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诉前尘笑笑收拢人心 寻赵云吕布前往洛阳

章节字数:4004  更新时间:08-01-05 11: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今这园子里,除了我刚种下的六月雪,连一株花都见不着。

    而那些送来郿坞的美人,愿意离开的,都已经派了银子好生安顿了出去,临行,一个个皆是千恩万谢。

    红裳和青衣却是死活不愿离开,未免惊扰了董卓,我只得留她们在身边当丫环,从头至尾,她们都一言未发,看着众人欢天喜地地离去。

    自那一日之后,红裳虽再不敢多加放肆,却也仍是脾性不改,言语间多加讽刺,只是再不敢那般明目张胆而已。

    “小姐,您的茶。”青衣极其乖巧地奉了茶。

    天已经渐渐热了起来,茶是凉茶,我坐在凤仪亭内轻啜一口,低头看着亭下的六月雪已经长得半人那么高了。

    已经快六月了,却是连一个花骨朵都没有长出来。

    看来今年,是不会开花了。

    只是明年……我还能看到这花么?董卓呢?他能看到么?

    六月雪喜水,需常灌溉。

    倒了杯水,我扬手从上洒下,看那水被泥土迅速吸收。

    婉公主至今未有明朗化的行动,宫里也再没有消息传来,但我知道,一切,都是风雨前的宁静。

    “为什么不走?要留在这里。”泯了茶,我忽然淡淡开口,状似不经意的模样。

    青衣微微一愣,随即才明白过来是在说她们。

    “既然是贱命一条,到哪里都是一样。”没有待青衣开口,红裳便道。

    “贱命?”我微微弯唇,“何苦妄自菲薄?”

    “哼,爹爹为了生计,将我和娘亲一同卖入舞坊,娘亲不堪污辱投河自尽,若不是我命大进了宫当差,现在还不知沦落成什么模样。”红裳冷笑,“你以为谁都像你可以有小姐命,可以被当朝的太师大人万般呵护么!”

    “姐姐,别说了!”青衣压低声音,拉了拉红裳的衣袖。

    我垂下眼帘,微笑,她说我,没有说我们,如果红裳和青衣是姐妹,这未免太不合情理。

    “这种小姐命,不要也罢。”淡淡地,我开口。

    红裳微微一愣,随即冷哼。

    “我是被董卓带大的。”抬眼,看向红裳,我微笑,“可是,我想嫁给他。”

    红裳不自然地别过眼,“明眼人都知道。”

    “可惜,世人不容,一路坎坷至今,我啊,坠过河,毁过容,还曾被人活活地葬在泥土之下……在鬼门关前转了几圈却还是没有死成……”我低笑。

    “怎么会……”青衣惊呼,一脸的不敢置信。

    “不要以为荣华富贵,万人之上才是幸福。”看向红裳,我微笑,“找一个平凡的人,开开心心平平凡凡一辈子,才是幸福。”

    红裳怔住。

    我注意到青衣微微皱了眉。

    “我,还有半年,就死了。”不经意一般,我又道。

    “什么……”这回开口的,是红裳,她一贯漂亮的眼睛里满是震惊。

    我微笑,轻轻执过红裳的手,“这半年来,我待你们如何,你们自当知道,我当你们是好姐妹才告诉你们,连董卓都不知道,我中了毒,快死了。”

    红裳怔怔地看着我,眼圈有些发红。

    “我啊……不敢告诉他……”我笑得苦涩,虽然说这些话是心有算计,但是,我真的很想找个人来说一下,一个人闷在心里,心,涨得难受。“谁能想到,权倾天下,心狠手辣的董太师会因一个女子而痛不欲生?”我笑得苦涩,“你们应该也注意到我越来越嗜睡了吧,我会一天比一天嗜睡……直到……长睡不醒。”

    “没有……解药么?”红裳开口,声音带着颤。

    “有。”

    “那为何不吃?”一旁的青衣道。

    “吃了,我便会什么都忘了……忘了董卓,忘了一切……”我看向红裳,“富贵荣华都是假象,万人之上也不过是过眼云烟,这郿坞早晚有一天也会化为废墟,不如趁现在,你们拿了银两,好好出去找户好人家嫁了,虽然乱世,总也比在这里好啊。”

