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三十七章 化生

章节字数:4499  更新时间:17-01-15 1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小箩挡在柳忆夕面前,怒道:“你这坏人,休要伤水儿一根寒毛!”

    墨笑痴叹道:“确实,我是个坏人,比起小朱来我更是大大的坏人,下手绝不留情的。小箩,你当真愿意为她而死么?”

    小箩寸步不移,神情坚定。

    墨笑痴叹道:“柳妹妹,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到底靠得什么,令她对你如此死心踏地?”

    柳忆夕道:“你当真杀了我爹?”

    “你爹武功太高,若不能在他虚弱之际将他解决将后患无穷,这一点父亲的看法是对的。”墨笑痴叹了一声,又道,“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们不曾料到还有一个神秘人,此人武功亦是极高,救走了你爹。”

    柳忆夕松了口气,说道:“看来你们未能如愿。”

    墨笑痴道:“确实始料未及,棋差一招,不过并非不能挽回。”

    柳忆夕自然明白他在说什么,只要抓住自己,就可以用自己为胁引出父亲,而他确实有这样的自信,毕竟自己与小箩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罢了。

    柳忆夕心念电转,说道:“墨笑痴,你我做个买卖如何?”

    墨笑痴哈哈一笑,道:“柳妹妹,我就知道你不会束手就擒的。那么你想跟我做什么样的买卖?”

    柳忆夕道:“墨笑痴,我知道你只是故作轻浮,实者内心并非如此,只是得到我的人,想来不能令你满意的。”

    黑笑痴坏笑道:“那么你觉得什么样的东西能令我满意呢?”

    柳忆夕道:“你想到的达到你父亲的高度甚至超越他。南诏大将军墨天大公子,岂会只是个轻浮无行的纨绔子弟?”

    墨笑痴脸上笑容消失了,冷冷道:“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自作聪明,往往不会有好结果。”

    柳忆夕没有理他,续道:“只要我能成为女娲,地位将今非昔比,你若助我,自然不会没有好处。墨笑痴,莫非你想一辈子活在墨天的阴影之下么?”

    “你这话确实十分动听,可惜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墨笑痴上前一步,说道,“柳妹妹,我劝你一句,就算你能成为女娲,也改变不了什么,甚至将自身难保。还是乖乖地跟我走吧,我保证不会动你分毫。”

    柳忆夕吃了一惊,这墨笑痴分明已被自己说动了,为何忽然变脸,莫非他竟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内幕不成?

    如今谈判破裂,她该如何是好?

    墨笑痴一伸手,目标并非柳忆夕而是小箩,他抓住小箩小臂,惨呼声中,小箩已被制服。

    柳忆夕虽然看不见,却也知小箩已遭难,怒道:“墨笑痴,你使这种卑劣手段对付一个女子,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墨笑痴笑道:“我是怎样的人,旁人人无权置喙。柳妹妹,你若不想小箩受苦,便束手就擒吧。”

    “该束手就擒的人是你!”

    一个人忽然出现在墨笑痴身后,五指成爪,顺着他后颈,径直抓向他喉咙。

    墨笑痴脸色大变,伸手一格,生生挡下对方势在必得的一击,旋即身子一矮,着地一滚,脱开了那人掌握。他起身一看,眼前之人黑衣黑发,身材削瘦,正是韩离来了。

    小箩见是韩离,又惊又喜,笑道:“水儿,这韩离竟不请自来了。”

    柳忆夕哦了一声,若有所思,表情木然,却不见如何欢喜。

    墨笑痴盯着韩离。方才救走柳旭的蒙面人的武功与他十分相似,恐怕也是韩家堡之人,他们韩家堡弟子屡次多管闲事,想来他们入南诏的目的绝非观礼这般简单的。

    韩离道:“墨笑痴,之前你在人和客栈迟迟不肯出手,如今对付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却要狠下杀手么?”

    墨笑痴嘿然笑道:“柳妹妹,你当真手段高明,能令天下第一堡弟子三番四次为你出头,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小箩一听,大怒道:“你这坏人,胡说八道什么!”

    柳忆夕却笑道:“墨笑痴,既然你已猜到,何必再问。我喜欢谁,愿意和谁在一起,本与你无关。”

    墨笑痴怒极反笑道:“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我杀了你!”

    韩离一惊,正要施以援助,哪想他突然消失,再出来时已到自己面前。

    突然其来,他怎么会使这招?

    韩离不及多想,当下与他对了一掌,退了一步,对方则连退三步。

    是他?不对,只是很像而己。

    韩离惊觉此人出掌的方式与当日杀死那刺客的神秘人十分相似,但功力稍逊,当不是本人。至于他的身法酷似突如其来,然仔细一认,却又稍有不同,他脚下步伐轻灵飘逸,更像坎部轻功“仙子凌波”。单以轻功而言,你的功夫与韩家堡易学大同小异,当是师出一门。此人身法委实太快,若非韩离也是以快著称,恐怕已被偷袭得手了。

    墨笑痴一击之下,便知自己不是韩离的对手,他心念流转,以极快之速冲向柳忆夕,只要将她擒下,自己还是赢家。

    但他快,还有一人比他更快,韩离同样施展突如其来,瞬间移动,后发先至,以指代剑,刺向墨笑痴眉心。

    墨笑痴只觉一股灼热之气扑面而来,他心中暗骂一句,知道今日之势已由不得自己了,当机立断,转身就跑。

    韩离见他逃跑,并没有选择追赶。

    柳忆夕道:“墨笑痴逃了么?”

