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剖心意王允孺子可教 雪飞扬笑笑情丝难断(上)

章节字数:2558  更新时间:07-07-17 1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太师府的府门前停着两顶软轿,看来王允还真是神通广大,一早便打定主意要带我回去了。

    被王允拉着出了太师府,我狠狠甩开王允的手。

    “跟我回家。”王允看着我,温和的表情一如凉州望月楼的初次见面。

    “就算天下人都认为我是貂蝉,可是,你我都明白,我不是”,冷冷看着眼前那一袭白衣的男子,我缓缓开口。

    “不觉得伤心么?”他看着我,温和得有些残忍,“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认出哪个才是真的你。”

    “那又如何?”

    “他连怀中抱着的女子是谁都分辨不清,你的心,不会痛么?”他抬手轻轻抚上我的脸。

    “是啊,好痛,快痛死了。”我笑得有些目眩,笑得龇牙咧嘴,笑得面部的每一个神经都牵着心,狠狠地发疼。

    “如果是我……”他开口,温和而从容。

    “如果是你,哪怕我换了一副躯壳,哪怕只剩灵魂,你也一样可以认出我来,哪怕我逃到天涯海角,哪怕我逃到修罗地府,你也一样不会放过我!”我狠狠咬牙,面部有些扭曲,“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阴魂不散!”

    王允微微抿唇,他看着我,不开口。

    “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毁掉我的幸福,为什么连我的存在都要被剥夺,为什么你永远可以一脸温和地对我做那么残忍过分的事,为什么你可以那么轻易地毁灭别人的期望?!打碎一切的幸福!”表面维持的平静终于被彻底打碎,我开始歇斯底里。

    他还是站在原地,平静地看着我。

    “王允,我很少会恨一个人,可是现在,我真的好恨你”,咬牙,我想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扭曲而狰狞,“我真的好恨你,如果可以,我会亲手杀了你。”

    “恨我也可以”,他认真地看着我,竟然缓缓笑了起来,“只要你在我身边。”

    “为什么?”咬牙,十指指尖狠狠陷进掌心,我看着他,“为什么非要留我在你身边?”

    他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娶我做司徒夫人?”我仰头望着他,“然后呢?替你生一堆孩子?可是如果只是这样,貂蝉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要她?”

    他微微后退一步,面色微僵。

    “你喜欢我?”我逼近他。

    他微怔。

    “有多喜欢?或者,不只是喜欢,是爱?你爱我?有多爱?”步步紧逼,我咬牙。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有些茫然无措的模样。

    “你不爱我么?”我离他很近,近到能感觉到他淡淡的呼吸。

    他后退,第一次,我从他一贯平静无波的温和脸上看到了迷惘。

    “爱……”他张口,声音甚至带着一丝惶然,一丝迟疑。

    忽然想起了昨夜他醉酒时的模样,我心下微微一涩,难道从来没有人教他什么是爱么,在遇到貂蝉之前,也从来没有人爱过他么?

    他的爹、娘、兄弟,甚至于师傅……都没有爱过他?

    这个总是一脸温和男子,他,真的知道什么是爱么?

    “你知道是什么爱吗?”我笑得苦涩。

    他茫茫然无语,竟是有些无措的模样。

    “爱是一份心意,爱着一个人,无时无刻不思念着他,无时无刻不为他的安危担扰,看到他痛,会比他更痛,看到他死,恨不能代他去死!爱是一种甜蜜的负担,明明辛苦,却甘之如饴,爱是一种细微的幸福,就算辛苦,也决不放弃……”我看着他,一字一句缓缓开口,多么简单的话,多么容易,可是……当真正爱上一个人,那便是用全部的生命在履行这几句简单到谁都会说的话。

    他看着我,怔怔的。

    果然不知道么?

    我的心开始发涩,不知道何谓爱的男子呢,在貂蝉之前,从来没有人爱过他,从来没有人教他什么是爱……

    “我爱你”,他忽然开口,很肯定地告诉我。

    “你不爱我”,我摇头,笑得有些凄然,“你若爱我,就不会逼我至如厮境地,爱一个人,是要他幸福,就如同现在,我不会去打扰董卓的幸福一样……你只是缺少温暖……那不是爱……”

    “五岁以前,没有人教我讲话”,他看着我,忽然答非所问地低语,“记得,有一回我被人下毒,差点死了,在死亡边缘挣扎的时候,反反复复说的一句话,是‘我难受’,那样仿佛万蚁噬心濒临死亡的痛楚,我只会用‘难受’来表达”,他一贯温和的眼睛凝视着我,“从来也没有人告诉我爱是什么,也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去爱……”他的声音很低,惶惶然像个孩子。

    听他说,我默然不语。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我的幸福已经支离破碎,为什么还要苦苦去支撑别人的希望?

    更何况,他是亲手毁了我幸福的人。

    “如果现在,我放手,你还会对着我笑吗?如同在凉州的望月楼一样……”他轻轻笑开,温和的眼睛里有一丝期望。

    我呆住,不可思议地仰头看他。

    就这样?就这样?就这样几句话,他便放手了?

    就这样而已?

    我忽然想笑,那么多恐惧,那么多不幸,却原来只一句话,他就放手了……

    我果然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捧着肚子,站在太师府外,我笑得无法停歇,直至天旋地转,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再醒来时,郭嘉在我旁边,他说,是王允送我回来的。

    我仍是笑。

    以为是死结,却原来只轻轻一扯,便松了。

    命运与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地玩笑,却因为这个莫明其妙的玩笑,我失去了董卓。

    小毒舌刘协当了皇帝,刘辩被贬为弘农王,董卓依旧在朝廷独揽大权,吕布成了吕温侯,王允依然效忠于皇室,婉公主也依然是那个孤傲清高的公主。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距离我好遥远,那道高高的宫墙之内,是怎么样白热化的发展,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有时候,我也会忿忿不平。

    我会想,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满心期待地回到这里,却连自己都弄丢了。董卓,他怎么可以认不出我,他怎么可以连笑笑都认错……

    我的心已经堕下了十八层地狱,可是,想起凉州那一日他幸福的神情,我果真还是狠不下心去打碎他的幸福。

    如果知道真相……他会怎么办?

    那个女子的腹中,有着他的骨肉,他能怎么办?

    天气越来越冷,今年的冬天却是特别的奇怪,连一场雪都没有下。

    其实,我是一个怕冷的人,因为有董卓,我才喜欢冬天吧。

    可是如今,我却是冷得连牙齿都在打颤。

    那一日貂蝉最后的话,究竟有何深意?我怎么想都不明白她下一步要做什么,一想,便是两个月,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于是,我便干脆不想了,留在郭嘉的糕点铺子里,每天的工作除了吃吃睡睡,便是欺负小毛,顺便管理一下糕点铺的财务。

    只是曹操倒一直未有消息,却也从未听郭嘉提起过他,记得曹操曾说过让郭嘉留在洛阳是因为有事交托他去办,虽然不知道郭嘉在为曹操做什么,但我也从不过问。

    我开始习惯懒洋洋,开始习惯睁一只眼闭一眼,果然,天底下还是傻瓜最幸福。

    王允间或会来一趟糕点铺,带一些点心,然后静静地坐在一旁看我吃点心。

    我便眯着眼睛吃给他看。

    王允说,吕布去了司徒府好些趟,说是要找貂蝉。

    我不吱声,只是吃点心。

    差点忘了讲,糕点铺子里多了一个吃白食的,那个家伙比我还能睡,一天十二个时辰,他差不多十个时辰在睡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