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洗温泉笑笑弄巧成拙 起疑心曹操血洗吕家(上)

章节字数:2706  更新时间:07-07-16 0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怔住,那是那一日,在洛阳城外,我被那黑衣人逼急了吼出来的话,想不到他还一直都记得。

    “你的眼光真不错。”见我抬头着,张着口,傻傻地看着他,曹操笑道。

    我仍是发怔。

    “不如,我打下半壁江山来送你,如何?”挑了挑眉,他看着我,颇有几分暖昧不明的味道。

    抬手合起下巴,我笑镇定,“小女子这副尊容可配不起您的半壁江山。”

    “走吧,没有半壁江山,我带你去后山”,大笑着,他拉住我的手腕便走。

    我被他拉着走,口中直嚷嚷,“去后山干什么?”

    “洗澡,这后山有一处清泉,冬天还是温温的,十分的奇特。”拉着我一路出了院子,曹操笑道。

    “洗澡?”我有些心痒痒,他说的,该不是温泉吧?坟墓里泥土的腐败气味在我身上挥之不去,纵然是换了衣服,也依然说不出的难受。

    穿过一片小树林,便到了后山。泉水淙淙,雾气缭绕,天渐虽然渐寒,但那些不知名的树木却依然青翠欲滴。

    当真是一处世外桃源!纵然外面的世界早已浸染了血色,但这里,却是嗅不到一丝的血腥味,只一味静得喜人。

    “不错吧。”说这话的时候,曹操颇有几分自得。

    “嗯,不错。”我点头,然后斜着眼睛觑他。

    他也看着我。

    大眼对小眼。

    半晌。

    “还不走?”我终于沉不住气了。

    “为什么?”茫茫然,他问。

    “你带我来洗澡的,不是吗?”

    “是。”

    “男女授受不亲,不是吗?”

    “是。”

    “那你还不走?”挑眉,我下了结论。

    “走?你就不怕我再偷偷折回来,躲在哪里偷窥?”扬唇,某君笑得暖昧。

    仔细一想,也对,如果他不在我面前,不定躲在哪里偷看呢。

    “你就在这里,转过身去。”想了想,确定了万全之策。

    微微一愣,他大笑着转过身去。

    我瞪了他宽阔的背许久,终于按捺不住温泉的诱惑,轻手轻脚脱了衣服,便一溜烟儿地钻进了泉水里。

    与那一日护城河水的冰凉刺骨不同,这水温暖得令我仿佛回到了那个异时空的温泉公园……

    轻呼了一声,我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那些从坟墓里带出来的怪味儿都被洗掉了。

    “洗好了没?”半晌,他的声音响了起来。

    “还早呢。”随口应了一声,我泡在温泉里连动一下都嫌懒。

    他百无聊赖地盘腿背向坐下,“你会回洛阳吗?”他扬声。

    “当然。”不假思索,我随口便答。

    “那……你猜我会不会放你走呢?”低笑,他的话有几分危险。

    我舒服地坐在温泉里,闭着眼睛,没有回答他。不想身份,不顾立场,没有敌我关系,没有利益冲突,在这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我不想破坏这份美感。

    “快点出来吧,过了正午,池子里会有蛇。”他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

    我微微一僵……蛇?

    第一时间,我想到某条白眉腹。

    突然间,手臂仿佛碰到了什么滑腻的冰冷物体,那仿佛丝绸的触感令我毛骨悚然。

    没有这么神吧,说什么来什么?

    “曹……操……”僵直了身子,我从破锣嗓子里挤出一丝暗哑的呼救声。

    感觉到身后的异动,曹操身形未动,手臂轻抬,一根尖细的树枝便掠过水面,将那恶心的物体挑离温泉,直直地钉入对岸边的树根上。

    “没事吧。”身子未转,他的声音稳稳传来。

    我惊魂未定。

    没有恶俗的穿帮场面,至使自终,他都未转过头来。

    君子,是不是用来形容这样的男人的?虽然平时看他的言行与“君子”这个名词全然不搭。

    “没事。”稳了稳心神,我回答他,复又心生疑窦,“你知道这里有蛇?”

    “嗯。”

    “一早就知道?”

