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回洛阳笑笑借马吕家 论局势曹操当仁不让(下)

章节字数:3206  更新时间:07-07-16 0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跟着他们回到家,是一处破草屋,园前园后都种着菜,远远便闻到了袅袅的香味,锅里煮着梗米粥。

    闻着那香味,我的肚子饿得难受。

    那老妇人翻箱倒柜地折腾了半天,终于找出了一件压箱底的衣服。

    “姑娘,你穿上这个试试吧”,抖开手里那件做工有些粗糙的大红色长裙在我身上比了比,老妇人笑得满脸的褶子,“这可是我年轻的时候结婚穿的,一直压在箱子没舍得穿。”

    我道了谢,伸手接过,回到房里换下了那一身白色的衣裙,那是王允为我准备的殓服吧。虽然那裙子不大合身而且样式怪异,但总比穿着那殓衣强,一日穿着它,我心里便是一日的疙瘩。

    屋里没有镜子,我比着兰花指,龇牙咧嘴地扯下束着我长发的白色发带,受了伤的指尖立即引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拢了拢头发,我走出屋去。

    “姑娘,粗茶淡饭的,不嫌弃就一起吃吧。”那老伯笑呵呵地道。

    我一眼便看到桌上摆着一窝香喷喷的梗米粥,便也不客气,坐下来吃了。天知道,我被关在那个莫明其妙的墓室里,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如果再困下去,我大概只有两个下场,一个是缺氧而死,一个是被饿死。

    其实在我看来,被饿死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梗米粥是记忆里这副躯体小时候经常吃到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某人都是靠这个将我喂大的。

    “婆婆,屋子里的那衣服我不需要了,你留着扯了做抹布吧。”急急地喝了一口粥,我有些含糊不清道。

    那老妇人忙点头称是。

    “姑娘,你刚刚跟我说马,我去问了一下,西村王家有马,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去借。”那老伯道。

    我微微一愣,忙点头,“好”,当务之急,我需要尽快回洛阳。

    那老妇人闻言,横了老伯一眼。

    我知她的用意,一手摘了左边的耳环,放在桌上,“这个应该够付马钱。”

    那老妇人忙放下碗,立刻又变了脸,忙催促老伯,“快去快去,人家姑娘看起来有急事。”

    老伯被催着摇了摇头,放下碗出门去。

    我也不言语,只默默吃着梗米粥。

    “阿瞒,是阿瞒吧,都长这么高了。”门外,忽然响起了老伯欣喜的声音。

    阿瞒?我噎了一下,轻咳。

    “伯父”,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小侄遇上些麻烦,不知可否在此暂避一下宿?”

    “我与你爹是结拜兄弟,大概也知道一些,你父亲得了消息已经举家去陈留避风头,你暂时就住在这里吧。”那老伯压低了声音,“如今朝廷遍布文书,四处捉拿你,这里偏得很,也安全。”

    “多谢伯父。”说着,二人一同进屋。

    我手里拿着碗,惊愕地看着进屋而来的男子,他一身明紫色的长衫。

    曹操?

    呵呵,原来他说的吕姓人家便是这户人家,真是冤家路窄啊。他进来时,手里还提着一只尚在滴血的肥兔子。

    见到我,他也微微一惊,长目微眯。

    “你们认识?”那老伯很是讶异。

    “嗯,认识。”薄唇微抿,曹操微笑。

    “呵呵,不知道姑娘认识阿瞒啊”,那老伯笑道,愈发的亲近起来,“老头子我叫吕伯奢,是阿瞒他爹的结拜兄弟。”

    “说什么说,还不快点吃饭,说话就能填饱肚子,你们都别吃了。”那老妇人忽然皱眉,开口嚷嚷道。

    吕老伯面有难堪之色。

    曹操倒不介意,挨着我坐下,盛了粥便吃。

    “阿瞒难得来,没有酒怎么成”,吕老伯忽又道,“正好姑娘要买马,我去西村,顺带买些酒晚上回来喝。”说着,见那老妇没有反对,便出了门。

    吃了早饭,我一个人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晒太阳。

    “我以为你怕我捉了你去威胁董卓,所以开溜了呢”,曹操不知何时站到了我身后,“怎么还让我撞上了?”

    “我以为你嫌我累赘,便丢下我一个人偷偷潜逃了呢”,转身,看着那双狭长的眸子,我粗嘎着嗓子反唇相讥道。

    “嗯,是啊,是有这个打算。”曹操煞有介事地点头,上前一步,握住了我的手。

    指尖的伤口微微吃痛,我皱眉,正欲抽回手,却看到了他手上的药膏。

    “你的肥兔子呢?”乖乖任由他帮着上药,我想起了那只被他拎进门的倒霉兔子,我问道。

    “本来想给你烤兔子肉吃的。”曹操耸肩,一脸的惋惜。

    “现在烤也一样。”我的劣根性发作,馋虫又上来了。原来之前他离开是去打野味去了啊。

    “果然跟郭嘉说的一样”,抿唇,他笑。

    “一样什么?”我好奇得紧。

    狭长的眸子里添了一丝兴味,他道,“一样贪吃。”

    “那个臭书生!”我咬牙切齿,随即又问,“他在哪儿,身体好些了没?”

