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三十四章 强敌

章节字数:4424  更新时间:17-03-24 2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夜阑人静,月明星稀,客房外悬挂的风灯在夜风中摇曳,仿佛一个残破的渺小生命,转瞬即逝。

    一黑衣人出现在客房外的庭院内,那双唯一裸露在外的眼眸明锐锋利,如刀子一般,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此人呼吸极小,脚下无声,以极巧妙的手法开了门铨,灵猫般潜入房内,慢慢向床榻走近。

    榻上女子睡得很沉,夜月下那张脸蛋美得令人窒息。

    黑衣人低头凝望一阵,骤然抬起右手,五指成爪,闪电般向她喉咙上抓落,便要将之掐碎。

    就在此时,那女子突然睁开眼睛,然其双眸灰暗,如死一般。

    那黑衣人吃了一惊,下手稍缓,但这一缓,他只觉背后一股灼热之气如剑般剌入体內,顷刻只觉全身气力全失!

    但他是个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杀手,事败被擒,便只有一条路可走。

    “韩离,阻止此人自尽!”

    那黑衣人正要一口咬断舌头,猛觉一条手臂塞入自己嘴中,这一口便咬在那手臂之上,顿时流出血来。

    却听身后一个男子的声音冷冷道:“想死,可没这般容易!”

    那黑衣人心头绝望。

    杀手不怕死,也不怕被抓,最怕被抓了却不能立死,如今他败了,且败得太惨。

    房内亮起了烛火,黑衣人见柳忆夕披衣而起,摸索着走过来,伸手来抓自己脸上黑布。

    就这样吧,自己的杀手生涯已结束,如果可以活,其实也不错。

    这一刻,他决定不再为那个人保守秘密了。

    然而就在此时,门外一道劲风掠过房内,才燃起的烛火瞬间熄灭。

    原来还有同伙,我大意了!

    在这一瞬间,韩离当机当断,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那黑衣人,下一刻他只觉有人出掌击中自己后背。

    韩离一惊,这一掌竟对自己的身体毫发无损,随即他听得一阵连贯的嚓咔声响,那是大面积的骨骼折断的声音,眼前黑衣杀手已如烂泥般瘫倒在地。

    烛火再度燃起,那个黑衣人一命呜呼。

    柳忆夕颤声道:“他真的死了么?”

    “已然气绝。”韩离回头望向门外,又叹道,“那人武功极高,来去如风,只怕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柳忆夕沉默半响,开口道:“这刺客既然有同伙,且那个同伙武功比你还高,却为何不是他动手?又为何他杀了此人后,不继续来杀我?”

    韩离道:“也许他的目标不是你,而是这个刺客,不然方才那一掌可以先将我杀死。”

    “莫非他们不是同伙?“柳忆夕沉吟道,”看来此事愈加复杂了。”

    韩离点了点头,说道:“兹事体大,是以你更应该将此事告知于你父亲。”

    “找我爹,找我爹……难道不依靠我爹,我就一事无成么?”柳忆夕恼道,“韩离,你就这般想摆脱我么?”

    韩离叹道:“凡事皆该量力而行,你为何要如此固执?”

    柳忆夕怒道:“你要走便走,别在这里对我说教!”

    韩离摇头道:“我不会走的。”

    柳忆夕哼声道:“为何不走?你不是讨厌我么,不是认为我虚伪么,我是死是活与你有什么干系了?!”

    韩离道:“确实与我无关,但我不会走。”

    柳忆夕忽然就笑了,说道:“韩离,你真是个口是心非的男人呢。”

    韩离不答,转过身去。

    柳忆夕还在笑,却沒在追问,改口道:“韩离,你认为那个人还会再来么?”

    韩离叹道:“但愿不会再来,不然你我和小箩都得死。”

    “幸亏事前先将小箩支开了,不然依她的性子定会去找父亲,那时便前功尽弃了,”柳忆夕顿了顿又道,“韩离,你说那人武功比你高,他真这般厉害么?”

    韩离点头道:“恐怕不在李若遗之下。”

    柳忆夕哦了一声,沉吟道:“之前在建昌府,韩冰儿他们合力逼退才李若遗,如果再加上你,能胜过李若遗么?”

    “也许可以,”韩离沉吟片刻,又摇了摇头道,“然此人与李若遗不同。”

    “那他比我父亲如何?”

