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十七章 恨别离

章节字数:5565  更新时间:16-12-08 19: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习成六三,过了终试,意味着未济在离部的日子已经到头,她将成为韩离眼中继大有之后,第二个走出朝阳峰的繁卦弟子。

    半年前大有的离去,离师弟变成了小哑牙,颓废消沉,而如今,他还是如当日送大有般陪着自己走到山门口,然而当自己离去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未济心中生出担忧来。

    “离师弟,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你可一定要好生保重自己啊。”

    未济犹豫片刻,终究没有说出这句最恰当的话,她不自禁得拉住韩离的手,关切得道:“离师弟,还带着师姐送给你的礼物么?”

    韩离呆若木鸡,可听得这话,不由身子一颤,他眼眶红了,点了点头,自怀中取出那只玉项圈,交到未济手中。

    这玉项圈乃暖玉所造,入手温和,小虎配带自然嫌小,是以韩离一直留在身边。未济玉指轻动,转着项圈边缘,读着上边的人名,露出忧伤之色,读到自己的名字时,她美目泛红,险些坠泪。

    韩离看在眼里,知她心意,当下笑道:“这是师姐你送给我的礼物,便如您亲临一般,是以我会好生照顾自己的,你就放心走吧。”

    未济娇躯轻颤,望着韩离,眼中泪水终于难以遏制,坠将下来,她急急别过头,拭掉泪痕,换了张笑脸:“小师弟,你能这般想,师姐我就真的能放下心了。”她顿了顿又道,“我到莲花峰后会托人给你送信,以后咱们每月一次,彼此书信往来,可好?”

    韩离本已下定决心,了断彼此因缘,未济这话不免又勾起他心中希望,他小脸绯红,忙道:“为什么要一月,咱们不能天天通信么?”

    未济素来善解人意,此时却像是根本没听懂韩离的话般,摇头笑道:“傻孩子,你我以后自然还有许多课程要做,如何能够天天通信。你若嫌一月太长,不如改为半月如何?”

    “孩子……孩子……”韩离心头还似给人狠狠得刮了一刀,又痛又苦,原来啊原来,在她心里一直将自己当作孩子看待,连弟弟都算不上么?其实这也怪不了她,她比自己大了整整八岁,自然是大为不同的。

    韩离感觉未济虽然就站在自己面前,却像是到了天的那边,与自己的世界彻底脱离了。

    未济见他如此,不由一惊,已知自己说错了话。她本是个十分聪慧的女子,懂得把握他人心思,然而对待这位小师弟,自己也不晓得为何,总要比对别人迷糊许多。此时她也不知该如何圆场才好,转过头去,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只轻声道:“离师弟,对不起,我得走了。”

    走吧,都走吧!

    韩离哈哈一笑,伸手抚摸小虎毛发,转过身去。

    未济看看小虎,它那对幽蓝的眸子凝望着自己,好似能说话般,心中一痛,急忙转身离去。

    二

    送走韩未济,韩离回到自己的家——常去的松树林中某个谁也找不到的角落里——只是如今的他并没有躲在小虎的身影里,却是背靠着小虎那暖暖的毛发,以手为枕,仰望苍穹,但见夕阳已落,天色向晚,这一日已至尽头……

    “小虎,你说为什么,有了我喜欢的,转眼便会失去,难道这就是我的命么?”

    他颓然叹息着,但见天色阴沉,想来多至多半个时辰,便有雨水落下,但他不怕,就等这场暴雨块来,将他彻底得洗个干净。

    当是时乌云蔽月,天空好似给拉上一块黑幕,像是遮掩住什么般。或许就是老天爷打好的如意算盘,天意难测,便是这个道理。

    韩离正颓废时,忽得眼前一亮,但见西边天空竟有光亮闪烁,忙定睛望去,一颗孤星独悬天际,星光璀璨,好似一道圣光捅破黑幕,照临大地。

    他痴痴得望了半晌,忽得小嘴咧开,嘿嘿而笑,使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自言自语道:“既然都走了,就让他们走吧,我又未必为此自怨自艾,恨天尤人,这不是犯傻么?不如就若这颗孤星一般,自由随我,岂不快哉?”

