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痴情种为情成痴 负人人缘何负心(全)

章节字数:3973  更新时间:07-07-17 11: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哭嚎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这哪是人间?这分明是炼狱。

    火光映衬着婉公主艳丽绝美的脸颊,她始终高高地站在高处,笑得那般的雍容。

    仿佛眼前不是漫天的大火,仿佛她只是参加一场盛装的晚宴,仿佛……一只扑火的飞蛾……

    董卓兵败,在她的算计之内;董卓未死,也在她的算计之内。

    联军,是一把双刃剑,她想用之,却又担心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状况出现,如今她亲手烧了这洛阳,拖延联军的进驻,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还真有些舍不得。”火光冲天中,婉公主开口。

    那些热浪迎面而来,我皱眉后退,整个皇宫……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你猜,董卓会不会来救你?”低头看我,婉公主笑得奇异。

    “这里没有暗道么?婉公主如此悠闲自在,该是安全无虞才对。”我放缓了声音,尽量忽视周围的一切。

    “呵呵。”她低笑。

    “不好了,不好了,公主殿下!”宫女小眉惊慌失措了冲了过来,她发髻半偏,衣裙上满是脏污,连裙角被烧破了一角。

    “何事惊慌?”

    “八公主和九公主不在寝宫……奴婢到处找了,都没有发现两位公主殿下的踪影……”小眉满面泪痕地禀道。

    “什么?!”笑意瞬间消失,婉公主瞠大双目,有了惊恐之色,“不是一开始便让你们先送诸位公主出宫的吗!”

    “其他殿下都安全了,可是唯独少了八公主和九公主……”小眉泣道。

    婉公主面色青白起来,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泰然之色。

    “搜宫!”

    “可是……”

    “我命令你们,搜宫!找不到小优小艾,你们都得陪葬!”婉公主厉声喝道。

    小优小艾?如此耳熟,细细一想,脑海中便出现了那一双可爱的双胞胎公主,是糕点铺的头一位主顾的呢。

    热浪逼近,空气里都是烧焦的味道,腥红的火舌直直地窜入房梁,东边的梁柱瞬间坍塌。

    她们……怕是凶多吉少了。

    “公主殿下,不行了,再不走来不及了……”一旁,有侍卫大胆进言。

    “皇姐……皇姐……”细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婉公主微微一怔,转身,看向声音的来处。

    小优和小艾正手拉着手跑来,“皇姐……失火了……我和小优在房里拼命地浇水……可是……火好大啊……”

    婉公主缓和了神色,“没有关系,你们快过来!”

    火光映红了半边天,风助长着火势,我骤然大惊,“小心!”

    小优小艾身后,那一幢古老的皇宫,正以极其恐怖的速度在迅速地坍塌。

    “快跑!”婉公主蓦然尖叫起来,满眼都是惊恐。

    只一瞬间,满目的红,疯长的火苗迅速窜开……

    那两个手牵着手奔跑的身影已变作两团火球。

    “皇姐……皇姐……救……”

    “好疼啊……”

    凄厉的哭喊声被淹没在火海。

    婉公主面无人色地瞪着那两个被淹没在火海中的小小身影,仿佛了失了心一般。

    “小优……小艾……”

    “公主殿下,再不走来不及了……”小眉拉住公主,急急地道。

    “小优小艾……”婉公主喃喃着,死死地瞪着那还在不断疯长的火海。

    “糟了!”一旁,侍卫大惊。

    小眉惊恐地瞪着某一处,瘫软了身子。

    我顺着小眉的视线看去,是昭德宫的入口,看他们的神情,那可以安全离开火海的密道,便在这昭德殿里……

    可是……那里,也化作了火海……

    也就是说,谁也出不去了……

    谁也出不去了么?

    “笑笑!”茫然间,一声狂吼入了我的耳。

    我蓦然转身,看向那宫廷的入口处。

    在那熊熊的火海之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纵马而来,凭空跃过疯长的火海。

    “笑笑……你在哪里,应我一声!”

