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见仲颖笑笑南柯一梦 寻貂蝉吕布费尽心机(下)

章节字数:2048  更新时间:07-07-17 10: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一回是在这里见到她的吧?”喃喃自语着,吕布扯了扯赤兔马,“那个貂蝉,那一天我们是在这里见到的吧。”

    原来,他在找我?

    那一日,他尚未复明,故而并不认得来路,所以……他牵了赤兔马扮瞎子那么无聊,就是为了找我?

    可是,他找我干什么?

    “闻到没有,是胭脂糕的味道啊。”摸了摸赤兔马,吕布闭着眼睛弯起唇。

    赤兔马十分捧场地长嘶一声,表示赞同。

    吕布轻轻拍了拍赤兔马,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四下扫视一番。

    然后,透过窗,他看到了我。

    定定地看着我,眼睛蓦然一亮,他咧嘴笑了起来,仍是那般有些孩子气的笑,站在原地,他冲着我使劲挥手,“笑……”

    嗯?我扬眉。

    “貂蝉姑娘。”放下高举的手,吕布抬手轻咳一声,掩住眉目间难以抑制的欢喜,牵着赤兔马快步走到窗前,十分有礼地低头道。

    我笑了起来,这个顾头不顾尾的家伙,如此拙劣的表演在我面前真真是小巫见大巫了,我是不是该庆幸他的城府不够深呢?只是,面对这样的他,知道他心里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我却是连责怪都于心不忍了。

    只是,既然知道他的如意算盘,又岂能让他得逞?

    “这位公子认得小女?”我眼中微露诧异,随即抬袖掩口,仿佛害羞,实则遮住了唇边的笑意。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此乃王道也。

    眼中的欣喜被打得魂飞魄散,吕布立刻目瞪口呆,一脸错愕地看着我。

    唇边的笑意微微扩大,我笑,偏不如你所愿。

    “你……不认得我了?”绷紧了面部神经,吕布轻轻开口。

    “或许……是认得的吧”,我皱眉,略作思索的模样。

    “是吧是吧,我就知道。”吕布忙点头,缓和了面色,“我去了司徒府好些趟,可是王允那老儿却偏把你藏了起来,不让我见你”。

    “可是……”我低头,一脸的怯弱状。

    “可是什么?”上前一步,握住我放在窗台上冰凉的手,吕布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

    “大夫说,我抑郁攻心,得了一场大病,便……什么都不记得了。”泪水隐隐泛上双瞳,我说得那般楚楚可怜。

    “抑郁攻心?”吕布怔在原地,眼中竟满是哀恸。

    我却是茫茫然看向远处正在融化的雪景,一副失忆症的模样,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眼中深刻的自责和哀恸。

    “笑笑,我是小药罐啊!奉先,不记得了么?我是奉先啊!”握紧了我的手,他有些语无伦次了。

    藏不住心事的孩子,我原以为他可以撑久一点的,只是这样,他便慌了么?

    笑笑么?我是笑笑呢。垂下眼帘,我轻轻缩手,“疼。”

    “若若。”郭嘉推门进来,“外面化雪,有些冷,把窗关上吧。”

    我回头微笑。

    郭嘉这才注意到了窗外的吕布,“咦,他……”

    “这位公子说他认得我。”抢先一步,我缓缓开口。

    郭嘉看我一眼,轻轻开口,“嗯,这位公子的眼睛,是你治好的。”

    “这样啊。”我微笑,郭嘉啊,真是没白疼你。(小生义愤填膺地跳出来咬牙切齿道:是被你欺侮惯了吧!)

    “若若?为什么叫她若若?”吕布怒目扫向郭嘉,隐隐带了敌意,“你是谁?”

    “我弟弟啊。”抢先一步,我开口。

    郭嘉苦笑。

    微微一愣,吕布怒不可遏,“哪来的弟弟?可恶!你为什么要骗她!你都告诉她什么了?”满面怒意,吕布纵身从窗口跳进屋子,抬手便去拎郭嘉的衣领。

    郭嘉一脸无辜地站在原地,瘦削的身子风一吹便倒的模样,再看看吕布如此骁勇的身手。天哪,真的惹怒了他,十个郭嘉都被他捏死了。

    我暗叫不妙,忙大义凛然,一脸悲愤地挡在郭嘉面前,“你这个忘恩负义之徒,我治好了你的眼睛,为什么你却要恩将仇报伤害我唯一的弟弟……”

    郭嘉无语。

    “笑笑,他在骗你!”吕布气得大叫。

    “他为什么要骗我?”

    “我如何知道!”

    “那便是了,小女一无钱财,二无容貌,弟弟却是辛苦维持着这间糕点铺,对我更是细心倍置,吃穿用度无不周全,他骗了我什么呢?”我说得坦然,隐隐有些良心发现。

    郭嘉握住我的手,热泪盈眶。

    正在上演着姐弟情深的戏码,吕布却是硬生生一戟横了过来,“可恶!”

    我抬头看向吕布,不语。

    “那你……可还记得董卓?”咬牙,吕布终是开口,有些不甘,满面苦涩。

    我垂下眼帘,掩住眉目间的情绪。

    “就算不记得我,总还记得董卓吧。”

    我看到吕布紧握双拳,指骨间微微泛着白。

    是……吗?

    这样的话,从他口中说出,定是很痛吧。

    我轻轻咬住唇,不语。

    “混帐!”吕布蓦然大怒。

    我微愕。啊?恼羞成怒了?

    “混帐的我!”吕布大吼着狠狠一拳砸在门框上。

    我怔了一下,看着他拳头上隐隐泛出血丝,心里一痛,忙上前一把抱住他的拳,制止住他自残一般的行为。

    他的拳头很大,深深地嵌进门框,隐隐有木屑刺入皮肉。

    见我抱住他的拳,吕布微微怔住,低头看向我,随即眼中隐隐有些期望,“你……记得我了?”

    抿唇,我不去看他的眼睛,狠下心来。

    “门坏了要赔的。”轻轻吹去他拳上的木屑,我从袖中拿出帕子给他系上,“还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此便是不孝。”

    吕布回过神来,紧紧一把握住我的肩,“笑笑,我错了,我不该自私地不认你,害你伤心,害你流落在外,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拜托你不要这样惩罚我……”

    那样深刻的自责和悲哀,那样深刻的无力感,让我想起了那一晚双目失明的他倒在我怀里的模样……

    我低头不语。

    “你等我,我去找义父大人,我去找董卓!我带他来见你……”放开我的肩,吕布身便跑了出去。

    “吕布!”我忙抬头,追出门外。

    吕布早已飞身上马,一路绝尘而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