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十五章 补课

章节字数:4699  更新时间:16-12-06 1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师父,你唤我来有事么?”

    未济来到祝融殿门口,轻敲房门,出言询问,却听里内连翘的声音道:“济儿,你来啊,快快进来吧。”

    未济推门而入,就见连翘背对自己,站在祝融神像前,双手负后,好似若有所思,她不敢打搅,便肃手静候其旁。

    等得片刻,连翘转身过来,却见她花容惨淡,甚为憔悴。未济心知肚明,琢磨着开口道:“师父,你还在为小师弟的事发愁么?”

    连翘长叹一声,说道:“可不是么,那傻小子当真叫人操碎了心。济儿,你可一定要帮师父这个忙啊。”

    未济知道自己这位师父素来好胜,韩离又是她平生收下的第一位纯卦弟子,自是满心期待。她沉默有倾,开口道:“我看过小师弟的答卷,除离卦之外,其余六十三卦均有独到见解,是以弟子觉得他非但不蠢,乃是十分聪明的。”

    “你也说除离卦之外啊!他身为离部纯卦弟子,离卦乃是他的本卦,他又怎能一窍不通?”连翘叹道:“所谓知己知彼,未能知己焉能知彼。如此下去,即便他以后能习得上乘武学,也是弊多利少,予他只有大害。”

    未济叹道:“离卦讲究依附,强调近人合群,可小师弟的性格偏偏与之相反,想要他读懂此卦,那可真是千难万难之事。”

    连翘不置可否,她瞧了瞧未济,忽道:“济儿,你的外卦功夫练得如何了?”

    未济没料她忽然问起自己的修行进度,当下老老实实得道:“弟子愚纯,止于六三,数月来未得寸进,还要想请师父为我指点迷津。”

    “六三,未济,征,凶,利涉大川……”连翘沉吟片刻,忽得笑道:“济儿啊,你是否还是不敢见他?”

    未济啊得一声轻呼,蓦地俏脸生霞,螓首低低,弄着衣角,轻声细语道:“师父,您为何忽然提起他来?”

    连翘笑道:“这学易和做人均是一样,你心中犹豫,只道征必凶,是故徘徊不前。师父说得没错吧,”说着她又笑了笑道:“济儿,你可知为何既济卦之后还有未济之卦?”

    未济答道:“有生便有死,有死便有生,万物终结之日必是重生之时,是故天地循环不休,复有万世。”

    连翘点头笑道:“未济乃周易六十四卦之最末,是有复生之意。济儿,你既懂得这个道理,为何就不能迈出那一步呢?”

    未济怔了一怔,低头不语。

    连翘看着她,忽又道:“六三,未济,征,凶,利涉大川。征既凶,何故又能利涉大川?只因六三下承九二上接九四,那两爻均为阳爻,是有离火通明之相,故可排除万难,渡江过河。济儿,你可明白为师话里的意思?”

    未济恍然大悟,惊声道:“你说离师弟他可以帮我?”

    连翘笑道:“不是他能帮你,而是你们要相互帮助。”

    未济若有所思,可随即又叹了一声,黯然道:“可小师弟这些日来对我态度冷淡,我怕帮不了他……”

    连翘笑道:“离儿生性虽然孤执倔强了些,但终究只是个孩子,这些日来待你冷漠,只因心有迷惘之故,其实他还是挺依恋你的。济儿,方今离部上下只有你能帮他,也只有他能帮你了。”

    未济点头道:“我身为师姐,我自然责无旁贷。”

    连翘笑道:“如此甚好,那我便等你的好消息了。”说着自怀中取出一物,塞入未济手中。

    未济见是张白纸,其上写了许多人名,不由奇道:“这上边的人是……”

    连翘笑道:“均是离儿在扬州时的朋友,乃是数月来为师差人下山访到的,应当对你有用。”

    “原来小师弟也有过这许多朋友么?”未济看着纸上名姓,眼眶不自禁有些湿润了。

    二

    小虎身为阿离在韩家堡唯一的朋友,半年来,它见好友日渐消沉,不与任何人说话,整日躲在松树林中,双手抱膝,将小脑袋埋在双股间,好低好低,大概只有如此做,便能与这个世界彻底隔绝,从此不再受到任何伤害。

    半年了,小虎长得很快,起初阿离尚可将它抱入怀中,如今却比他还高还壮,巨大的身体甚至可以遮阳蔽日,为阿离提供真正与世隔绝的住所。

    久而久之,离部弟子都懂了一个道理,如果找不到韩离,那就去找小虎吧,因为小哑巴一定躲在它的影子里。

    “为什么总要躲在小虎身后呢?”未济看着韩离,美目含愁。

    小哑巴没有答话,小哑巴又怎会答话。他甚至连头都不抬一下,如今他已然聋了,已然死了,什么也听不见,什么看不见了。

    “呜嗷!”小虎却是回应了,它怒吼一声,示意未济不要多管闲事。

    “小虎啊,你若真的是小师弟的好朋友,就让开些,我有些话想对他说呢。”

    未济笑了,她笑得是那么好看,小虎本是畜生,然此时的它却又不是了,它好似也如寻常男子般着了迷,面对如此佳人,只有恭恭敬敬得退下,不敢有丝毫怠慢。

    “小虎,不要走!”

