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九章 入门

章节字数:3792  更新时间:16-12-04 13: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出了祖先祠堂,残阳西垂,已至黄昏时分。众孩童经古镜天命之事后,尽皆忘神,业已不知时辰,竟有一夜长成,恍如隔世之感。

    冰儿谨记泰长老的托付,一出大门,便匆匆离去,其余孩童决定下山,前往卜卦会场与各部师长汇合。

    明离东张西望,大声喊道:“小虎,完事了,你在哪里,快快出来吧!”

    话音未落,道旁树丛中呼得冲出一物,闪电般钻入他怀中,一个劲舔他脸颊,却不是小虎是谁。

    明离给它逗得咯咯直笑,一把抱紧,笑骂道:“胆小鬼,真没义气,我在里头担惊受怕,你却逃得没了踪影,如今又来讨什么好啊。”

    小虎俨然也觉惭愧了,口中呜嗷有声,无比温柔得舔着明离手背,那对蓝眸子不时转向门内,兀自存有惧意。

    众孩童指着小虎古怪模样,议论纷纷,多是笑谈。惟独石之明留起了神,暗想:这小东西当真生俱灵性,竟知古镜神奇,早早躲避。既然如此,它也该知明离身上的不祥之气,为何还要与他这般亲近?

    既然百思不得其解,他毕竟是孩童习性,不再多想了,想到不日之后将成为韩家堡乾部纯卦弟子,心中不禁生出一丝兴奋来,转眼看见身边的柒柒,又觉沮丧。乾兑两部虽同在华山,但南北相隔,两人要十余年不得相见,也不知那时她是否还认得自己,记得有这么个打小在一起,青梅竹马的臭石头呢?

    正惆怅间,石之明转目见明离抱着小虎,仰首望天,若有所思,想起古镜幻象,不由心生惭愧,比起这少年的命途,自己可要幸运许多,当真是杞人忧天了,不禁失笑摇头。

    柒柒见他忽得意忽惆怅,又面露微笑,大觉莫名其妙,心中胡乱揣测:这臭石头想什么呢,为了那个冰儿么,她倒确实好看得紧。

    二

    众孩童离开祖先祠堂,原路返回卜卦会场,是时广场上人影稀少,想来仪式已毕,各部弟子得名换姓,遂与师兄弟们回归本部去了。

    明离见人众中尚有离部部主连翘及韩节在内,韩节身边随着一个貌美女子,正是母亲茗儿是谁?

    明离既见母亲,本想上前相认,可见她正与韩节说话,心中有气,便即止步不前了。

    却听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笑道:“离儿,你回来啊,师父我可是等你多时呢。”

    明离吃了一惊,回头望去,就见一妩媚女子曼步而来,正是之前在文王殿见过的离部部主连翘。她近身而来,弯腰探头,那张绝丽容颜当真美得不成活儿,她俏脸生喜,甜笑着腻声道:“离儿,祖先祠堂好玩么?”

    她这一躬身弯腰,领口敞开,胸前之物暴露,明离看在眼里,心中怦怦直跳,小脸滚烫,直烧到耳根,急忙别过头去,然而脑海中兀自绮念丛生,又羞又怕,怔怔得说不出话来。

    连翘媚眼流波,掩嘴笑道:“好可爱的傻孩子,瞧你怕成什么样子了。不过也没干系,你是我收下的第一个纯卦弟子,来日方长,我自会好心教导于你,十年后我的离儿必是天下第一的男子汉,世之女子都要为你倾倒呢。”说着她娇笑不止,自信满满。

    明离只道遇上了狐媚妖精,吓个半死,终于还是跑到母亲身后,躲起来,也不管韩节这个“结怨极深”的父亲了。

    茗儿也自有气,将儿子护住,转到韩节身后。

    韩节毕竟是一家之长,轻咳一声,说道:“连翘,你莫要太过份了。”

    连翘媚眼扫着他,笑道:“我看你还是多想法子治理咱们的冰儿吧,可不要十年之后给我的离儿比了下去呢,那时你这位副堡主可就糗大了。”说着又向明离招手笑道,“离儿,你过来,随师父回去吧。”

    明离哪敢跟她,只是紧紧抓住母亲衣袖,一眼都不敢看眼前这位师父。

    连翘看在眼里,却也不着急,俏脸含媚,瞥着韩节,笑道:“阿节,你怎么说?”

