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五章 苍龙岭

章节字数:3179  更新时间:16-12-02 2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离抱着小虎跑到人群中,跟在韩归妹身后。他知韩归妹两年前参加过卜卦大会,今日来此纯为凑热闹,只是有这熟人在身边,他心里多少安定一些。

    前方众孩童排成一条长队,由六位青年男子带领上山。这六人分做两拨,有在前领路的,也有于旁看顾的,毕竟参加卜卦大会的孩子只在七至十岁之间,华山道路险竣,尤其是这条苍龙岭,实为天险,一个不慎,便有粉骨碎身之厄。这些孩子的父母高堂或是朝中重臣,或是称雄一方的节度使,若真出了什么闪失,韩家堡即便号称天下第一堡,怕也难以担起这个责任,是故这六人都是堡内百里挑一的好手,方可保得万无一失。

    明离走在队伍中间,他东张西望,忽见随行男子中一人面目熟悉,好似在哪儿见过,却见他转头望向自己,脸露微笑,轻轻点头。明离心头恍然,立时想起,此人曾在扬州露过面,且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曾听韩节提起过这人的名讳,像是叫做韩师。

    明离不由仔细打量那韩师样貌,此人身材魁梧,少说也有八尺,眉目俊秀,瞧来便是个文武全才的能人。他又想起韩归妹说过,韩家堡弟子卜卦得名之前均有自家名姓,也不知这韩师姓甚名谁。

    明离心中好奇,轻拽韩归妹衣袖,一指韩师,附耳道:“归妹,你可知这人真名叫做什么吗?”

    韩归妹看了看韩师,却是皱起了眉头,沉吟道:“师卦地下有水,与冰儿也算是同门。我也不知他真名叫做什么,只是听说是姓郭……”

    “郭子仪……”冰儿冷冰冰的口音忽然穿了进来,听她淡然说道:“此人生父名叫郭敬之,历任绥州、渭州、桂州、寿州、泗州五州刺史。因受家风影响,这郭子仪自幼能文会武,性子也颇为高傲,二十岁那年在河东服役,却触犯军法,险些被斩,后得贵人相助,才免去死刑。十年前投入我们韩家堡,得师卦,五年嵩山坤部五年华山坎部,今年他当可艺成下山了。”

    冰儿平日冷漠寡语,今日却忽然开口插话,明离倒有些不适应了,不由揣摩起她话中之意,发觉中间不对之处,忍不住问道:“不是说韩家堡只收七至十岁的孩童么,他都二十岁了,也能入韩家堡?”

    “因为他有个大靠山啊。”韩归妹似乎忽然想到什么,哈哈大笑起来。

    明离奇道:“靠山?难道就是那位贵人,他又是谁?”

    冰儿瞥他一眼,淡淡道:“谪仙剑客。”

    明离更奇了,道:“谪仙剑客,那又是谁?”

    韩归妹哈哈大笑道:“谪仙剑客或许没听说过,但有一首诗你应该不会没读过吧。”说着他清了清嗓子,长吟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这首《将进酒》乃是本朝诗仙李太白的失意之作,如今由韩归妹一个九岁孩童口中吟出,其间的沧桑洒脱之意却也份外传神。明离自然也知道那谪仙剑客是谁了,只是他心中仍有疑惑,听说那李太白吟诗练剑,又是个酒鬼,官位并不高,却能使得什么手段将一个二十来岁犯过错的年轻人弄进天下第一堡?

    明离正想得出神,忽听前方有人尖叫一声:“救命啊!”他吓了一跳,脚下迈出,却是踩了个空,暗叫不好,身子已失去平衡。

    “留神了!”感觉有人出手扶住自己腰间,一股大力,自己的身子顿时就正了,明离心生感激,抬头望去,却见救命恩人正是那韩师。

    明离得人相救,不由小脸一红,他生性内敛腼腆,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感谢的话,一时却是怔怔无语。

    韩师微笑道:“小师弟,如今我们已登上苍龙岭,你要时刻留神脚下,且莫踏错落空了。”

    明离一惊,下意识得想要低头向下望去,猛就给韩师一手托住脑袋,却听他正色道:“留神即刻,切莫低头下望,抬头往前看!”

    明离只得睁大眼睛,目视前方,眼前所见,却还是叫他惊骇得浑身颤抖。

    那是一条脊岭,遥遥望去,两侧空空如也,并无扶栏依靠,就像一座架在云雾之中的独木之桥。脚下越行越高,那尽头难道便是神话传说中玉皇大帝所住的天廷么?

    韩师眼见众孩童个个吓得小脸惨白,浑身颤抖,不禁暗自叹息,高声说道:“这苍龙岭乃是你们入韩家堡所要经历的第一道难关,也是最后一道难关。谁要是害怕了,可以举手示意,我等送他下山,绝不强人所难!”

