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十三章 师姐

章节字数:3342  更新时间:16-12-05 2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哎哟,我输了!大师兄不愧是京城第一双陆高手,师弟我甘拜下风呢。”小旅一脸沮丧,摇头叹息。

    噬嗑连败于韩离六场,一口恶气闷在心头,此时获胜,自是得意洋洋,笑道:“师弟不必如此沮丧,你的棋力也是不弱的。”

    小旅只是摇头,输得心服口服,他瞧看着棋盘上的棋子,忽觉哪里不对,仔细一看,叫道:“不对啊,你的黑棋好象少了一枚。”

    噬嗑正在兴头上,小旅这话无疑是泼下冷水,脸色一变,恼道:“师弟啊,愿赌服输,才是男子汉行径。”

    “若我真的输了自然会认,可大师兄你看清楚啊,你的黑棋明明只有一十四枚呢。”小旅大觉委屈。

    噬嗑哼了一声,当下细数对方王廷内的黑棋,居然真的少了一枚,他深怕自己眼花,再仔细一数,果然只有十四枚黑棋,那最后一枚竟是不翼而飞了。

    噬嗑心惊不已,暗想难道自己计算错误,尚有一枚棋子未曾救得。这可是新手常犯的错误,自己身为京城第一双陆高手如何能犯下这等低级错误,忙往边界找寻,仍不见那枚黑棋,不由吁了口气,看来并非自己计算失误,可是如此一来,那枚黑棋又跑哪去了?

    他皱眉苦思,忽得目光亮起,想起一事,抚掌惊呼:“定是摆棋时就少了一枚,我们却没有发现。”

    小旅奇道:“怎会如此,可那枚棋又是给谁拿走了?”

    噬嗑眼望门外,冷笑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小旅恍然大悟,抚掌叫道:“照啊,定是韩离那小子干的,他出千赢大师兄给我们撞破了,心中不服,是以起心偷盗,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噬嗑怒哼一声,可转念想想,又觉不对:“我瞧那小师弟挺是忠厚老实,不会做出这种事吧?”

    小旅见大师兄心慈手软,好谋无断,忙劝道:“我看八成是他,你若不信,咱们大可抓住他当面对质。”

    噬嗑点头道:“也罢,咱们先将他拿住,问个明白。”

    当下两人走出房门,此时已过子时,四下黑漆漆得不见半个人影,小旅心中害怕起来,忙道:“大师兄,夜深了,我看咱们还是明天再找吧。”

    噬嗑哼了一声:“胆小鬼,怕什么,跟着我走就是!”

    他大步走出,然见四下寂静无人,他毕竟只是个九岁大的孩童,自也不免心生恐惧,当下大叫一声给自己壮胆:“韩离,你在哪里,听到了应一声,我有事要问你!”

    可等了良久之后也没听韩离回应,小旅心中怕极,连拉噬嗑衣袖,低声道:“他定是不知跑到哪里睡着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噬嗑自也害怕,只是在师弟面前可不能堕了大师兄的威风,轻咳一声,润了润嗓子,又叫道:“韩离,我数到三,你若还不出来,我们可就不理你啊!”他将“一”字拖得老长,“二”字方出,立时报了个三,见韩离兀自不出声,连呸几声,转身回房。

    忽然,黑暗中不知从何处窜出一物,旋即又听得一个清脆稚嫩的童音叫道:“小虎,我抓住你了!”一道人影后发先至,飞扑而出,便将先前那物按倒在地。

    噬嗑小旅此时才看清先前那物正是韩离的小虎,它口中本事叼着一物,给韩离按倒在地,那物事自它嘴里脱落,滚到两人脚边,赫然就是那枚遗失的黑棋。

    这下人赃并获,小疯狗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小旅冷笑道:“看吧,这韩离既卑劣又愚蠢,如今现了形,瞧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他拾起那枚黑棋,抢步走上,笑嘻嘻得打量着韩离,说道:“小师弟,你看这是什么东西?”

    韩离仔细一看,不由惊呼道:“这……这是双陆棋子!?”

    小旅见他装成一副无辜的模样,心中冷哼,嘿嘿笑道:“小师弟啊,做人要诚实,你偷了大师兄的黑棋,害他颜面扫地,难道还想不认么?”

    韩离惊呆了,小虎怒吼一声,才恍然而醒,他摇了摇头,茫然道:“我没有偷棋,这……这是我地上捡的……”

    “地上捡的?”小旅像似听见这世上最可笑的笑话,大笑道,“小师弟啊,你连谎话都不会说么,早不捡晚不捡,偏偏这个时候来捡?”

    韩离知道口才不及,无法申辩,摇头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没偷就是。”说着抱起小虎,转身便走。

    小旅见他做了贼还如此傲慢,大怒不已,转念又想此时可不必自己出头,回头对噬嗑道:“大师兄,这小子不肯认罪,态度骄横,你看怎么办?”

    噬嗑若有所思,听得小旅之言,取过黑棋,走上前去,说道:“小师弟,你我有缘,既为同门师兄弟,又共住一舍,今日若不能将此事解开,以后恐怕很难相处了。我再问你一句,这棋是不是你偷的?”

