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十章 同门

章节字数:3946  更新时间:16-12-04 13: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离跟在大有身后,缄默不语。过不得多时,两人已过了苍龙岭,朝阳峰就在前方不远之地。

    夕阳西落,明离仰望苍穹,但见天边一片云海排开,尽头落入斜阳之中,遂成金黄之色,蔚为壮观,再观那远山峰峦叠幛,云里雾中好似仙家所在,这华山之景当真美绝。

    其实这华山也挺好,只是真的可以成为我的新家么?

    大有见他抱着小虎呆呆出神,说道:“连翘师父晚饭之前多半便可回山,咱们还是快些走吧,若是迟了,怕要遭受责罚。”

    明离急忙回神,点了点头。

    约摸走了半个时辰,两人步入一片松树林。此时尚在开春时分,松树顶端积雪未化,夕阳残照,但见冰光点点,又在这将夜未夜的傍晚时分,人行在这松林古道间,好似步入亦真亦幻的奇妙之境。

    明离本就是敏感痴性之人,不敢四下张望,只是低头盯着脚下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不时轻抚小虎毛发。

    就在此时,走在前边的大有忽然停下脚步。

    明离吃了一惊,忙抬起头,奇道:“大师兄,发生了什么事?”

    大有摆了摆手,示意禁声。他四下张望一阵,若有所思,片刻后又摇头道:“无事,咱们继续走吧。”

    明离大觉莫名其妙,正想开口询问,忽觉怀中小虎叫了一声,抬起头来,蓝眸子亮亮的,大见警惕。他也自一惊,猛就见大师兄手中多了柄赤红小斧头,一转身,猛向自己急劈而来。

    明离骇然色变,叫道:“大师兄,你做什么……”

    小虎怒吼一声,飞身扑出,竟是不顾性命要替明离挡下这突如其来的凌厉杀招。

    大有手中红斧将近明离面门之际,忽得手指一拨,那斧子向天上弹飞起来,跃过小虎,临空下坠,直取明离身后,原来那才是他的目标。

    就听“铿”的一声响,金铁相交,火星四射。明离大惊,回头望去,那柄斧子的斧刃上燃起火焰,生生砍在一个光环上,又听“铿”的一声,两物一同落地。

    明离看得清楚,那光环分明便是个戴在婴孩颈上的金项圈,他不禁猜想,莫非偷袭自己的人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么?

    “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来!”大有大声怒喝,当真有惊天动地之威,生生将明离从沉思中拉出来。

    “大师兄,何必如此较真呢,我们不过想试试小师弟的功夫,开个玩笑而已。”

    笑声朗朗,树后转出一个男子,手持折扇,仪容潇洒,虽只十五六岁年纪,却俨然是个风流贵公子的模样,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他那双眼睛忒也太小了些,笑起来眯成一线,看不见了。

    大有见是他,轻哼一声,脸有不屑之色,大声道:“小睽,别躲了,快出来吧!用‘赤练圈’偷袭同门师兄弟,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大师兄,你怎得就是改不了惯口的坏毛病,我是个女孩儿,哪里是男子汉大丈夫了。阿鼎不是说了么,咱们这是试试小师弟的功夫啊。还说是纯卦弟子呢,居然这般不中用,要大师兄你帮忙挡架。大师兄,你说我这招‘赤霞经天’可使得如何?”

    世上竟有这般好听的声音,方儿也是不如呢!

    然而当听她说自己武功差劲,明离又心生不忿,哼了一声,然而转念又想确是如此,自卑心起,低下头去。

    大有将那小斧子收回,拾起“赤练圈”,大喝一声,那圈周边蓦地燃起火焰,砰得一声,火团自行爆破,焰火散去,露出其中的“赤练圈”。初时还完好无损,随即圈线上出现龟裂,数声脆响过后,竟断成了碎片。

