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司徒府王允酒后真言 洛阳城笑笑何处容身(下)

章节字数:2500  更新时间:07-07-17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但连王允都可以变成这个德性,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啊……

    “你帮我揉揉,好不好?”他冲着我笑,很温柔,很温柔地笑,不是那种飘浮在脸上的温柔,是那种温柔到眼睛里的温柔……

    汗,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傻眼,一把拉起一旁也醉得不轻的吕布便要开溜,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吕布被我拉着,一个趔趄,坐倒在地,绊得我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狠狠瞪了一眼吕布,他径自闭着眼,睡得死沉,我恨……

    正准备站起身,却发现我的衣袖被拉住了。

    战战兢兢地回头,我看到了一张噩梦里常出现的脸,只是现在,那张脸上……竟然写着哀伤……

    “别走啊……”他不知何时也坐到了地上,一袭纯白如雪的长袍沾上些许的污垢,一向素净温和的脸上还沾着不知从何处蹭来的灰尘,脏兮兮的模样有些狼狈。

    他拉着我的手,一向温和的眼睛哀伤得仿佛可以把人溺毙,我感觉自己呼吸有些困难。

    “为什么不理我?”他明明没有在哭,可是他的眼睛却在哭。

    就仿佛,明明已经痛不欲生……但却还是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那样的神情……仿佛他已经痛得被生生地撕裂了一般,可是即使如此,他还是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我有些消化不了,只能傻傻站在他面前,任由他握着我的手。

    “为什么要怕我?”他问,哀哀地看着我。

    “你……可不可以抱抱我?”眼睛轻轻闪烁了一下,仿佛带着怯意,却又带着一比几近卑微的期望。

    眉毛微微一抖,我又开始磨牙,别以为装醉就可以来吃我豆腐!

    “一下就好……”他看着我,“我会很乖,很听话……”

    我怔了一下,虽然一样的眉眼,只是现在的他,却感觉仿佛回到了孩童的神智一般。

    他……

    “师傅说,我命硬,会克死很多人……”,他低头,有些闷闷的,忽又抬头,“可是,你看,师傅将我的煞气都锁起来了,都锁起来了,我不会害人的……真的,不信你看啊……”他有些喜滋滋地看着我,一手掀开长长的衣摆,抬手捧起那锁着他双足的银链。

    “叮铛”乱响着,他捧着那银链给我看,仿佛献宝一般的神情。

    我有些不忍,侧目看去,一条手指一般粗的银链将他的双足脚踝锁在一起,脚踝跟部,是一圈褐色的痕迹。

    我忍不住伸手,轻轻抚上那褐色的痕迹,手指所触之处,是一片厚厚的茧……很是粗糙的感觉。

    那样一个完美得几乎有洁癖的人,是怎么样容忍自己的不完美的?

    以往,只听得那银链“叮铛”作响,却从不曾这么近距离地看过。

    那样一圈褐色的痕迹,现在看来,并不起眼,算不得触目惊心。但我的心却是开始一阵一阵地抽痛,这样一圈淡淡的痕迹,该是多少次的磨破脚踝,又多少次的结痂脱落才形成的?

    而年幼的他,又该是怎么样熬过那样的日子?

    “痛吗?”下意识地,我开口。

    “嗯。”随着我的触摸,他舒服地眯了眯眼,他点头,想了想,又忙摇头,“师傅说,锁了这个我就不会害人了……所以,我可不可以被抱一下……”眼神微微黯然,他低低地说着,“我只是想知道,被抱着的感觉……”

    他在干什么?发酒疯?不简单,连发个酒疯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啊。

    可是……面对着这个幼儿化的王允,我却笑不出来。

    第一次发现,他也是人,他也会醉。

    一直以来,我似乎都把他理想化,恶魔化了,所以避之唯恐不及。

    被抱着的感觉么?

