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心难测刘协选美相赠 凤仪亭董卓一怒诛花

章节字数:3573  更新时间:08-01-03 11: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长安,繁华堪比洛阳。

    新的都城,新的府邸,一切,有过之而无不及。

    皇上对董卓极尽尊崇,呼为“尚父”。

    离长安城二百五十里,有一处别筑,名为郿坞。

    郿坞极尽奢华,而我,便居于那奢华之地。

    身子的倦怠提醒我不容忽视的事实,指尖的伤口一日日在加深。

    “笑笑。”董卓掀帘而入,满面温和。

    自洛阳那一场大火之后,自来长安,他便一直呼我笑笑。

    我也自在应对,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从凉州到洛阳,从洛阳到长安,这一路,发生了太多的事。

    而现在,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在仅剩不多的日子里……做我想做许久的事情……在董卓身旁,笑得比何时都温暖。

    皇室对董卓的尊崇令我不安,婉公主在计划什么我虽不清楚,但总能猜出一点大概。

    董卓的下场再明白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无法抽身,即使他随我半途离开长安,但一旦失了权势,他便会被那些恨他入骨的人撕得粉碎……

    我的下场,却随着指尖的伤口一日日在明朗化。

    历史不可扭转,那我,不妨从细节方面动些手脚。

    “仲颖。”我站起身,“回来了。”

    “嗯。”董卓进屋坐下,拉我坐在他膝上,“你的手怎么了?”注意到我手上的丝帕,他皱眉。

    低头看了一眼系在左手上的丝帕,翘起兰花指,我抬手在他面前轻轻晃过,“不觉得这样很漂亮?”我故意笑得一脸妩媚,“最近长安城的姑娘们都喜欢这样”。

    “是么?”董卓不甚感兴趣的模样。

    “长安的姑娘漂亮么?”我凑近他,笑得贼兮兮。

    董卓失笑,“怎么这样问?”

    “听说,皇上送了好些美女来郿坞,皆是些天姿国色啊。”我笑得夸张又八婆,低头抵着他的额,我嘿嘿地笑,“有没有动心的?说来给笑笑听啊……”

    董卓微怔,抬手握着我的肩,将我扯远了些,盯着我看,“谁告诉你这些的?”他的面色有些寒。

    看他这样,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死皮赖脸地凑近了他,虽然他握着我的肩,却不曾敢用力,我只轻轻一钻,泥鳅一般,便又贴近了他。

    “我啊,那些美人儿是笑笑我出面收下的。”我笑得好得意,“要不要感激我?”

    董卓微微眯起眼,瞪着我看,抿唇不语。

    我被他瞪得心里发酸,抬手抱住了他的脖颈,贴着他的脸。

    不要瞪我,我啊,我只是想……如果没有我,你也一样可以幸福……只是这样而已……仲颖……所以,请不要瞪我……

    董卓微微缓和了神色,抱着我一言不发。

    “真的很漂亮……”我不死心地咕哝。

    换来的,是董卓的怒目相视。

    我便闭口不语。

    此时,长安城外的各路兵马正为一枚玉玺打得头破血流。

    据说,那玉玺来得蹊跷,得之可得天下……

    长安,便暂时安稳了些。

    春日的郿坞出奇的漂亮,柳絮飞花,美得令人惊叹。

    洛阳的皇宫我几进几出,此时的我也算不得是没有见过世面,只是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这郿坞,比皇宫还漂亮。

    尤其是这……凤仪亭。

    虽然那剧本之上,风仪亭是在董卓长安府邸之内,只是和我亲眼所见有些出入。

    郿坞之内,便有一座凤仪亭。

    那鼎鼎大名的凤仪亭……书上所载的貂蝉以美人计挑拨董卓和吕布的最佳场所设定。

    一袭淡色春衣,我站在凤仪亭外,手里拿着花苗和小铲。

    蹲下身,我细细地将花苗裁下,很幼嫩的花苗,淡绿的芽,不甚起眼的模样。

    花苗是董卓带回来的,听他说,这种花叫做六月雪,外邦来的花,据说这花长成时有人那么高,六月开花,花瓣如银,远看似雪。

    六月里的雪?一定很美吧。

    看着那不起眼的花苗,我微笑。

    “小姐。”郭汜在我身后站定,低头行礼,“小姐传郭汜前来所为何事?”

    我捶了捶有些发僵的腿,站起身,回头看他,“郭副将终于来了。”

    郭汜低头,“小姐相传,郭汜不敢不到。”

    我微笑,记起了那一日太师府外的掌掴之事,“请将此信交于婉公主。”从袖中取出信函,我递给他。

    郭汜微微一怔,猛地抬头看我,随即又立即低下头去,“小姐说笑了,在下区区一个副将,焉能……”

    “连婉公主的玉体都敢觊觎,还有什么是不能的么?”微微眯眼,我的声音微冷。

    “小姐失踪,太师大人盛怒,在下是奉了大人之意才……”郭汜咬牙道。

    “嗯。”我微笑,“可是郭副将对于公主殿下,怕是食髓知味了吧,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郭副将怕是也不能例外呢。”

    “小姐说笑。”郭汜额际有冷汗涔涔滑落。

    “那一日洛阳大火,郭副将可是连性命都不顾地去救了公主逃离火海呢。”看着郭汜,我微笑,“这也是太师大人授命的么?”

    郭汜僵直了身子。

    “休要多言了,将此信函交于婉公主,太师大人那边,我便不会多言。”知道狗急了也会跳墙,我心里有了底,见好便收。

    郭汜接了信函,抱了抱拳,转身离开。

    我抬手捏了捏肩,这身子,越来越沉了,侧头看了看一旁的六月雪花苗,心里蓦然一阵酸涩。

    六月雪的花,我能看到吗?能看几回花开花落?

