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十二章 伙伴

章节字数:4645  更新时间:16-12-05 2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这时噬嗑也出来了,见得韩离韩大有,忙走了出来,笑道:“原来是大有师兄和韩离来了,快进来进去坐吧。”他年纪比小旅稍长,处事自也老练许多,开口便有圆场之意。

    大有笑道:“我今番前来,只是为送小师弟及三本《周易》而来。此间尚有其他事情得忙,不好久待了。”说着轻推韩离,含笑相送。

    眼看着大有师兄转身离去,韩离面对曾有过结的韩旅和陌生的噬嗑,心头不安,才到门口便又站着不动,倒是小虎轻松快活,四处又闻又嗅,想来是要将此地划做自己的地盘了。

    此间场面尴尬,噬嗑轻咳一声,正要寻点话头来说,却见小虎形如小狗,身上却长着虎纹,大为怪异,不由奇道:“韩离,它是你的宠物么,好生奇异啊。”说着俯下身去,便要将小虎抱起来。

    韩离见之大惊,叫道:“它会咬人,别动!”

    奇怪的事情发生,小虎性子平日高傲得紧,谁都碰不得,哪想噬嗑将它抱起,竟是温顺如绵羊。

    如此变故,连韩旅也吃惊不已,他看看韩离,又瞧了瞧噬嗑怀中的小虎,只觉莫名其妙。

    噬嗑却甚为欢喜,笑道:“韩离,我瞧你年纪比我要小,却不知较小旅如何?”

    韩离答道:“我今年七岁多三个月。”

    韩旅咦了一声:“你比我还小了三个月啊。”

    噬嗑呵呵笑道:“那可好了,我是大师兄,小旅二师弟,阿离你就是我们的小师弟了。”

    韩离呆了一呆,转头望向小旅,小旅也回目望来,两人之间多少还存有芥蒂,这一对眼,便就彼此转过头去。

    那噬嗑倒颇有大师兄的风范,为人热忱,已将小虎放下地来,看着它四处立地盘,不由得哈哈大笑,回头道:“小师弟,你平日在家中可有什么耍玩的物事么?”

    毕竟是孩童心性,一开口便是玩耍之事,可惜韩离性子太钝,不是乐园国之人,一时竟答不上话来。

    噬嗑知道他性子内敛,不善言辞,也不以为意,笑道:“小师弟,咱们来玩双陆,可好?”

    韩离一呆,奇道:“什么是双陆?”

    这下连噬嗑也皱起眉头,小旅忍不住笑道:“不是吧,听说你生长于扬州,怎会连双陆都不知?”

    噬嗑向他使个眼色,笑道:“不会不打紧,我可以慢慢教你,这并不难学。”

    三人走入内室,席地而坐。噬嗑从自己的包裹中取出一样博具,摆将出来,当是所谓的双陆了。

    韩离看得清楚,那棋盘呈长方形,用象牙镶嵌两边,对称月牙形门,左右有十二个花眼,棋盘平面分三个区域,带壶门底座。又见噬嗑取出棋子,却是三十个小人,黑白各半,另有骰子两枚,呈六方体,六面之上刻有一到六六个数字,此物倒是明离见过的,养父牛老四时常在家里来练,不过这枚骰子用古怪的字体写成,韩离只能识出那个“一”字。

    双陆号称“才子”游戏,唐时皇家贵族之间甚为流行,韩家堡弟子来历多是不凡,自是此道老手,韩离出生的扬州亦是大城镇,本有许多人会玩,只是韩离打小怪癖不合群,任何事都不闻不问,却是从未见过这等博具,自是看得两眼发光,甚感好奇。

    噬嗑将棋盘摆在两人面前,数着自右到左十二个花眼,说道:“这十二个花眼是我方内外盘,内盘六眼,外盘六眼,你方则是自左往右,至我的外盘最后一眼为止,这道理应该不难明白吧。”

    韩离伸左手将花眼数到六,右手从六数到十二,点了点头。

    噬嗑笑了笑,又道:“那么现下我们来摆棋。”却见他取出五枚白棋,放在第六个花眼中,复又在第八个花眼中放落三枚白棋,随后在韩离的外盘,即自己的第一十三个花眼处放下五枚白棋,最后的两枚白棋则落于韩离内盘第一只花眼处,完罢拍手笑道:“好了,现在轮到你了。”

