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悔当初董卓心如刀割 太师府笑笑粉饰太平(下)

章节字数:2045  更新时间:07-07-17 10: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董卓微微一怔,抬头看我,却是乖乖喝下了汤药。

    他定定地盯着我,目光挪不开半分。

    “你的心很痛么?”抬手,我拭去他唇边的药汁,手触到了他满面的胡渣,刺得我有些疼痛。

    他轻轻拉我的手,褐色的双眸深深地将我望入眼中,却不说话。

    “为谁心痛呢?”看着他的眼睛,我微笑。

    他仍是望着我,那样眼神,仿佛怕我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咽下喉中的酸涩,我微笑,“不管你为谁心痛,如果那个人真的值得你为之心痛,那么……她一定不会希望看到你如此模样的。”

    仿佛绕口令一般的话啊。

    浅褐的眸子微微怔住。

    喝了药,扶他睡下。

    待到要起身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握着,抽不回来。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得可以清晰地听到董卓的呼吸声,他是真的睡着了。

    后来,听樊稠说起,那一天,是董卓自错手伤了我之后,睡得最安稳的一回。

    梦里,他反复呢喃的,只有一个名字,两个字,“笑笑……”

    “仲颖,捡到我,于你,究竟是幸,还是不幸?”抬手轻轻划过他眉眼深刻的轮廓,我兀自低语。

    很久很久以后……

    那个有着浅褐双眸的男子跟我说:你的笑活着怎么忘?却原来,连死,还是忘不了呢。

    带了一丝笑,我凝视着躺在床上的男子。

    那笑意有些苦涩,连这样的凝视……都是那么的得来不易。

    眼前渐渐模糊,一切有些朦胧不清,敌不过困意的侵扰,我低头缓缓靠上他宽厚的胸膛。

    那晚,我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人深深地凝视着我。

    梦里,有一个人轻轻吻上我的眉心。

    梦里,他说:对不起,笑笑……

    只是梦吗?

    第二天的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时,我正躺在床上睡得香甜。

    窗外阳光正当明媚,仿佛春天一夕之间便回来了。

    躺在床上,我有些恍惚,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儿一般。

    左手食指有淡淡的酥麻,我抬起左手,窗外的阳光将我的手照得晶莹而透明,我几乎能够看到其间淡青色的血管和骨骼,左手食指之上,有一道小小的伤痕。

    那是在司徒府被碎碗割伤的。

    伤痕虽小,却不曾愈合。

    不自觉地轻轻蹙眉,我有些不好的预感。

    “小姐醒了。”门口,有丫环进来,手里托着漱洗用具。

    我迅速放下手,缓缓起身。

    起床漱洗过后,换了一早便有人准备好的衣裙出了房间。

    早膳是梗米粥,偌大一个厅堂,只有我一个人用早膳,在众婢女的围绕下,我坐下,开始享用我的早膳。

    只喝了一口,我便愣住,那是董卓做的梗米粥。

    这副躯体幼小时,便一直尝到这样的味道,熟悉的滋味令人鼻酸。

    用过早膳,我回到房间,翻箱倒柜地找那只放了满满一箱礼物的小木箱。

    如愿以偿被我找了出来,我只拿了那把金弓银箭,藏在袖中便在众婢女“关爱”的眼神下出了府门,虽然眼神极度“关爱”,但却无一人上前阻拦。

    一早上都未见到董卓,我有些担心。

    出了府门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洛阳很大,不期然想起了郭嘉,便向着糕点铺去。

    站在糕点铺前,我微微眯了眼,微笑。

    郭嘉正站在铺子里熟练地招呼客人,清瘦的面颊上还沾着白白的米粉,一旁那没毛的小毛正在磨着石磨,瘦瘦的脖子上绑了一根细细的竹杆,竹杆上系着一块红烧猪肘子,它楔而不舍地向着那猪肘飞奔……赵云坐在炉子旁边,一腿蜷曲着,一腿伸直,眯着漂亮的眼睛正自在惬意地打着瞌睡。

    “给我一块胭脂糕。”伸手,我笑眯眯地开口。

    “谢谢光临。”说的是我教的台词,郭嘉极其熟练地包了一块胭脂糕放在我手里。

    我慢条斯理地吃完,抹嘴。

    郭嘉还在忙。

    “胭脂糕。”继续伸手。

    “姑娘,你的钱还没……”郭嘉抬头,随即微微愣住,傻眼。

    我微笑。

    “你是……”

    “臭书生。”

    “啊!若若回来了!”这个家伙果然是不骂不爽快。

    坐在炉子边的赵云懒洋洋地斜睨了我一眼,“因祸得福了啊,把脸也补回来了。”

    看到那副懒洋洋的模样,我便手痒想揍人。

    “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郭嘉已经喜滋滋地从铺子里跑了出来,拉着我的手上下打量了个遍,“宫里我不方便进去,只好留在这里等,我就知道你好了一定会回来的。”

    “嗯,呵呵”,我笑。

    “不过,今天我还正打算去找你呢。”

    “找我?找我干什么?”

    郭嘉没有回答,便拉了我进屋,转身便出去收铺子。

    赵云仍坐在火炉边,没有理会我。

    屋里桌上摆着酒,我微微扬眉,坐下,小小啜饮了一杯。

    酒味甘醇,嘴角微扬间,我想起了曹操,那个被我一杯桂花酿放倒的家伙。

    如果那一日我没有从他身边逃开,那么现在……我会在哪里?

    人生,还真是奇怪。

    低头看了看左手食指,那伤口的颜色似乎变深了一些,我侧过眼不去看它,又喝了杯酒。

    不觉喝了半瓶,有些微醺,感觉脸颊上热热的。

    “若若,你喝酒了?”郭嘉收了铺子回到屋里,见我喝酒,微惊。

    我笑眯眯地站起身,步履竟是有些蹒跚,这酒……后劲不小。

    “臭书生”,一手揪上郭嘉的衣领,我蓦地凑近了他,“说,你有没有事瞒着我!”

    郭嘉微微一愣,浅浅地失笑,“若若,你喝醉了。”

    “这么一点酒?笑话!”我感觉自己舌头有些打结,“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曹操那个家伙让你留在洛阳干什么?你们在打什么主意?!”

    郭嘉努力扶好我东倒西歪的身子,苦笑。

    “说!曹操那个家伙……在哪里……”我嘟囔,“那个阴险的家伙啊……”

    “找我么?”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

    宛如被人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冷水般,我蓦然清醒,回头看向声音的来处。

    说曹操,曹操到。这句话,用在这哪里,都没有用在这里合适……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