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小药罐的成长血泪史(吕布番外中)

章节字数:3797  更新时间:07-07-20 19: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有参加笑笑的婚礼,吕布独自回了并州。

    从离开凉州的那一刻起,他便明白,从此,笑笑只能是笑笑,再也不会是他的媳妇了。

    此时的他,已非幼时的那个小药罐,他是吕布!沙场之上,纵横驰骋,无人可挡的吕布!荆州刺史丁原收他为义子,任命主薄之职,效力于麾下。

    洛阳乱起。

    跟随义父丁原,吕布带兵守于洛阳城外。

    “将军,营外有人求见。”

    营帐内,吕布正闭目小憩,忽闻有人禀报。

    “何人?”仍是闭着眼,吕布淡淡开口。

    “只说是故人。”

    故人?吕布蓦然睁开眼,微怔半晌,随即猛地站起身,急急地走出营帐。

    禀报的士兵见将军匆匆起身,连衣带都系错,不由得一脸的讶异。

    是笑笑吗?笑笑来找他了?

    抑制不住的喜悦扑天盖地的涌来,脚下越走越急,吕布大步走出营帐。

    “故人何在?”左右四下环顾半晌,却不见伊人影踪,高悬的心狠狠坠落于半空,吕布面有怒色,转而看向一旁的士兵。

    被吕布一瞪,那引路的士兵面露惧意,忙指向一旁的男子。

    “在下李肃。”那男子上前一步,道。

    明亮的眼睛染了失望,吕布垮下肩,不想再理会他,转身便要回营。

    “将军稍待,在下此次可是为送礼而来。”李肃上前一步,笑道。

    吕布却是置若罔闻,脚步仍是半刻未停。

    “赤兔马一匹相赠,在下诚意十足。”身后,李肃又道。

    “赤兔马?”吕布微微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李肃身后的马。

    那马浑身上下火炭一般赤红,无半根杂毛,此时,赤兔马正站于一个小厮身旁,倔傲地昂着头。

    眼光没有落在赤兔马上,吕布却怔怔地看向那小厮,他一身脏臭,面目难辨,脸庞之上还有一道极为刺目的疤痕,呆呆地看了那小厮许久,直到那小厮低头后退,他才回过神来。

    好熟悉的感觉。

    吕布皱眉,是笑笑吗?

    随即,他暗笑自己糊涂了,笑笑此时当在董卓身边,安稳舒适,笑语嫣然,又怎么可能一身脏臭地站在这里呢?

    看着那小厮,吕布不由自主地上前,最终,那手缓缓落在了赤兔马身上。

    “此马彪悍,将军小心!”李肃见状,忙叫道。

    说话间,吕布早已单手撑着马背,跃身上马,一手牢牢握住缰绳,他狠狠一夹马腹。

    赤兔马蓦然抬起前蹄,仰天长嘶,尘土飞扬间,它左冲右撞,企图将背上之人摔下背去。

    高高绑起的发髻被甩开,发辫在风中掠过,吕布坐于马上,双目生辉,竟是说不出的神采飞扬。

    李肃目瞪口呆。阳光下,一人一马在相互较劲,驾驭着那火一般炽烈的赤兔马,吕布仿佛天生挟着阳光而来,那一股纵横沙场,舍我其谁的气势,令李肃也不由得心生羡意。

    收服了桀骜的赤兔马,吕布笑着跳下马来,伸手那顺了顺赤红的鬃毛,又拍了拍,“果然好马。”

    “呵……呵呵,此马当只有将军这般当世英雄才能驯服啊。”李肃忙道,一半真心一半假意。

    吕布这才正眼看向李肃,“故人?”

    “嗯嗯,故人。”李肃忙点头,随即微笑,“将军可曾找回媳妇?”

    吕布怔了怔,淡笑,“原来是你啊。”

    原来是那个小男孩,那个趴在窗边看他跑步的小男孩。

    可是媳妇……却再也不是他的媳妇了呢,那么当初,他所努力的一切,还有意义吗?