    “大师兄,你做什么!那是我辛苦找回来的兵刃啊!”一个红衫少女从松树林中冲出来,跑到事发之地,拾起地上碎片,哇的一声,竟哭了出来。

    大有也是吃了一惊,皱眉道:“这事物怎得如此不经使唤,我可只施了五成功力啊!”他摇了摇头,歉然道,“小睽,是大师兄不小心,来日赔你一个就是。”

    “赔,你拿什么赔,那把破斧子么,我才不要。要赔,也得他赔!”红衫少女抬起头,秀目通红,怒视明离,掌中燃起一寸火焰。

    “让开!”大力涌至,明离身不由己,被推出老远,身后那棵松树已烧成焦炭。

    大有大怒道:“小睽,你太过份了,毁你兵刃的人是我,跟小师弟有什么干系,干么要迁怒于他!”

    红衣少女小睽秀脸通红,泪流满面,却丝毫不掩其娇俏明丽之姿,反是平添了几分楚楚动人之态。她一下坐道在地,哭喊之声大作,活像是死了爹妈般。

    阿鼎见之不忍,伸手相扶,柔声道:“不过一样死物,小睽师妹何必这般伤心。”

    “死物?若是毁掉你的阴阳扇,你还会说这种话么?”小睽怒不可遏,狠狠瞪了他一眼,哼声道:“方才你为何救他,分明就是与我做对!”

    原来方才推了韩离一把的人不是大有,而是阿鼎。他苦笑道:“小睽师妹,你也看到了,小师弟他根本不会武功,你这般捉弄他,却也有不对的地方。”

    “好你个韩鼎,出主意的人是你,如今可全赖在我身上!你倒说说,是谁说要试试小师弟功夫?又是谁说见他脸色行事?现下倒好,都推到我身上,你这卑鄙小人!”

    小睽气愤难平,又道:“别以为你叔叔给皇帝老儿练什么狗屁丹药就了不起了,不过一个方士,混到后宫嫔妃中也不知干些什么。说是叔叔,也不知真是你什么人?哪及得上我爹爹,光明正大得靠真本事当上江南节度使,连丞相李林甫我也得让他三分呢。”说着不禁小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阿鼎初时还满脸是笑,随即脸白如纸,握着折扇的手指因用力而发白,猛地展了开来,阴阳两面不住交替,映得他的脸色明暗不定,忽而狰狞,忽而黯然,左手已紧握成拳。

    结果,他却是脸色如常,怒气尽去,嘴角边还是露出一抹笑意,陪笑道:“小睽师妹说得是,我叔叔本来就是个方士,哪里及得上你爹爹。嘿,只怕给他脱靴都不配呢……”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将事情闹大为好,若是给师父她老人家知道了,依她的性子,定要一查究竟,那可就不好玩了。”

    一查究竟!小睽那张美丽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惧意,身子也不自禁颤了起来,想来这世上还有令她惧怕之人。她美目流转,望向明离,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来,娇声笑道:“小师弟,方才师姐我也有不对之处,这‘赤练圈’不过死物,再说也不是你弄坏的,我看就算了。咱们冰释前嫌,好吗?”

    明离脸上难掩厌恶之色,哼了一声,闭嘴不语。

    哼,臭小子,给你好脸色不要,是不想活了么!

    但她总算没有发作出来,还是笑着道:“小师弟,听说你得了个纯卦,那可是师父的关门弟子呢,也不必上别部学习内卦武功,看别人眼色,真是幸运啊。可羡慕死师姐我了,快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听着她娇声软语,明离便是铁石心肠,也是微微一软,又见小睽向自己走近,隐隐能感受到她的呼吸,一颗心竟难以遏制的燥动起来,身子发烫,面红耳赤。

    难道我中邪了?难道这女人会施妖法?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得不断后退,那张脸更是涨得通红。

    小睽不过只比明离大上几岁,女子相比男子情窦早开,更兼其师连翘也不是什么行规倒矩的淑女,向来言行无忌,她耳濡目染,自然懂得许多。此时一眼就看出明离底细,噗哧一笑,学着连翘媚声道:“小师弟,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明离下意识地抬起头,与她目光一触,那如水清澈的双眸,宛如一只小手,伸入他心中,抓住他的魂魄,生生将之拉开肉身,自己竟然全无抗拒之力。

    原来不仅师父,我也会啊!

