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容颜改安若美人如夕 永安宫吕布得见笑靥(上)

章节字数:2119  更新时间:07-07-17 1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那张脸,我却是有些恍惚,连我自己也开始怀疑,那张脸……究竟是谁?

    那是我的脸,却也是貂蝉的脸……

    王允治好了我的脸?他怎么治的?

    “闭嘴。”门外,一个冷冷的声音,那些婢女们立刻噤了声。

    我转身,看向门口。

    进来的是小毒舌,如今的献帝刘协。

    他慢慢走到我面前,脸色依旧苍白,瘦小的身子仿佛随时会淹没在那华丽的帝王袍里。

    “貂蝉死了么?”看着刘协,我问,我想我需要一个答案。

    “是笑笑死了。”他看着我,强调。

    “这样啊。”我点头,喉间有些干涩。

    “什么时候死的?”我问得异常平静。

    貂蝉死了?那为什么我没有死?如果我同她果然是同一个人……如果她是我的前世,那么她死了,为什么……我会没事?

    “你进宫的那一天早上,董卓差不多杀光了宫里所有的御医。”刘协的声音有些冷。

    我突然发现,他似乎长大了许多,没了小毒舌的风范,越来越沉默苍白了。

    “我收到消息,董卓引了数十名武士来杀弘农王”,冷不丁地,刘协开口,“王司徒和皇姐都不在宫里,兄长危在旦夕,我身为皇帝,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看着我道,声音仍带了几分稚嫩。

    是调虎离山?在宫外大肆杀人,然后另派人手趁机进宫铲除刘辩?!

    看着眼前的刘协,这个当了一辈子傀儡的小皇帝,看着他,从傲然而不知天高地厚的孩童,到沉默苍白的少年,到隐忍无助的帝王……许多,原不该是他这个年纪所能承受的事情。

    我一向是心疼这个孩子的,可是那样无力的苦楚,将会伴随他整个人生吧。

    “你有什么打算?”挺直了小小的脊梁,刘协看着我,问得有些突兀。

    我暗叹,还是不够圆滑啊,他可以表现得更自然一点,但我还是遂了他的心愿,开口:“我想去见董卓。”

    “你会被董卓杀了。”他皱眉。

    “或许,杀了我就能平息他的怒意呢?”我弯了弯唇,施施然地提着建议,仿佛不是在谈论自己的生死。

    既然历史已走到这一步无法改变,既然董卓是我在这个异时空的牵念,那么,由他亲手终结我这本不应该在这个异时空存在的生命,该是再合适不过了。

    况且,我已成了貂蝉,一个不能做回自己的女人,留在这里,背负着貂蝉的名,我终究会成为婉公主手上的一颗棋,用来伤害董卓的棋。

    容我自私一回,若我死去,这局游戏,便结束了吧。

    用我的死来终结这一场悲伤的游戏……该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刘协微微一愣。

    我笑了起来,抬手,习惯性地去抚他的头发。

    他的一头黑发梳得一丝不苟,盘成一个髻,我弄乱了,他却破天荒地没有躲开。

    “走吧,带我去永安宫”,我抚了抚他的头发,历史上刘辩是被囚禁在那里,最终也是被鸠杀于那里吧,“难道你来这里不是希望用我的性命去换你哥哥的性命吗?”我微笑着一语点破。

    苍白的面色微微一僵,刘协抬头看我,有些惊愕,有些惶然,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神色。

    “走吧。”我拉起他有些单薄瘦小的手,走出房间,犹记得那一回,他被董卓囚在暗房里,我也是这样握着他的手吧。

    “陛下,司徒大人交待貂蝉姑娘哪儿都不能去的。”小眉和几个婢女慌了神,忙挡了上前,拦住我。

    我站住,看向刘协。

    他抿唇,半晌,轻轻吐出两个字,“让开。”

    我弯唇,这个孩子,果然也学会了权衡利弊,谁的性命比较重要,谁是可以牺牲的,他分得很清楚,如果不是身逢乱世,如果不是无人相助,或许,他会是个好皇帝也说不定。

    一个有着生杀予夺大权,一个可以牺牲所有完成大业的好皇帝。

    一路,他任由我拉着他的手,一句话也没有讲。走过皇宫里的幽径,有熟悉的地方,也有陌生的地方,还路过了那个曾与刘辩一起用龙袍烤红薯的地方。

    在一处有些破败的宫门前,刘协站住了脚步。

    抬头,我看到了刻着“永安宫”的匾额,很是破败的模样。

    “现在反悔,我可以送你回昭德殿。”咬牙,刘协低头,握着我的手微微一紧。

    我笑了起来,心里没那么冷了,“谢谢你,小毒舌。”

    松开他的手,我推开门。

    门内有数十名武士,看样子,皆非泛泛之辈。

    “何人?”一声怒吼,在看清我的模样后,却都怔住了,有些惊疑不定地面面相觑。

    “夫人?”为首一名男子惊呼。

    我淡笑,我没有见过他们,但他们应该见过貂蝉。

    在他们的面面相觑中,我气定神闲地走进了永安宫。

    “君要臣死,臣不死视为不忠!你们这些乱贼子,竟是欺君犯上!”房内,传来一声尖锐的斥骂声,那声音听来很是苍老。

    “不必拖延时间了,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喝了这酒,走得痛快些。”一个声音冷冷的传了进来,有些熟悉,有些陌生。

    “啊……你们……”那个苍老叫嚣的声音蓦然消逝。

    “母后!”刘辩惊痛的声音骤然传出。

    我大惊,快步冲上前推开了房门,原本一片黑暗的房间里骤然亮了起来。

    我看到一个衣着寒酸的妇人委顿在地,曾经养尊处优的身子瘦骨嶙峋,脖颈之上缠绕着一条白练,双目凸起,舌苔外露,死状极其可怖。

    这个妇人,竟是曾显赫一时的何太后。

    荣辱之间,风云变幻,竟是那般的难以捉摸。

    在何太后尸身一旁,站着一个男子,身形极高,一头黑发箍着束发金冠,一袭墨绿的长袍衬得他愈发地挺拔,左肩上是一副兽口吞肩的护臂,一手拎着方天画戟,大概是我突然打开房门让房间里突然亮了起来,他侧过头,不适地眯了眯眼。

    呆立于一旁的刘辩却是缓缓上前,跪下身去,伸手,轻轻阖上何太后未曾瞑目的双眼,披散的长发掩住了他的神情。

    董卓不在,是调虎离山吧,他在城外杀戮,引开王允和婉公主的注意,却又派了吕布来杀弘农王刘辩。

    看着我,吕布皱眉半晌,阴寒的眸子忽然明亮起来,几步上前,他凑近了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