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腥风起貂蝉孤注一掷 今非昨笑笑万劫不复(上)

章节字数:2791  更新时间:07-07-17 1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亮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天空又开始飘雪。

    间或有几片晶莹的雪花从车窗外飘扬进来,瞬间融化,然后……消失不见。

    轿子停了下来,我抬头,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木偶娃娃。

    轿帘被掀开,我看到太师府的门大开着,门口却是连一个侍卫都没有。

    我开始有些莫名的紧张。

    “小姐,请进。”轿夫弓着身让我下轿。

    我点头,下了轿,在漫天飞雪中缓缓走进太师府。

    那样的场景,说不出的凄凉美丽。

    周围的空气清新而冷冽,纷扬的大雪如漫天飞羽一般,美得有如幻境一般不真实。

    一路走过,却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天空一片黑暗,府里的灯笼发出荧荧的光,大雪纷飞,我站在院子里,站在漫天的大雪中,有些不知所措。

    那灯笼的光斜斜地在雪里映出我自己的影子。

    我怔怔地低头看着自己脚下被拉长的影子,神情有些恍惚。

    “吱哑”一声,对面的门,突然开了。

    蓦然抬头,我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她的双手微微撑着腰,腹部微凸。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全身上下仿佛只有腹部那一块凸起的肉。

    皱眉,我下意识地转身便要离开。

    果然,仲颖不在啊。我心下暗叹,这样一个明显的局,我竟是那样傻乎乎地便钻了进来。

    转身,门却被关上了,任我怎么推,都推不开。

    “好久不见”,她笑了起来,走到我身后,“被吓到了?我很难看吧”。

    “你想干什么?”我转头看她,微微皱眉,纵然再笨,也会嗅到不寻常的气味了。

    “仲颖不在,很失望吧。”她笑了起来。

    我看着她,像是在照一面镜子,抿唇,没有开口。

    “其实我很喜欢你”,貂蝉微微笑道,“在宫里落水时被你救起时,我便忍不住地喜欢你。”

    “只可惜,连那次落水都是计划好的。”我淡淡开口。

    “是啊,真可惜”,貂蝉点头,神情有些黯然,“长得那么相象,仿佛是一个人一般,那么有缘,我以为……我们可以做好姐妹的。”

    “你想说什么?”一阵强烈的不安没来由地涌上心头,我看着眼前的女子,她面上没有半分即将临盆的喜悦,隐隐浮现的,只是一片的死气沉沉。

    “没什么,只是想跟你聊聊,告诉你一些真相,一些故事。”她用极瘦弱的双手覆在我的手上,要拉我进屋。

    我甩开她。

    “你出不去的。”她笑吟吟地看着我,再度拉上我的手,不容我反抗拉着我一起进屋。

    屋里很暖,她拉我坐下,仿佛我们真是一对好姐妹一般。

    “抱歉,上回吓到你了”,她对我歉然一笑,全然没有上一回的偏执,抬手倒了一杯热茶递到我面前,她又道,“以为你死了之后,义父大人再也没有看我一眼,每天,他上朝,下朝,做点心,又倒掉,一切仿佛跟以前一样,可是我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义父的心,死了。”

    看着那热茶袅袅生起的烟,我想起了那一日坟上的碑文,是“葬心”。

    “以为你失了踪,董卓把整个洛阳都掀了过来,后来,宫里出了乱子……”,貂蝉微微皱眉,“董卓玷污了婉公主……”

    我垂下眼帘,原来是真的,不期然便想到了子龙的落寞。

    “董卓说,找不回笑笑,他要洛阳……”定了定,貂蝉淡淡笑开,“他要洛阳血海滔天”。

    我知道的,他一向如此决绝霸道,不计后果。

    “义父大人的计谋成功了,董卓果然成了众矢之的,可是……还没有等到集合的联军到洛阳……董卓便要对废帝弘农王下手”,貂蝉看着我,笑得苍白,“董卓……远比想象的还要恐怖……来不及了,于是,义父便将我,给了董卓。”

    我仍是沉默。

    “义父说,他治好了笑笑的脸,还给他一个完整无缺的笑笑”,貂蝉垂下头,青丝从颊边滑落,盖住了她苍白的容颜,“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才告诉你这些吗?因为……我为义父大人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两个月”,她复又抬头,看着我。