    我伸手,轻轻拥住他。

    他侧头,轻轻靠在我肩上,一个过分娇小的身体抱着一个身量宽大的男子,这副画面有些可笑。

    可是,他只是想知道……被抱着的感觉而已啊。

    “头好晕……”他开口,醉意朦胧的嘟囔。

    得寸进尺?

    我抬手,轻轻按着他的鬓角。

    他似乎很是舒服,不出声了。

    很难想象,王允这样的人,也会喝醉。

    “你没死,真好……”梦呓一般,王允喃喃地说着。

    我低头,看到他有些凌乱的衣服,刚刚一阵折腾,他的衣襟微开,看到了他颈间,贴身挂着一个小小的吊坠,那是一根细细的线,吊着一枚玉制耳环。

    我有些明白他为什么知道我没死了,那枚耳环,那一日在客栈前当作出气的代价,我付给了那个替我揍人的矮壮汉子。

    那是他作为“陪葬”亲手给我戴上的。

    是因为我没有死,他开心,所以醉了?

    我不敢细想。

    “媳妇……”忽然,耳边另一个声音凭空响起。

    我吓了一跳,随即满脑门黑线,天哪!到底为什么?我到底为什么要面对两个喝得跟烂泥一样的男人?

    “媳妇,回五原吧,我们回五原吧……”

    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厢王允安静了,那边开始引吭高歌了……

    真是够了!你们就给我折腾吧!

    “好好,回五原,你乖,起来,咱们回五原……”诱哄着,我开了破锣嗓。

    也不知是否真的醉得听不出声音,吕布一下子睁开无焦距的眼。

    看他一脸茫然,八成还醉着,否则早翻脸了,哪里还会把我当笑笑来着……

    我放轻了手脚,将王允自我肩上小心翼翼地移开,他仍径自睡得很沉,嘴角微弯,睡得像个孩子,也不知在做什么好梦。

    “媳妇,你答应我了?你不嫁义父了?呵……呵呵……”吕布冷不丁大叫起来,开始傻笑。

    我抹了一把冷汗,有些心虚地瞟了一眼王允,一手捂住他的大嘴,“嘘!轻些,你义父在那边睡着呢……”

    “啊?”吕布一脸茫然。

    “白痴!私奔要低调你懂不懂?!要低调!”咬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乱七八糟说些什么,我只知道把王允吵醒了便谁也别想跑。

    “哦。”吕布似懂非懂地点头,乖乖被我拉着跑。

    “痛……痛痛……”吕布一头撞上了门框,龇牙咧嘴地抚着额角连连呼痛。

    我有些心虚,自己发育不良就算了,差点忘了他快一米九的身材……

    “嘘!”拉着他矮身走出房门,一旁有仆役走上前来。

    “小姐,吕将军。”他低头恭敬地称呼。

    我冷冷瞥了一眼,看来王允下的功夫不小,所有人都当我是貂蝉了么?

    “小姐?”吕布舌头有些打结。

    “义父大人喝多了,你们不要进去打扰,我送送吕将军。”狠狠掐了一下吕布,我镇定地开口。

    “是。”那人弯着身,态度极度恭敬地退下。

    “义父大人喝多了?”吕布开始原地打转。

    “别罗嗦”,我拉着他一路急急出了司徒府,找到了系在门口的赤兔马。

    看到那只满身赤红的臭屁大马,我下意识地伸手找零食袋,结果自从再回洛阳后,再也没有碰过零食了,不由得有些为难。

    哪只那赤兔马竟自己甩脱了缰绳,笃笃靠近我。

    被冷风一吹,吕布也清醒了许多,故而又想起那个令我磨牙的问题。

    “你是谁?”呆呆地瞅了我半晌,他呆呆地问。

    一想起之前差点丧生于他的方天画戟之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貂蝉。”自问自答,他点头。

    八成他还以为自己有多聪明呢。

    我气急,拉着他翻身上马,我策马带着半醉半醒、迷迷糊糊的吕布直奔郭嘉的糕点铺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