    “一直操心着,身子骨也难壮得起来”,曹操微微皱眉,“我正好有事交待他去办,便让他留在了洛阳,也省得他跟着我到处颠沛流离。”

    “你是刺杀董卓失败,反而被追杀吗?”我粗嘎着嗓子道。

    上了药,曹操拿干净的布将我的手紧紧包裹起来,答非所问,“其实我还是有点好奇,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真的很奇怪,居然在这里也能遇上你。”我笑了起来,顾左右而言其它,在曹操的眼睛里看到一个穿着奇怪的红衣女子。

    “是很奇怪”,曹操点头,“这身衣服好奇怪……”

    甩甩被包成棕子状的手,我拎了拎已经有些褪色的红裙子,笑,“比一个活人穿着殓服还奇怪么?”

    曹操看着我,挑了挑眉。

    正说着,门外进来一个年青的男子,长得黝黑壮实。

    “阿瞒?你怎么来了?”那男子见到曹操,大笑着走上前来。

    “吕大哥,暂时要麻烦你们了。”曹操也笑着道。

    “这位是?”那男子回头看到我,奇怪地道。

    曹操看了看我,似乎是在想怎么表达我的身份。

    那男子却是笑得一脸暖昧,“知道了,知道了”。

    我知他想歪了,也懒得解释,反正出了这道门,谁也不认识谁。

    “姑娘家嘛,会过日子最重要,长相不是主要问题”,说着,他又又作聪明地补充道。

    我淡淡扫他一眼,他忙闭了嘴进屋。

    曹操笑了起来。

    “笑什么?如此景况,你还笑得出来?”我没好气地道。

    曹操只是看着我,笑,“你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意思。”

    我白他一眼,“当务之急,好好想想如何自救吧。”

    “不如我带了你去要挟董卓?”曹操打量着我摸了摸下巴,“这个主意不错。”他考虑一般道。

    “是啊,真是个好主意。”觑他一眼,我粗嘎着声音开口,“只是不知道一向精明的曹大人,你如何会冒然做出刺杀那般危险的举动?”

    “因为,董卓是乱臣贼子啊,天下有志之士,人人得而诛之。”笑,曹操道,只是看那神情,哪有半分认真。

    我却是心里一揪,有些难受起来。

    “董卓的做法其实没有那么离谱,残暴在这个乱世又算什么,天下残暴之人又岂是他一个?他只是中了王允的计谋成了一个众矢之的的笨蛋而已。”看着我,曹操忽又淡淡道。

    我有些讶异地看着,他是在安慰我吗?

    “董卓恶名在外,想杀他的人多如过江之卿,但却无一人敢真正动手,因为虽然吕布双目失明令董卓损失了一员大将,但他身边的护卫不下百人,想杀他无疑是去送死。”

    “那你又为何?”我无比好奇这个历史上刺杀过董卓的枭雄此时的心里活动,于是采访道……

    “王允来找我,他给我一把宝刀,想借由我的手来杀董卓”。

    “你会这么听话?”我表示怀疑。

    “我没有反对的余地,我若反对,便是表示对这刘家的天下有异心,国难当头,不为所动,如此必为天下所不耻”。淡淡地,曹操道。

    “所以?”看着他,我继续努力挖一个大独家。

    “王允很聪明,他喜欢步步为营,只是凡事都像一把双刃剑,有它的两面性,换个角度来说,若我真去刺杀董卓,我便是正义之师,既然师出有名,天下那些自诩为英雄的人物必然对我刮目相看,局时,只要我登高一呼,来投奔我的人马必然源源不绝,何愁大事不成?”看着我,曹操笑得狡诈。

    这个人,在我面前,似乎从来不掩饰他的心机。

    我从来未见过有人连奸诈、狡猾、残忍都可以表现得如此从容不迫,落落大方。

    “但若真去谋刺董卓,最好的结局也只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而我,还不想死。我只需带着宝刀去太师府走一遭,然后便逃之夭夭”,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曹操笑了起来,像狐狸一般,“畏罪潜逃,董卓必然对我起疑,定会下令捉拿我,而我,便一跃成为了为保汉室天下不遗余力的大英雄……”他说得陶醉。

    我看着他,嘴角微微抽搐,原来这才是真相啊……

    “王允,充其量只是个奴才”,曹操靠着一旁院子里的树,面朝阳光,薄唇轻扬,“一个对皇室愚忠的聪明奴才”。

    我微微一愣。

    “而我”,明紫色的长衫挟带着天生的霸气,令人不敢正视,“要天下归心”,他说。

    我知道他没有吹牛。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哪知有一日,曹操二字会名留青史,尔等都将死无葬生之地。”微微扬唇,曹操看着我,狭长的双目里是毫不掩饰的野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