    我开始发寒,不上自主地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为了争取这两个月的时间,我背负了你的名义嫁给董卓”,她淡笑着,也给自己斟了茶,纤细瘦弱的双手轻轻捂着茶杯,她在发抖,“两个月,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会爱上董卓了。”

    我愕然,抬头看她。

    “就算对天下人残忍,就算背叛天下人”,喝了一口茶,貂蝉笑了起来,“对于笑笑,他永远是全身心的呵护疼惜。”

    第一次发现,她的笑,居然与我一模一样。

    心开始一阵阵地抽痛,我低头喝茶。

    “那样不离不弃,深入骨髓的疼惜啊,连我都会动容……可惜,他不知道这世上竟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人”,貂蝉侧头看我,“冥冥之中,或许,我们有着必然的联系。”

    困惑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我开始感觉到痛,一种毁天灭地的悲凉和哀戚,那是貂蝉的悲凉和哀戚,那样深刻到连我都能感到的哀伤……可是,我如何能感觉到貂蝉的心?

    想过千百遍穿越的契机和理由,只是此时,我突然有一个令我恐惧至极的念头,我与貂蝉,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

    是有着怎样的联系,连董卓都分辨不出,谁是他的笑笑……

    是……前世今生么?

    “有时想想,如果……我真的就是笑笑,该有多好啊。”她蓦然笑了起来,“董卓的疼惜,吕布的守护,义父大人的眷顾……这样的幸福……”

    “如果你愿意。”抿唇,盯着她隆起的腹部,我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冷静,“那就一直都做笑笑吧……”。

    她微愣,抬头看我。

    凉州那一场未完的婚礼,董卓脸上惊痛的神情,我再也不想看见!

    我欠他一个完整的婚礼……不完整的婚礼,不完整的幸福,我来自那个异时空,若是哪天我如忽然来到这个世界一般又忽然离去,那董卓又该怎么办?

    如果有一天会离去,我又怎么忍心颠覆他的世界?

    “我更愿意看到你歇斯底里的哭喊”,她看着我,“为什么你还能如此冷静?”

    “不然,你教我,该如何做?”我轻笑起来,就算悲伤得快要死掉,我也能笑吧,我是演员啊,装腔作势一向是我的专长。

    “如果是我,我会杀了你,然后告诉董卓,我才是笑笑。”她看着我,缓缓开口。

    “是吗?听起来真简单啊。”我点头,做思考状。

    可是……如果董卓知道他娶的不是笑笑,如果他知道那个肚子里怀了他孩子的女子非但不是他的笑笑,还是害他与笑笑差点天人永隔的凶手,那么……他又该如何?

    如果他比较爱我,他会杀了她,可是……那便是一尸两命。那个女人的腹中,有着他的骨肉。

    如果他比较爱那个孩子,他会选择若无其事地继续生活,继续掩耳盗铃,继续认那个女子是笑笑……

    两个答案,我都不喜欢。

    与其这样,不如便是一个谜好了。

    “不想这样做?”貂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头看她,她笑得奇异。

    “你若不选,那我来选好了。”她笑着看向我,眼里是哀伤,“只要是义父大人想要的,我都会给。如今联军已在汜水关外蓄势待发,我的任务……结束了。”

    我看着貂蝉,心里开始止不住地泛着疼,我与貂蝉、董卓王允之间,究竟是怎么样一场纠葛。

    这样的纠葛,又该怎么样理清?

    “你知道吗?他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她伸手轻轻抚着腹部,“他说,他会给笑笑一个真正的家。”

    明明应该是很幸福的话,可是我从她脸上看不到一丝幸福和温暖的感觉,

    “可是我们都幸福了,义父该怎么办?”蓦然抬头,貂蝉看着我,竟是满眼的泪,“义父大人该怎么办?他的孤寂又有谁来填平?他温和下的哀恸又该由谁来抚慰?”

    她在哭,细瘦的双肩微微抖动。。

    蓦然的转变,我看着貂蝉满脸泪痕的模样,微微一惊,手中的茶杯滚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响。

    “所以,让董卓下地狱吧”,含着泪,她缓缓笑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