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悲花嫁貂蝉大礼终成 恨无常笑笑痴情难断(下)

章节字数:3183  更新时间:07-07-17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貌有残缺的姑娘?”门口的侍卫明显一怔。

    心脏猛地收缩,貌有残缺的姑娘?他说的,该不会是我?

    他怎么会知道我没有死?我才刚回到洛阳城啊!

    有时候,我几乎怀疑他是不是人,怎么能够那样的阴魂不散来着……

    “她是本官的义女貂蝉,几日前负气离府出走,本官很是担心,你们可曾见过?”王允的声音是一贯的波澜不惊。

    我听得却是一阵心惊肉跳。

    王允他……究竟在搞什么鬼?他又在算计些什么?

    “没……没有见过……”守门的侍卫忙一致摇头否认。

    我低首在郭嘉怀中,他们明明见过我,为何撒谎,再细细一想,却原是他们刚刚对我态度恶劣,却未料到那“貌有残缺的姑娘”竟然劳动王司徒亲自来寻,于他们而言,此女定然是非同一般的受宠,故而不敢实言相告,怕我日后报复吧。

    “即是如此,便不打扰太师大人了,如果有消息,还望到司徒府相告,本官必有重酬。”王允的声音淡淡传入我耳中。

    直到那银链敲击的声音渐渐远去,我才缓过神来。

    “趁现在快些走吧。”拉了我的手,郭嘉转身便走。

    “等一下,我还有事没有办完。”拖住脚步,我急道。

    回头,郭嘉看向我,“你连太师府都进不去,还能如何?”

    忽视他的打击,我记着另一件事,“吕布的眼睛失明,我带了解药,必须送到他手里。”

    “王允既然知道你已经返回洛阳,就必定知道你会来找董卓,所以即使刚刚没有找到你,他也会暗派人手守在这里,如果不趁现在离开,你便走不了了”,他的眼睛是洞悉一切的清明。

    没有等我开口,他拉着我便离开了太师府。

    被郭嘉拖着手离开,我回头望着那厚重的府门,感觉胸腔里有一块什么东西被人挖走了,感觉不到痛,却是空得可怕。

    洛阳的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坐在门坎上,百无聊赖。

    “胭脂糕,新出炉的胭脂糕……”挽着宽大的衣袖,某书生十分熟练地开始招揽客人。

    我闲闲地坐在门口,看着郭嘉生火,蒸糕,然后热腾腾地上了架,开始叫卖。

    侧头看时,某头无毛小驴正在一旁磨磨。

    十分粗劣的手工磨,我在小毛身上套了缰绳,系在磨上。此时,瘦不拉叽的小毛正奋不顾身地一个劲往前奔,把那石磨转得飞快,真是个勤劳的好孩子。

    “小姐,买一盒胭脂糕吧”,郭嘉笑容可掬地走上前,对一个路过的女子道,清秀苍白,又略带腼腆的面容令人不忍拒绝。

    果然,那女子面色微红,便低头掏银子买了一盒胭脂糕,复又红着脸匆匆离去。

    闲闲地坐在原地发呆,我发现自己真的在浪费生命,如果正常一点,我该立刻杀去太师府兴师问罪,搞不好还能再挖出一个陈世美负心薄幸的故事来……然后再一哭二闹三上吊,将董卓那负心汉的恶行公布于世……想着,连我自己都忍不住为那虚构的剧情笑出声来。

    可是,怎么办,我连太师府都进不去呢。

    那一日,郭嘉一路拖着我离开了太师府。

    一路走过,路越来越熟悉。最后才发现,这里竟是我原先与他租下的糕点铺子。

    记得那一日夕阳下,他对我笑,说“我也会做胭脂糕了。”

    我对这里并不陌生,这糕点铺子原先是我的主意,后来我被小毒舌“强抢”入宫,只做了一天生意,便不了了之。只是想不到,他竟然一直都在这里……

    进宫,出宫,再进宫……直到现在,我一直在不停地忙,不停地折腾,到最后也不在忙些什么。

    只是他,竟是一直都照看着这铺子么?一直守着这个糕点铺子,一直留在原地?

    伸手,我取了一块胭脂糕送入口中,随即轻轻扬眉,虽然并不十分美味,但竟也可以下咽。

    书生不是应该信奉“君子远疱厨”之说的么,怎生得郭嘉就是个怪胎?

    “若若,收摊了。”不知何时,郭嘉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向我展示他的劳动成果。

    修长的掌中是满满一小袋的碎银,看来郭嘉魅力指数不小。

    我笑眯了眼,向他伸手。

    郭嘉站在原地,眨巴着眼睛看我,一脸的问号。

    “不是说过了,分工合作,你管前台,我管财务”,摊手,我说得理所当然,恬不知耻。

    “嗯嗯。”郭嘉忙点头,乖乖地将银子如数奉上。

    我笑得见牙不见眼,真是个好孩子。

    “小毛?!”回头看到那无毛小怪驴,郭嘉的声音不自觉地高了八度。

    此时,那小毛仍在奋不顾身地往前飞奔,磨子被它拉着,转得飞快,磨米粉的效率空前的高。

    啊,忘了讲,我在它脖子上绑了一根棍子,棍子顶端钓了一块红烧猪肘子……

    “你又欺侮小毛?”郭嘉万无无奈地看着我,那眼神让我感觉自己成了千古罪人。

    “呃,有目标才有动力嘛,我只是给了它一个希望,让它不断地向着希望前进而已……”点头,我十分认真地道。

    郭嘉上前安抚了小毛,解下那猪肘子送到小毛嘴里,见小毛吃得极欢,又回头看我,“你不是说分工合作,你来磨磨的吗?”