    韩节长叹一声,猛得拉过明离,推给连翘,转过身去,闭眼不看。

    明离被抢出母亲怀抱,饶他再是隐忍,毕竟还是个七岁大的孩子,顿时哇哇大哭起来。忽觉身体一紧,给人展臂抱住,待要挣扎,又觉浑身火热,好似落入火炉锻烧,肉焦骨融,再也使不上半点气力,鼻端嗅到连翘那荡人心魄的女人体香,更是意志涣散,顷刻间居然昏死了过去。

    连翘巧施离火真气制服明离,回头道:“大有,你且先带小师弟回朝阳峰,为师随后便到。”

    “是,师父。”说话间连翘身后转出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他恭恭敬敬得向连翘行礼,抱过明离,将他背在身上,迈步而去。

    小虎自也一溜烟得追了上去。

    茗儿想到儿子这一去便要十年不能再见,心中悲痛,却已泪撒当场。

    便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道:“翘姨,韩节……师父,家父请两位过祖先祠堂一叙。”说话之人小小年纪,相貌清丽秀美,只是神情过于冷淡了。

    三

    昏昏沉沉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明离方才恢复意识,睁开双目,但见天际晴朗无云,身子宛如飘在空中,双足居然未曾落地。他心中惊讶,叫道:“我……我这是在哪里?”

    “小师弟,你终于醒了!”

    忽听身下有人开口说话,口音陌生,当是不识之人,明离吓了一跳,颤声道:“你是谁?”

    那声音笑道:“我叫韩大有,也师承离部,因入门比你早,你应该称我一声大师兄才是。”这人口音低沉厚重,当已成年。

    明离这时才发现自己伏在这位陌生的大师兄背上,不禁脸上一热,他不见小虎,忙转头四顾,却见它跟在身后,仰着脖子,吐舌喘息。

    明离赧然道:“大师兄,我身上没受伤,自己可以走路,你,放我下来吧。”

    大有摇头道:“此地乃是苍龙岭下坡之路,我来背你,原比两人同行安稳许多。小师弟,我受师父之托,必须平安送你上朝阳峰,自是竭尽全力,不敢怠慢的。”

    明离一楞,听他说起师父,蓦然想起方才之事,忍不住问道:“你说的师父,就是连翘那个女子么,我真要做她的徒弟?”

    “那是当然了,你既入离部,自要拜她为师。还有你拜师之后,可不能直呼师尊的名讳了。”这大有为人敦厚,师父便如父母,自然不能有丝毫诋毁。

    大有见明离良久不吭声,猜想他的心思,说道:“小师弟,你是不是不喜欢师父?”

    明离一怔,想要点头称是,又怕他责怪,摇头却是违心之举,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便在这时,却听小虎吼了一声,纵身跃过两人,四足落地,身子前倾,冲着大有做出凶恶之态,想是要一尽兄弟之谊了。

    大有却也不惧,笑道:“你这小家伙,跟了我许久,也不吭声,如今终于还是耐不住性子了么?”

    明离知小虎长得如猫似狗,却是非猫非狗,却是一只小狼崽,性子隐忍,不会对着人乱吠,此时现身,那是体谅到自己对连翘的厌恶恐惧之心了,故有阻拦之意。他深怕双方闹开,忙从大有背上下来,上前抱起小虎,解释道:“大师兄,小虎是我的好兄弟,它性子很乖,绝不会对任何人不利。”

    大有惊奇得瞧瞧小虎,又看了看明离,肃容道:“小师弟,韩家堡并无禁止饲养宠物的规矩,他要带着它,自也无妨,”说着目光落在小虎脖颈上的项圈上,不由咦了一声,奇道:“此物好像是草编而成,莫非是你亲手做的?”

