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三十一章 孽缘

章节字数:4792  更新时间:17-01-03 19: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客栈客房内,韩冰儿解开请帖,仔细看过。

    石之明道:“那冯尚杰巴达身任吐蕃国相,把控吐蕃朝政,正所谓权倾一时。我们韩家堡与吐蕃国素无爪葛,他却忽然发帖邀请我们,恐怕事有蹊跷。冰儿师妹,此事你怎么看?”

    韩冰儿阅毕,将之放好,说道:“今日我们的身份是大唐使节,冯尚杰巴达既为他国举足轻重的人物,邀请我们,也在情理之中,至于对方目的为何,待见过面方才知晓。”

    石之明道:“明日我们行程甚紧,你真打算赴约么?”

    韩冰儿道:“对方既然请了我们,不去于礼不合,更何况我们是韩家堡弟子,自然不能畏惧于他。不过我们不必所有人都去。”

    石之明点头道:“那么明日我随你同去。”

    韩归妹道:“冰儿,我也可以去的。”

    韩冰儿道:“你留下来。我们不能一直带着那盲女,明日大家兵分两路,我与石之明赴冯尚杰巴达之约,其余人等助盲女寻回家人,事成之后在城外汇合,起程前往阳苴咩城。这两件事务必在午时之前办成,咱们可没有多少时辰多等。”

    韩离想要开口说话,但终究还是闭了嘴。

    次日一早,韩离韩归妹柒柒与盲女水儿四人一同走出客栈大门,他们商量过后,准备先往市集探访,是否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韩离跟在那盲女水儿身后,默不作声,看着她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当真绝美,甚至可以说在未济师姐之上。

    是啊,她美过师姐了,也许比师姐更好吧。

    韩离啊韩离,你这是怎么了,师姐离你而去,你便要弃她另寻他人么?你怎会能有这样的情感呢?绝对不可以有的!

    于是韩离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是他讨厌的人,对她,自己绝对没有喜欢这种感情存在。

    四人来到市集,柒柒说道:“水儿,你可还记得与小箩在哪里分开的么?”

    水儿摇头道:“那时市集内人数甚多,我并不记得准确地点”

    “是不记的,还是根本就沒有!”韩离忽然插口说话,却见他双手抱胸,面露冷笑。

    归妹和柒柒对望一眼,均觉不可思议,昨日的韩离分明对这个水儿一见痴心,何以今日忽然判若两人?

    归妹说道:“阿离,你可是病了么?”

    韩离哼了一声,说道:“你们要帮她找,那便继续去找,我可不奉陪了。”说罢转身便走。

    韩归妹无语,柒柒亦觉无奈,韩离性情素来古怪,不可琢磨,事到如今,还不如放他回去找康胡儿为好。

    水儿听在耳中,忽然开口道:“韩离公子,你我昨日不过初见,我若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令你如此不快,还请如实相告。”

    韩离盯着她,迈步上前,说道:“你刻意接近我们,到底是何用意?还有,你真是个瞎子,真的目不识物?”

    “韩离,你真是够了!”韩归妹忍无可忍,大怒道,“你凭什么认为她是假装的,你的证物何在?”

    韩离不语,许久才开口道:“水儿?这当然是你的真名?你到底是谁,接近我们想要做什么?我会一直盯着你,我不信你就不会露出马脚。”

    水儿说道:“悉听尊便。”

    柒柒看得眉头大皱,忽得心生一计,笑道:“你们二人可真是天生一对,一对天生的冤家。韩离,你既然要盯她,那帮她找家人之事就交托于你。”

    韩离水儿齐声道:“不可!”

    韩归妹心领神会,亦笑道:“柒柒所言极是。阿离,此事便交托给你了,我与柒柒去找冰儿和石头。”说罢他转身就走。

    柒柒道:“水儿目不视物,韩离,你若真的狠心弃他不顾,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说罢她摆了摆手,追韩归妹去了。

    如此,市集内仅剩离水二人。

    一时气氛尴尬,二人谁都不肯先开口说话,水儿迈步往前方走去。

    韩离看在眼里,忍不住道:“你知道往哪里去?”

    水儿也不回头,只道:“你既然认定我是个骗子,却又何必在意我要去往何处。”她以手代目,摸索着前行。

    韩离气极,叹了一声,追将上去,伸手想去抚她,却被她躲开了。

    二人一前一后,行到市集中心。因时辰尚早,市集内并无多少商铺开门,往来之人亦是极少,偌大的市集内空空荡荡的。

    韩离见她站在当地,若有所思,当下也不开口说话,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看着。

    “我丢失了一样物事,”水儿终于开口说话了,“那样物事对我而言极是要紧,我必须将之寻回。”

    韩离冷笑道:“你以为我们韩家堡的人会帮你寻找失物?”

