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二十一章 圣旨

章节字数:3083  更新时间:16-12-15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连翘卧房在祝融殿以西,与韩离所住的弟子房间遥相对应。此时房内传出哗哗水声,不时夹杂着年轻女子的娇腻轻吟。

    “离儿,来多加点热水啊……”

    韩离尊照吩咐,提了一桶热水进屋,绕过屏风,将热水注入浴桶之中。

    “离儿,你怎么不抬头看我,是不是我人老珠黄,不讨人喜欢了么?”连翘语发娇媚,撩人情思。

    韩离吓了一跳,热水才灌到一半,险些洒在地上,急忙做完,转身便要出门。

    “离儿,你老实告诉我,这十年来你真没偷看过一眼?”

    韩离一怔,低头看着自己脚趾,脑海中猛得闪过一副画面,顿时脸颊烧红,拔腿便走。

    “啊,离儿,你在做什么,怎得水是凉的?!”

    “不对啊,明明才烧开……”韩离转过身,正要解释,眼前所见,不由惊呼出声。

    他只觉身上一阵火热,想起四年之前,第一次见到那丰腴迷人身躯探出水面,那雪白粉嫩的肌肤,那微微颤抖的双峰,那殷红如实的蓓蕾……

    韩离哪敢再想下去,更知道绝不能再看下去,可是那对眼珠儿竟似着了魔般,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疯狂得亵渎着眼前这份美丽。

    连翘本就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深闺淑女,更是对此深恶痛绝,方今见这位向来木讷的傻徒儿如此神魂颠倒,心下好不得意,妙目一转,咕噜一声,又钻入水中。

    魂魄早已被她勾走,如何不随之进退。韩离下意识抢到浴桶边,焦急地寻觅着那骤然消失的美丽,眼中的狂热急迫无以复加。

    水花四溅,连翘又探头出水面。那绝美的容颜,那眼角间淡淡的迷人的光辉,明离只觉一颗心怦怦直跳,似要窜出胸腔,更糟糕的是,如此近距离,感觉那滑嫩香唇几乎已贴在自己嘴上般,吐气如兰,当真神授魂予,想要逃离,却举步不能,但见连翘十指纤纤钩住自己脖子,旋即便觉两瓣香唇贴了上来。

    连翘刚满三十,正值女子一生最美丽诱人的阶段,韩离不过十七岁,血气方刚,如何能抵受得住这等绝色诱惑。虽是初尝滋味,然唇舌纠缠,耳畔更是娇娃轻吟细喘,品尝着唇齿间的芬芳,韩离心神俱醉,情欲之火不可遏制得在胸腔之中熊熊燃烧。此时他忘掉了眼前女子是谁,彼此之间有多少不可逾越的伦常礼法,就这般沉醉于欲海之中,浑然忘我……

    两人逾越师徒之绊,热吻缠绵,韩离身子前倾,蓦地栽进浴水之中,仓促之间,猛就呛了一大口。

    就这么一呛,像是忽然发了大水,将体内燃起的欲火情毒浇灭,他大叫一声,慌忙间推开连翘,一转身,发足狂奔,逃了出去。

    “臭小子,胆小鬼,气死我也!”连翘俏脸绯红,怒不可遏,只听得哗啦声响,水花飞溅。

    过了许久,韩离居然又回来了,但他只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连翘啊叹了一声,说道:“你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我不是个孩子,我是个男人!

    韩离骤然迈步入内,径直走向浴桶,就将连翘抱将出来,向床榻走去。

    连翘咯咯直笑,搂住韩离脖颈,在他耳畔吐气轻声道:“你想学什么,师父我都可以教你。”

    韩离面红如火,呼吸愈加急促了。

    二

    云台峰,文王殿。

    韩晋身着那件象征韩家堡主身份的枣红色长袍,他面无寸须,不过十载光阴兀自在他脸上留下了痕迹,化做鬓边微白的头发。

    他神情凝重,环视众人,说道:“日前圣上命高公公传来圣旨,言道南诏王遣使来朝,因其国前任护国天女女娲仙去,南诏王决定另选继任,邀请我天朝遣派观礼。我大唐与南诏这些年关系暧昧,时战时和,尚不明南诏王用意为何,是故皇上将此事全权交予我们韩家堡处置,不知道诸位将此有何看法?”

    乾部之主韩履较之十年前可要苍老了许多,然脸上倔强孤高之态依旧不改,只见他冷笑道:“皇帝老儿真是闲着没事,他国之事,随便找个人敷衍一番便是,何必要我们韩家堡出面。”

    “履长老之言,晚辈不敢苟同。”

    韩节,这个让韩离恨之入骨的亲生之父,十年来的唯一变化便是留起了短须,孤傲之中添了不少城府心机,却听他又道:“女娲在南疆乃是主神。六诏战乱之时,民不聊生,当任女娲从中斡旋,为百姓谋福,是故女娲神殿颇得民心,南诏一统六诏之后,因南诏王有意削弱,女娲神殿已是大不如前。不过此事十分蹊跷,据我所知,所谓护国天女早在十六年前便已不在人世,这些年来从未选举继任,为何此事来的如此突然?”