    半晌,吕布耸了耸肩,“谢谢你的马,故人。”

    李肃一下子垮下肩,看他那模样分明是没有对他这故人有太深的印象,“此马乃是在下主公所赠”,虽然受了打击,李肃也还立刻抓紧时间说明来意。

    “你家主公是谁?”吕布扬眉,立刻好奇道。

    “董卓。”李肃道。

    董卓?

    吕布眼睛一亮,随即又忙上前一步,急急地问道,“你可曾见过笑笑?”

    “笑笑……哦,你说小姐?”李肃点头,“见过”。

    “小姐?不是夫人么?”吕布微微皱眉,甚是疑惑。

    当日在凉州不是已经成了亲么?还是他亲手替他盖上红盖头的。

    “夫人?”李肃一脸的莫明其妙。

    “是啊,那个很漂亮很漂亮的笑笑。”吕布忙点头,急切地道,“我本来想去看她来着,但后来义父和董大人开战,便一直没有机会去找她。”

    “将军府有个叫笑笑的小姐,只是……脸上有缺陷。”李肃迟疑了一下,道。

    “缺陷?”吕布微微一愣,随即摇头失笑,“不可能,你说的那个笑笑肯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喃喃说着,他一手便牵了那赤兔马,有些恍恍惚惚地回营。

    “呃,将军,其实我来是想跟你说……将军有擎天驾海之才,名动海内,功名富贵,如探囊取物,为何甘心屈居人下……”站在吕布身后,李肃忙开口,“且将军生父弃世多年,与丁原并无父子之名……良禽择木而栖,董大人为人礼贤下士,赏罚分明,他日大业所成之日,盼与将军共享……”李肃犹自站在原地游说。

    吕布却是充耳未闻,径自回营。

    面有缺陷……一定不是笑笑,一定不会是笑笑,董卓那么宠她,怎么可能会让她受到伤害?

    虽然这样想,吕布的心却是开始不可遏制的疼痛,笑笑她……真的还好吗?

    早知如此,便应该看着她成了亲再离开的……

    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笑笑!”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是董卓的声音。

    两军开战在即,他来干什么?

    等等!他刚刚叫什么?笑笑?笑笑在这里?

    吕布猛地瞪大双眼,转身。

    “董卓!那是董卓!”一旁,有士兵认了出来。

    “杀了董卓!”丁原不知何时出现,高喊。

    千军万马之中,鲜血四溅之间,吕布只一径怔怔地看着董卓策马而来,一把抱起刚刚那个站在赤兔马旁的小厮。

    “笑笑?!”吕布蓦然大吼,那样明亮而清晰的声音,越过了千万人的厮杀喊叫。

    然后,他看到笑笑坐在董卓身后,她回过头来……

    他看到笑笑的眼睛,那真的是笑笑!

    真的是笑笑!

    吕布失神地望着那个一身脏乱的女子,那是他曾经念叨了十几年的媳妇……

    紧握的双拳青筋暴起,吕布站在原地,看着那女子的远去。

    “奉先!替义父杀了他!替义父杀了董卓!”丁原地声音高高扬起。

    吕布却是兀自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笑笑……他发誓要一辈子守护的笑笑……谁人将她伤成如此模样?

    笑笑……

    厮杀声不知何时结束的,吕布怔怔地回营。

    从白天到黑夜,吕布坐在营内,一动也不动,一贯明亮的眼睛仿佛失了魂一般。

    他是失了魂。

    笑笑……便是他的魂。

    刚刚笑笑就站在他面前,她来看他吗?

    营帐被掀开,丁原站在他面前,手中提着酒壶。

    “奉先,听闻你在营中坐了一天了,来陪义父喝一杯。”满满斟了一杯酒,丁原将酒杯递给他。

    吕布仍是怔怔地,没有疑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一杯又一杯,吕布仍是清醒得可怕。

    忽然,一阵眩晕袭来,他腹痛如绞。

    猛地抬头,他看向丁原,“义父……你……”

    丁原就站在他面前,精瘦的脸上满是狠戾。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当初,义父说他有擎天驾海之才……义父说……当待他如亲子……

    怎么会……

    义父怎么会……下毒害他?