    小哑巴终于开口了,但这一开口竟就是惊天怒吼,转瞬间他又变成了小疯狗,大叫着向小虎扑去,又躲到它身后。

    “小师弟啊,你就真的这般讨厌见到我么?”一股柔和的劲道凝而不发,却似一堵墙,拦在小疯狗面前,小疯狗再癫再狂,却又如何能翻过这堵温柔的天墙呢?

    于是小疯狗沉默了,小疯狗又变成了小哑巴。

    “我不用你来管!”小哑巴摇着头,他眼中噙着泪,小哑巴道出了半年来的第二句话。

    “小师弟啊,半年前你初来离部之时,师姐答应过你一件事,你还记得么?”未济温柔似水,嗓音甜美,妙目盈盈,里边好似藏着诉不完道不尽的款款深情,凝望着小哑巴,这般神情好生动人。

    “师姐……”小师弟终于抬起头,然望见师姐那张太过美丽的容颜,他小脸一红,又低下头去,小哑巴又成了小害羞。

    “是啊,那日小虎的项圈坏了,我答应过你,要给它做个新的,如今东西做好了,只是小虎长得好快,看来又得重做了呢……”未济取出一只项圈,却见不过碗口大小,连小虎半只大腿也套不住,但此物色泽圆润,白璧微暇,居然是上等美玉所造,可谓价值连城。

    “师姐,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接受。”小害羞急急摇头,他只是个穷小子,早有自知之明。

    未济径直将玉项圈塞到穷小子手中,微笑道:“你仔细瞧瞧,上边有什么?”

    韩离低头一看,顿时惊呆了。

    明离、康胡儿、史窣于、毕方、牛源……阿离、大有、未济、小睽、阿鼎、小旅、噬嗑……少时的小伙伴,如今的师兄弟,是所有他所认识的人,喜欢的,讨厌的,怨恨的人都在上面,没有一个人落下,没有一个人会将他抛下。

    小哑巴再也忍受不住,扑倒在地,失声痛哭。

    未济看着他痛哭流涕的样子,眼中也潮了,忙笑道:“师父她老人家千方百计差人寻到这些人的名字,我便将他们都刻在上面,只求小师弟你能喜欢。”

    “师父?”哭声顿止,咚得一下,那是礼物落地的声音。

    小哑巴低着头,再也看不见他的脸,只听他淡淡道:“因为师父要你来,你才来得么的?”

    “师父她老人家十分关心你,深恐你日益消沉,要出事,是以让我来劝你……”未济可不怕,直言来意,又道:“况且我也想来看你的,只是这些日子你好似对我产生了误会,一心躲避,我也不知如何劝你才好,是故借此物为礼,盼你莫要再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韩离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师姐,目光狐疑,辩着她的真假。

    未济也直面他的目光,从容接受他的审查,微笑道:“小师弟,你愿意相信我,让我帮你么?”

    韩离蓦得眼眶一红,豆大的泪珠坠将下来,小脸绯红,又自低头。

    三

    小哑巴居然变了,尤其是这几日,他居然变得喜欢说话了,甚至连晚上做梦都会笑出声来。此事小旅噬嗑自是感触最深,这位小师弟从不主动与他们说话,这几天不知是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居然会主动向自己问好。他们自不免心生疑惑,此事多半另有隐情,于是两人决定跟踪韩离,一查究竟。

    两人均知韩离连续几次补考不及格后,师父已然对他彻底绝望,是以这些日来韩离都没去离火台听课,只见他早饭过后,便带着小虎往松树林方向跑。两人尾随其后,却见他行到一处空地,就此不再前行,原地徘徊,显然是在等人,两人埋伏在旁,静观其变。

    过了约摸半个时辰,却听一个轻柔甜美的声音道:“小师弟,对不住啊,我今早有点事,来晚了。”两人心中均是一荡,就见松林那头有人缓步而来,来人绿衣如水,再近一些可见她容光明艳,肤如冰雪,活脱脱一个美人儿,却不正是师姐韩未济是谁?