    韩晋知道韩节长在剑南,对南疆之事了若指掌,当下说道:“那依你之见,此事是何缘故?”

    “我料多半是南诏王搞的鬼……”

    韩节正想再说下去,忽听一个柔美温和的声音道:“那是他国之事,我们无需多做理会。圣上的意思很是清楚明白,只是要我们派人观礼仅此而已,我们不可胡乱猜测多事。”这位永远不老的兑部之主,依稀还是当年的容颜。

    韩晋点头道:“咸师妹所言在理,那此事便如此办,不知谁人愿意前往?”

    座下各部之主无一人应声。

    韩节见众人均不出声,当下开口道:“我有个提议。”

    韩晋道:“不妨说来听听。”

    韩节自席位上站起,向众人望了一眼,开口说道:“老爹(韩易)创堡伊始,便定下家规,十年一届,八部会武,依他老人家生前的意思,是要考察堡内弟子修炼情况,亦是选拔人材为朝廷效力。如今大试将至,咱们何不借此机会,选出会武三甲,前往南疆,一来不负圣上懿旨,二来可让这些年轻子弟出门历练一番。”

    韩晋道:“不知道诸位有何异议?”

    众部主无一人提出异议。

    韩晋看在眼里,说道道:“既然如此,就依韩节之意行事吧,待得大试一过,便遣弟子前往南疆。”

    待众人都走后,连翘正要起身离去,韩晋看在眼里,说道:“小妹,你且留一下。”

    连翘一怔止步。

    三

    文王殿内仅留下他兄妹二人。

    连翘见韩晋望着自己,神情间隐有狭促之意,心中好不烦恼,气道:“大哥,你有话就说吧,离部那些弟子们还要等我回去呢。”

    “恐怕不是他们,而是他吧。”韩晋见连翘美目圆睁,瞪视自己,满脸惊怒之色,不由一笑,改口道,“那孩子这十年来还在闹事么,他的功夫学得如何?”

    连翘神情稍缓,轻哼道:“有我在,他岂敢再闹事。至于武功,他资质虽然平平,不过还算勤勉努力,纯卦武学却也未曾落下。”

    “如此,可有胜过你的可能?”

    连翘一怔,旋即冷笑道:“他想胜我,还得再练十年!”

    韩晋微笑道:“真的是他实力不济,还是你不舍得放他离开朝阳峰?”

    连翘妙目一寒,恼道:“大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是他的儿子,你知道自己得不到他,却始终不能忘情,是故想将他的儿子留在身边,相伴终生,聊以自慰。我说得是也不是?”

    连翘大怒道:“大哥,你身为一堡之主,竟是如此无聊么?!”

    韩晋笑了:“我虽是一堡之主,却也是你的义兄,大哥关心妹妹的终生幸福,却又有何不可?”

    连翘嘿然笑道:“算了吧,别说这些没有的话,我还不知道你的为人,有公无私,你就坦白说了吧,到底有什么事要我去办?”

    韩晋方才还在笑,此时笑容骤敛,好似方才那笑根本不曾存在过般,他正色道:“几个时辰前,韩否到朝阳峰找过你,可有此事?”

    连翘一听反是笑了,说道:“你消息倒是灵通得紧啊。不错,他来找过我,说是履长老邀我过落雁峰一叙。韩否虽是好色之徒,可他师父却是正经得紧,既然他不是冲着我来,那便是冲你来的。”

    韩晋露出森然之意,冷哼道:“韩履那老家伙人老心不老,觊觎我堡主之位日久,今日终于露狐狸尾巴了。”

    连翘露出不耐之色,叹道:“你们这些争权夺利的龌龊事,我不想管也不愿管。大哥,你应该早就明白我的立场。”

    “如今你有了韩离这个纯卦弟子,却也不得不身陷其中了,”韩晋冷然笑道:“你又不是不知堡中规矩,堡主之位若非嫡传,便是公选。我膝下无子,如此凡有男性纯卦弟子的部主不论男女均有选举之权,那韩履手中有个韩乾,冰儿韩兑均是女子,他自要千方百计拉拢于你了。”

    连翘粉面微沉,说道:“也罢,我说什么,我照做就是。”

    “有你这句话,大哥我就放心了。”韩晋笑了笑,说道:“此事你也不必太过在意,尽力教好韩离即可。为兄倒希望他能通过此次大试,只是我听说冰儿这十年来武功精进神速,接韩节千招不在话下,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好妹妹输了给他。”

    连翘咬牙切齿,怒哼道:“我会输给他?!”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