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糕点铺郭嘉明灯相待 太师府笑笑如坠冰窟(上)

章节字数:2963  更新时间:07-07-17 0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糕点铺的时候,已是星月满天了。

    四周一片漆黑,整条街都是寂静,如此寒冷的冬夜,街头巷尾,连一声狗吠都鲜有耳闻。

    远远的,却有一盏灯暖暖的亮着,如豆一般微小的光亮,却是令人觉得很是温暖。

    门口站着一个人,披着很厚的袍子,还不时地低头轻轻咳嗽。

    屋里昏黄的光晕映衬着他有些苍白的神色,我心下暗叹。

    “笑笑,这么晚才回来”,站在门口,原本有些茫茫然的眼睛清亮了起来,他迎上前,声音里间或带着轻轻的咳嗽。

    “臭书生啊,来来来,帮我扶着这个眼瞎心盲的家伙。”我跳下马,发现自己有向小毒舌发展的趋势。

    郭嘉笑了起来,极乖地上前,扶着吕布。

    吕布高大的身子靠在他有些单薄的身上,分外的可怜。

    将赤兔马牵到马厩,我便同郭嘉一起扶着吕布进了屋。

    一进门,便见桌上摆着几样糕点,还有热热的一窝汤,我伸手拍拍冻得有些青紫的面颊,坐下来便是满满地喝了一大口。

    舔了舔唇,我呼了一口热气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有些懒洋洋地昏昏欲睡,果然还是在自己家吃东西痛快啊……若是在那司徒府,纵使有山珍海味,我也只能是越吃越饿而已……呵呵。

    郭嘉扶着吕布坐下,站在一旁笑眯眯地看我喝汤。

    “好喝吧,我做的。”他开始献宝。

    我喝着汤,点头,“勉强,勉强而已啦……”

    郭嘉仍是点头,“书果然是好东西……”

    闻言,我冷不丁地回忆起某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我开始抖,“这是什么汤?”

    “什锦八宝补气汤”,他颇有些自得地道。

    “什锦……八宝……补气汤?”看着罐子里黑乎乎地一片,我开始冒汗,“哪八宝?”

    “蛇、蟾蜍、蝙蝠……”他摇头晃脑地一样样如数家珍。

    “停!”胃里开始翻腾,我抬手止住了他的长篇大论。

    “嗯”,他点头,“我昨天晚上翻了医书,照着上面的方子说喝了这个汤你的嗓子就会康复呢”,他很是开心的样子,比手划脚的。

    显然,我再一次荣升为小白鼠了,咬牙正欲发作,却在他袖口微抬间,我注意到了他手臂青青紫紫的痕迹,“这些东西你从哪里弄到的?”扬了扬眉,我问。

    “呃?”他有些诧异地抬头看我,随即神情自若地垂下手,将双手负在身后,拢着宽大的衣袖,答,“药铺里买的。”

    我挑眉,该说他什么好?聪明的笨蛋?那个闻名历史的大谋士啊,怎么连个谎都撒不圆呢?

    “怎么不喝了?不好喝?”他有些紧张兮兮地看着我。

    看着他,咬了咬牙,我豁出去了,仰头“咕嘟”几声便是一饮而尽。

    “好喝!”我豪气干云,就差竖起大拇指表示有多好喝了。

    “真的?”郭嘉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

    我开始头疼,“好喝的东西喝一次就够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转眼看了一眼神情有些呆滞,明显还处在醉酒状态的吕布,我按了按额,起身去拿百用解毒丸,“还有……你的身体自己清楚,若是再不小心弄伤了自己,我可赔不起。”我开口。

    然后便见郭嘉微微怔在原地。

    喝了那汤,嗓子开始热热的发痒,我微微皱眉,别是一时心软吃错药了吧?可是……要捉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宝”,估计他也折腾得够呛,难怪一早起来便没有看到他,一想起他手臂上那些青青紫紫的伤痕,我便不自觉地开始皱眉。

    回屋拿了百用解毒丸出来,吕布也清醒了许多,正端坐在凳子上,皱着眉。

    对着笑笑,他永远都不会有那样的神情,我苦笑,这样的吕布,当真有些陌生呢。

    “咳……吃了。”拿出药丸递到他唇边,我开口,嗓子奇痒无比。

    “是什么?”吕布紧紧地皱起眉,偏了偏头。

    “毒不死你。”我磨着牙,有些恶狠狠地道。

    闻言,他竟是警觉地站起身,握紧了手里的方天画戟,仿佛我真要毒死他一般。

    “唉,是治你眼睛的,快些吃了吧,没事的。”低叹着放轻了声音,我投降。

    他怔了半晌,竟是张口吞下了放在他唇边的药丸。

    “这样就相信我了?不怕我真的毒死你?”我笑了起来,哑着嗓子道。

    他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没有回答我。

    我笑着抬手拂去他额前的乱发,发现他不自觉地微微一怔。

    静默了半晌,他突然皱眉,面色苍白起来,额前有冷汗滑落,他紧紧握住方天画戟,扶着桌角有些困难地站起身。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上前扶他,“怎么了?”

