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糕点铺曹操意外现身 薄命君刘辩魂归地府(上)

章节字数:3869  更新时间:07-07-17 10: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终于明白这糕点铺里为何会摆着酒了……

    依然一身明紫,他站在我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发酒疯。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吃惊得连舌头都在打结。可是曹操为何会在糕点铺里?他怎么回来的?

    蓦然想起那一晚,他被我用桂花酿放倒的事情,我立刻没有骨气地往郭嘉身后缩了缩。

    呃……该不是来寻仇的?

    “问人间谁是英雄,有酾酒临江,横槊曹公。”一手轻轻执起我刚刚喝过的酒杯,曹操微微眯了眼,轻笑着吟道。

    这不是上回为了让他喝下桂花酿,我拍马屁用的话么?我干笑,这个家伙,果然这么记仇。

    “脂粉佳人,英雄美酒”,斜睨着我,曹操淡淡然,“眼前这佳人为何如此嗜酒?”

    “孟德兄。”郭嘉陪着笑,一手将我从身后拉出来。

    曹操不再咄咄相逼,倒了杯酒,就着我喝过的杯子一饮而尽。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忍。

    郭嘉扶着我在一旁坐下,我仍是有些头重脚轻,看着对面曹操自在惬意的模样,我的思绪却是渐渐清晰起来。

    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如他所言,这个时候,他应该是一呼百诺,他应该领兵在汜水关外才对,他不是联军里讨伐董卓最重要的一员么?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出现在洛阳,在这一间无关紧要的小糕点铺里自在饮酒……

    或许,不是无关紧要。

    记得那一日曹操说过,他将郭嘉留在洛阳要办一些事。郭嘉是他的智囊,郭嘉滞留在这洛阳城,想必也是为了避过耳目,做一些事情吧,至于是什么事,也只有他们明白了。

    郭嘉看了看我,不知为何,转身出去了,一向清亮的眸子里藏了一些什么事情,竟是让我看不真切。

    屋外的赵云依然打盹,仿佛天大的事情与他无关。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如果那一日,你没有弃我而去,现在,会是如何?”在我以为要一直这么静下去时,曹操却突然开口。

    弃?我微微一愣,有些想笑。

    为什么会用这么一个字眼,如此倒仿佛我成了十恶不赦的负心人,陈世美似的。

    “或许,我会喜欢你。”淡淡的一句话,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的表情一定很呆,因为曹操忽然笑了起来。

    我轻轻咳了一声,没有言语。

    莫非是我最近桃花运太旺?

    被一个人喜欢是幸福,被几个喜欢,便是悲哀了……所为红颜祸水,便是由此而来吧。

    “你的眼睛,果然漂亮啊”,啜饮着酒,曹操看着我,极其认真地欣赏。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位老兄日后可是儿孙满堂来着……小女子自认没有那份福气。

    “不过,漂亮得过分了”,眯着眼,他笑,“乱世的美人,注定是祸水啊,有多少人得为你而送了性命呢?”

    我微微一愣,淡笑,“曹大人抬举了。”

    “董卓,吕布……”,把玩着手中的空酒杯,曹操低笑,“连王允那个狡诈无情的家伙也丢了心呢。”

    心里开始有些淡淡疼痛,我垂下眼帘,死死盯着自己的左手食指,“果然跟我搭上的关系的人,下场都不怎么样,不招惹我,是明智之举。”

    下巴忽然被微微抬高,曹操已离开凳子站在我面前,他的手托着我的下巴。

    指腹轻轻抚过我的脸颊,他狭目微眯,静静地看了我半晌,下了结论,“祸水啊”。

    鉴定完毕。

    我哭笑不得。

    “其实,我得感谢你的仁慈,否则今日,我便已埋在黄土之下了。”薄唇轻启,淡淡的酒香扑面而来。

    我微微一愣,他知道那晚他喝下桂花酿后,我曾动了杀心?

    “那出了鞘的刀怎么会忘了放回原处呢?大意啊。”曹操低笑。

    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他却扣紧了我,不让我得逞。

    “还有,怎么连一两银子都没有给我留下呢?贪心啊。”

    我开始滴汗。

    这个家伙,怎么突然这么唠叨?醉了?没醉?

