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容颜改安若美人如夕 永安宫吕布得见笑颜(下)

章节字数:2049  更新时间:07-07-17 1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微微垂下眼帘,我在想……太师府的那一场决绝的阴谋,有他的份吗?

    非我多疑,而是现在,真真是草木皆兵了。

    “笑笑,你是笑笑?”他伸手,有些不确定地轻触我的脸颊,那没有一丝瑕疵的容颜。

    我微微后退,抬眼看他。

    他愣住,“你……是笑笑吗?”

    看着他,我不语。

    果然,又犹豫了。呵呵,那一块疤,来的不是时候,去的也不是时候呢。

    “无盐,你来了。”身后,有个轻轻柔柔的声音。

    我微怔,转身看向声音的来处,是刘辩,他一身略显陈旧的白色的单衣长袍,雾蒙蒙的眸子,仍旧是漂亮得奇异。

    那双一直都是雾蒙蒙的漂亮双眸,其实看透了很多东西吧。

    因为知晓一切,所以才能那么淡然地面对一切,甚至于……死亡。

    “母后死了。”看着他,他复又开口,声音略带一丝哀然。

    “嗯。”我不自觉地轻应。

    “我也会死吧。”仿佛雾着一层雾,那漂亮的眼睛看着我。

    我哑然。

    历史上,他原是应当死的……

    原本明亮的眼睛微微冷冽起来,吕布拿了酒鼎上前,“王爷,请。”

    定定地看着那酒鼎中泛着寒光的液体,刘辩没有伸手接过。

    “将军心心念念的人便在眼前,认不出来么?”轻轻柔柔的声音,刘辩仰头望着吕布,蒙着雾的漂亮眸子里映出吕布微怔的神情。

    我不语,只看着刘辩,这个孩子,有着一颗七窍玲珑的心呢。

    “眼睛会骗人的”,弯唇,刘辩伸手从吕布手中接过酒鼎,轻轻晃动了一下,那冷冽的液体微微晃动,漾着寒光,“可是心却不会呢。”

    微微咬唇,我上前一把拍掉他已放到唇边的酒鼎,“知道有毒还喝,你是笨蛋吗?”

    看着那酒鼎滚落,清寒的液体洒了一地,刘辩微微弯起眸子,盯着掉落在地的酒鼎,却不看我,“硬生生被人夺了身份,你不是笨蛋吗?”

    我语塞,真是笨蛋。

    “当不成皇帝,是天意;丢了性命,也是天意”,刘辩轻轻笑开,“在这乱世,软弱的心肠注定了悲惨的下场。”

    “那就狠狠地活下去吧。”我开口,有些茫茫然。

    掌心忽然微微一热,吕布温热的大手紧紧握上了我的手。

    “走吧。”他拉着我的手,转身便要离开。

    我抬头看他,讶异。

    “我不杀他,你跟我出宫。”吕布道,却是没有看我。

    虽然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我却是没有挣扎,任他拉着我的手。

    “将军,太师大人的命令……”一旁,有副将小心翼翼地提醒。

    吕布冷冷扫去一瞥,那副将立刻收口,再不敢言语。

    被吕布拉着走出永安宫,我回头看向刘辩,他站在原地看着,漂亮的眸中没有逃过一劫的庆幸,仍是雾蒙蒙一片,看不真切。

    随行的几名副将谨慎地将太后的遗体妥善地整理好,一并带出了宫。

    刘辩也没有阻止。

    永安宫门口,小毒舌像被罚站一般,一直站着,华丽的衣袍下,单薄的脊背挺得直直的。

    “进去吧,你皇兄没事了”,我开口,末了,又低低地道,“我要出宫了,以后自己小心。”

    说完,吕布拉着我离开。

    身后,是刘协泛红的眼睛,但他却最终也没有流下泪来。

    出了宫,吕布吩咐几句,便遣了众将先行离开。

    握着我的手,吕布一路缓缓步行,赤兔马始终跟在身后。

    大街上仍是热闹,此时的我却是没有逛街的兴致。

    吕布停了一下,松开我的手,似乎买了什么。

    我垂下眼帘,耳边却忽然想起“咚咚”的声音。

    愕然,我抬头看着吕布,他手中轻摇的,竟是一只拨浪鼓。

    他似乎若无其事地又拉着我的手,默默往前走。

    “咚咚咚……咚咚咚……”一路,他摇着手中的拨浪鼓。

    挺拔的身姿,高束的发髻,令人不容忽视的样貌,一旁夺目而嚣张的方天画戟挂在赤兔马上,那样一个男子,手中却一直摇着那一个小小的拨浪鼓,不由得令路人侧目。

    他却仿佛浑然未觉,仍一径轻摇着。

    “其实……你还记得我吧……”他忽然开口,“曾经瞎了眼,却不料连心都盲了……我辩不清谁是谁,竟是连笑笑也认不出来……”他握着拨浪鼓的手微微一紧。

    那拨浪鼓上有了裂痕。

    “笑笑是知道的,小药罐一向都很笨,不够聪明,也学不会心细如尘……一介武夫而已……”

    看着他孤孤单单的身影,听着他嘟嘟囔囔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我轻叹一声,侧头看他,松了口,“眼睛,都好了么?”

    “嗯?”听到我的声音,他微微一愣,回头看我,随即重重地点头“嗯!”剑眉朗目之间还是带了三分孩子气。

    “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嗯?”他微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老老实实地回答,“那一回,你央我带你去太师府的路上,听到你摇拨浪鼓的时候”。

    那个时候就明白了呀。

    我垂下眼帘。

    可是,他没有告诉董卓。

    轻轻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我默然。

    “可是,我更确定是因为……如果是媳妇的话,不可能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睛痊愈的事,因为……笑笑最善良了……”

    善良?

    我失笑。

    忽然想到了那个总是一身明紫的男子,用他的话来讲,那是无用的妇人之仁吧。

    “果然是笑笑治好了我的眼睛”,他眼里的阴霾终于散去了一些。

    “那一晚,你说去带董卓来见我,你呢?去了哪里?”握了握拳,我终于开口。

    我想听到他的回答,我想知道小药罐没有骗我,没有背叛我。

    吕布愣住,随即咬牙,双手紧握,额前青筋渐露。

    “我去了凉州。”他低低地开口。

    “什么?”我一头雾水。

    “那个女人说,董卓回凉州去找一个很重要的人。”

    “所以?”我心里有些明白了。

    “我以为董卓也发现了貂蝉的秘密,我以为董卓去凉州找你,所以……”吕布咬牙。

    “所以你连夜赶回凉州了?”奇异地,我吁了口气。

    还好……小药罐没有骗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