    是仲颖。

    他抬手挡着那热浪与火焰,一人一马,跃入火海之中。

    “笑笑……应我一声……”

    火的气息无处不在,浓烟滚滚间,董卓稳住不安的坐骑,四下寻找。

    “仲颖!仲颖!我在这里……”我跳了起来,挥舞着手。

    “站在那里,不要动!”发现了我,董卓狠狠扬鞭,那马踏到了火,长嘶一声,飞快地冲向我。

    一道横梁狠狠砸下,我怔在原地,心仿佛被吊到了嗓子眼。

    身子一轻,有人将我拦腰抱起,我讶异,回头,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睛。

    吕布?

    抬手间,我已被抱着坐上马背。

    那赤兔马睥睨火海,纵横来去,竟是无半点不安,果然无愧它马中赤兔之威名。

    “义父,我找到笑笑了!出去吧。”露出口中的小虎牙,吕布高喊。

    “公主殿下!”火海里,有人大吼。

    我转身,看到一同冲进火海的还有郭汜,那张不讨人喜欢的面孔上竟然有担忧的神色。

    婉公主却是怔怔地呆在原地,望着小优小艾消失的地方,没了一点表情,那是漠然的绝望和哀恸。

    “婉儿!婉儿!”

    这是火海?还是市集?

    怎么那么多人不怕死地往里赶?

    没了知觉的婉公主却是蓦然间回过神来,抬头怔怔地看向声音的来处。

    一行白马银枪,赵云风尘仆仆地策马赶来。

    果然,危难之时,他仍是心存挂念。

    “公主殿下!”郭汜大喊着,他坐下的马儿已经开始不安的嘶鸣,“快上马,这里就要塌了!”

    赵云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他那般俊美的脸上,是全神贯注,他的眼睛里,除了他的婉儿,谁也看不到。

    他只为救他的婉儿而来。

    我侧头,看向婉公主。

    “公主殿下!”郭汜伸手,“快上马!”

    婉公主回头看了赵云一眼,纤细的双手握上了郭汜的手,转眼间已被郭汜带在马上。

    那一刻,我看赵云眼里的惊痛。

    那一刻,我看到婉公主眼里的悲哀。

    明明相爱,却为何不能相守?

    明明那么渴望,却为什么要一次次地放手?

    我的眼睛,如此清楚地看到别人的悲哀……

    
[火烧洛阳:痴情种为情成痴  负人人缘何负心(下)]


    “笑笑……”董卓策马而来,看到我无恙,才松了口气。

    浓烟滚滚间,我被熏得涕泪齐流。

    一把扯下身上披风,董卓扬手将我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奉先,你的马脚程快,先带她出去。”

    “好。”吕布应声,那赤兔马便如风般在火海里飞奔起来。

    裹着董卓的披风,浓烟和热浪被隔绝在外,我回头看向董卓,他的坐骑明显不支了。

    “仲颖……”

    “别怕,你先走,我马上就出来!”董卓咬牙,从身侧拔出匕首,扬手,狠狠扎在马腹上。

    鲜血飞溅,那马儿吃痛地长嘶一声,疯了一般奔跑起来。

    几人纵马驰骋,险险地从火海里逃出生天。

    那些来不及从火海中逃出的宫人,一个个皆发出绝望的悲呜。

    前脚出了火海,再回头看时,那曾经辉煌的皇宫,已成一片废墟,连带着那么多未曾来得及逃出火海的宫人,一并化作烟尘……

    真真是千钧一发。

    “有没有受伤?有没有不舒服?”吕布将我从马上抱下,扶着我的肩,紧张兮兮地问。

    我摇头,虽然惊魂未定,但却真是丝毫未伤。

    董卓从马背上翻身跃下地,那马便喷着响鼻抽搐着倒下,嘴里泛着血沫,不一会儿,便再不动弹了。

    “公主殿下……”是小眉的哭声。

    刚刚那般紧急之下,小眉竟也逃了出来么?

