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十一章 师徒

章节字数:4035  更新时间:16-12-05 2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小妹,那孩子以后就交托给你了,好生教导,十年之后别叫为兄失望啊。”

    连翘脑海中浮现韩晋那张看似和善的笑容。记得十三年前,七岁的自己初登华山,第一个见到的正是这位所谓的义兄阿晋。那时的他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一表人才,彬彬有礼。可是她不喜欢,甚至有些讨厌,直觉告诉她这种人太过虚伪,反是那个外表沉默寡言,内心却激昂炽热的阿节更讨她喜欢些。

    明离这孩子瞧来倒真有他父亲的样子,兴许还尤由过之啊。

    “离儿是我从那女人怀里抢过来的,可不是为了你!”

    连翘咬着嘴唇,有些任性的想着,此时她已回到朝阳峰。

    韩家堡八部各有自己的主殿,这离部祝融殿位处朝阳峰西麓,正与名迹华岳仙掌遥相对望。

    连翘刚迈过最后一个台阶,迎面就见一名弟子站在门口,连翘瞧出此人正是韩睽。这丫头年纪最小,也最是调皮,与她那同居的大师姐可真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不过这丫头也是最讨自己的喜欢。

    连翘笑着走了上去,忽然厉声道:“小睽,鬼鬼祟祟的,你又做什么坏事了!”

    小睽站在祝融殿外探头探脑,猛听得有人喝骂,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师父,更是吓得魂不附体,脸色苍白,险些跪倒在地,结结巴巴得道:“……师父……你回来啊……”

    连翘方才只是存心吓唬她,没想这丫头会露出如此惊惧的表情,立觉事情不对,沉声道:“小睽,难不成你真的闯祸了?”

    “才没有呢……是它,是它自己扑过来的……”小睽使劲摇头,哭道:“小师弟他……可不能怪我。”

    连翘自然无法辨清小睽口中的“它”和“他”有何区别。她心中本就有些担心,以韩睽那任性冲动的大小姐脾气,与明离是否相合,深怕两人一照面就闹起来,可就难以收拾了。如今看来自己所虑不假,只是没想事情竟来的如此之快。

    连翘径直步入祝融殿,一名男弟子上来行礼,她只挥了挥手,说道:“带我去见你们新到的小师弟”

    连翘在那男弟子指引下来到后殿,却见堂屋前站了三两人,均是部下弟子,其中一人身材矮小削瘦,虽是背面自己,却是明离无疑。

    连翘快步上前,大声道:“离儿……”

    但明离俨然没听见她说话,只是一动不动得杵在那里,倒是大有阿鼎反应过来,急忙上来行礼。

    连翘厉声道:“发生了什么事?”

    大有正要开口,阿鼎抢先道:“是小师弟的宠物受了点小伤,未济师姐正在为它医治……”

    连翘狐疑得看他一眼,见忠厚的大有也不住点头,方才相信。

    正待上前,就见屋门打开,走出个绿衫少女,十五六岁,容颜甚美。有时候就是连翘也会嫉妒她的精致,这丫头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极为可人,只是如今的她好似累得坏了,满头大汗,神情之间更有忧色。

    连翘还没开口,明离已冲了上来,颤声道:“小虎,他还好么?”

    “只是皮肉之伤,并无大碍……”那女子取出一个焦黑之物,叹道:“小师弟,对不起,这只项圈,我没能保住。”

    明离将那焦黑之物接在手中,神情呆呆,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性命保住就好,一件死物,不必如此挂怀,”连翘见他呆呆的模样,俨然对那物事甚为珍惜,当即上前,扫手夺入手中,离火真气一腾,那物便化成了灰烬。

    明离啊得一声惊呼,他猛抬头,瞪着连翘,俨然已将她当作不共戴天的仇敌!

    连翘却只是淡然一笑,说道:“既已毁去,何必如此恋恋不舍,你未济师姐手巧得紧,请她再做一个,岂不是好?”

    那少女忙点头笑道:“是啊,小师弟,你告诉我这项圈各种细微之处,我帮你再做一个更好的吧。”

    明离低下了头,双拳紧握,指甲刺入肉中,却不知道痛,他以极轻极低的声音说:“那是什么,你们永远都不会懂的!”