    众孩童闻言均是一怔,正犹豫间,忽听一个清冷的女童口音道:“一群胆小鬼,若是怕死,早些滚回家去,别在这里丢人显眼!”话音甫落,就见一道白影冲天而起,宛如白鹤展翅,向苍龙岭彼端直掠而去,轻功之强,叫人咋舌。却不是那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韩家堡大小姐韩冰儿是谁?

    明离见她亮出绝顶身法,也自怔住,心中羡慕不已,却不知自己何时也能练出如她这等身手来,正感慨间,却听众孩童中也不知是谁大声道:“谁说我们怕了,少瞧不起人!”

    毕竟都是少年心气,众孩童给冰儿一激,谁人甘心服输,落得个胆小鬼的丑恶名声,一时间众多小脸上露出激奋之色,不住得往前赶,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之意。

    韩师点点头,面露嘉许之色。他身边的韩否却满心焦虑,慌声叫道:“别挤,别挤,小心脚下。哎哟,我的小祖宗们啊……”

    苍龙岭长约三里,以冰儿的身手顷刻既到,脸不红气不喘。但众孩童你推我赶,又是在这等步步向上的险恶山道,自是走得慢了许多,待冰儿站在彼端叉腰冷笑,明离这种混中间的才走过三分之一的路程,更别提他身后的大部队了。

    这批孩童中除明离等个别人物外,谁人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玉女金童,在家中都是小皇帝小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哪曾走过这等险恶山路?初时受冰儿言语所激,勇往直前,可走到中途,已有不少人心中退了堂鼓,举步为艰,甚至东张西望起来。

    韩否忙叫道:“别往两侧看!”

    他这一叫,倒似提醒了大家般,一个孩子心生好奇,转头望去,这一看不得了,小脸苍白,顿时哭了出来,双股颤抖,旋即闻到尿臊味,竟是失禁了。

    韩师叹道:“讼师弟,劳烦你将这孩子送回去。”就听一人应诺,跃众而出,抱起那孩子,几个起落,便将之送到起点处。

    此例一开,不到片刻功夫,便有不少孩子做了“胆小鬼”给遣送回家,原本还是百人大军,如此折去半数,却只剩五六十人了。

    “阿离,你怕么?”明离正瞪大眼睛,盯着前方,脚下极缓慢极小心的走着,听得身后韩归妹之言,吓了一跳,下意识转头向身侧望去。

    这……这是在天上么?

    明离眼中所见,白雾云绕,其下深不见底,若是自此间坠下,当真犹如天堂堕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了。

    恐惧,这就是恐惧的感觉么?

    明离感觉心跳已止,双足僵硬,尿急了,大有失禁之象。怪不得那么多孩子要痛哭流涕,他们未必都是胆小鬼,只是惧怕那坠落地狱后的惨状罢了。

    要死了么,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明离曾不止一次想过自己要死,死在扬州,死在韩节手下,死在猛虎恶狼之口,却从未想过会有今日这般死法,这种连尸骨都寻不见的死法。

    要哭么?要求救么?要韩师送自己下山么?

    他本就不愿留在华山,这就回扬州去吧,那里还有好多亲友在等着自己呢。多好啊,何苦还要留下来受罪呢?

    “胆小鬼,若怕死,早些滚回家去,别在这里丢人显眼!”

    那冰冷的声音仿佛又自耳畔响起,明离抬起头,又对上了那张冰块脸,那神情中的不屑与轻蔑,不由得心中大火,暗暗叫道:你少来得意,我不会输给你的,决计不会!

    明离咬牙切齿,又转头向身侧望去,此时他心中竟再无半点恐惧,更是生出了无上胆气,他哈哈大笑,叫道:“不就是死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贼老天,你以为耍这点小花样,就能难得住我?!”一步跨出,竟主动向边缘靠去,不时打量那所谓地狱,暗自思忖里边是怎番景象。

    小疯狗又发疯了!这苍龙岭宽不过三尺,众孩童挤在中央,手牵着手,闭目前行,惟恐给人挤到边缘去,那就万劫不覆了。这小疯狗竟挨着边缘走,还时不时低头下望,面露冷笑,表情狰狞,恐怕真是失心疯犯了。

    韩否等人见之无比骇然,纷纷叫唤,明离却是充耳不闻,正有人要上前拽拉,却给韩师拦住了。

    “天生反骨啊……”韩节话中之意,也不知是惊诧得多还是惋惜得多。

    冰儿那对秀目一瞬不瞬,只是凝望着眼前这只小疯狗,冰冷的面容上亦是露出惊讶之色,却见那小疯狗摇摇晃晃过了苍龙岭,来到自己身边,放声大笑,何其之张狂不羁。

    “疯子!”冰儿低声骂了一句,下意识得避开了他的目光,然而连她自己也不曾想到,那雪白如玉的面颊上竟已染上一点嫣红,从此地狱之门向她缓缓敞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