    “我离开了爹爹,与小箩一道从太和城一直寻到建昌府,始终无所获。”水儿咬了咬牙,继道,“但无论如何,就算寻遍整个南诏,我也一定要将那样物事找回来!”

    韩离奇道:“你说得物事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支玉箫。”

    “一支玉箫而己,你为何如此珍视?”

    “那并非普通的玉箫,乃是一个至亲之人留给我的遗物……”说到这里,水儿沉默了,没有再说下去。

    韩离凝望着她,说道:“你到底姓甚名谁?”

    “我姓柳名忆夕,你可以叫我水儿。”

    韩离还在看着她,只见她那张如玉无暇的面容上没有表情,双目紧闭,忍不住又问道:“你说你瞎了一十六年,你生来便瞎了还是后天人为呢?”

    “你的话太多了,”柳忆夕恼道,“此事与你何干?”

    “你真想要我帮你?”

    “你可以不帮。”

    韩离叹道:“小妹他们将你交给了我,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坐视不管,但我还是信不过你。”

    “那便不用信我,”柳忆夕冷冷道,“待我找到小箩,你便可以走了。”

    韩离叹道:“你从太和城寻到这里而不是別的城镇,可见此地必有线索,那么你手中有什么线索?”

    柳忆夕抬起头,面对着他,说道:“你不怕我骗你?”

    “你双目失明,又不会武功,此时骗我无异于自寻死路,你沒这般蠢。”

    “看来你也不蠢。”柳忆夕顿了顿又道,“不错,我确实有线索,我和小箩找到了那个盗走玉箫之人,但我们不是她的对手,小箩也被那人抓了……”

    且不论她丫鬟会不会武功,很显然她一点儿武功也不会,那为何被抓的是她丫鬟而不是她?

    韩离愈加觉得这个女人说的话不可信,当下试探道:“你可知道抓走小箩的女人如今身在何处么?”

    柳忆夕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但她知道我在这里,想来很快便会出现的……”

    韩离一惊,就在此时,忽听一个柔媚的女子声音笑道:“水妹妹,你要我出来,那我只好出来了,他就是你请来的打手么?”

    晨雾之中,市集对街,一人缓步而来。

    此人步迈是如此轻松,就如常人散步一般。

    但她决对不是寻常之人!

    娇好的外貌隐藏了真实的年岁,乍看之下与柳忆夕仿佛是一对姐妹,黄衫明丽,笑靥妩媚,举止抬足,气定神闲,一副天下之人皆不外如是的轻蔑之相。

    韩离见她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个破绽,不会武功的也许感觉不出来,但韩离却知道此时若与她交手,十招之内自己未必会输,但绝对嬴不了,而十招之后……

    那女子打量韩离一阵,笑道:“你是韩家堡弟子么,功夫不错,可惜你不是我的对手。”

    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韩离心头一阵沮丧,如此一来自己恐怕连她一招也接不住了,但这个女人好生令人讨厌!

    “李若遗,我已如约回来了,你答应我的事呢?”柳忆夕开口道。

    李若遗咯咯笑道:“我给你三日之期找到帮手,而你却只找了这么个小郎君,姐姐我还得瞧他有多少本事呢。”

    “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带人来,便放了小箩,如今她身在何处?”

    “瞧你着急的,我对不会武功的女人可没兴趣呢。”

    李若遗双手一拍,不多时市集角落里慢腾腾地走出一个少女,圆脸大眼,梳双马尾辫,一脸的慌惶之色,正是柳忆夕的贴身丫鬟小箩。

    柳忆夕感觉有人走出来了,却听不到她说话,急道:“李若遗,你对她做了什么?”

    李若遗咯咯笑道:“当真抱歉得很,我忘了你看不见,是以点了她哑穴。”。

    韩离知道这李若遗乃是故意欺负柳忆夕目不识物,用心当真可恶之极。

    却听柳忆夕叫道:“小箩,你看见我了么,快快过来。”

    小箩双目含泪,使劲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她快步前行,后来变成了飞奔。

    韩离心头一凛,只因小箩已经奔到李若遗身前,若她此时出手,小箩必死不疑。

    放任猎物逃跑,在其最接近成功之际将之杀死,这正是令一个猎人享受绝妙成就感的捕杀。

    这一刻韩离从李若遗的眼中看到了这样的快意,他下意识化出焚吾……

    李若遗的目光忽然转了过来,射向韩离的右手,他掌心奔腾出的离火真气,那张秀丽的脸上露出一抹诡笑来。

    韩离心头又是一凛,此女美不下柳忆夕,但那样的笑容委实令人心悸,那是可以杀人的。

    就在此时,小箩扑入柳忆夕怀中,哑声而哭。

    柳忆夕抚其背,安慰道:“沒事啊,小箩,我答应一定救你出来,自然不食言的。”

    小箩哭着不住点头。

    “水妹妹,你给姐姐我找到如此有趣的玩物,姐姐决定放你一马,你可以走了。”

    李若遗嘴里说话,双眸直勾勾地盯着韩离,俨然是要将他吃掉。

    韩离苦笑,自己是被这李若遗盯上。柳忆夕目标既已达成,自然不会在此逗留,自己猜的一点儿也不错,那个女人只是想利用别人,根本不会顾及他人死活,可惜自己还是被她利用了。

    柳忆夕道:“李若遗,你放我走,就不怕我招来爹爹对付你么?”