    “笑笑……”他轻唤,酒香弥漫,“董卓,是这么叫你的吧。”

    我抿唇,皱眉。

    “这笑,有多美……”,他看着我,像凝视情人一般的神情,修长的手轻轻抚过我脸部的轮廓,他在我耳边轻语,“有多危险,是穿肠的毒药呢……心若丢在你身上,是注定了要万劫不复的。”

    万劫不复么……

    蓦然收手,他将我紧紧圈入怀中,我惊住。

    “我真是疯了,居然会在这个当口到这里来”,他低笑,贴着我的耳朵低语。

    不要告诉我,他回来是因为我?他放下汜水关外几万大军,孤身一人涉险来洛阳,是为跟我说这些莫明其妙的话?

    “或许,即使知道那杯酒有毒,我也一样会喝。”

    我愕然,这算什么?情话?

    “如此这般任性妄为地来见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轻轻摩裟着我的脸,他贴着我的耳廓,“我是这样说服自己的”。

    许久,他轻轻推开我,回到桌边坐下,若无其事地继续喝酒。

    我彻底傻眼。

    半晌,我起身走出门外,曹操没有拦我。

    
[火烧洛阳:糕点铺曹操意外现身  薄命君刘辩魂归地府(中)]


    郭嘉正坐在门口喂小毛,见我出来,抬头看我。

    我冲他笑了笑,离开了糕点铺。

    曹操果然是明智之人,所有的一切,都能那么控制得恰到好处。他是明主,跟着他,郭嘉没有看错人。

    走过街角,我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面覆轻纱,我却仍是怔住了。

    貂蝉?

    仿佛连着心,我能认出她来。

    她果然没有死?

    想来也是,若她死了,我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果然是王允救了她?

    心存疑惑,我快步上前跟上她,见她走到一家布庄。

    看不清她面纱下的神情,我却能够体会到她内心的平静。

    “姑娘,这匹布料特意为你留下的。”一脸精明的老板迎了出来,手中拿着一块纯白如雪的布料,一看便是价值不菲的模样。

    貂蝉是这家店的常客吧,这布料我曾见王允穿过。

    “不用了,谢谢,我想看一下这个。”她转身,看中了挂在墙面上的一块水绿色的布料。

    那老板显然有些发愣,却立刻把那布料取了下来。

    貂蝉仿佛菟丝子一样,一直依赖着王允而生,她生命中的一切,都以王允为准则,现在的她,却仿佛有哪里不一样了。

    在我发愣的时候,她已经买了布料出了布庄。

    走到有些阴暗的拐角处,貂蝉脚步微微一顿,有几个面貌狰狞的大汉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们干什么?”隔着面纱,貂蝉强作镇定地开口。

    几人不语,狞笑着靠近她,满面都是淫秽之色。

    这里少有人来,貂蝉转身便要离开,却抢先一步被他们拦住了去路。

    一手揭开她的面纱,那几个目光大炽,色欲熏心,就差流口水了。

    貂蝉开始有惊恐之色,她连连后退,却退无可退。

    正在我摸着怀里的金弓银箭,考虑自己是否该放一记冷箭之时,一把长戟已经横到貂蝉面前。

    眼见到手的鸭子快飞了,在色心的趋使下,几人面露凶光,便直直地向吕布招呼去。

    结果可想而知。

    被打得只剩半条命的歹徒狼狈逃离现场,现场唯剩下英雄救美的两大主角。

    这才是典型的英雄救美啊。

    “笑……”吕布急急地转身,一把扶住貂蝉的肩,随即立刻松了手,后退一步,“你不是笑笑?”