    韩离望着棋盘好一阵,取出两枚黑子,放在己方内盘的第二个花眼,便即与对方那两枚白棋并排而立。

    小旅一见之下,不由捧腹大笑道:“傻子,错了,不是放这里。”说着将那两枚白棋取出,放在噬嗑内盘的第一个花眼中。

    韩离哦了一声,俨然有所悟,当下取出相同的棋子,放在对方棋子的对称点上,如此弄罢,棋盘上黑白双棋相互交错,其间有七处空位。

    噬嗑看在眼里,笑道:“谁说小师弟傻了,他内秀得紧呢。”他取过两枚骰子,在手上掂了掂,笑道:“行棋方式便以骰子点数为主,大者先行。”随手一掷,见一个骰子为六点,另一个则是两点,他将自己第八只花眼中的棋子移动六位,放在第一十四只花眼上,复又将第六只花眼上的棋子移动两位,到第八只花眼的白棋上,行罢又道:“棋子只能行到有自己的棋占领的位置,或着双方均无棋的空位,若是对方占领之地,除非仅一枚棋子,不然不可落位。自然若对方真只有一枚棋子,便能将之打掉,放于内外盘的分界处,视为败卒。你试试吧。”

    韩离取过骰子随手一掷,却见一个五点,一个三点。

    小旅见之笑道:“大师兄,看来小师弟运气不错啊。”

    噬嗑笑道:“且看他如何去走了。”

    韩离凝思片刻,取过己方内盘第六只花眼上的棋子,移动五格,将对方那枚白棋打掉,又取外盘第八眼中的一枚黑棋行三格,放在那枚黑棋上,行罢说道:“大师兄,到你了。”

    噬嗑看着棋盘呆了呆,摇头笑道:“好你个韩离,竟不许我救呢。”说罢骰子掷出,依点数行棋。

    如此双方你来我往,相互掷骰子,也不知是否韩离的运气太好,每次所掷大号点数恰好可将噬嗑落单的白棋打出,小号点数又将自己落单的棋子补完,如此攻守兼备,居然十余轮下来,白棋都给扫到北疆充军去,黑子独霸天下,最后十五枚棋子傲然占领对方内盘王廷,大获全胜。

    噬嗑看得目瞪口呆,小脸微微发白。

    小旅大笑道:“大师兄,你不是说自己是长安第一双陆高手,连虢国夫人也不是你的对手呢,今日怎么了,牛皮吹破了么?”

    噬嗑哈哈一笑,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一局又算得了什么,第一高手难道就不输棋了,小师弟,咱们再来。”

    韩离见他如此大度,也露出了笑容,点头道:“大师兄说得是。”

    第二局噬嗑不再教导韩离下棋之法,而是凝神以对,果然京城第一双陆高手非浪得虚名,转眼杀得韩离领土尽失,十三枚黑棋塞外充军,仅留两枚棋子负隅顽抗,可谓大输亏输了。

    韩离咬了咬牙,奋力一掷,却见是两个六点,当下第一枚黑棋杀出,将对方落单的白棋打出边界,第二枚棋再出,另一枚白棋又给驱走,如此两枚黑棋各在一只花眼内落单,竟是全无守势的攻招。

    噬嗑摇头笑道:“小师弟,你下棋经验终是不足啊,如此走法,必败无疑呢。”想着便要将之一举打落,完胜对手,当下随手一掷,两枚骰子在棋盘上滚了许久方才停下,居然是两个“一”。

    小旅忍俊不禁:“大师兄,你两条光棍,能戳到谁啊。”

    噬嗑哼了一声,白他一眼。

    韩离却是凝神闭息,俨然没曾听见。

    韩离这次掷出的仍是两个相同的点数,依照双陆规矩,便可依点数移动两次,当下将之前救下的两枚黑棋移出,复又打走对方两枚白棋,如此己方便有六员战将,虽说依旧势力悬殊,却未必没有一搏之力。

    随后双方轮流投骰,噬嗑想是运气已尽,不是连出小点,便是点数不对,既打不下韩离的棋,也救不下自己的棋,终于胜负扭转,这一局他又输了。

    噬嗑脾气再好,连败之下却也满脸通红,吼道:“再来一盘!”

    韩离吓了一跳,皱眉道:“大师兄,你心神不凝,还是先歇歇吧。”

    噬嗑摇头怒道:“歇什么歇,我就不信你一个初习者竟能连胜我三局,我可是京城第一双陆高手,无论如何也要赢你一局。闲话休说,摆棋!”

    韩离无奈,只得依言而行。

    然而这双陆既是“才子”游戏,最考验人之忍心耐性,噬嗑心境已乱,如何能胜。果然第三局输得比前一局更惨。他更怒,强迫韩离再来,结果六战皆墨,这京城第一双陆高手竟无一胜绩,颜面扫地。

    噬嗑猛然站起,大怒叫道:“韩离,你出千!”

    韩离茫然不解:“我干么要出千,大师兄,你可不能胡乱冤枉好人。”

    小旅见噬嗑气得脸色发黑,他本就不喜韩离,此时更是添油加醋道:“是啊,韩离你一定出千了,要不然大师兄堂堂京城第一双陆高手,又怎会连败于你,你就老实招了吧。”

    韩离更觉莫名其妙,怒目瞪视小旅,叫道:“你,你说什么?!”

    小旅吃过韩离的亏,见他又露凶态,吓了一跳,连退几步,咕喃道:“你自己出千,胜之不武,却如何还来怪我?”

