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洛阳  前世今生得相见 千年再续未了缘

章节字数:3867  更新时间:08-01-12 15: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果今生无缘……是否来世还可再见……美人江山,自古两难……”哀怨悠扬的歌声在耳边一遍遍地响起,催人心肝。

    那土得掉渣的七彩铃音?真是扰人清梦……

    我皱起眉,闭着眼一手四下摸索着,拿到手机,放在耳边,连眼睛也没有睁开,只一径嘟囔道:“喂,我是笑笑,哪位找我?”

    “什么笑笑!”一阵爆发的狮吼,让我彻底清醒过来。

    我一下子睁开眼睛,“导演!”

    “你在哪儿啊!打你那么久的电话都没有人接!刚刚莫飞出了交通事故,在医院里,你又在哪儿啊!这大过年的,一个个都怎么回事啊!”导演一副急得快七窍生烟的声音。

    莫飞?莫飞又是谁?脑袋一时有些短路,我皱眉想了半天,最后才想起那是《望月》的男主角,剧组里扮演吕布的那个小白脸帅哥。

    四处一片黑暗,我眯起眼睛,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二十几个未接来电,看来导演真是急疯了。

    “我在……”我张了张口,话未出口,却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汹涌的从眼中滑落,怎么止也止不住。

    哭?我在哭吗?

    为什么哭?

    抬起手,我怔怔地抚上脸颊的泪,整个心仿佛被浸泡在酸涩的泪水之中……痛彻心扉。

    我在哪儿?

    我是谁?

    安若?笑笑?还是貂蝉?

    董卓死了……樊稠死了……连王允那个家伙也死了……

    在那个边远的小镇,在凉州与我有交集的人,所剩无几……

    “安若……安若……”导演焦急的声音一径在我耳边响起。

    整个人沉溺在黑暗里,我恍惚了,借着手机的光,我看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阴暗潮湿,到处都是污秽。

    阴井?

    我还在阴井里?

    董卓,吕布,王允,郭嘉,曹操,赵云,婉儿……一切一切都仿佛距离我那么遥远……

    一切都是上天的玩笑?只是南柯一梦吗?

    为什么,我的心仿佛被人刨空了?

    为什么,我的泪,怎么止……也止不住?

    四周一片寂静,阴井里有水滴落……声音悠长。

    蓦然,一连串冗长的警笛由远及近,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一阵忙乱,上面满是嘈杂。

    “有人在吗?下面有人吗?听到请回答!”有人在阴井上面高喊起来,一束光打在我的脸上,映出我满面的泪痕斑驳。

    “她摔下去多久了?有没有联系她的家人?”我听到上面有人问。

    “下面那个可是大明星安若呢,掉下去大概有半个小时了。”众人七嘴八舌热心地回答。

    半个小时?无声地,我咧了咧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只是半个小时?
  
    那半辈子的纠缠纷乱,那痛彻心扉的爱恨情仇,算什么?

    心,好疼,疼得泪水纷纷落下。

    咬牙抚上心口,董卓赴死时那嘴角的笑,我忘不掉……那样满足的笑意,是为何?

    明明是去赴一场必死之约,却又为何笑得那般幸福?

    是梦么?只是梦么?一切都只是我的梦么!

    抚着心口的手微微碰到一块红绸,我微微怔住,连泪挂在眼角都不自知,颤抖着将手伸入怀中,我掏出一块破旧的红绸,鲜艳的颜色不复存在。

    打开那红绸,我定定地看着那里面包裹的一张绢纸,那绢纸之上,是一个梦中含笑的女子……

    不是梦……不是梦……

    痴痴地望着那绢纸,我伸手,刚刚触到那绢纸,那绢纸就连同那纸上如笑春山的女子一同化为尘土,颓然于红绸之上。

    手指僵在半空,我痴住。

    隔了那样漫长的时空,连一时可以当作念想,唯一可以证明那个男子存在的东西,都化为尘土了……

    他……真的存在过吗?

    真的存在过吗?