    “谢过公子救命之恩。”貂蝉盈盈下拜,巧笑嫣然。

    那样的笑容令吕布有一瞬间的失神。

    真的,太像了。

    “貂蝉……”吕布神色复杂。

    我却是微微一愣,她不认识吕布了?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她忽然蹲下身,从地上捡起了什么。

    “咚咚……”她轻摇,是拨浪鼓。

    刚刚吕布打斗时从怀里掉出来的。

    “好可爱。”她笑了起来。

    “小姐,小姐,大人嘱你快些回府!”远远的,一个小丫环嚷嚷着跑了过来。

    貂蝉微红了双颊看了一眼吕布,转身迎向那个丫环,“义父大人答应我出来的。”

    “呀,大人不是特别嘱咐你要戴着面纱吗?”那丫环大惊小怪地捡起地上的面纱替她蒙上。

    “义父大人真是奇怪……”貂蝉轻轻蹙眉,“整日叫我待在房中无所事事。”

    “那是为小姐好”,小丫环扶着貂蝉,“小姐,回府吧。”

    貂蝉一手拔下头上的玉钗,急急地塞入吕布手中,“记着啊,我叫乐乐。”话还未完,人已经被那小丫环拖走了。

    “小姐啊,那支钗怎么可以随随便便送人,那是大人送你的啊。”远远地,那小丫环抱怨。

    “喂,我的拨浪鼓……”吕布莫明其妙地看着手里的玉钗,大叫起来。

    貂蝉转身笑着挥了挥手里的拨浪鼓,人已经走得很远了。

    乐乐?

    她说……她叫乐乐?

    看着她轻盈的背影,不带一丝负累,我微微皱眉。

    貂蝉似乎变了。

    是什么事,可以让她变得那么彻底?

    是什么事,可以让她忘了心心念念的义父大人?

    她心底,其实是疼惜那个在她腹中曾与她血脉相连的孩子的吧。

    所以……她说自己,叫乐乐。

    正思索着,一顶轿子不期而至,我被押了上去。

    “啊?”感觉自己被几个孔武有力的大汉塞入轿子,我惊叫起来,“你们是谁?干什么?”

    大白天的掳人么?

    天子脚下,王法何在?

    “奉先……”我没骨气地大叫起来。

    轿子却飞也似的跑了。

    一路颠得我七荤八素,远远的,竟是看见宫门了。

    小毒舌站在宫门外等我。

    果然是天子脚下……天子正在等我呢……这叫什么事儿啊。

    晕乎乎地下了轿,我走到小毒舌身边,正准备抱怨,却见他的眼睛带着红。

    “怎么了?”心里咯噔一响,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皇兄……想见你……”他开口,面上无甚表情,看上去很冷静的模样,可是声音,带了一丝哽咽。

    小毒舌很少称呼刘辩皇兄的。

    “走吧。”将他冰凉的手握入掌中,我习惯性地抚了抚他的头。

    拉着我,一路快步走入宫廷。

    一路越走越偏,我的心却越来越紧,那是我曾经住过的小屋,也是和小白兔用龙袍烤红薯的地方……

    “吱哑”一声推开门。

    昏暗的烛火下,屋里有一个青瘦的背影,听到门声,他缓缓转过身来。

    雾蒙蒙的眸子有些疑惑地看向我,随即竟缓缓微笑起来。

    “想见我?怎么了?”抑下心头的不安,我上前。

    他仍是微笑,不语。

    一眼注意到滚落在他脚边的墨黑色酒鼎,我心里猛地一抽,连半步也无法移动。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梦呓一般,他忽然开口,恍恍惚惚地笑着轻吟……

    只一开口,他口中便缓缓溢出黑色的血来……染了暗黑血色的双唇愈发的艳丽。

    我定定地看着他,那是我告诉他的,一句毫无意义的安慰……我以为他没有听入耳中,却原来他记得那样清楚……

    只是此时,这句安慰何其讽刺?

    连未来都终止于这一刻,何来宝剑之锋……梅花之香……

    历史果然是历史,如我这般渺小……又岂能妄想撼动历史的存在……

    那漂亮而苍白的容颜,验证了薄命的征兆……他的模样,像极了浓妆谢幕的演员,仿佛只是一场华丽而漫不经心的演出……连台词,都那么的煽情……

    那一句,仿佛已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单薄的身子如蝶一般坠落在地。

    克制不住自己,我快步上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