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望断天涯人已渺 心若死水泪空蓄

章节字数:3325  更新时间:08-01-08 1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路寻之不见,转眼竟已到皇宫外。

    宫门大开着,仿佛知道我会来一般。

    狠狠咬唇,让自己不被睡意侵袭,我扬鞭,策马飞骑进了皇宫。

    站在大殿之外,樊稠扶我进殿。

    小皇帝刘协高高坐于大殿之上,婉公主坐在他左侧。

    “这一局,本宫赢了。”高高在上,婉公主笑靥如花。

    “以董卓之力,凭几个不入流的杀手便想动他么?”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

    吕布远在洛阳,就算婉公主再怎么算计,都不可以让吕布分身回来。

    “如果董卓一心求死呢?”婉公主扬唇。

    “你,什么意思?”答案呼之欲出,我开始害怕。

    “其实我知道,我的笑笑,没有我的保护,也可以活得很好,我的笑笑是坚强的孩子……”那样温柔而暖和,像棉絮一般的声音……那般遥远……

    “我安心了,在这个乱世,只有狠下心肠才能生存下去啊,我的笑笑,没有我的保护也能生存下去,真好……”

    董卓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那不是梦么?他是什么意思……我开始害怕。

    身子微微晃了一下,我几欲晕倒。

    “谁杀董卓,他都可能以死相拼,唯独一人……他宁死,也不会伤她分毫。”婉公主淡淡笑道。

    狠狠握拳,我捂住心口。

    发生什么事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仲颖……你以为我会伤害你吗?

    难道,仲颖……你以为是我想杀你吗?

    “小姐……”樊稠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蓦然一惊,忘情丹……是王允给的。

    我……真该死……

    “快去,带我去找董卓!”拉着樊稠,我转身便要出去。

    仲颖……不要相信你所看到的……不要相信你所听到的……

    仲颖……千万不要死……

    “我要去告诉他,我没有要杀他……我没有……他不可以死的……”我喃喃着,撑着樊稠的手,双腿的知觉在逐渐消失……

    “抓住他们。”冷冷地,我听到婉公主的声音。

    一道道宫门在我面前紧紧关闭……

    我却是忽然安静了下来,缓缓抬头,我对上了樊稠的眼睛。

    他站在原地,一动也未动,静静地看着我。

    千算万算,我算漏了樊稠。

    除了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的计划。

    除了他,还有谁能够劫走董卓……

    郭汜是明修栈道,樊稠才是暗渡陈仓……

    原以为,他是我身边唯一可以信任,可以助我一臂之力的人,却原来……还是我的愚蠢。

    “你,恨董卓?”开口,我的声音很轻。

    “恨。”冷冷一个字,樊稠咬牙切齿。

    “因为铃儿么……”

    他握拳,别开眼不再看我,“我只要董卓的性命,公主殿下答应事成之后会解了你的毒。”

    我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凄惨,“我以为……你知道的……”

    樊稠微僵。

    “我以为你知道的……这条性命,在这个乱世,根本没有值得我去珍惜的理由了……”

    “董卓毁了小姐的一生,我要他用性命偿还。”樊稠狠狠咬牙,面上是从未有过的狠戾。

    我知道,他口中的小姐,是铃儿。

    转身,我瞪向高位上的小皇帝和婉公主。

    “放我出去!”

    “董卓,必死无疑。”看着我,婉公主的眼睛冷得有些可怕。

    “为什么非要逼他!他答应我不会再为难皇家!他答应我不再杀人!甚至于……我可以和他隐姓埋名……为什么你们非要他去死!”咬牙,我歇斯底里。

    “因为,他折辱了皇家的尊严;因为,他是天煞孤星。”婉公主冷笑。

    “刘婉!我诅咒你,你永远都得不到幸福!”神智涣散,恨恨地,我几乎在尖叫。

    “无需劳烦你来诅咒,幸福那种东西……本宫从来不曾奢望过。”

    我,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记忆,一点一点恢复。

    我蓦然起身,随即狠狠一头栽倒在地,双腿,竟是麻痹得没有一丝知觉。

    咬牙,我愤恨地捶打双腿,直到感觉双腿发疼,才蹒跚地走到门边。

    “有没有人?放我出去……”

    寂静。

    “其实我知道,我的笑笑,没有我的保护,也可以活得很好,我的笑笑是坚强的孩子……”

    “我安心了,在这个乱世,只有狠下心肠才能生存下去啊,我的笑笑,没有我的保护也能生存下去,真好……”

    “谁杀董卓,他都可能以死相拼,唯独一人……他宁死,也不会伤她分毫。”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我耳边交织……

    快疯了……

    董卓,他认为我要杀他?

    那一晚,我将那药喂入他口中,他明明知道的,他明明知道那药丸有问题……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声嘶力竭,我狠狠拍着那一扇厚重的木门。

    一声一声,如子规啼血。

    只是,回应我的,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雕花木榻,描金绣被……那样富丽堂皇的房间,此时的我,身处在一片金龙彩凤,富丽堂皇之中,却是狼狈不堪。

    那一扇厚重的朱漆大门,隔绝的,将是我与董卓的天人永隔!

