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倾城之笑

章节字数:3940  更新时间:07-08-28 17: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同前一篇小说是同一天赶出来的所以题材相象--+不要PIA我了。

    最后解释一下这短文集是一个一个独立的故事、也就是一篇篇短文所以亲们不用担心会是坑~放心的跳下来看吧。

    褒姒

    看向身边熟睡的男人,我实在很难笑的出口。他不是我的最爱,甚至说我从未爱上过他---周幽王,姬宫?。

    姬宫?今日又在想尽了办法来逗我一笑,可我知道----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最好的;越是难以征服的东西,越能激发征服的欲望。

    所以我从来对他都是若即若离,保持距离,动情不动心,动心不露形,笑不露齿,恬淡自然,越发神秘,让姬宫?永远处于渴盼之中。

    这是我和宜臼之间的计划,为了能让宜臼能够顺利当上王。

    即使他在我们大婚那日毁了婚约,拂袖而去。最后让人强行把我从家里带入宫,我也从未怨恨过他,依旧愿意为他卖命,只要他高兴。

    姬宜臼

    听宫女说,父王昨日又在琼台取逗褒姒一笑,我淡然。是我自己送褒姒入宫,送她去父王身边的,那现在,又在自顾自怜什么呢?男儿志在四方,而不能因为儿女情长,而羁绊住我要走的路,不是吗?

    可,为什么褒姒的一颦一笑,却始终萦绕在我的身旁?不断消散,却又不段重复出现?从她十四岁那年出门汲水开始,到她及笄时,再到大婚那日我放弃了她……那些画面向利剑一般向我飞来,我来不及逃开,被划的满身是伤。

    一个宫女来报,说是母后召见我,我往正宫走去,在路上,我碰到了父王和褒姒。

    她还是一样的美丽呵!那般目眉清秀,唇红齿白,发挽着乌云,倾国倾城。可她旁边站的是,是我的父王——姬宫?。

    我朝他们拜了拜,尽量收回自己望向褒姒的眼光,在父王略带疑惑的表情下,请了安离开。

    我感觉到背后褒姒柔水似的眼神,……我还是逃不开吗?情?

    申后

    我让人去召宜儿入宫后,就趴在玉塌上闷闷不乐,想起方才与宫娥去琼台遇见王与那女人联膝而坐,见我到来,竟也不行礼。就忍气不过。

    那个女人只是个没有名分的贱婢,何来与我争宠?

    王害怕我会动手打她,连忙将褒姒藏匿与身后,代替她来回答我:“这是朕新得的美人,未定位次,所以未曾朝见,不必发怒。”我恨恨的看向王,我的丈夫。

    宜儿入宫,唤了我几声我才回过神来。宜儿,我的宜儿,我现在只有他了!我拉过宜儿的手,低声哭泣着将褒姒不来朝见,及不起身迎接之事,备细诉与他,不觉之下,眼泪又流了出来。宜儿听完,眉毛纠结在一起,站起身来闷闷说道:“……母后不必伤心,明儿乃朔日,父王必将视朝。儿臣明日就去琼台,将那贱……贱婢毒打一顿,以消母后之怒。……”

    我看向宜儿,他满身阴戾之气,完全没了以前那般翩翩公子的气质。我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宜儿他心中一直是喜欢着那个褒姒。孩子的心思,哪里瞒得过我这个做娘的?可他要知道,要想做成大事,是不能受困与儿女情长之内的。我都是为了他好!

    我摸了摸宜儿的头,笑着对他说:“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歇息罢。”

    姬宫?

    褒姒从琼台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虽然她不经常笑,可这一次,却是连浅笑都很难见到。

    我知道,是因为宜儿。

    我也知道,我的年纪可以做褒姒的爹了,可我还是爱上了,发疯似的爱上了褒姒。

    从她被带进殿内,足一踏步,那般惊鸿之舞呵!是我目所未睹过的,褒姒的姿容态度,光艳照人。四方虽有献人,却不及褒姒万分之一呵!