    两人在旁瞧得无不心头大火,暗生嫉妒,寻思韩离这小子其貌不扬,性格古怪,可谓人见人厌,何以能赢得大美女师姐未济的青睐,还邀到此地幽会,这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却见韩离这小色鬼大喜若狂,几步跑到未济身前,红着小脸笑道:“不碍事,只要师姐你来了就好。”

    却见两人边走边说,边说边笑,见那小色鬼的色迷迷的得意模样,小旅噬嗑真是气炸了胸膛,小旅更是恨不得冲上去揍他一顿,只是碍于未济之面,就此作罢。不过两人如何能就此甘心,便即商量决定,待这小色鬼回来,非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是夜到了亥时末刻,那小色鬼终于回来了。小旅已然等得睡着,给噬嗑推醒,一见韩离,想起今早松树林之事,大声道:“韩离,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难道不知已过晚寝时辰么。走,跟我去见师父!”

    依韩家堡堡规,堡中弟子亥时一过便得熄灯就寝。那日小旅噬嗑玩双陆到子时,只因当时未明规矩,且是初犯,并未遭到责罚,而今韩离知法犯法,小旅正可借此为口实,将之严办。

    “过亥时了么?”韩离瞧了瞧天色,打了个哈欠,自行爬上床去,懒洋洋得道:“夜深了,我看两位师兄还是快快安歇吧,若是给师父知道,可是要受罚的。”

    韩离这话委实是厉害,噬嗑听得不由一怔,想到自己此刻未眠也是违规,他没想到小哑巴平日一言不发,一旦开口竟如此了得,心念一转,说道:“我们可都是为了等你回来啊。小师弟啊,你可不能颠倒黑白!”

    韩离瞅他一眼,故作不解得道:“大师兄为何要等我,我这些天都得补课,回来自然是晚的,不信你可以去问师父的。”

    小旅截口怒道:“什么补课,你分明就是找未济师姐幽会去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韩离脸色一变,露出怒意来,不过此时他心情正好,也不愿与他们计较,当下一拉被子,说道:“我困死了,要睡觉,你们休要再来吵我。”说罢便即覆被而眠。

    小旅狂怒,直要将他从被窝里揪出来狠狠打上一顿,却给噬嗑拉住,说道:“小旅别冲动,咱们逞一时之快,反是中了他的奸计,若是告到师父那边去,理亏的还是我们。放心,这小子嚣张不了多久,终究要栽在咱们手上,明日我便去找鼎师兄商量商量,瞧他怎么说。”

    小旅愤愤不平,他气了一整天,此时也累了,倒头便睡。

    四

    这一日韩离大清早便带着小虎赶到老地方。今日他心情极好,甚至有些兴奋,原因就在他手中。此物正他是昨日的答卷,经过半年努力,小蠢蛋终于开窍了,以甲等成绩通过大考,此事未济自是功不可没,自然是要向她报喜的。

    韩离兴奋得双手互搓,脚下不停,踱过来又走过去。小虎却是一副惫懒模样,趴在地上哈欠连天,想是在怨怪韩离大清早得拉自己出门,搅了它的美梦。

    “小虎啊,你说师姐她知道我通过了么?”

    “小虎啊,你说我该怎么将此事告诉她呢?”

    “小虎啊,你说她知晓此事后会不会为我开心啊?”

    “小虎啊……小虎啊……”

    小虎听他啰唆不休,好生厌烦,站起身来就想逃走,忽得它心生警觉,双耳一竖,目光凝注,向韩离身后望去,咧嘴磨牙,做凶恶之状。

    韩离兀自沉浸在兴奋之中,只是喃喃不休,忽听的一个清脆的的女子声音道:“你这人可真是够啰嗦的,像个女人似的,不明白未济师姐这十多天怎么能受得了你?”

    韩离大吃一惊,就见得一张娇俏容颜现于眼前,然而这张脸他见了就厌,那声音听了便烦,这女孩正是那讨厌鬼韩睽。

    韩离见她骤然出现,吓得连退数步,惊声道:“怎么是你?你怎么知道这里?师姐她怎么没来?”

    小睽哼了一声:“师姐她烦透了你,不来啊。我来陪你不好么,真是不知好人心呢!”

    韩离一呆,大怒叫道:“你胡说,师姐她怎会烦了我,你带我去见她,我……我见她!”

    小睽见他方才还在狂喜之中,此时却是悲痛不甚,险些坠泪,如此大喜大悲,直叫她心生迷惘,这少年到底是怎么的人,自己为何就是读不懂他?想念至此,猛就觉双颊滚烫,她吃惊不已,忙捂住脸,避过他那狂热的目光,低声轻叹道:“傻小子,我骗你的啊。师姐她还在祝融殿,能不能通过终试,仍是未知之数呢。”

    “终试?”韩离心有不祥之感,惊声道:“你说她要考外卦终试了?”

    小睽点头道:“自然是未济卦的外卦终试了,她已将六三学成啊。”

    这话犹如冷水覆头,韩离只觉全身冰冷。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