    “大概比你父亲还差许多吧。”

    “那就好办了,”柳忆夕笑道,“但愿他还会再来。”

    韩离皱眉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柳忆夕笑道:“你大可放心,没听到你亲口说喜欢我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韩离觉得这个女人不仅性格恶劣,性情更是古怪之极,完全不是个正常人。

    二

    又过数日,柳忆夕的伤势痊愈,已然行动自如。

    这一日早晨,三人在客栈大堂里用早点,因为时候尚早,客栈内并没有多少客人,门外大街上也不见几个行人,唯见对面油饼铺的炊烟袅袅。

    小箩忽道:“姐姐,听说对面的七返膏不错,我去买几个过来。”说罢起身便往门外小跑而去。

    柳忆夕见韩离早上并没说过一句话,笑道:“那七返膏乃是大唐之物,你应该食用过吧?”

    “自然食用过。”韩离说了一句,便又闭了嘴。

    是他的心上人为他做的么?

    柳忆夕没听到他说下去,可以想象他此时的表情,说道:“大唐的七返膏乃在软面团上抹以油膏,折叠七次做成圆花模样,置入蒸笼中蒸出来的,不过在这里做法却是不同。”

    韩离奇道:“有何不同?”

    “你不知道么,这里的做法用煎的。”柳忆夕笑道,“看来你们韩家堡弟子是极少出门的。”

    韩离道:“大概因我是纯卦弟子的缘故吧,其他繁卦弟子多有在江湖上走动。”

    韩离道:“大概因我是纯卦弟子的缘故吧,其他繁卦弟子多有在江湖上走动。”

    柳忆夕哦了一声,说道:“我听说剑南东川节度使行军司马石之明也是纯卦弟子,看来也有例外的。”

    “凡事均有例外,”韩离道,“韩归妹也是繁卦弟子,却是常年呆在华山玉女峰。”

    “听闻华山玉女峰兑部号称女部,均是女弟子,此事可是真的?”

    “并非如此,还有小妹这个男子,虽说他那长相不像个男子。”

    柳忆夕咦了一声,笑道:“原来他是男生女相,怪不得你会叫他小妹。改日我双目复明,定要好生看看他。”

    韩离一惊,她的双目还能复明,莫非不是天生目盲?

    柳忆夕俨然是猜到了他的想法,笑道:“我没有三岁前的记忆,至今十六载了。但我始终相信,那三年的我是能看得见物事的,总有一日我能复明,能想起当年之事……”

    韩离望着她的笑靥,心头忽有触动,打第一眼见她,韩离只觉这个女人皮笑肉不笑,太也虚假,这是第一次,她真的笑了吧。

    “阿离,你在发什么呆?”柳忆夕掩嘴笑道,“终于肯承认你喜欢我了么?”

    不对,这个女人个性还是太过恶劣了!

    韩离惊道:“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阿离啊,我听小妹便是这般称呼你的,”柳忆夕吃笑道,“老实告诉姐姐,韩冰儿私底下是否也这般称呼你么?”

    韩离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说道:“你凭什么认为你比我大?”

    “瞧你一副傻样子,定然比我小,且小很多。老实告诉姐姐,你多大了?”

    “十七。”韩离急忙闭嘴,但已不及。

    “原来只比我小两岁,我还以为你不过十五六呢,”柳忆夕掩嘴笑道,“韩离,你自己选一个吧,以后要不要唤我做姐姐?”

    韩离冷冷道:“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的。”

    柳忆夕道:“是么,然而世事并无绝对”

    韩离看着她,说道:“待此间事了,我终究是要回韩家堡的……”

    柳忆夕脸上笑容冻结,随机消失不见,她叹了一声,说道:“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人,只是个喜欢撒谎的女骗子么?”

    韩离心头又是一阵触动。

    正说话间,小箩回来了,却见她两手空空,面色苍白,像是见到了什么令他无比恐惧之事。

    柳忆夕也感觉到气氛不对,忙道:“是小箩回来了么,发生了什么事?”

    “自然是一件大事了,”一个阴阳怪气的男子声音忽然而来,却听他又笑道,“可怜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见到了不该见的人。”

    三

    那是个道士,身着金白相间的古怪道袍,相容十分俊美,无法辨认准确年纪,大概在二十至三十之间。

    最令韩离的惊咤的是此人相貌与李若遗简直一模一样,莫非他们竟是同胞兄妹,不然何来如比相像的两个人?

    那道士的出现令小箩十分惶恐,见他往这边走来,她急急躲到了韩离和柳忆夕身后。

    “看来贫道是吓坏这位小娘子了,贪道在此先行道个不是了,”说着这道士走到韩柳那桌,径直坐下下,他瞥了一眼韩离,目光边落在柳忆夕身上,笑道,“在下李陆吾,听闻舍妹曾在建昌府与两位有过一面之缘。”

    柳忆夕笑道:“原来道长乃是李姐姐的兄长,今日却在此巧遇,莫非李姐姐也来了?”