    泪,决了堤,周围的一切都成了虚无。

    恍惚间,有人下了阴井。

    恍忽间,我被人扶着出了阴井。

    有什么东西落在我的脸上,冰冰凉凉,轻轻柔柔,在我脸上化开……滑下。

    我仰头,看到了漫天的飞雪。

    “仲颖,下雪了。”喃喃地,我轻笑。

    周围一片嘈杂。

    “天呐,真的是安若!她在说什么?”

    “她在说仲颖。”

    “仲颖?仲颖是谁?哇,不会是她的绯闻男友吧……”

    “不是啦,你们该回去读历史了,仲颖就是董卓!那个东汉末年遗臭万年的大奸臣董卓!”

    “她最近不是拍了《望月》吗?看来入戏太深了!真是个敬业的好演员……”

    镁光灯不停地闪。

    “不要拍了,不要拍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导演的声音。

    一辆保姆车停下,有人拉着我进了车子,躲开了那些追逐与镁光灯。

    “安若……安若……”一双手在我面前挥了挥,导演笑了起来,“吓傻了吧。”

    我侧头望着窗外飞扬的大雪,没有理会他。

    “呵呵,大年三十能过成你这样,真行!”导演调侃戏谑地笑了起来,“明天非得登头版头条了。”

    我仍是恍惚。

    “到了,要我送你进去吗?”

    车子停了下来,我看到自己家的房子,游魂一般,我开车门,下车。

    “不要忘了明天的戏!”导演不放心地在身后大喊。

    我置若罔闻。

    “天呐!你从哪个垃圾箱里回来的?”老妈高八度的声音。

    我稍稍提了些神,看向老妈,明明是半个小时,于我,却已相隔了半辈子。冷不丁地,我一把抱住了老妈。

    “若……若……”老妈被我抱着,大受刺激,不敢动弹。

    半晌,她才有些颤巍巍地伸手拍了拍我的肩,“不……不想嫁人就算了,妈……妈不逼你了……”仿佛下了好大一番决定,老妈支吾着。

    微微眯了眯眼,我轻笑,有泪水从眼中落下,“妈,如果我不嫁人,你会不会不开心?”

    “会。”斩钉截铁一个字。

    我笑了起来,“明天你帮我安排相亲吧,妈妈相中谁,我就嫁谁。”

    “真的?”推开我,老妈一脸的狐疑。

    “真的。”我点头。

    老妈一脸的喜气洋洋。老爸拿了报纸进来,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看着我,满面深究。

    茫茫然回到自己的房间,温暖的空调房,靠在高软的枕头上,我还是恍惚,下意识地抬手,有些散乱的长发上,我触到了花的芬芳……

    那是,双飞。

    刚刚停下的眼泪,转瞬间,潸然而下。

    不多时,老妈放了水,唤我洗澡。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便被导演催魂似的催到了剧组。

    换上戏服,化好妆,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那么多曾经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突然间,便成为那遥远的历史人物,有什么,是比这更残忍的?

    而我,正在演绎他们。

    “莫飞来了没?”导演的声音第N遍响起。

    “快了快了。”莫飞的经纪人合上电话,一脸怪异。

    “怎么了?”导演皱眉,“不是说昨晚的交通事故没有大碍吗?”

    “呃,这个……”经纪人迟疑了一下,有些困难地咬了咬唇,“他这里似乎……”他抬手,指了指脑袋。

    “撞傻了!”导演哀嚎。

    “嗯,大概吧……从昨晚醒来,他便一脸的阴狠,谁敢靠近他,便被揍得满头包,还有那个化妆师,被打得进了医院……”经纪人垮着脸,哭诉。

    莫飞揍人?那个长得跟姑娘似的家伙会揍人?我终于有了点反应。

    “莫飞!莫飞!不要跑!站住!站住啊……”突然间,布景入场口乱了起来,有人大叫着。

    莫飞?