    小睽见他痴痴得望着自己,眼中尽是迷醉之色,心下得意之极,更有种征服的快感。她伸手白葱般的手指,朝着他勾了勾,笑道:“小师弟,你过来。”

    与她的身子触碰,明离感觉体内炽热如沸,抬头望着她的容颜……忽然间,他感觉眼前之人变了模样,变成了那个韩冰儿,冷漠的面孔,轻蔑的神情,口中还在骂他作小色鬼,窝囊废。

    此时此刻明离感觉身上冷如铁,眼前这张美丽迷人的脸,竟变得叫人无比厌倦。

    于是,他扬起手,一个巴掌掴了过去。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小睽何曾想过先前还对自己着迷不已的男子,居然会对自己出手?这一掌打在她脸上,却是深深印在她心底,只怕一生一世都抹之不掉了。

    她竟破天荒地没有还手,更没有破口大骂,只是看着他,痴了,傻了,呆了。

    阿鼎见她不正常地站着发呆,不由轻咳一声,推了她一下。

    “啊!”小睽才醒过来,破口大骂:“臭小子,你这婊子生的,竟敢打我!”她原形毕露,竟出口成脏。

    “大哥哥,妈妈说你是婊子生的,那是什么意思,你告诉我好不好?”

    男孩一脸天真单纯的表情,但明离讨厌那种表情,他要将之捏碎,捏烂,永远不要再看见。

    所以,他掐住了那个男孩的脖子。

    所以,他掐住了这个韩睽的脖子。

    明离自然不会一点武功,但他掐住小睽时的动作实在太快,大有阿鼎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待他们发现,小睽却已两眼发白,几乎断气。

    “小师弟,你要做什么,快快放手!”

    大有抢身而上,一把拽住明离胳膊,可这孩子不知哪里借来的大气力,一双手紧紧箍在小睽脖子上,死活拽拉不开!

    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在旁的阿鼎叫道:“大师兄,你让一下!”

    大有应声而退,只见阿鼎一个箭步,双手抱拳,举高砸落,就敲在明离项后枕骨下两筋中间的风府穴上,此穴一旦击中,受者立时昏迷,倒不会置人于死地。

    这明离不知是否穴位异于常人,风府穴明明已被击中,他却只是楞了一下,脖子一抖,机械般转头过来,睁大了眼睛,瞪着阿鼎。

    阿鼎毕生也无法忘记这一刻眼前所见,那怎么会是人的眼睛?一个不过七岁大的小男孩,那双眸瞳孔中有一点红,宛如鲜血,顷刻间如雾弥漫,填满整那对眼球,何等之妖邪诡异。

    不过就因这么一缓,小睽有了喘息之机,她年岁虽小,毕竟下过苦功学武,在这间不容发之身体向后一退,本能得擎住贴身匕首,离火真气一运,雪亮的匕首顿时耀出火光来,她叫道:“臭小子,受死吧!”抬手之间,一道焰火掠过,直取明离胸口要害,竟是下了杀手了。

    “不可!”大有虽然看见,但他站在明离身后,哪里抢救得及,阿鼎还在失魂状态,当事人明离更是怔怔得站着,呆呆得那团焰火冲到面前,就像傻子般不闪不避。

    此间尚存理智的大概只有小虎,它一个纵跃,径直扑到明离身前,挡住那道火光……

    明离只听“嘣”的一声,什么东西断了,难道是自己的心?

    血红的世界中小虎那个大概只有两个巴掌大的身体落在地上,就此一动不动……

    眼中血光散去,眼前的这个世界恢复如常。明离俯下身,伸手将小虎抱起,紧紧搂住怀中,眼中有液体如断了线般滑落面庞。

    “我,我不是故意的啊!”

    小睽脸色一白,身子不住的发抖,她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叫道:“明明是它自己冲过来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