    “嗯。”

    磨了磨牙,我额前青筋毕露,“那为什么没有听你跟我说起?”所幸他看不到我可怖的神情,我十分温柔地开口。

    当然,我这副破锣嗓子即使温柔,也相当恐怖。

    “这些蛇是无毒的。”背对着我,曹操说得理所当然。

    我却听得一肚子火大,他是故意的!

    “没事便快些穿了衣服出来吧,这泉水虽好,但周围总有一些蛇窟,一旦过了正午,这些奇怪的蛇便会出没”,顿了顿,他又道,背影可疑地轻颤。

    咬牙,我起身穿衣,注意到对面的树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蜂巢,那被曹操一树枝钉死在树根处的倒霉蛇正软趴趴地挂着。

    只穿了里衣,我弯腰十分优雅地捡起一块泥疙瘩,抬手,瞄准,泥块程抛物线直飞出去。

    “嗡……”正中目标。

    蜂巢应声落地,愤怒的蜂群一下子飞了出来,黑压压一片,我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忙快速地憋了口气,一个猛子扎里水里。

    “啊!”惊叫一声,某个一贯雷打不动的家伙跳了起来。

    我躲在水里,好整以暇地想观赏他被蜜蜂蜇的全过程。女人的报复心理是很恐怖的,但等下你被蜇成猪头,我再跟你讲,“蜜蜂是无毒的……”

    正想得美好,身边的水流忽然波动了一下,转头,我便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狭长双眸。

    “你……”,我大惊,刚张口,便漏了一口气,水一下子涌进口里,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看吧,我这就是了。

    我捂着口鼻,想上水面上唤口气,可是水面上盘旋的蜜蜂令我望而生畏。

    算了,猪头就猪头,总比闷死在水里好……

    正在我鼓起勇气准备迎接蜜蜂的亲吻时,忽然感觉手微微一紧,顺着水的浮力,便一下子被扯了下去。

    正在我迷糊间,唇上一软,我猛地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张在我面前放大的脸庞……

    带着他口腔味道的气息渡进我口里,我只能死死瞪着他,他的眼里分明带着笑意。

    该死的,他在笑我,笑我弄巧成拙,报应不爽……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被拖上岸,蜜蜂的嗡嗡声早已不知所踪。

    “还在陶醉?”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冷不丁在我耳边响起。

    我条件反射似地一下子站起身来,看着眼前那张看似温文儒雅的狐狸脸,牙齿咬得“咯嘣”响。

    为什么人家女主穿越时空那都是人工呼吸救别人!从此轰动一时,艳名远播……而我,为什么居然要一个早已作古的家伙人工呼吸来救?!

    他一身湿嗒嗒的模样,如落汤鸡一般,一身明紫色的长袍都贴在身上,居然有些狼狈。

    “生个火吧,这副样子会着凉。”他上前一步,笑着建议。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随即心里挫败到了极点,一身里衣因为被水沾湿全裹在了身上,将我的身形勾勒得一清二楚……

    强作镇定地转身,我披上放在一旁的干衣服,看着曹操捡来枯枝,生火。

    光裸着上身,露出麦色的肌理,曹操坐在我对面,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一旁燃着火堆,他的衣服被架在一旁烘烤。

    打量着他结实的身子板,我眉毛挑得高高的。

    “你的衣服也该烤烤。”见我盯着他直瞧,某君笑道。

    “多谢提醒,我的衣服已经干了。”我平静地陈述。

    天气虽然已近初冬,但在这个山里,却是没有一丝寒冷的感觉。

    “你把那条蛇剥了皮洗洗吧。”盯着对面那条被钉在树上的蛇,肚子里饿得发慌,终于,我发话。

    曹操诧异地看我一眼,仿佛是我是怪物似的。

    也是,这样的话从一个女人口中讲出来,的确有些怪异。

    但他也真的站起身,到对面拔下那钉在树上的树枝,将软趴趴的死蛇拎在手里。

    我也站起身跟了过去,捡起刚刚被我砸落在地上的蜂巢,用手指挖了些蜂蜜放在口中。

    真好吃,我微微眯起眼,刚刚的怨愤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民以食为天,这是至理名言。

    于是乎,为了一饮口腹之欲,我鄙弃前嫌,让他把蛇洗净了架在火上烤,蛇身上满满抹了厚厚一层蜂蜜,光闻那味儿,我的口水便已经快泛滥成灾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