    “我要回太师府。”他甩开我的手,声音在发颤,似是隐忍着极大的痛楚。

    “这么晚,明天一早再回去也不迟。”我皱眉,他怎么了?

    “我要回太师府。”他咬牙坚持,空洞的双眼隐隐透出执拗的杀意。

    手上一紧,我回头,见郭嘉拉着我离吕布远了一些。

    “小心。”郭嘉神色间满是戒备。

    “天色已晚,你眼睛又尚未复明,一个人出去很危险。”我拔高了声音,嗓子一痒,又咳了起来。

    “天下想杀吕布之人多如过江之鲫,不差你们两个,如今吕布栽在你们手上也毫无怨言”,吕布面色越发地苍白起来,他紧紧握住方天画戟,面色竟是有些惶然,“只是……我有非见不可的人……就算是死……就算死也看不见她……我也想死在她身边……”话未说完,他胸口一震,口中陡然涌出黑色的血来。

    然后,便见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不是解毒丸么?怎么会这样?

    我大惊,忙上前。

    “吕布!吕布……”我推他,他也不应,我开始慌了。

    “没事,那解毒丸的药效应该是以毒攻毒,所以过程比较痛苦。”郭嘉上前平静地把了脉,淡淡开口。

    “真的?”我抬头看着郭嘉,惶惶然想知道肯定的答案。

    “嗯。”郭嘉点了点头,又道,“书上这么写的”。

    我哭笑不得,却竟又是出奇地相信这个貌似一点都靠不住的人。

    “你回去休息吧,我扶他去我的房间,睡一觉,明天就好了。”笑了笑,郭嘉略略带着凉意的手抚了抚我的额,道。

    “你去睡,我看着他”,摇头,我坚持。

    “不行,我……”

    “我说你去睡!”双手叉腰,我站起身,“看看你自己的身子骨,如果连你都晕倒了该怎么办?如果晕倒了我要给你买药,我要给你煎药,我还要侍候你,我还要欺负小毛,怎么忙得过来?告诉你,如果你晕过去,我就直接把你和小毛一起丢出去!”一口气说完,嗓子又痒了起来,忍不住又咳几声。

    “呃……”郭嘉愣了半晌,随即有些垂头丧气地乖乖转身去房间休息。

    看着他垂着脑袋,沮丧的样子,我忍不住微笑。

    我听到他在嘟囔,“如果我身子骨再好些就好了……”

    呵呵,傻孩子。

    回头有些吃力地将吕布扶上床,我倒了温水,拿布巾轻轻拭干他嘴角暗黑的血渍。

    “天下想杀吕布之人多如过江之鲫,不差你们两个,如今吕布栽在你们手上也毫无怨言,只是……我有非见不可的人……就算是死……就算死也看不见她……我也想死在她身边……”

    他的话蓦然在我耳边响起,看着他皱着眉头睡着的模样,我伸手轻轻拂开覆在他面颊上的几缕黑发,我忍不住开始想,那个他死也要见到的人,那个即使看不见也想在待在她身边的人,究竟是谁呢?

    第二天早晨,我擦着口水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回头看了看床上,连人影都没了。

    吕布?

    他去哪儿了?

    伸手摸了摸床,还有些温热,我有些急急地站起身,转身便推门跑了出去。

    刚出了房门,便见吕布正在院子里,他手中握着方天画戟,那戟在阳光下正闪着寒冽的光。

    他正在练武,阳光下,一招一式,虎虎生风。

    他的眼睛,果然复明了?

    我侧身靠在门边,微微眯着眼,终于安了心。看着那个挥舞着方天画戟的男子,仍是少年的模样。有多久没有看到他这般开心了?很久了,很久没有看到他在阳光下的模样了。

    回头看见我,他收了戟,走向我。

    “你的脸……”在靠近我一米开外之时,他忽然微微怔住。

    我咧了咧嘴,额角出现黑线,难道他刚刚从房间出来时没有见到我吗?

    抬手,我在他眼前挥了挥,他真的复明了?我怀疑。

    他伸手,捉住我的手,皱眉,“干什么。”

    果然复明了?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笑,我有些志得意满地开口,随即微微一愣,我的嗓音竟是恢复了清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