    明离未料他会注意小虎身上的项圈,他睹物思人,想起扬州的旧时玩伴,双目一红,伸手轻抚草项圈上的刻字,叹道:“这是我离开扬州前,几位哥哥做来送我,上面刻了许多人的名字,他们的出生未必显赫,却都我最要好的朋友……”

    大有心中亦是感慨不已,说道:“小师弟,你知道么,我的亲生爹娘只是华山脚下的猎户,在我三岁那年,他们上山打猎,从此就没回来了。若不是师父相救,我早已不在人世了……”

    明离啊得一声惊呼:“大师兄,你还有这样的身世啊!不是说韩家堡弟子均是家室显赫之人么?”

    大有摇头道:“家室显赫之人自是大而有之,像小睽未济两位师妹均是名门闺秀出身……我一介猎户之子,当年晋师父送我上山,得卦大有,投身离部,算来也有十余年了。”

    “晋师父?”明离吃惊道:“大师兄的授业恩师不是那个连翘么?”

    大有却笑了:“连翘师父一个月前才坐上离部部主之位,我们这批师兄弟中除去小睽外,均是晋师父带出来的。这位晋师父你或许没见过,正是现任韩家堡堡主。”

    明离点头道:“我见过他,他是那韩冰儿的亲生父亲。”

    大有心想:“没想小师弟初到韩家堡,便见过这许多大人物,难怪能成纯卦弟子了。”他为人精细,已在方才对话中发觉明离性格内敛,却又极为敏感偏执,便不将这话说破,当下呵呵一笑,说道:“小师弟啊,你是连翘师父当上离部部主后收得第一位纯卦弟子,依韩家堡的规矩,这纯卦弟子对于一部之主而言极是重要,远非我等繁卦弟子可比,她对你的期望可是很高的呢。”

    明离忍不住问道:“大师兄,你能告诉我么,到底什么是纯卦弟子?”

    大有沉吟道:“小师弟,你可知何为嫡长子?”

    明离久处市井之地,其时男子一妻多妾,那所谓嫡长子他也是知道,便答道:“是正妻生得第一个儿子。”

    大有拍手笑道:“照啊,依本朝律法,嫡长为尊,便是立太子,也要立皇后娘娘所生的孩子,是以这纯卦弟子就如皇后之长男,乃一部之象征。若不出意外,便是下任部主的不二人选了。小师弟,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么重要吧?”

    明离大骇,颤声道:“不是说韩家堡弟子修炼十年后通过文武会试,便可自行离开华山么?”

    大有摇头道:“那是繁卦弟子的境遇,纯卦弟子则不同,你若真想离开华山,须得闯过一大难关。”

    明离想起当日上华山时韩归妹之言,说道:“这难关便是要接住师父一千招么?”

    大有看他一眼,没有回答,话锋一转,说道:“小师弟,送你上朝阳峰后,我就要离开了。”

    明离觉得这位大师兄性情温厚,较之那些张扬跋扈的新生迥然不同,与之甚为投缘,如今听他说也要离开,大为失望,低声道:“你也要走么,要去哪里?”

    虽是匆匆一晤,大有也觉明离乃至情至性之人,颇为不舍,叹道:“我这大有卦外卦为离,内卦为乾,大师兄我虽然资质愚钝,不过十年苦修,终算没有白费,练全了外卦功夫,明日就要起程前往落雁峰乾部,修炼内卦功夫了。”

    明离心有不舍,说道:“大师兄,你这一去,还会再回来么?”

    “十年之后八部会武,咱们应该还能再见吧,”大有笑道:“小师弟,盼十年后你武艺有成,要为我离部弟子争光啊。”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