    我转身,回到保姆车里,兴趣缺缺,点了一支烟,看着烟头一明一灭。

    坐在车里,我闲闲地看着车外莫飞满场乱“飞”。

    “怎么回事?”导演皱眉。

    “莫飞那个家伙,本来缩在家里,死活不愿出家门半步,结果看到我手里的剧本,便突然发起了疯,冲了出来,要我带他来这里。”一个被打得乌青了左眼的家伙可怜兮兮地道。

    “他看到了什么?”导演一脸的奇怪。

    “能有什么,除了字,便是他自己,还有安若姐的剧照啊。”那人不满地埋怨。

    “莫飞!”导演叫了起来。

    莫飞还在场子里四处乱转。

    导演终于按捺不住,发了飙,气冲冲上前一把拍上他的肩。

    结果……莫飞冷不丁一个反手擒拿,可怜的导演哀嚎一声,手便脱了臼……

    我微微皱眉,莫飞的身手……怎么那么眼熟?

    眼中满是冰寒,莫飞欺身上前,一把掐住导演的脖子,“说!”

    “我说我说……”导演忙不迭地点头,随即一脸可怜兮兮地哭丧着脸,“你要我说什么啊……”

    “你们把笑笑藏到哪儿去了!”咬牙,莫飞满面阴狠。

    “笑……笑?”导演难得一脸白痴地重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手中的烟灰一下子烫了手,我看着莫飞,傻了。

    从他身上,我看到了某个重影。

    “说,笑笑在哪儿!”掐着导演脖子的手逐渐收紧,莫飞冷声开口,漂亮的丹凤眼眯起,本该风情万种,但如今只显暴虐。

    导演无声地张了张口,痛苦地涨红了脸。

    “笑笑若是少了一根寒毛,我……”莫飞咧嘴,白牙森森,“我要这里血海滔天。”

    众人皆不寒而栗。

    将手中的烟头掐灭,我拉开车门。

    “杀人犯法的。”下车,我走向他。

    这一回,我没有数脚步,直直地便飞奔了过去。

    导演一下子被扔到一边,莫飞看向我,眼眸是淡淡的褐色,淡到不易察觉,但我注意到了。

    他看着我,眼中是狂喜,几欲将我淹没的狂喜。

    那狂喜间,带着漫天的悲凉。

    “怎么回事!”导演狼狈不堪地一阵猛咳,随即在一旁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脸红脖子粗地冲着我怒吼。

    莫飞转头狠狠瞪去,指关节“咯咯”作响,导演一下子识趣地噤了声。

    “对不起,他太入戏了。”眨去眼中的酸涩,我靠在莫飞怀里,转而对导演笑语嫣然。

    “耽误了这么久,开拍吧。”导演是个戏痴,一听莫飞如此入戏,立刻连眼睛都亮了起来,自己咬牙托回脱臼的手臂,急匆匆道:“感觉这么对,就先拍貂蝉吕布在白门楼死别时那一场戏。”

    一阵手忙脚乱,在灯光、造型师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我只一径站在原地,看着他。

    两两相望,真真是对着历史凝眸了。

    “OK!准备开拍!”导演挥了挥手。

    我仰头,痴痴地望着莫飞。

    “奉先……”按着剧本,张口,我轻唤。

    莫飞一下子沉了脸,“不对,是仲颖!”

    我一下子笑了起来,一把扑入他怀里,“我知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仲颖……”泪水沾湿了莫飞的衣襟。

    莫飞,不,是仲颖。见我哭,他立刻手足无措起来,紧紧拥着我。

    穿越了生死鸿沟,辗转了历史巨轮……隔绝了所有一切不可能的可能,终于再度相拥……

    此时,我偷偷在想,明晚的相亲,我又该逃了,而老妈……又会气得跳脚了……呵呵。

    正当我们旁若无人地相拥时,一旁早已乱了套。

    “卡!卡!卡!错了错了!”导演脸红脖子粗地大吼道:“感觉对了,台词错了!是奉先,不是仲颖!你们有谁见过貂蝉抱着董卓哭的!快改台词!”

    我轻轻笑开,谁理他。

    我是貂蝉,偏要抱着董卓,你奈我何?

    ……

    一年后,我和莫飞的第一个孩子在市中心医院出世。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会哭的孩子……

    哭得……惊天动地。

    于是,我给他取名:莫纤尘。

    (全文结束)
走过路过的,留下票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