    韩离本不愿与之多言,听得噬嗑说话,态度倒颇为诚恳,又想到连翘在祝融殿的言语,暗想这两人与自己一道入门,又同住一舍,以后在一起的日子可长了,若因这点小事闹了矛盾,以后恐怕彼此都不好过。

    他心念至此,便有了转寰余地,当下转过身来,正要开口解释,忽听得一个清脆甜美的女童声音道:“这么晚了,你们几个人不睡觉,聚在这里做什么,是要打架么?”

    这嗓音好生悦耳动听,莫说韩离,连噬嗑小旅也是一呆,忙往发声处望去,就见黑暗中一女童曼步而出,瞧她五官精致,肌肤白皙娇嫩,虽只八九岁的年纪,却已出落得绝色美人的雏形,当真叫人惊艳不已,正是小睽来了。

    当日初见面之时,韩离就因小睽的天生丽质而痴呆,如今噬嗑小旅一见之下自也浑然忘我,两对眼珠儿直勾勾得往她脸上身上猛瞧,却早已将家教礼数抛到九宵云外去。

    韩家堡八部之中便有两部尽出美女佳人,一日兑,二曰离。这兑部上至部主韩咸无一男性弟子,是以又称女部,乃韩归妹之流常年流连之地。离部女子虽然少些,部主连翘号称韩家堡第一美女,便是放眼整个武林,单论美色,却也无人能出其右,是以亦有天下第一绝色之称。得师如此,离部女弟子自也不在话下,未济小睽均有倾国之姿,只是未济性格淑婉低调,不示张扬;这小睽自负美貌,每见男子痴态,必是洋洋得意,直到挨了韩离一巴掌,才知世间竟还有这等怪物。

    小睽眼见噬嗑小旅痴呆的模样,嘻嘻一笑,大为满意,转眼见韩离神情冷漠,对自己爱理不理,顿时心情大坏,哼了一声,妙目流转间,落在噬嗑手中的黑棋上,笑道:“怎么,你们也喜欢玩双陆么?”

    小旅忙抢先道:“是啊,小睽师姐可有兴趣和我们一块玩?”

    “好啊。”小睽面露兴奋之色,看来她果真也沉迷此道,她抬头看了看天色,却又叹息道:“可惜夜深了,我得回去呢。”

    噬嗑小旅均是面露沮丧,叹息不已。

    小睽又笑道:“棋是下不了了,但这枚黑棋倒是好看得紧,能送给我么?”

    小旅听得美人有意收礼,自是大喜过往,忙要将黑棋抢过来,以作礼品相送,但见噬嗑白眼过来,只得悻悻收手,暗自后悔,自己怎么不做大师兄呢。

    噬嗑珍而重之得将黑棋交到小睽手中,笑道:“小睽师姐,请您收好了。”

    小睽笑嘻嘻得接过来,刚一入手,蓦地花容惨变,惊呼一声,猛将那黑棋扔落在地,叫道:“好脏,那是什么啊,是谁这么恶心!”

    噬嗑吃惊不已,这才想起这黑棋方从小虎嘴里落出,自是沾满这畜生的唾液,自己一时不慎,在美人儿面前丢尽了脸,心中恨极,怒目瞪视韩离。

    小旅暗叫侥幸,幸亏自己不是大师兄,当下忙抢功道:“小睽师姐莫要误会了师兄,这一切都是韩离这小子干的,黑棋上的脏东西正是他的宝贝小虎的口水。”

    小睽粉面生愠,怒道:“臭小子,你就这么喜欢跟我过不去么?”

    韩离没来由得成了众矢之的,心头怒极,大声叫道:“是我做得又如何,你待怎样?”

    小睽大怒道:“好你个臭小子,三番四次顶撞于我,真不想活了么,谁帮我教训他!”

    小旅终于逮到机会,哈哈大笑:“小师弟,可别怪我们辣手无情啊,你得罪了咱们的师姐,可就没好果子吃了。”他与噬嗑二人摩拳擦掌,一道围了上来。

    韩离见两人来势凶凶,心里倒有些怕了,下意识得退后一步,怀中小虎却是咧嘴怒吼,丝毫不惧,韩离受其鼓舞,胆怯之心尽去,说道:“小虎,咱们既是好兄弟,如今就来并肩作战吧。”说着将它放落于地,这一人一兽并肩而立,同御强敌。

    小睽正自得意间,忽又想起一事,忙问道:“喂,你们两个会不会武功啊,可不要胡打一气,那可丑死了。”

    小旅笑道:“小睽师姐尽可放心,我爹爹乃当朝礼部侍郎,家中聘有三位武术教头,噬嗑师兄的叔叔亦是朔方节度使行军司马,自不会如流氓打架,包叫师姐您称心如意。”

    小睽闻之大喜,可转念又想韩离根本不会武功,两人下手不留情,将之打伤至残,也不是自己所愿见,当下喊道:“臭小子,我看你还是向我下跪投降吧,免受皮肉之苦。”

    噬嗑虽是少年心境,为人毕竟精细老练许多,他见小睽喊打在先,如今又来劝降,当真猜不透她对韩离到底是何心态,不免有些犹豫该不该出手。

    韩离冷笑道:“要打便打,谁要你这臭婊子惺惺作态,好不厌烦!”

    小睽俏脸刹的雪白,气得娇躯颤抖,蓦地尖叫一声:“打,给我往死里打!”

    噬嗑一怔,未及出手,小旅却已大吼一声,便要扑将上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