    一时众人你望我我望你,谁也说不上话来。

    连翘回头道:“大有阿晋未济你们都出去吧,这儿交给为师便是。”

    大有还想再说什么,却给阿鼎拉走了;未济欲言又止,也自去了。

    二

    连翘看着明离,说道:“你说他人不懂你,而你不敞开心扉,真心待人,却叫他人如何懂你?”

    明离极快得瞥她一眼,将头低得老低,一言不发。

    连翘又道:“韩离,见到师父了,还不上来行礼么,难道你娘亲没教过你什么叫尊师重道?”

    明离兀自如木头人般站着,一动不动,只是那握拳的手更紧了。

    连翘走上前去,俯下身,伸手抵住他小下巴,将他的头抬了起来。

    明离身体矮小,只到连翘腰部以上,这一抬头,目光所见,顿时满脸通红,急欲低头。然给连翘手指抵住,也不知她指尖哪来的怪力,居然无法低头,心中愤恨,只得闭眼不瞧。

    “离儿,你就这么讨厌我么?”连翘笑了,说道:“既然如此,我这就进去将你那宝贝小虎宰了,可好。”

    “你敢!”明离猛然睁眼,像是只受了伤的猫,狠狠瞪着她。

    “我有什么不敢的!”连翘冷笑着,猛一把将他甩开,大踏步入屋。

    “师父,你不可以杀他,师父……”明离冲上来抱住她,打定主意就算豁出这条性命,也绝不放手。

    “小鬼头,你叫我什么?连翘咯咯直笑,也不知她使了什么魔法,方才还在身后的明离此时已到她怀中,她又笑道:“离儿,看来你是挺怕我的呢。”

    明离身上火热,满脸通红,却如何还能说得半句话来。

    连翘低下头,饶有兴趣得打量着他,又笑道:“你们男人果然天生一副贱骨头,给美貌女子一抱,就什么都不是了。离儿,你说我好看么?”

    韩离小脸又红,极缓慢又极轻微道:“好……好看……”

    “比起你娘呢?”此言一出,连翘笑容收敛,凝望着韩离,脸上满是关注之色。

    韩离别过头,半晌才答道:“若单论相貌,或许……或许师父您好看一些,可是她是我娘,所以……所以……”

    “所以还是她更好看些,对吧!”连翘又笑了,可那笑却是苦涩的,她推开明离,转过身去,幽幽一叹,“你们父子俩啊,可都是一个模样,浑没半点见识……那日在文王殿上,你说要打败冰儿,此话可是当真的?”

    那日明离扬言说要打败韩冰儿,多半还是一时气愤之言,此时回想,心中不免惴惴,但转念想到那女冰人冷漠轻蔑的模样,又自气往上冲,大声答道:“是的,我一定要打败她!”

    连翘神色难得一见的严肃:“难道你不知韩冰儿乃是堡主独生爱女,武学奇才,六岁便已练成‘坎中满’第一式‘寒体’。前途无可限量,你凭什么能打败她?”

    明离一怔,低下头去,无法回答。

    连翘继续追问:“还是说请你那位好小虎替你出战?”

    明离兀自默然不语。

    连翘看在眼里,微笑道:“离儿,你当知道,以你爹爹的性子,既收冰儿为纯卦弟子,便不会徇私,定然倾囊相倾。你若真的将冰儿打败,便是挫了你爹爹的在堡中的威望。那时你娘也不好过,难道你真愿意看着她伤心难过么?”

    “他不是我爹!”明离大声道,“你若还要称他是为爹,我绝不认你这个师父。更何况我是娘的孩子,那韩冰儿不是!”

    连翘看着明离,脸上尽是笑意,忽一俯身,又将他抱入怀中,大喜笑道:“好离儿,乖离儿,师父果真没选错人。离儿,你放心,有师父在此,十年后的会试,你定能夺魁!”