    我留下了褒姒,建造别宫与她居住于内。一连十日皆不早朝,就算群臣跪与琼台之外,我也从不接见。

    可我用尽这般力气去爱褒姒,却得不到她的一笑。

    待到朔日出完早朝,我迫不及待的回到别宫,却见到褒姒两鬓蓬松,眼流泪珠,不禁大吃一惊,忙问:“这是怎么了?”褒姒不语,我隐隐猜出个所以然,定是申后!我忿忿要替褒姒出气,褒姒突然开口:“妾只求王上不要牵连太子。”旁边站着的宫娥突然说道:“为什么娘娘?明明是太子将你打伤的啊?!”

    我的胸口像是有一把火苗在烧,烧得我疼到说不出话来。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胸口那阵刺痛给压了下去,轻声对褒姒说道:“朕自有处分。”

    褒姒

    我十分担心宜臼的安危,不禁怪罪于那个多嘴的宫娥,找了个机会将她仗毙。看着她的生命在我面前一点一点流逝,我不禁害怕起来,三年前进宫的我,何会想到今日也会有一条人命背负在我身上?

    就这么郁郁过了几天,突然感觉胃口不好,时而恶心。召了太医来看,竟然是怀了珠胎。我抚摩着小腹,这里也孕育着一个生命么?可惜,不是我与宜臼的孩儿。

    姬宫?却很是高兴,待我十月满足,诞下一子。被他看如珍宝,取名为伯服。有天晚上他突然与我说到:“姒儿,朕立咱们的服儿为太子,可好?”

    我一惊,他想要做什么?废嫡立庶?他为何会想到如此?如若他当真这么做了,那么宜臼又该如何?我假装奇怪的问:“那太子当是如何自处?”

    姬宫?眯起眼睛看着我,让我有些发毛,不敢看向他的眼睛。半晌,他才悠悠说出:“朕早已把他贬去申国。过几日我便找个借口废了皇后,立你为后。”

    我呆呆地看向姬宫?,原来他早就知道了,他早就知道我对宜臼的感情,所以他才这么做的。

    我想替宜臼求情,求姬宫?放过他。可姬宫?摆了摆手,说:“不必多说,你好生歇息吧。……对了,姒儿,以后要多笑笑,对胎儿也有好处……”说罢,他边倒向一旁睡去了。

    笑,依旧是笑。却没了内容。

    姬宜臼

    父王的旨意很快就来了,这般快,让我史料未及。废去了我太子之位,褫夺封号。贬我为庶民。

    我精心策划的这一切,在一瞬间,都失去了。就连褒姒,那个我心爱的女人,也拱手让给了我的父亲。我想大哭,想大笑,想大叫……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了。我只能呆呆地坐在叔父家中,一日又一日的借酒消愁,无奈……借酒消愁愁更愁呵!

    褒姒褒姒,你可知道我还爱着你?

    申后

    王废了我的封位,把我打入冷宫。

    褒姒来看过我,她冷冷地盯着我,像是要要在我脑门上开了一洞,她终于开口:“宜臼还好吗?”

    我愕然,没想到她竟然也如此痴情?我斜眼看她:“宜儿的一切不劳你操心。你这贱人,哪配提宜儿的名字?我告诉你,在申国我的父亲早已经准备好进攻镐京,你和姬宫?逍遥不久的!哈哈哈哈……我告诉你,你休想和宜儿在一起,宜儿已经回到申国,准备成亲了,哈哈哈。”

    我恨,我恨褒姒。不顾一切的惹火她,看着她眼里迸出的杀气,我满意了。我等着就是这一刻,她抢走了我爱的男人的爱,我就要让她生不如死。

    可我没想到这一切来的如此快。第二天,她的懿旨就到了,随着懿旨而来的还有一杯鸩酒。

    我笑着端起酒杯,姬郎呵姬郎,你可知,我是真的爱你?

    姬宫?

    褒姒依旧整日不笑,我很着急。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脸,我不禁下令:有令美人展颜一笑者,赏赐千金!