    回头看时,却见赵云跳下马,坐在他马背上的,赫然便是婉公主的心腹宫婢小眉。

    “公主殿下……”小眉哭着下马,跪倒在地,显然被吓得不轻。

    赵云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婉公主。

    婉公主扶着郭汜的手下马,“多谢公子救下小眉。”走上前,看着赵云,明明眼里有万千的情意,最终……却只这一句。

    赵云眉间的皱褶加深,却始终未发一语,转而跃身上马。

    “自己保重。”低低说了一句,再没有看婉公主,赵云扬鞭策马远去。

    那样一袭背影,我看到婉公主的眼中有晶莹闪动。

    望着那背影,她的唇轻轻动了一下,不知说了句什么,终是转身,再不看他。

    这其间,我十分好奇的便是郭汜,那个家伙对于婉公主似乎十分的上心。

    他……该不会便是婉公主压下的筹码?

    “王司徒呢?”蓦然,婉公主像是陡然想起一般,看向小眉,神色有些慌张。

    小眉怔了怔,“司徒大人说……”,小眉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

    “他说什么?”婉公主皱眉。

    我却是忽然记起了王允的话,心里“咯噔”一响,他……该不是回走廊边去接我了吧……

    “司徒大人说……去接貂蝉姑娘……”

    我知道她口中的貂蝉是谁……

    董卓却是已经大步上前,将我从头到脚看了个仔细,唯恐找出一点伤痕。

    我怔怔地盯着那片废墟,心里开始发慌。

    那一场大火烧了一天一夜。

    “大人,现在该如何?”郭汜上前,道。

    “先回府。”

    被董卓护在怀中,我回头皱眉看向身后那片仍在燃烧的废墟,轻轻咬唇。

    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大人,如今外有联军,洛阳又已成废墟,不如迁都长安,此乃天意。”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一径人等皆在大堂商讨去留事宜。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知道已经回了太师府,这个早已被查抄的府邸,此时却是又恢复了原状,只是,婢子丫环,一个都没有剩下。

    不过此时,没有人有心思去想他们的死活。

    “在这里不要动,等我来接你。”王允温和的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

    我微微握紧了拳,下了床。

    大概刚刚睡了一觉,身子没那么沉了,从偏门出了太师府,我没有打扰任何人。

    刚出府,便见赤兔马在府门前百无聊赖地喷着响鼻玩。

    带了一点讨好的意味,我上前抚了抚它。

    斜睨我一眼,赤兔马十二分的不买帐。

    看了它半晌,我从袖中掏出一个果子,狠狠咬了一口。

    果然,它立刻看向我,十分精神的样子。

    我咧了咧嘴,想起了小毛。

    将那咬了一口的果子吊在马鞭上,我爬上了马背,将那马鞭放在它前面晃啊晃……

    于是……它便开始向着目标前进……

    坐在马背上,我不屑地摇头晃脑,精神鼓励不要,非得来一点物质诱惑才行,这年头……

    眼见那片废墟越来越近,我的心微微收紧。

    火已经灭了,只是余温还在。

    清冷的月色下,那样空旷而荒芜的废墟令人惶惶然。

    我下了马,站在那废墟之前,忽然有些迷惘。

    我来干什么?

    王允他……应该早已脱离了险境吧,那般狡诈的家伙,怎么会那么轻易便死在这里?

    他……不会蠢到因为一句话……便折返回去吧。

    “叮铛……”

    我蓦然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到那废墟之上,有一个黑影。

    那人影弓着身,不知在找些什么。

    蓦然转身,他似乎看到了我。

    怔怔地,我看着那人影越来越近。

    “叮铛……叮铛……”他的脚步有些不稳。

    那个人影越来越近……

    我看清了他的模样。

    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他走到我面前,站定。

    “我以为……你没有出来。”他看着我,满脸都是灰,白色的长袍早已辨不清原貌,他的手里,拿着一枚银箭。

    我讶异地从怀中掏出来看时,那金弓上的银箭果然只剩两枚了。

    那弦,不知何时断了,这箭大概便我掉落的了。

    “找到这箭时,我还以为……”他淡淡开口,声音却有些发紧。

    “人?魂?”能够在那样的大火中脱身……我开口,有此呆。

    “是人,命中注定,我不该死在这里。”他弯唇,只是此时他灰头土脸的模样有些好笑。

    “哦?那你该死在哪里?”我十分好奇。

    “等我死了,你便知道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