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 小说 隋朝遗梦

章节字数:3931  更新时间:07-09-02 14: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写在前头的话,这只是无聊时随便的涂鸦。本来是想用这来写篇长篇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写成这样了..

    独孤迦罗

    在父亲的带领下,我华衣及地,是来参加庆功大典的。我作为杨坚名义上妻子,是必须坐在他旁边的,即使,我讨厌这样的场合。

    在场的除了文官就是武官,真真是让我觉得无聊透了。就在我想着是否要退场时,他被带了上来。

    南唐陈朝的遗孤——陈君翌。

    他的手脚被拷上铁链,满脸污垢血丝,眼睛却是清明透彻。他直直的盯着抬座前的我们,死死的,清澈的眼睛闪过杀意。另我莫名悸动。

    他被后边的侍卫狠狠的推了一把,让他跪下,他咬着嘴,膝盖就是不弯。侍卫火了,拿脚踹他的后背,他最终还是被踢倒在地。

    在场的人哈哈大笑,站起来对着我身旁的男人说:“恭喜皇上,得此天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等恭维的话在此刻听起来却是如此的刺耳。杨坚浮手一抬,让他们起来。说:“朕今日得此天下,实则靠诸位所帮,各位不必多礼,坐下吧。”

    侍卫上前,询问:“皇上,那这陈贼……”

    杨坚低头想了一会,我连忙说:“皇上,臣妾近来想出个好玩的戏法,但需要活人做靶,臣妾不敢妄自拿隋朝子民性命当儿戏,不如就把这陈贼赏给臣妾,让臣妾能够尝一心愿如何?”

    隋文帝惧内,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杨坚点头,对着地下被压倒在地的人说:“既然独孤皇后开恩,朕暂且就饶了你的命,还不谢恩?”

    侍卫送开他,让他跪下谢恩。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抬起头直视我。“呸!隋狗!”他吐了一口唾沫,侍卫大惊,忙把他按倒在地。我摆摆手,让他们退下。“夜容,花翠,把他带回风鸾宫。”说罢,我就同杨坚请辞,杨坚推搪一会就同意了。我在心里暗暗嗤鼻,其实早就想赶我走了吧?这样,才好召着胡姬进来,共同欢愉。

    罢了罢了,当年的誓言,早已经消磨在战场撕杀的岁月。

    陈君翌

    独孤迦罗,或许我该称她为独孤皇后?

    也许我该在踏进宫门那一刻就咬舌自尽,可我没有。踏入宫门后我见到了他,那个让我日夜疯狂思念的她。

    她不认得我。

    六年前,杨坚夺取了北周政权,开始南下伐我陈国。两国边界剑拔弩张,边界百姓都不敢随意走出国界。可她,还是十岁的她竟不小心走进了陈国的界限,守卫边界的卫士要一箭射穿她。千钧一发,我在暗处发箭,“夺!”箭射离在她半尺之内。

    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无助地跌落在地上。可怜地让人心疼。

    我想,在那一刻,我便爱上了她。

    可我不能出去救她,——我是陈国君王,而她——是来自隋的人。

    “哒哒哒哒……”马蹄声从远至近,白色的骏马上坐着一个剑眉星目的男人。我认得他,在战场上他指挥着他的千军万马,杀害我陈国的子民。

    马上的男子一边用手搁去射向他的箭,策马骑到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横腰抱起,绝尘而去。留给我的,是两人伴着夕阳而去的画面。

    而十年后,我又遇着她,但换做是她救了我。

    可她嫁给了杨坚为妻,成为独孤皇后,成为灭我国家,杀我子民的男人的妻?

    这是命中的劫数,还是命中的安排?让我再一次遇见她?

    杨坚

    迦罗离场,我召了许多胡姬进来献舞。看着看着,就想起了迦罗。她也曾为我舞过如此惊鸿之舞呵。

    在草原,在大漠,在战场上,她的每一支舞,都让我着迷,给我勇气。

    十年前,我从箭下把她救起,她就一直跟随与我。她十四岁那年,我迎娶了她。

    大婚之日,她要我发誓:今生今世只爱她一人。我并起手指,“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杨坚,终生只爱罗罗一人,绝无二心!”