    想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下意识得转头望去,却见小虎蹲坐在旁,双眸幽蓝,望着自己,尽是怜悯担忧之色。

    “小虎,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很好的。”韩离拭去脸上泪水,笑着抱了抱小虎脖子,这时忽听咚得一声,怀中有物落了出来。

    是那只玉项圈,未济师姐留给自己的礼物,上边刻着自己所认识得所有人的名字,它承载着自己的回忆,是此时唯一的精神寄托。但同时也是他的羁绊,他痛苦的根源。

    韩离弯腰拾起,将之高举过头,对着星光,那玉色晶莹,犹如透明了般,其上留名仿佛镌刻在夜空之中,如繁星点缀,当真美绝。

    “留念,寄托,如今的我还要这些做什么?!”韩离蓦地大喝一声,奋力将之掷出,看着那项圈滚出老远,消失在视野尽头。

    他不要了,小虎却似乎还有所留恋,看着那玉项圈伤心得滚走,当即飞扑而上,追了过去。

    小虎速度惊人,转眼便将玉项圈叼将回来,而就在此时,它心中忽生警觉,回头间,那对幽蓝双眸中透出惊怒之意,倒映着一个人影缓步走来……

    三

    脚下传来一声脆响,像是粉碎的声音,他低头一看,那只玉项圈就在脚下,却已成了碎片……

    韩离猛然惊醒,坐了起来,才知那只是梦,探手入怀,发现那只玉项圈已然不见,想起就在方才,自己将之舍弃了,当时豪气干云,如今想来,却有一丝惆怅……

    “傻瓜,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啊?”韩离仰倒在地,哈哈大笑起来:“小虎,你也一定这般认为吧,还有比我更傻的傻瓜么?”

    但小虎没有回答,他跳了起来,四下张望,骤然间他脸色苍白。

    赶到事发之地,韩离只觉天雷殛顶,一时心中悲恸欲绝,双拳紧握的他,咬牙切齿,牙缝间已是流出血来。

    眼前是小虎巨大的身体,却见它侧卧在地,满身是血,那血淋淋的匕首兀自插在它身上,然而最叫韩离愤怒的是,这把匕首正被一双雪白玉手握着,看清这美貌少女惊愕的表情,赫然就是冤家对头韩睽。

    小睽见韩离双目之中如要喷出火来,不由心生惧意,忙放脱匕首,往后退了几步,忙解释道:“你可别误会,这不是我干的!”

    韩离吼道:“你若不是凶手,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她本想说未济师姐走了,她在新生宿舍找不到韩离,是以才过来看看,但这话未免太过示弱,小睽俏脸微红,轻哼一声,撅嘴道:“要你管我,我只是路过的……”

    “路过?!”韩离更加确信她在撒谎,可眼下小虎性命危殆,已顾不上与她罗嗦,他见小虎气息虚弱,需得将匕首拔出,包扎伤口,不然时候一长,失血过多,必死无疑。

    正要将匕首拔出,小睽叫道:“别动,匕首上喂有剧毒!”

    韩离吃了一惊,低头望去,果见小虎伤口呈紫黑色,又闻到一股臭味,果真是中毒之象。

    韩离狂怒不已,冲着小睽叫道:“你好恶毒的心肠,若小虎有何不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小睽眼一红,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哭道:“真不是我做的啊,你为什么就不肯信我,若真是我,还会傻得留下来等你报仇么?”

    韩离瞪着她,怒哼一声,蹲下身来,凝视小虎伤口,暗想既然匕首上有毒,若轻易将之拔出,恐对小虎不利,一时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小虎呼吸出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韩离大喜,忙道:“小虎,你还好么,放心,我一定会救活你的!”

    小虎想是太过虚弱了,只看了韩离一眼,便即闭上眼睛,费力的呼吸着。

    小睽看在眼里,说道:“小虎的伤不能耽误了,我去找师父来……”然转念一想,若是师父来了多半也是会误会自己的,焦急间她又想起一人,说道:“阿鼎的宿舍离这儿最近,他叔叔是个道士,他也精通医术,我去叫他过来看看。”说罢转身就走。

    韩离吼道:“你这凶手,想畏罪潜逃么?”

    小睽气道:“你这人怎得这般死心眼,我已经说过好多次了,不是我干的,你怎得就是不信呢!要不你去找阿鼎,我留下来照顾小虎。”

    韩离冷笑道:“我一走,小虎还有命在么?”