    虢石父替我想出了个办法,‘镐京之东,有个临潼关,关中有座骊山,山旁有烽火台,烽火台乃先王所置,以防西戎强盗犯境。今大王英明,国泰民安,天下太平,烽火无用。不如夜游骊山,燃起烽火,诸侯必至,至则无事。到那时,岂不“将士和战马齐飞,陛下与王后共乐”乎?’

    我为了褒姒,还有何不可?虽然知道这种作法会失信于诸侯,失去诚信,就是失掉立国之本,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但我顾不得想那么多,当下就下令,设宴骊山,夜举烽火!

    褒姒

    姬宫?摆架来到骊山,我吃不准他拿的是什么主意。是夜,几十座烽火台一起点燃烽火,又擂起大鼓。鼓声如雷,火光冲天。

    我吃惊的问他:“王上这是做什么?”

    姬宫?搂着我问:“姒儿,这是朕想出逗你笑的法子,你且看下去。”

    只见临近的诸侯各个急急忙忙地带领兵马来救,在各诸侯之中,我看见了他——我日思夜想的他,宜臼。

    他仍旧那么英俊,他在台下望着台上的我,依旧那么柔情,那么深情。仿佛要把我融进他的眼里,我的嘴脚就这么往上翘了,他也……还是爱着我么?

    旁边的姬宫?突然一拍手:“爱妃一笑,百媚俱生,这都全赖虢公高招。来人,赏赐千金!”

    姬宜臼

    我看向台上的褒姒,听见我的父亲在她旁边,我的胸口那团火又重新燃烧起来。回到申国,舅舅气不过我被废,母后被杀。决定下令联合西狄犬直逼京师。

    而我,被任命为大将军,带领二十万兵马进攻。

    镐京的兵马不多,勉强抵挡了一阵,就被我们给打败了。我的父亲带着褒姒逃到骊山,急令再点狼烟。可我根本不怕,经过上次的教训,那些诸侯不会轻易就发兵前来骊山。

    不久,我们就破了城,攻进了镐京。

    在镐京,我见到了褒姒。她哭倒在地上,旁边躺着的是我的父亲,虢石父以及伯服。他们全都已经昏了过去,我望向褒姒手中握着的一壶酒。明白了。

    我拔出了剑,亲手将我的父亲,虢石父和褒姒生的伯服杀了。却偷偷的把褒姒藏匿了下来。

    褒姒

    镐京被攻破,我远远的就看见宜臼骑着白马进城,我偷偷地笑了。我的宜臼呵,你就终于等到今天了。

    看向旁边昏睡的姬宫?,我无声的笑了,可突然就泣不成声。我想起第一次见姬宫?时,想起这些年他对我的好,他对我的爱。可我却成了杀他的凶手。

    一双手把我抱了起来,——是宜臼。他的手上握着一把剑,剑尖上不断滴着血。我不忍望向旁边的姬宫?。闭上了眼睛,仍他处决。

    可,落下的,却是宜臼温柔的吻。

    他把我藏了起来,就是等到政局稳定,就立我为后。

    是夜,我从袖口中抽出了那把小刀,冷洌的刀片刺进我的胸膛,我感觉血液从我胸口中喷发而出。宜臼冲了进来,他抱起我想要出去找人医治。我虚弱地阻止他,不可。他是破了周幽王的姬宜臼,我是城民厌恶的褒姒,他不可为了我而丢了自己的清白。

    我望着宜臼依旧英俊的脸,手抚去他的泪珠。不要哭,宜臼。来世……来世我们要在一起,好吗?

    完

    周幽王死后,中原诸侯立原来的太子姬宜臼为天子,封号周平王。几年之后,犬戎袭京,周朝西边大多土地都被犬戎占了去。平王恐怕镐京保不住,把国都搬到洛邑,称为东周。

    而周平王在迁都不久,身染重病,卧床不起。于前720年,在洛邑,崩。而他的后宫主位,仍是悬空。

    ---------------------------------------------------------------------------------------------------

    本文由历史改编但请勿于历史年号人物对号入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