    迦罗满意地笑了,倾国倾城。我杨坚何其幸运,有妻如此?

    当年快乐的日子却一去不回头了,是什么让我们之间再无话可说,是什么让我与她之间产生了隔阂?

    是多年在战场上拼死杀敌冷落了她,还是攻破陈国不顾她的反对,屠杀人民?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胸口像是有一把火苗在烧,我想用酒去浇灭它,却忘酒是火的助燃器,反而使它越烧越旺。

    我想大叫,想大哭,想大笑。可这些都是不行的,因为我是皇帝——隋文帝。

    几滴酒不小心滴在我的衣服上,是一个新进的宫女。她连忙跪在地上求饶。瑟瑟发抖,我想到了迦罗——十年前的迦罗。

    我一把把那宫女揽入怀中,轻声说:“不要怕,罗罗……朕会好好爱你的。”

    尉迟

    我歪头看向身旁熟睡的男人,他睡的很安详。近乎一个婴儿。他抱着我不断梦呓,但我知道,他梦的不是我,而是独孤迦罗。

    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就是如次了罢。身旁睡的男人,心里装着却不是你。

    我妒忌的要发疯。

    我知道他只是把我当作皇后的替身,但我却毫没出息的爱上了他。我叹息,抚摩着他坚冷的脸庞,就算是替身,我也甘之如饴,只要能待在他身旁,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不在乎。

    因为,我爱上了他。

    独孤迦罗

    我让侍女替他换洗了衣裳,梳了发髻,清洗伤口。一切事毕,他果然如重生一般,好似江南的贵族公子,而不再是阶下囚。

    我给了他一些银子,让他出宫去自谋生路,但他却说:“我不走。”

    我不禁气结,不走?!继续留下类?等着让杨坚抓去宰了喂鱼?他会顺我意一次,不会顺第二次。

    杨坚呵杨坚!一想到他,我的心就隐隐做痛,那个我曾经深深爱过的男子;那骑着骏马,奔驰而来救我出敌营的男子;那个抱着我看过无数日出日落的男子;那个在草原,在大漠,弹琴为我的舞助兴的男子……已经死去。换之而来的是一个屠城的杀人狂,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

    我至今都还记得,那天是如何的惨烈。漫天的火光,我与他站在城墙之上。到处都是哭天喊地,到处都是隋兵拿着刀剑砍杀手无缚机之力的人民。我哭着求他防过那些百姓,他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样:“皇后,朕以为王,有些事,迫不得已。”

    他已为王,就割裂了我们之间数年的感情?

    陈君翌

    她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起初她很反感,后来渐渐习惯了我的跟随,到也不再理会。偶尔还会谴我去做些事情,我很高兴。

    虽然身上流淌着陈国的血液让我偶尔觉得这很耻辱,虽然宫里的人对我议论纷纷。可我依然我行我素的跟在她的身边,无视那些流言。

    对我而言,她的微笑,已是我最大幸福。

    可他介意,把我单独找去谈话,说:“本宫近来听许多流言,我们虽然光明磊落,可本宫毕竟是国母,需母仪天下,可本宫又不想失去你这得里助手……”

    我会意,示意她不必再说下去。我告诉她,我可以隐藏人后,亦可同样为她卖命,为她效劳。

    她笑了,就如同当年她对策马而来救她的杨坚笑一样,如浸春风。她的笑真好看,如同冬天的太阳,折射在身上一样舒服,她似乎有多年未曾这样笑过了,是因为杨坚吗?我在心底默默地问,如果他不能给你幸福,换我来爱你,可好?

    杨坚

    罗罗与陈君翌的谈话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我只是从罗罗笑的时候才在凤鸾宫外。看到罗罗笑的如此璀璨,如此耀眼夺目,刺的我眼睛发痛。我有多少年未曾看过她如此笑过?