    “唉,可怜我孤苦无依,容颜尽毁……”闭了闭眼,我操着一副破锣嗓子,面带泫然欲泣,开始碎碎念。

    “对不起,我错了,你不要难过啊……”郭嘉略带惊慌的神情立刻第一时间放大地映入我的眼里。

    “嗯……”得到满意的回答,我拖了长长的尾音,拍了拍手站起身,便要进屋。

    呵呵,这招百试百灵啊。

    “董卓会死,你不要喜欢他。”身后,郭嘉突然轻声道。

    我如遭雷击,面色一下子变得僵硬。

    转身,我死死盯着那双清亮的眼睛,在那双眼睛里,我看到一个狼狈到了极点的女人。

    “我知道。”抿唇,我的声音有些凉。

    “对不起。”他突然又道。

    “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我身子欠佳,你也不会被逼着入宫,也不会遇到那么多事……”

    我笑了起来,“不关你事,或许这是上天早已注定的。”什么时候,我竟也成了宿命论者。

    或许,就是因为我不信苍天,苍天才让我体验这残酷的人生……

    那一晚,我睡得死沉,做了一宿噩梦,却是怎么也醒不了。

    我梦见婉公主鲜血淋漓,她惨然地望着我,她说,“我身为皇朝公主,责无旁贷……”

    我梦到小白兔身首异处,他的眼睛里雾蒙蒙的一片,他说,“我不当皇帝了……”

    终于惊醒时,额前已是冷汗涔涔,天也大亮了。

    冬日的阳光感觉不到丝毫的温度,照得人心发冷,奇怪的是,这么冷的冬天,竟然连一场雪都没有下。

    看一眼摆在桌角的百用解毒丸,那上面都已经蒙了薄薄的一层灰尘,却是一直没有机会送到吕布手中。

    起身漱洗了,没有看到郭嘉在屋里。

    活动活动筋骨,我喂了小毛,然后开门,对面的大街倒也热闹。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

    “吕布?”我微微一愣,那是吕布?!

    我看到大街对面,吕布一身锦衣,手提方天画戟,坐在赤兔马上。他手中虽然握着缰绳,但却是任由赤兔马在带路。

    怔怔地,我竟是看见他策马而来,缓缓走向我,一向明亮的眼睛毫无焦距,人也清瘦了许多。

    “给我一包胭脂糕。”赤兔马在我铺子前面站定,吕布未下马,道。

    “奉先”,我开口,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了。

    “你这轻狡反复、唯利是图的小人!”一阵怒喝凭空响起,盖过了我的声音,盖过了大街上所有的声音。

    仿佛对于这类事情司空见惯,只一会儿,街道便宽阔了许多,行人皆分道而走,目不斜视,谁也不想惹祸上身。

    大约有数十名蒙面人凭空钻了出来,团团将吕布围住。

    “废物。”吕布转而策马到街道中央,神色冷峻,他坐在赤兔马上纹丝未动,“就算老子瞎了眼,你们也一样是送死”,他开口,神情间全是不屑。

    一个瞎了双眼的人,竟也会有那样令人不敢小觑的压迫力。

    长戟轻挑,直直地刺入一个蒙面人的胸膛,吕布抬手,那蒙面人当胸被挑在长戟上,他在双脚离地,死命地挣扎,血流如柱。

    冷笑着,吕布收戟,一把扯下那已经断了气且残破不全的尸身,抚到了一块蒙面黑巾,他冷冷嗤笑出声,“你们当真如此见不得人,对着一个瞎子还要蒙着脸?”

    “吕布!你与董卓狼狈为奸,人人得而诛之!这天下,想取尔等狗命之人数不胜数,就算今日我等葬生于你手中,他日你也一定会不得好死!”为首一个蒙面人悲愤大叫。

    “哈哈哈”,吕布闻言,竟是大笑起来,“一群废物,老子性命在此,尔等有命尽管来取!”说着,便轻夹马腹,那赤兔马仿佛知道主人眼睛失明一般,哪里有蒙面人便往哪里钻,一时间,一人一马所到之处,鲜血四溅,残肢断臂,随处可见。

    不过须臾间,刚刚数十名蒙面人尽数化为地上一堆面目难辨、四肢不全的血肉。

    吕布坐在马上,亦是满身满脸的鲜血。

    “奉先!”饶过铺子,我有些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站在马下,仰头看他。

    “你是何人?”微微皱眉,吕布目无焦距地直视前方,面色不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