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司徒府王允酒后真言 洛阳城笑笑何处容身(上)

章节字数:2107  更新时间:07-07-17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是何人?

    我哑然,“我是笑笑啊。”真是郁闷,不过嗓子坏了而已,也不至于差那么多吧。

    空洞的双目刹那间凛冽起来,猛地抬手,方天画戟冷不丁便横扫而来,直直地指着我的鼻尖,“大胆!说!你究竟是何人?!”

    我微微一愣,后退一步,看着那方天画戟险险扫过我的鼻梁,划下细细一丝血痕。

    “说,你是何人?!”双目空洞,吕布满面肃杀。

    抬手,我抚了抚鼻端浅浅的血痕,怔怔地有些回不了神。

    手上突然一紧,我已被拉着后退一步,出了方天画戟的攻击范围。

    我侧头,狠狠惊住。

    王允?!

    竟是王允!

    他是什么时候走到我身后的?

    他眼里仍是一贯波澜不惊的温和,只是微乱的长发泄露了他一路疾行的秘密。

    “王大人消息好灵通。”看着他,咧了咧嘴,我笑得难看,声音也极度难听。

    他看着我,蓦然,缓缓抬手,温暖的指腹轻轻划过我的眼角,我竟是看到了残留在他指尖那晶莹的泪痕。

    该死,我什么时候竟是哭了?

    更该死的是……我竟向最不该示弱的人示弱。

    “我好开心,你没有死。”将我紧紧收入怀里,他温柔轻叹。

    明明只是一句轻轻的喟叹,我却仿佛能够感觉到他在颤抖。

    他的力气很大,抱着我,我仿佛能听到自己的骨骼在“咯咯”作响。

    “阴魂不散”,咬牙,我的声音嘶哑得可怕。

    “你是我的。”靠在我耳边,他以吕布听不到的声音低低地开口,他竟然笑,不是一贯温和的笑,此刻的他,竟笑得仿佛一个孩子一般。

    王允的脸上出现那种笑容,真是见鬼了……

    “是么?还真是不幸呢。”我扯了扯唇角,想让自己看起来强势一些。

    “只要你活着,你失去的,我会一样一样帮你找回来。”一手抚上我脸颊上的疤痕,王允说得认真。

    我咬牙,笑得满面天真,“好啊,你帮我,你帮我找回董卓。”

    “只有这个不行。”他说得诚实。

    吕布坐在赤兔马上,脸上有些许的茫然,似乎不明白我们在说些什么,“王司徒?”他试着猜测来人的姓名。

    “将军息怒,手下留情,此乃是下官的义女,貂蝉”,松开我,王允忽然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

    “貂蝉?”吕布收回方天画戟,肃杀之气稍稍收敛。

    “王允,你胡说什么!”咬牙,我忙不迭地甩开手,回头狠狠瞪向王允。

    “蝉儿,休要胡闹,侯爷虽然双目失明,但心如明镜”,王允开口,语气是一贯的温和,只是他眼中,却是有着极淡的笑意,虽然极淡,但他的确是在笑。很纯粹的笑意,单单只为某一件事欣喜而已,不带一丝杂质。

    心如明镜?明镜?!明镜才有鬼!若是明镜,现在还用得着在这里瞎扯吗?!

    他在欣喜什么?欣喜我的死而复生?

    可是怎么办,看见你,我笑不出来。

    王允笑着,复又道,“这些污血无端端弄脏了将军的锦袍,不如到在下府中换了吧。”他提议,口气十分的谦逊。

    吕布略略思索,竟是点头同意了。

    “蝉儿,一同回去,可好?”王允回头看我,说的是问句,可惜我从他的语气中听不出半点询问的意思。

    “不好。”我答得干脆利落。

    “蝉儿……”王允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半丝脾气。

    “貂蝉姑娘,王司徒待你宠爱有加,何以如此不识抬举?”吕布的声音忽然响起,气得我差点口吐鲜血。

    这个笨蛋!

    “笨蛋!我是笑笑!”对着马上那个蒙在鼓里的失明人士,我气得大吼。

    “貂蝉姑娘再要胡言,休怪吕布代你义父教训你了。”稳稳坐在赤兔马上,吕布面色微冷。

    该死,这个脑袋里塞了石头的家伙!他凭什么认定我是貂蝉!

    “吕奉先你个白痴,你……”小宇宙爆发,我气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话还未完,我便感觉自己后颈被人狠狠一掌劈下……下一秒,我立刻昏倒,迷迷糊糊被人拖上马去了……

    很好,吕布,这个梁子结下了。

    真是流年不利,我千辛万苦从坟墓里爬出来,结果却还是爬回王允的魔掌了……

    司徒府。

    佳肴,美酒,歌姬,岂止是换衣而已,王允如此那般殷勤款待吕布。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静坐一旁,磨着牙看王允怎么整死吕布。

    酒过三巡,我冷眼旁观,王允竟是连一丝小动作也无。

    “多谢将军将我蝉儿送回。”王允说得恳切,我听得想吐。

    “举手之劳。”吕布双目空洞,抬手抱拳,一旁的歌姬递上酒杯,他接过,一饮而尽。

    我继续磨牙。

    酒的香味在我鼻端蔓延……我忽然想起在密林的吕家,吕伯奢临死前打碎的那只酒坛。

    那样带着血腥的香味,令人胆寒。

    曹操那个家伙若是醒来发现着了我的道,不知该作何感想?

    过了很久,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

    我微微傻了眼,这是什么状况?

    醉了?

    都醉了?

    连王允都……醉了?

    我喜出望外。

    “喂!喂!喂……”我拢袖站起身,拿手指戳了戳王允。

    纹丝不动。

    “王允?”

    真的没有反应。

    “王司徒?”我还是不敢轻举妄动,这个总是阴魂不散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好打发,怎么可能一瓶酒就灌醉了他?!

    他趴在案上,仍旧睡得跟死猪一样。

    “绝纤尘……”

    听到这个名字,那醉猫突然有了反应……忽然间,他一向温和的眉微微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纤尘?”试探着弯腰低头,我小心翼翼地放轻了声音,再度开口。

    “嗯。”他忽然抬头,醉眼朦胧地看着我,极其乖巧地答应我。

    乖巧?我被自己的用词吓住了。

    “呃……醉了?”差点闪了舌头,我问了一个极其白痴的问题。

    “嗯。”他笑了起来,很孩子气的笑容,重重地点头,他很诚实地承认,“头好昏。”

    呃……我开始颤抖。

    为什么王允会醉?天哪……为什么王允会醉?王允……也会醉?

    他他他……

    我抖得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王允……那个阴魂不散的王允……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天哪,你响个雷劈了我吧……虽然是冬天……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