    韩离气得直是喘气,几要发作,但想到连翘的话,勉强忍住,当下抱起小虎,忿忿走出门去,再不理睬他们了。

    他气愤之下,大手大脚,却将一枚黑棋打落于地,直滚到门外,好似也要跟他走般。

    小旅在旁看棋,本就跃跃欲试,见韩离出走,笑道:“大师兄,别气了,咱们来上一盘,如何?”

    噬嗑气得直是喘息:“我本想邀他游戏,做个朋友,哪想他竟是这等小人,哎……”他叹了声,稍稍冷静了些,不由心中一动,自言自语得道,“这双陆运气居多,能连胜六盘也未必不可,难道我真的误会他了?”

    小旅大不耐烦:“大师兄,你到底下是不下啊。”

    噬嗑哦了一声,当下取了黑方,漫不经心的摆棋。

    二

    “官字两个口,果然就是不讲理!”

    韩离恨恨的走出住舍,心中委屈愤怒之极,狠狠呸了一声,下定决心,终此一生再不与这两人为伍了。

    可是离部新生中只有这三人,从此与两人绝交,他却又该何所从呢。韩离抬头望去,见到大有师兄所住的房舍,暗想自己怎会真的没有玩伴呢,不是还有这位温和敦厚的大师兄在么,今晚便往他房里住一宿吧。

    正要上前敲门,猛然想起一事,一张脸却如纸白。

    只有今晚啊,过了今晚,大有师兄不就要走了么,此后便是十年再无缘相见了。既然如此,又何必还去打搅他,徒惹伤怀,何况夜已深,他也该睡下了吧。

    韩离仰望天色,六局双陆下来,足足花了三个多时辰,此刻已近子时,大家都该睡下了,惟有他一人在这凄冷的夜里,独自徘徊。

    韩离小小年纪,却是个敏感倔强之人,一时心中寂寞悲苦,既然决定不打搅大有,自也不能再回新生宿舍,那就夜宿野外吧,之前在扬州早已习惯成自然了。于是他找个阴暗角落坐下来,双手抱肩,将脸埋在膝盖,看着天际那轮孤月,怔怔出神。

    忽见对面山头精舍里亮起灯火来,大有说那是未济小睽合居之地,这般晚了,谁会涨灯,难道是她?

    韩离心中的她自然不是个讨人厌的小睽,脑海中回现出当时初见面时的情景,未济师姐的秀美容颜宛如还在眼前,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如此的温婉动人。

    她答应过握的事,当不会食言吧,如今她在做什么呢,还在想着那只项圈么?

    想着念着,韩离不觉间已然走近,借着烛光,韩离见得一个人影映在窗纸上,虽只是半身,直觉告诉他此人必是未济师姐无疑了。

    但见那个人影单手托腮,若有所思,韩离心神激荡,忍不住再走近几步,就听得屋里传出一声幽叹,一个柔美的声音极轻极轻得道:“师兄,如今你在做什么,可曾想起过我呢……”话语间尽是思慕哀怨之意。

    韩离猛觉心口像是给人砍了一刀,立马转身,飞奔而去。

    那是理所当然的,我是个傻瓜,天底下最愚蠢的傻瓜。

    小疯狗蹲坐在地,双手抱膝,仰首望着夜空,子时已至,月亮姐姐大概也回家陪她相公了吧,偌大一片天,除了黑暗,一无所有。

    昨日天命古镜中所呈之象是否就是今夜之景呢。韩离摇了摇头,他知道不对,因为那里还有一颗明星,一颗血红色的孤星。

    原来都是真的啊,怪不得那日冰儿他们看自己的眼神会这般古怪,是因为自己的命相不好啊,一切都已命中注定了么?

    就在这时,忽闻异声,韩离心中一惊,却见小虎不知何时已到自己身旁,蹲坐在地,翘首望着自己,一对幽蓝的眼眸闪烁着华彩,那里边有温柔,有怜悯,有鼓励,还有着一片至诚。

    韩离再也忍受不住,热泪狂涌而出,一把抱起其小虎,哈哈大笑:“谁说我注定孤独一人了,小虎,我还有你啊,我还有你啊!”

    小虎被他抱得透不过去了,急忙跳出韩离怀抱,冲着他直吼。

    韩离哈哈一笑,随手取过一物,丢将出去。

    小虎纵身跃起,一口叼住,撒腿便跑。

    “喂,小虎,你小子怎么自个儿跑了,我是你主人,应该叼回来还给我才是。”韩离大声叫唤,小虎却是偷劫小贼,哪会坐以待毙,韩离叫得越急,它自是逃得越快了。

    “臭小虎,真以为我抓不住你么!”韩离纵身一扑,却将已小虎按倒在地,随即虎口夺食,转身便跑。

    这下轮到小虎急了,嗷嗷怒吼,急追而上,如此一个拼命追,一个死命逃,这一人一兽却是玩得不亦乐乎。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