    看郭汜的反应,他是公主的筹码无疑了,只是单一个郭汜,婉公主还有其他棋子吗?

    那封信函,只是再正常不过的几句话,甚至可以说是废话。

    只是,当婉公主接到那信函时,她便该知道我已经清楚地知道她的筹码,如此,她行动便该有所顾忌,只要她有所顾忌,我便有时间可动些手脚。

    虽然如此,我仍是有些难受,那个女子,那个高贵的公主,是被逼到了怎样的境况,才不惜委身于郭汜那样的人……那般的无奈……明明受了难以言喻的耻辱,却只能将错就错……她亲手点燃了她曾经发誓要守护的皇宫,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葬生火海……那一日火海之外,她亲眼看着赵子龙策马远去的背影,她该是怎么样的痛楚……

    可是,我也很痛。

    看着郭汜离开,我转身欲回房。

    “都来了半月,何时才能见到太师大人……”有风拂过,带来几个女子的私语。

    “不是说太师大人好女色吗?我们都来了半个月了,都不曾召见我们……”

    “要我说,不召见才好,据说死在董太师手里的人不计其数,能躲一日是一日……”

    “你懂什么,太师大人杀的,是那些坏他大事之人,如今太师大人权势如天,若能得了他的宠爱,便是享不尽的荣华,用不完的富贵!”

    我站起身,一阵香风撩过,几个衣着鲜艳的女子迎面而来。

    “你是谁?”一个红裳美人走近了我,皱眉。

    他们……该不就是刘协送给董卓的美人吧……虽然那日我应承了下来,却从未见她们。

    见我没有回答,那红裳女子面有恼意。

    “可恶,连个下人都反了!”扬高了声音,她厉声道。

    “姐姐……”一旁,一个青衣女子拉住了她,“姐姐休要惹事,这女子容貌皆在你我之上,不可能只是下人。”

    我饶有兴趣地看向那个青女女子,她相貌温婉,但却并非上乘,那红衣女子的相貌都在她之上。

    “我不管,最多不过跟我们一样,被困在这鬼地方不见天日的贱命之人!”咬牙,红衣美人怒道。

    我却是微微一怔,自己一时任性,害了多少芳华女子要寂寞终老?

    心事重重地转身,我欲整理一下思绪,那一日董卓不悦的神情历历在目,与其如此,不如放她们自由。

    手腕一疼,我被扯住。

    讶异地转身,看到一脸怒意的红衣美人。

    她扬手一个巴掌便欲扇来。

    偏头躲过,我甩开她的手,后退一步。

    “你干什么?”我皱眉看向那女子。

    “连你也敢无视我!”那女子怒气冲冲,“待我得了大人的恩宠,定要你跪在我面前向我磕头!”

    “你小声些。”抚额轻叹,我道。

    “姐姐……”那青衣女子上前拉住红衣的美人。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向那青衣女子,笑道。

    “奴婢青衣,这是我姐姐红裳,我们原本是皇上的侍女,被皇上赐给了董大人。”青衣道。

    “与你们一同来郿坞的有几人?”

    “大约三四百人,都住在西院。”青衣答道。

    “都是皇上的侍女吗?”

    “也有民间的女子。”

    我点头,心里不由觉得好笑,那刘协也当真是性急了点,竟然送来这么多美人,莫非他想董卓死在床上?

    “可恶,跟她说这么多做什么!”那红裳怒道。

    “劝劝你姐姐,不要如此锋芒毕露,那样于她,没有一点好处,相反,很可能因此丧了性命,尤其……是在这里。”看了看红裳,我淡淡道。

    “你是什么人?胆敢教训我!”一袭话令红裳恼意更深。

    我看了看她们身后,还有几个女子,不是太过出挑,也算得中等姿色,只是皆面带哀凄。

    “你们想不想离开这里?”莫名地,我开口。

    其中几个女子闻言,皆是眼睛一亮,随即见无人开口,又都怯怯地垂了头。

    “啪!”脸上一疼,我微怔。

    转头,红裳正一脸得意地看着我。

    抬手抚了抚脸,我皱眉,“收敛起你的性子,那会害你没了性命。”还好董卓不在郿坞,否则后果……

    话未完,便见几个女子都开始颤抖着后退,只有红裳面露喜色。

    心里微惊,我下意识地抬袖掩脸。

    “笑笑,你在这里做什么?”董卓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掩着脸转身,我看到董卓和吕布正站在身后狐疑地看着我。

    “遮着脸干什么?”吕布大奇,欲上前来。

    我忙后退,讪笑。

    “见过太师大人……”一旁,红裳忙千娇百媚地上前行礼。

    董卓皱眉看着我,“让我看看你的脸。”

    红裳闻言,忙笑盈盈地抬头。

    我有些失笑地看董卓压根没有看到她,一径走到我面前,皱眉道。

    “花粉过敏,脸肿了。”我弯唇,笑道。

    “花粉过敏?”董卓不甚了解,疑道。

    “呃,就是春天嘛,花里有花粉,我嗅到花痒身子有点不适,脸肿了。”万分头痛地,我解释。

    董卓看着皱眉,“真的?”

    “嗯!”我大力点头,保证。

    定定地看了我半晌,“来人!”忽然,董卓扬声喝道。

    “在!”一旁,有人应喝。

    “把园子里的花……”抿唇,董卓道:“都拔了。”

    我看到红裳的面色煞白,额前有冷汗滴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