    “仲颖……仲颖……”双手握成拳,一下下拍打着那木门,我几乎绝望。

    气力一点点消失殆尽,我缓缓跪坐下去。

    门,突然开了。

    鹅毛大雪挟着风猛地刮了进来,我瑟缩了一下,蓦然抬头,对上了一双温和的眼睛。

    王允。

    他伸手,扶起我,眼里有着悲悯,也有冰凉。

    我抿唇,死死地盯着他。

    “虽然,董卓不会希望你看到他那个样子,只是我觉得,你应该会想要看到他最后一面。”缓缓地,他开口。

    他的手,很凉。

    我的心,更冷。

    “忘情丹?”开口,我的声音带着颤,但我没有哭。

    王允眼底一片死寂,“是绝心丹,可使人心脉闭塞。”

    “他在哪里?”我开口,平静得不可思议。

    “宫门外。”

    “谢谢。”我缓缓道,声音低不可见,试着扬了扬唇,没有成功。

    抬脚,连一丝气力都没有,该死的困意袭卷而来。

    王允伸手来扶。

    我甩开,从怀中取出那一日断开弦的银箭,当着他的面,抬手狠狠刺入腿中。

    王允僵住,死一般的疼痛一点一点染上他一贯温和的眼睛。

    痛意驱散了倦怠,我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间。

    血……在我身后留下一道蜿蜒的曲线。

    凛冽的寒风如刀锋一般,割得我的脸生生地疼,脚步越走越急,踩着地上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好漫长而又无望的一条路,经过那么多事,我还是他的笑笑么?呵,我连自己是谁,也不能分辨了呢,真是悲哀。

    为什么,我要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变了模样,一个个走上绝路。

    一路急奔,急奔。

    脚步狠狠刹住,我呆呆地看着前方不远处苍白的雪地上一片嫣红。

    冰天雪地中,他全身只着一条单裤,横躺在雪地之上,身上,是数不清的伤痕。

    在他的腹上,竟然置着烛火。

    这便是,点天灯么?

    暗红的血液诡异地随着苍白的积雪蔓延……

    历史重影的再现,我几乎站不住脚步,脑中一片空白,满眼都是那个赤身躺在雪地上的男子,何其骄傲的人,却是连死,都没有尊严?

    疯了一般,我冲上前,脚下却是一软,一下子狠狠趴在雪地之上。

    一阵渗入骨髓的寒凉随着我的指尘渐渐渗透我的四肢百骸。

    手脚并用,满身满脸都染上了白雪的痕迹,我狼狈不堪地爬到他身边,拂去置于他身上的烛火,手上被火炙得钻心的疼痛,只是此时却仿佛只剩麻木。

    他的腹上……只剩焦黑一片。

    雪,一片,一片,纷纷扬扬。

    颤抖着,我脱下外衣,紧紧裹在他的身上,我抱着已被烛火烧得脱了形的身体,曾经那样温暖的胸膛,唯剩冰凉……

    紧紧抱着,泪水终于决堤而下。

    “仲颖,仲颖……不是我,不是我……”缓缓伸手,我轻轻抚上他的面颊,我低喃着。

    他紧紧闭着双眼,不理我,可是嘴角,竟然带着笑。

    为什么要笑?为什么要笑啊!

    设计害你的,不是我!不是我。不要这样带着笑去死,不要这样,为什么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就算他负尽了天下人,可是唯独对我,他是看得比自己的命更重的,可是我,我真的从来没有希望过他死啊!

    如今,真是遗臭万年了……

    “不是我,不是我啊!仲颖……”紧紧抱着他,我几乎是在尖叫。

    明明知道我的狡猾,却一厢情愿地将我抱在怀中……

    笨蛋……为什么不明白我……

    他野心天下,却因我而甘愿放下屠刀。

    为我……

    我,果然是他的克星呢。

    果然是他的克星……

    此时的他,已气息全无。

    低头,抵着他的额,我腿上的鲜血缓缓流出,与雪地上的殷红交织成一块绚烂而诡艳的图画……

    “仲颖。”我唤。

    他没有应我。

    “仲颖,为什么不理我……你从来都不会不理我……我是笑笑,我是仲颖的笑笑啊……生气了么……生笑笑的气了么……笑笑错了,再也不敢淘气了……求你……不要不理我……”

    我靠在他身上,仿佛自己……也已成了一具尸体。

    这世上,还有谁会在雪天为我准备礼物?

    这世上,还有谁会以性命来维护我?

    这世上,那个叫做仲颖的男子……不见了……

    银妆素裹的长安城,我坐在雪地里紧紧拥着那气息全无的男子,嚎啕大哭……

    他再也没有睁开眼……再也没有抚去我脸颊上的泪痕……

    他,再没有对我说,笑笑……

    他,一动也不动。

    没有董卓,我便不是笑笑。

    笑笑,只是董卓的笑笑……

    没有董卓……

    我,笑给谁看?

    天,渐渐亮了。

    周围的雪在渐渐融化。

    那长安宫外的大街上,两具尸体纠结着拥抱在一起……

    我以为,故事……便那样结束了。




筒子们
砸票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