    韩离吃了一惊,眼前这李若遗脸上居然掠过一抹恐惧之意,难不成这个完全不会武功的盲女真有一个武功高强的父亲?

    这是绝佳时机!李若遗恐惧的那一瞬,身上出现了破绽,韩离哪敢怠慢,突如其来,瞬间移动,一剑击之。

    “原来你还是个纯卦弟子,姐姐我心动了,定会抓你回去好生享受呢!”

    李若遗忽然转身,探手之间,径直抓向焚吾。

    太快了!

    韩离知道此女武功奇高,却没想她出手如此之快,成功捕捉到了突如其来的“真空”,将自己这一剑破得干干净净。

    如今的韩离只有一条路可走,再次施展突如其来撤回,不然必遭重创。

    然而以他如今的修为,想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连续施展突如其来绝无可能,唯今之计只有尽力闪避了。

    韩离立收真气,焚吾消失,但李若遗的手已抓住他手腕。

    猛然间,韩离只觉一股強绝真气灌入体内,犹如洪水破堤,势不可挡,他体内真气被冲得七零八乱,再也无法凝聚成形。

    我输了,我要死了么?

    韩离下意识转过头,就见柳忆夕站在一旁,双手紧紧地捧握在一起,她抬头起来,向着自己睁开了眼睛。

    也许在这方面是自己冤枉了她吧,她真真切切是个瞎子,因为那双眼睛好像一对假物,灰喑空洞,没有一丝神釆。

    也许,关于的她的许多事自己都是猜错的,也许,自己应该活下来了解她很多吧。

    “好小子,还有帮手啊!”

    韩离感觉体内那股外来的真气忽然撤走,李若遗居然放脱了自己,向后急退而去。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经此大起大落,体力虚脱,只觉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二

    当韩离再度苏醒时,第一眼看见的人正是韩归妹。

    那张如女子般俏丽的容颜上满溢着喜悦,他笑道:“阿离,一整夜了,你总算醒啊!”

    韩离发现自己在客栈客房内,回忆往来之事,喃喃道:“我沒死么?”

    “你当然沒死了,不然如何看得见我?”韩归妹又道,“其实我和柒柒并未走远,之后的事都看到了。你说得不错,那个水儿确实利用了我们,亏她藏得如此之深,我却没发现,当真可恶。”

    韩离沉默许久,开口道:“那个李若遗武功极高,是你们将之击退么?”

    “我们击退了她?”韩归妹苦笑摇头,“我与柒柒合力也不是她的对手,直到冰儿与石头参战方才勉强将之击退。当真人外有人,山外有外啊,想不到一个南诏国居然有如此厉害的高手。这李若遗,你可知她的身份么?”

    韩离观察韩归妹表情,分明知道了什么,便不开口。

    果听他自行答道:“听石头说起,这李若遗乃是剑南一地臭名昭著的女魔头,人称痴女。这女人是个武痴更是个情痴,经常寻男子决斗,战胜后,又千方百计将对手囚禁,肆意淫乐,直到那些男子虚脱而死……她以此法不害死了多少好手,方才若不是我们及时出现,你也难逃其毒手了。”

    韩离脑海中猛然间现出李若遗的笑靥,不由得背脊一阵发寒,说道:“水儿,不,那个盲女你们也带回来了么?”

    “怎么可能,那女骗子骗得咱们这般惨,自然叫她快快走了。况且她已找到家人,也不会留下的。”说着韩归妹哀叹一声,又道,“可惜了这样的绝色佳人,居然是个骗子,正是可惜啊!”

    韩离笑笑不语,换个话题:“方才你说韩冰儿回来了,她这般快便见过吐蕃国相了么?”

    “不,她沒有见到吐蕃国相。”韩归妹露出疑惑之色,说道,“据石头所言,吐蕃国相在昨夜忽然失踪不见,如今吐蕃使节团之人都在满城找他呢。”

    “竟有这种事?”韩离惊道,“莫非也是那李若遗所为?”

    “不可能吧,那女人的下手目标均是武林中的后辈年轻男子,那冯尚杰巴达年势已高,又不会武功……”

    “这种事与我们无关。韩离,你的伤已经好了,收拾行李,走吧。”

    这人的声音忽然而来,韩离见一个白衣女子忽然出现在房门外,她说话语气冷淡,好像表现得对自己漠不关心,正是韩冰儿。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