    “多谢小姐好意,小姐待我们姐妹如此情深义重,我们姐妹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们一定会一直守着小姐的。”一旁,青衣执意道。

    我微笑不语,转头看向亭外。

    风雨……就快来了吧。

    天色渐寒,转眼间冬去秋来。

    入了初冬,我嗜睡的症状一日胜似一日。

    红裳的态度收敛许多,甚至于对我关怀备至。

    那一日董卓不在,郿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小姐,你怎么在这里?”见我躺在床上,红裳一脸大惊小怪。

    “怎么了?”睁开眼,我困倦地道。

    “我刚刚在大门口见到小姐了……”

    我微微一愣,貂蝉?

    起身,我披衣走了出去。

    果然,大门口,有一个女子,正抖抖缩缩冷得跳脚。

    听到我的脚步声,那女子转身看我,随即笑意僵在唇角,她盯着我,一步一步向前,抬手,她冰冷的手抚上我的脸颊,“你认识我?我们长得好像!”

    我吁了一口气,刚刚见她那副表情,我还以为她认出我来了呢。

    “嗯,我认识你。”我微笑。

    “真的?”眼睛微微一亮,她一把拉住我的手,“我不记得很多事,义父大人又不常跟我说话,你告诉我,我是怎么样一个人,好吗?”

    “嗯。”不自觉地,我点头。

    “我只记得一个名字了,我叫乐乐吧?”她看着我,道:“还是……是什么重要的人的名字?”

    我心里微酸,果然那个孩子,她也会心痛。

    “嗯,你叫乐乐。”

    “果然啊。”她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我有没有喜欢的人?”带了一丝羞怯,她低声道。

    “喜欢的人呐……”我想起了王允,连那个深刻到用性命去守护的男子,也不记得了吗?

    那一回,她是那般声嘶力竭地哭喊,她要用自己的鲜血洗去笑笑之名……

    “嗯,因为我喜欢上一个人,我担心……会不会在我失去记忆之前……有喜欢的人……”低头,她红了脸。

    “没有,你没有喜欢的人。”我轻轻开口。

    “真的吗?”她抬头,一贯苍白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

    “嗯。”我点头,随即微微一愣,因为我看到貂蝉身后不出十米,站着一个白衣的男子。

    王允……

    “那就好。”吁了口气,她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只拨浪鼓,“我来找吕布的,你知道他吗?迁来长安后,我去太师府找,他们说他常来郿坞。”

    我怔住,看向那个一袭白衣,因站得太远,而辨不清表情的男子。

    我明白他为何会站在那里了。

    他是怕貂蝉……会遇见董卓吧。

    他,终于会因貂蝉而有所担心了么?

    “我会告诉吕布,说你在找他。”看着貂蝉,我弯唇,“快些回去吧,这里很冷。”

    “嗯。”貂蝉点头,微笑,“好。”

    我轻轻拉着貂蝉的手,一起走到王允面前。

    “许久不见。”王允仍是一袭白衣,笑得温和。

    “许久不见。”我微笑,“我身子不大好,那药,现在也可以给我吗?”

    他看着我,温和的眼睛深不见底,缓缓从衣袖里取出什么,他握手成拳,忽然递到我面前,摊开手心。

    晶莹而透明的药丸,散发着幽幽的香味,是忘情丹。

    “改变主意了吗?”看着我,他道。

    伸手,我接过药丸,却没有放入口中,而是藏入袖里。

    “谢谢。”我开口称谢,“天色不早,你们回去吧。”

    若被董卓发现貂蝉,又是一场麻烦。

    只是王允,任你心再狠,也断不会再拿这副模样的貂蝉来达到目的了吧……

    看着我,王允的神色有些复杂……只是当时,我终是未深究。

    看着王允离开,我一头栽倒在地,睡着了……

    远远地,有一个人影冲我跑了过来。

    “笑笑……你怎么样了?”吕布的声音,他抱起我,飞奔回房。

    睁开眼时,天已经黑了,董卓没有回来,吕布正坐在我床前。

    “醒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我,面上无甚表情,纵使如今那般英武,他仍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你怎么在这里?”我开口,声音有些哑,咳了咳,吕布递过水来,我润了润喉,才好些。