    明离给她抱得紧了,竟自喘不过气来,且面颊所触,又是那极尽诱惑之处,不由面红耳赤,心跳飞快,双手乱挥,却是推她不开。

    连翘大为欢喜,说道:“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好生学习堡里的规矩,莫再与同学闹别扭了,可好?”

    明离低头不语,终于还是点了点。

    “之后你将改名做韩离,明离这个名字是不能再用了。”连翘收了笑脸,神情又自严肃起来。

    明离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还真是匹小野马啊,想要完全驯服,当真不易呢,不过这也挺有意思的。

    连翘掩嘴而笑,心中想着,嘴上说道:“好啊,进去见你那宝贝小虎吧,看它死了没有。”

    韩离一直神情抑郁,听了这话,顿时眉开眼笑,欢喜不已。

    三

    依照韩家堡堡规,每十年开山收徒,一次仅收六十四名弟子,暗合周易六十四卦,其中不计外卦来窜门的,一部之地至多八名弟子。因新任韩家堡之主韩晋乃离部出身,为避其讳,是故离部弟子中便不能有人领晋卦了,不像坤部纯卦弟子还能叫作韩子坤,是以今年朝阳峰新生弟子只有七人。

    韩离随着大有来到住所,已是戌时时分,月华初上,淡淡月色下,清晰可见三间房舍,其中两间位处山阴之地,彼此对应,东南面高坡上一舍精美,融融月色居其顶,银白色的月光下,那间小舍真如月宫神殿也似,莫非里内住得竟是嫦娥仙子和她的小玉兔么?

    大有见韩离望着高坡上那间精舍出神,不由笑道:“别看了,明日一早,你便可见未济小睽她们了。”

    韩离才知那月宫神殿真是未济师姐的居住,想到那位美丽又温柔的师姐模样,一时心头怦怦乱跳,小脸已红,想到明日便可再见,问道:“大师兄,明日是什么日子?”

    “但凡部内招收新生,第一日新生见过部主,晚间回房舍休息,领收《周易》。次日卯时初刻,新生当前往朝阳峰南麓离火台集合,由部主亲授《周易》正义,这便是新生入堡修行的第一课。”

    “那得教多久?”

    “这得看个人悟性而定,像我这种比较笨的,就学了三个多月。”

    韩离暗想:“大师兄武功精强,有勇有谋,也得学上三个月,那我岂不是要学上一年半载?”。他生性自卑,此念一动,不免垂头丧气,抑郁寡欢起来。

    大有见他如此,忙劝道:“小师弟不可沮丧,你难道忘了自己是纯卦弟子么?”

    韩离怔了一怔,抬头望向大有,咧嘴笑了。

    大有见得他笑,不由一怔。这笑是天真的,却又如此苦涩,那苦涩中又有太多的苍凉落寞之意,实不该是个七岁孩童该有的表情。

    大有自知自己才力有限,猜不透这位小师弟的心事,当下只是摇了摇头,不再言语。两人相伴而行,却是各有心事,不多时来到两间相对房舍门口。大有向那颇见宽敞的房舍一指,说道:“此处就是新生住舍,想来小旅噬嗑他们已在里头等候多时了,你这就进去打声招呼吧。”

    小旅噬嗑之前是见过的,在新生广场上,韩离还咬了那韩旅一口,此时再见,他心中不免惴惴,他抬头看了看大有,低声道:“大师兄,我……”

    大有未待他说话,截口便道:“忘了师父的话了么,大家乃是同门师兄,来日常在一起,没有解不开的仇怨。小师弟,你应该能跨过这道坎的。”说着取出一个包袱,又道:“这里有三本《周易》,你便拿进去分给大家吧。”

    韩离放下小虎,接过包袱,他低头望着那包袱,一阵出神,却没有走动的意思。

    大有眉头大皱,正要再劝,忽见小虎快步跑到房舍门口,前足在房门上连打几下,又转头看看明离,口口呜嗷有声。

    大有笑道:“看吧,连小虎都替你难为情了呢。”

    “门外何人啊?”

    房舍内一个清脆的男童口音,随即房门打开,正是那个韩旅。他见到小虎,已是一惊,再见站在门口的小疯狗韩离,不由小脸发白,一时进退不得,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