪怕只是醉酒后那短暂的误会和温柔。

    可是,有了笑笑,义父便不要她了!

    如果没有笑笑,那义父是不是会看到她的存在?

    如果这样,就让笑笑死吧。

    生平第一次,她看到自己有多丑陋,丑陋到用别人的性命去交换自己的幸福。而她,很快便得到了报应……

    那一刻,义父看她的眼神冰冷彻骨,仿佛要杀了她陪葬一般,那么急着要将笑笑彻底从义父身边支开,结果,却换来义父的厌弃。

    以为笑笑的死,可以让她得到义父大人的全部心思。

    结果却是自取其辱。

    那一日,义父大人拉着她的手,走进了太师府。

    那个传闻中以暴虐凶残著称的董太师盘踞于高位之上,满面胡渣,头发蓬松而凌乱。

    他正闭目养神,仿佛一头沉睡中的猛虎,令人胆寒。

    她开始发抖,她迟疑着不敢向前。

    “见过董太师。”一手拉过貂蝉,王允笑得温和。

    薄纱覆面,看着高位之上那面色冷峻的董卓,那个以残暴著称的董太师,貂蝉止不住地颤抖。

    眼睛缓缓睁开,深褐色的眸中带着淡淡的血红。

    转头看她,董卓的神色微微有了变化,那一抹血红迅速消失不见,那一双冷冰冰的褐色眸子有了温度。

    面纱下,貂蝉咬唇,感觉指尖深深刺入掌心。

    来时,义父交待过,她的名字,是笑笑。

    她的任务,是杀董卓。

    王允抬手,轻轻扯下貂蝉的面纱。

    “笑笑?!”微微的怔仲,狂喜覆盖了董卓的褐色眸子,那一个令貂蝉恐惧的名字从董卓口中说出。

    从此,她背负了笑笑之名?

    从此,她不再是义父的貂蝉,而是董卓的笑笑?

    她知道,义父彻底地厌弃了她,她知道,那才是义父对她最残酷的惩罚。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