    “好久没有见你了,还以为你都不记得我了……”淡淡地,他道,声音没有起浮,却仿佛有些委屈一般。

    除了那双明亮的眼睛,眼前这个男子,没有一点当年小药罐的影子。

    默默守护了我那么久,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呢。

    我幸福的时候,他会安静离开,最多委委屈屈地抱怨一句,“为什么不是我……”

    我笑了起来,“乐乐来找过你,你知道乐乐是谁吧?”

    微微有些尴尬地看我一眼,吕布急得站起身来,“貂蝉……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禁不住失笑,“那么紧张做什么?”

    “其实貂蝉……也没有那么坏……”讷讷地,吕布道。

    “我知道。”我微笑,她是我的前世呢,“你呢,喜欢她吗?”

    吕布微微一怔,低头看我,“我喜欢谁,你知道的。”

    笑意有些挂不住,我在心里轻叹。

    “奉先,你可不可以帮我做一件事。”抿唇,我道。

    “可以。”连是什么都没有问,吕布一口答应。

    “你帮我去洛阳……找赵云。”

    算算日子,这几日便该变天了。昨日,樊稠告诉我,李肃和郭汜私下碰了面。那李肃便是那一日使了计谋令吕布杀了丁原的家伙,据传他对董卓不升他的官颇有微言。

    能不能在历史上动点手脚,就看这几日了。

    至少,吕布没有为了争貂蝉跟董卓打起来。

    但是,历史上董卓的确被吕布所杀。

    所以……如果吕布不在长安,吕布便不可能杀了董卓……而且有赵云来长安,婉公主说不定会收敛一些。

    而我,也有时间交待樊稠准备一切事宜。

    “好。”吕布应允。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都不知道,只一径睡得迷迷糊糊,昏昏沉沉。

    “笑笑。”有人将我拥在怀里,轻唤。

    我极其困倦地睁开眼,是董卓回来了。

    见是董卓,我便往他怀里靠了靠,继续睡。

    “徐荣……是你杀的么?”耳畔,他轻问。

    脑袋里乱作一团浆糊,我无意识地轻应。

    “我想也是,他当胸那一箭应该是你用银箭射的。”董卓的声音很轻,仿佛随时会飘散在云雾中一般。

    我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如果你是我的克星……我,心甘情愿。”耳畔,董卓轻轻喟叹。

    我无意识地弯了弯唇,睡得没有知觉。

    如果那一刻,我是清醒的,该有多好?

    我会告诉他,徐荣之死,只是我向曹操提要求的筹码。

    我会告诉我,我宁可自己死,也决不伤他……

    可……那一刻,我依偎在他怀里,睡得安稳。

    第二日醒来,我发现自己在董卓怀里。

    仿佛感觉到我在看他,董卓睁开眼。

    四目相对,距离很近。

    “早安。”我笑了起来。

    董卓也扬唇。

    这样的感觉,真不错,一早醒来,第一眼,便看到自己最想看到的人。

    如果一直这样,我便该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了呢。

    他伸手,将我拥入怀中。

    “我有事要跟你坦白……”他在我耳边轻语。

    “什么?”我好奇。

    “其实后来……我把那晚的事都想起来了。”他轻笑。

    “哪晚?”我一头的雾水。

    “就是……你说的生米熟饭的那一晚……”

    生米熟饭?我脑袋短路半天,这才想起,该是生米煮成熟饭吧,呃……

    什么?我讶异地看着他,他想起来那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是啊,我都想起来了……可是……”他闭上眼,轻轻喟叹道:“可是我想将错就错。”

    我笑了起来,凑上前,柔软的唇贴上他的。

    他微微怔住,没有动。

    “笑笑,你越来越贪睡了。”董卓拂去我脸上的发丝,轻声道。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十分尴尬地发现,我竟然吻得睡着了……

    “呵呵,冬眠啊……”我顾左右而言其他,食指的伤口如芒刺一般疼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