    那道士李陆吾呵呵一笑,说道:“若是如此,贪道也不必来了,实不相瞒,舍妹在那日与两位一晤后便不见去向,这些日来我一直都在寻她。”

    此言一出,韩离感觉站在自己身后的小箩浑身发抖,俨然比方才更加恐惧了。

    柳忆夕道:“莫非道长以为她又来找我了么?”

    李陆吾奇道:“难道她不曾来过?”

    柳忆夕摇头道:“不曾。”

    李陆吾哦了一声,面露失望之色,叹息:“如此,便打扰三位了,告辞。”说罢立身离席,出门而去。

    此人来了便走,莫非真的只是来找妹妹的?柳忆夕十分疑惑。

    韩离松了口气,回头对小箩道:“小箩,你神情如此慌张,方才你在对面看到什么?”

    “他……他在说谎!”

    小箩脸色一阵白,虽然结结巴巴,声音颤抖,还是将话说了出来:“那个李若遗就在他身边,还……还与他干那些没羞涩的事……”说到最后小箩却已满脸通红。

    诚然,任何人在光天化日下看到一对男女亲热都会生出反应,更何况还是小箩这种十五六岁未经人世的小丫头。想到他们还是亲兄妹,韩离不禁生出一阵恶寒来。

    柳忆夕道:“韩离,你觉得此人武功如何?”

    韩离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恐怕远在李若遗之上!”

    柳忆夕又问道:“是那晚杀刺客的人么?”

    韩离沉吟道:“沒曾见他出手,不好判定,但我觉得可能不是他。”

    “何以见得?”

    “当夜那人乃是暗施偷袭,掌力抵达之际,我才知那是隔山打牛的手法,然而方才见这李陆吾,那样的气势却是压的我透不过气来,功力远在那人之上。”

    柳忆夕掩嘴一笑,道:“原来方才你是吓得不敢动弹了啊!”

    小箩忍不住说道:“水儿,那李若遗明明在他身边,他却撒谎,可见此人居心不良,这地方我们不能再留啊,不如……”

    “不要再提父亲!”柳忆夕神色严肃,说道,“要来的躲不过,既然如此,不如选择面对。”

    这女人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因为双目失明反使她失去畏惧之心么?

    韩离心下叹息,说道:“事到如今,你是否应该告诉我,那李若遗与你之间到底因何事结怨?”

    小箩正要开口,被柳忆夕阻止了,却听她说道:“我认为该告诉你时自然会告诉你。”

    韩离冷笑道:“我觉得该帮你时才会帮你。”说罢径直站起。

    柳忆夕沉默片刻,开口道:“我与她有一个相同的目的,且只有一人能成功,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一个不能令你父亲知晓,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达成,然而仅凭你自己的力量却几乎无法实现之事……”韩离忽然笑了,说道,“若我猜的沒错,你是想成为女娲吧。”

    柳忆夕猛抬头,睁开了双眼。

    韩离看见那双灰暗的眼眸,心头再一次触动。

    柳忆夕忽然笑了,说道:“韩离,有件事你也许不知道,想要成为女娲,必须遵守几个先决条件:身体不可残缺,不可失去处子之身……”

    韩离道:“你失去了第一条,那李若遗肯定已失去第二条,如此说来你们岂非均无资格?但你却还要费这许多心力,这是为何?”

    柳忆夕不说话,这时却听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因为她与我一样,都不甘心啊!”

    韩离大骇,李若遗果然来了,她身旁还有那个与她相貌一般无异的孪生兄长李陆吾。

    李若遗武功就在自己之上,再加更可怕的李陆吾,韩离觉得今日估计要命丧于此了。

    柳忆夕黯然道:“韩离,你走吧,此事与你本是全无干系的。”

    韩离大笑道:“你这女人,想要对我招之则来,呼之则去么!难道你不想听我说那句话了么?”

    柳忆夕一怔,俏脸绯红,恼道:“你……你是个傻子么?!”

    李若遗咯咯笑道:“多日不见,想不到你们俩已是如此恩爱了。也罢,姐姐我最是心慈了,便来当个现成媒人,送你们下去做对鬼夫妻,如何?”

    李陆吾忽然插口道:“若遗,看来今日送死之人可不少呢。”

    就在此时,客栈外又来了四人,正是韩冰儿等一干韩家堡弟子。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