    小睽给他气得险些昏过去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到底想怎样,看着小虎死去么?”

    韩离一怔,心想小虎性命确是最为要紧,说不得只好信她一次了。他使劲让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好吧,你留下来照顾小虎,我去找鼎师兄。可若这期间小虎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小睽吓了一跳,暗想这小子怪僻得紧,言出必行,若小虎坚持不住,未能等到他回来,自己岂不也要赔上条性命去?!可转念又想这离部可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上面还有师父,她又怎会坐视韩离行凶?再说若论单打独斗,他那点三脚猫功夫,怎会是自己的对手?想通此节,却有何惧,她点头道:“好啊,你快去吧,若小虎有什么不测,你惟我是问就是。”

    韩离也不及多想,想好前往韩鼎宿舍最近的道路,发足狂奔而去。

    小睽见他去远,只觉身心俱疲,伴着小虎坐下,伸手轻抚它毛发,叹道:“小虎啊,你怎会认得这等主人呢,他当真好会气死人呢。”

    不论小虎对此如何感想,总之它是无力回应了。

    四

    “鼎师兄,快开门,鼎师兄……”韩离焦急得拍打阿鼎宿舍房门,大声叫喊。

    “谁啊,天都还没亮呢,真会搅人清梦。”过了好半晌,房门才被打开,阿鼎一脸睡容,衣冠未整,还不住打着磕睡,她见到韩离,说道:“小师弟是你啊,可有要紧的事么?”

    韩离已是迫不及待,一把拉住阿鼎,急声道:“小虎命在旦夕。鼎师兄,你快随我去救它。”

    阿鼎也自一惊,忙道:“什么,小虎出事了?别急,且把事情说清楚。”

    韩离急道:“小虎给人害了,身中剧毒,只有你能救它。”

    阿鼎目光一转,忙道:“等等,我先去拿些东西……”说罢跑进房内,将一些医疗之物放进小布包内,旋即从桌上取过棕红色小瓷瓶,稍做犹豫,将之丢入布包。

    韩离看在眼里,心中疑惑,然此时他心系小虎伤情,也不及多问了,只道:“咱们可以走了吧。”

    阿鼎将小布包拎在手中,说道:“走吧。”

    两人赶回小虎受伤之地,小睽伴在小虎身边,见到他们,喜道:“你们可回来啊,小虎方才醒过一次,好生痛苦的样子,我怕你们再稍迟片刻,它可就不行了。”

    阿鼎将小布包放下,蹲下身探看小虎伤势,见那伤口色黑,更有股腐烂酸臭之味,确是身中剧毒。当下他取过湿毛巾,敷在伤口处,右手握住匕首,用力拔出,小虎惨叫一声,浑身剧烈颤抖,伤口更是流出黑血来。

    阿鼎瞧那毒血颜色,又嗅了气味,面露骇然之色,惊声道:“镇魂散?这种毒物怎会在此地出现?!”

    韩离闻言脸色一变;小睽亦惊声道:“阿鼎,这不是你叔叔新近研制的毒物么,如今怎会施在小虎身上,莫非你……”

    韩离听说此毒乃阿鼎家中之物,惊怒万端,盯着阿鼎,眼中满是猜疑之色。

    面对两人猜疑的目光,阿鼎倒是面色如常,说道:“这镇魂散确是我叔叔研制的不假,而且我这里也有一些。不管你们信是不信,日前我的丹房失窃,许多毒剂都不翼而飞,这镇魂散就在其中,却没想到盗贼竟会将此毒用在小虎身上……”说罢他眼望韩离,正色道,“小师弟,你若认定此事乃我所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韩离见他如此淡定,倒是多信了几分,他关心小虎,忙说道:“那你有法子救活它么?”

    “镇魂散虽是毒物,且有中毒之相,但只能麻痹人之意识身体,使其动弹不得,最重也不过出现假死之相,未必真的能夺走人的性命,此理对小虎想来当是一样的。”阿鼎沉吟片刻后,又道,“我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将它医好,只能尽力而为。”说着自小布包取出一只小瓷瓶。

    韩离见那只小瓷瓶色呈棕红,正是之前在阿鼎房中他犹豫再三取来之物,此事想起,便知他事前恐怕已猜知小虎所中之毒乃镇魂散,对比方才所言倒是一致的。

    此时他疑心尽去,问道:“鼎师兄,你既知镇魂散失窃,却为何不将此事早早告知于师父?”