    “若不能为我所用,亦不能为他人所用!”丁原大笑,扬声道。

    “为什么……为什么……”吕布咬牙,喃喃着。

    “哼,董卓欲收你于麾下,以金银良驹诱之,若我不先下手为强,只怕会死于你手,老夫颈上之人头,亦会成为你向董卓邀功之物!”丁原森森地开口。

    吕布摇头,“义父……你是我义父……我怎么会……”

    “哼,大利当前,亲生父子也不过尔尔,你当真以为,老夫会真心待你?你这般有勇无谋之辈,只配当个马前卒,若你忠心,老夫就当养了条狗,如今,你竟萌生异心,此时不杀你,更待何时!”丁原冷笑。

    口中有鲜血溢出,那样苦涩的感觉,吕布低头,长发披面。

    他自小孤苦,原以为……原以为终有人真心待他……

    原以为……

    他原以为……他终有一个家……

    原来……在义父眼中……他不过是条狗……

    明亮的眼睛缓缓黯淡……他无力地跪倒于地……

    “小药罐……小药罐……”

    是谁?谁在唤他?

    笑笑。

    是笑笑……

    他如何能死?他答应会一辈子守着她的……他如何能死!

    咬牙,吕布拼尽全力,扶着方天画戟,站起身。

    缓缓抬头,他满目鲜血。

    他看向丁原,一贯明亮的眼中唯剩是数不尽的寒意……

    他看着丁原,直至丁原渐渐止住笑意,直至他眼中渐渐盈满了恐惧……

    “奉先……奉先……你要干什么……”丁原站在原地,开始在颤抖。

    微微扬唇,吕布轻声开口,“你说呢?”

    “你不能……你不能……我是你义父……你不能弑父……”丁原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亲生父子也不过尔尔……你教我的……”暗哑着声音,吕布冷冷笑开。

    眼、耳、口、鼻之内渐渐有暗黑的血涌出,吕布此时仿佛从地府涌出的恶鬼一般令人胆寒。

    “你不能……你不能……”丁原尖声大叫起来,“来人!来人啊!”

    尖叫声戛然而止,吕布抿唇,他抬起长戟,直直地钉入丁原的喉咙,殷红的血喷薄而出。

    有士兵涌进营帐,眼睁睁看着吕布割下丁原的头颅,却无一人敢上前。

    并肩作战那么久,没有人比他们更能了解吕布的恐怖,沙场之上,他是战神,是死神!

    将丁原地头颅悬于方天画戟之上,吕布倒提着戟,缓缓走出营帐,一路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锋利的戟尖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宛如地狱的招魂曲……

    无人胆敢阻拦。

    毒气攻心,眼前一片模糊,心智渐渐涣散,吕布狠狠咬牙,不愿倒下。

    他……他想再看一眼笑笑……

    他,只想亲眼看到笑笑安好……

    否则……即使下了地狱……他又如何能够心安……

    走出营帐,大雨倾盆而下,洗去他一身的血迹。

    也好,也好……带着这满身的鲜血,若是吓到笑笑,可怎么办哪……

    赤兔马不知何时来到他身侧,俯下了身,仿佛知道他不能再那般英姿勃勃地跃身上马一般。

    “好马。”喃喃着,吕布吃力地翻身坐上马背,他无力地俯身靠在马背上,任由赤兔马缓缓向前。

    天色渐暗,四处一片寂静,耳中所听到的,只有风声,雨声,马蹄声……

    意识愈发的涣散,吕布挣扎着不敢闭眼,他……不敢闭眼……

    不知过了多久,赤兔马……终于停了下来。

    无力地抬头,隔着雨帘,他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一个熟悉的身影。

    笑笑么?

    翻身下马,他一下子跪倒在雨中,竟是无力向前。

    相隔不过几步而已,他竟已无力向前。

    耳边响起零乱的脚步声,他被人扶起。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

    “笑笑……”他轻声开口,费力地看向那个女子。

    是笑笑。

    终于……见到她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