    好久好久了罢,久到连我自己都忘记有多久了。

    看到她对别的男人如此笑,我生气,我发狂,我嫉妒。甚至想杀了那个陈唐后主。

    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心底那一点情和热从来都不曾消失。只不过被我自己封埋与地,出不来。

    我咳嗽一声,推门而入。她显然是吓了一跳,连忙站了起来请了请安,我浮空一抬,示意她不必多礼。

    她待我坐定,开口问到:“皇上今日一来,可是有何事要与臣妾商议?”

    没事我就不能来了么?我胸口堵得慌,却又想到,是啊!这几年我留寝凤鸾宫的次数越来越少,平常过来也只是有事与她商议。尴尬一阵,我只好开口:“朕想找你商量一下推行科举一事……”

    她淡淡一笑,完全没有方才那般天真可爱,已是换上一副公事化的脸。我在心里默默的叹息。

    与她商量完事情,我觉得豁然开朗:“迦罗迦罗,你不愧为朕的皇后,如此聪慧,把困扰朕数天的问题一并解决。”我夸她。

    她深深一福,说:“为皇上解忧,是臣妾的职责。”

    为皇上排忧,为皇上排忧!已不再是单单为杨坚排忧了呵!

    尉迟

    皇上召我侍寝的次数越来越多,却始终不曾给我一个名分,每次侍寝完都需喝下一碗红花汤。可我不在乎,我要的只是能够多陪伴在他左右罢了。她一次次喝醉了酒,一次次抱着我喊:“罗罗……罗罗!”我的心就一次次的疼,无以伦比的疼,但却是——为他心疼。

    心疼他为了她如此痛苦,心疼他为了她夜夜流泪。我决定帮助他,帮他试探独孤皇后是否还爱着他。

    机会就这么来了,独孤皇后受了寒,染上风疾。派了人请皇上过去,我见醉倒在一旁的他,用银子买通了来送口信的宫女,让她回去禀告皇后,“皇上正在临幸尉迟,没空去探”

    如果她还爱上他,那必会对我作出一些事来。

    只是我没想到来的竟然如此之快。

    半个时辰之后,皇后的懿旨就到了,随着懿旨而来的还有一杯鸩酒。

    “宫女尉迟氏,不守妇道。淫乱宫闱,其罪当诛!特,赐鸩酒一杯,以显皇后娘娘厚德载物。”

    我跪下接旨,看向太监端着盘子里的酒,无声无息地笑了,我这一生只有杨坚一个男人,又何来不守妇道?又何来淫乱宫闱?

    果然,她还是爱着他啊!我端起酒背走到杨坚身旁,俯身到他耳朵旁轻声说:“杨郎,你看到了吗?独孤皇后还是爱着你啊!这是我最后为你做的事了……杨郎杨郎,你一定要幸福呵!”

    说罢,就端起那杯酒,一仰脖,喝了下去。

    我的瞳孔渐渐放大,死——一点也不恐怖。

    杨郎杨郎,下辈子,给我爱你的机会,好吗?

    尾声

    隋文帝得知孤独皇后私自赐死了宫女尉迟氏,大怒。帝后之间闹得很僵,后请大臣高颖和杨素从中调解,二人和好如初。

    可两人之间的隔阂却愈来愈大。

    公元602年八月,独孤皇后病死于永安宫,终年五十岁。后死去,凤鸾宫招到行窃,后许多私人物品皆不翼而飞,宫人恐慌。

    后死后,文帝放纵声色,后宫又增添了许多美女。他特别宠幸江南美女宣华夫人陈氏和容华夫人蔡氏。由于贪欢过度,一年之后,身染重病,卧床不起。公元604年,文帝死,合葬于泰陵。

    在泰陵,守陵的人经常看见一个带着铁面的男子,在陵园墓口放声大哭。

    一切的一切,终不过是一场梦幻,风一吹,变消失无踪。

    ----------------华丽的分割线-----------------------------------

    后记此文是根据隋朝历史改编,文中陈君翌之名为虚幻,并不是历史真实存在的人物,请务与历史对号入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