    阿鼎看他一眼,叹道:“此事我自然可以告诉师父,只是那时她下令彻查之下,恐怕……”

    他没将话说完,韩离小睽却已心知肚明,离部才多大,竟出现盗贼,自然是自己所为,阿鼎不愿将此事泄露给连翘知晓,也是为了顾全师兄弟间的情谊。

    韩离目光一狠,已然猜到凶手是谁了。

    小睽想得却是另一事,她秀眉微蹙,问道:“我记得这毒物你叔叔才研制出来不久,现下已经有解药了么?”

    韩离听她这么说,回过神来,注意阿鼎,满脸担忧之色。

    “没有解药,只能试试以毒攻毒!”

    阿鼎拔掉瓶口布塞,望着韩离,正色道:“这是剧毒鹤顶红,人若服用必是见血封喉。小师弟,你敢不敢让小虎试上一试么?”

    韩离呆住了,对他而言,小虎乃是自己在韩家堡唯一的知心朋友,如今见他瘫痪在地,即便不死,只怕也永生动弹不得,这却如何是自己所愿见?可正如阿鼎所言,镇魂散未必能夺走他的性命,鹤顶红却是剧毒之物,若不能起到以毒攻毒之效,那便等若是杀死了它。

    韩离心中矛盾之极,忽听小虎口中呼呼有声,已转醒过来,忙抱住它硕大脑袋,垂下泪。

    小虎仰头望天,但见朝阳初升,几只鸟儿展翅飞翔,划过天际,它双目睁得老大,直追着鸟儿的踪影没入那火红天边,消失不见,口中呜嗷之声不绝,眼中满是羡慕之色。

    韩离与小虎相处经年,彼此早已心灵相通,他知小虎生性活泼好动,喜欢奔跑,喜欢跳跃,甚至恨不得长出一对翅膀飞到天上去,心性如它,却如何能瘫痪着过一辈子,这与杀他又有何意?

    韩离一咬牙,说道:“鼎师兄,用药吧。”

    阿鼎迟疑道:“小师弟,此事是否能成,还看天命,你可想清楚了么?”

    韩离点头道:“我想清楚了,它若死了,我也不能独活!”

    此言一出,阿鼎自是惊愕不解,小睽却是跳了起来,怒道:“韩离,你说得什么鬼话,跟一个畜生同生共死,你……你当真是个疯子么?”

    韩离不做理睬,只是道:“鼎师兄,放心用药吧。若真的毒死了小虎,我也不会责怪于你的。”

    阿鼎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手一试了。”

    正要走近小虎,它却咧嘴作凶恶状,显是不愿他靠近。阿鼎无奈苦笑道:“看来它不喜欢我喂它,小师弟,你来吧。”

    韩离接过小瓷瓶,蹲在小虎身前,哭道:“小虎,我给你送解药来了。”

    小虎对着他自是乖顺了许多,摆出一副懒洋洋,死生均无所谓的样子。

    于是鹤顶红下肚了,这剧毒之物很快在小虎体内产生反应,它先是四肢痉挛,浑身颤抖,到后来双眼翻白,一动不动,终于还是死了。

    韩离看在眼里,小脸惨白,忽得一笑,将那剩余的半瓶鹤顶红往自己口中灌入。

    “疯子,你真是疯子啊!”

    小睽尖叫一声,突如其来,瞬间移动,夹手夺过瓷瓶,往地上一摔,砸个粉碎,更是往上面狠狠踩了几脚。

    韩离咬牙道:“你能阻我一时,却如何能阻我一世?!”说着站起身来,晃晃悠悠得向悬崖边上走去。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小睽大声命令,可惜以她的身份,却如何唤不住这只一意孤行的小疯狗,你已走到悬崖边上了。

    便在这时,阿鼎大师激动得叫道:“离师弟,你快看。小虎,它……它活过来了!”

    韩离猛回头,只见小虎卧在地上,原本似乎已僵死的身体动了,嘴中涌出打量黑血。他虽不懂医理,但也知这是毒血外泄之相,小虎,他当真活转回来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