    小箩笑道:“是啊,他被韩离打跑了。”

    柳忆夕说道:“韩离,你又救了我一命。”

    韩离冷冷道:“不用谢我,我不是来救你的。”

    柳忆夕哦了一声,说道:“那日在人和客栈,你伤得不轻,如今可好了么?”

    “还沒死透……”韩离顿了顿又道,“你爹留下的药十分有效。”

    柳忆夕叹道:“可惜如今我爹遭人暗算,死生不知,我是无家可归了。墨笑痴虽然被你击退,然其父墨天心狠手辣,绝不会善罢干休,你一走,他们必会再来……”

    韩离道:“我暂不会走。”

    柳忆夕又哦了一声,又叹道:“但你终是究要走,你不是说我们只是偶遇么?”

    韩离恼道:“够了,我可以送你上女娲神殿,之后你我再不相干!”

    柳忆夕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如此便有劳韩离公子了。”

    韩离不答,转身便走。

    二

    女娲神殿建立于洱河边的点苍山上。南疆早在六诏形成之前有天、地、水三神崇拜,六诏之际第一任女娲在点苍山建女娲神殿,除去主神殿外另建有天地水三神殿,各殿有一位长老主持,分为天长老,地长老和水长老,这三人被当任女娲授予极高权力,甚至有废立女娲之大能。

    韩离柳忆夕小箩三人在距点苍山不到三里地的小镇落脚,此地近女娲神殿,往来之人便多了许多,毕竟离女娲选举只有三日之期了。

    这一日三人在客栈內用食,为隐蔽身份,柳忆夕小箩均换了男装,乍见之下柳忆夕与其父柳旭当真神似;小箩的装扮亦有几分美少年的模样,引得不少女子侧目。

    小箩笑道:“以后我都这般打扮,也挺有趣的。”

    柳忆夕笑道:“就怕哪家小娘子将你看上了,要拉你作赘婿去。”

    小箩笑道:“那也是先拉你,瞧你那俊俏的模样,我看着都欢喜呢。”

    柳忆夕正色道:“这位小娘子,可愿随本公子云游天下,遍览名山大川么?”

    小箩掩嘴直笑,瞥眼间却见韩离坐在那边饮荼,默不作声。

    这人当真是个闷嘴葫芦,一路上过来几乎没说上一句话,当真无趣之极,也就水儿会看中他。

    小箩发现韩离与柳忆夕之间看似处处矛盾,实则却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那般的固执古怪的性子……

    柳忆夕开口道:“韩离,女娲选举之期将至,何不见贵堡弟子的行踪?”

    韩离淡淡道:“我先行一步,不曾知晓他们何时起程。”

    韩离为何要先行一步,却不等韩冰儿他们,柳忆夕猜想其中缘故,不禁笑了,说道:“那便多谢公子了。”

    韩离不耐烦她道:“不要误会,我只是路过你府上,顺便救了你而己。”

    小箩奇道:“阻苴咩城只有南北两门,自北门出前往点苍山明明更近的,为何你偏偏又要迂回南门,过到我们家,不是拉长了路程么?”

    韩离不发一言,甚至不看她一眼。

    “好了,小箩你别再说了,他自有他的道理,”柳忆夕又道,“韩离,上点苍山前我想去另一地想去,你可愿陪我?”

    韩离心想事既至此,自己沒什么可拒绝的理由,当下点了点头。

    三

    “此地名曰化生,乃是点苍山周边一大幻境。”

    正如之前在永昌府外石之明所言,这片名曰的“化生”的森林遍地碧绿,许是因为阳光的反射的缘故,那样的绿意仿佛能滴出水来,置身其间,当真如临幻境。

    柳忆夕笑道:“你觉得此地如何?”

    “当真美绝……”

    这句一出口,韩离便心生愧意,怎么可以在目不视物的她面前说这种话啊。

    “你不必心存愧意,如果我在意,就不会带你来了,”柳忆夕笑了笑,又道,“化生乃是我复明之后第一个要看的地方。”

    经过这些日来的相处,韩离知道眼前这个女子的固执倔强远胜过自己,想要之物必要千方百计得到,且她总是有方法的。

    韩离道:“莫非此地竟能助你复明?”

    柳忆夕不答,只笑道:“小箩,你在前领路,咱们去看看化生。”

    “化生”的本意并非指这片树林,而是其中的一棵古树。韩离在华山十年,朝阳峰亦有许多苍松古树,然而对比眼前,当真不可同日而语也。

    此树树身巨大无比,足百人之围,且盘枝错杂,叶绿如碧,仿佛有无数道碧色的光束萦绕其周,那些绿光将天外的日光都比了下去,形成只属于它自己奇幻的世界。

    韩离看着发了一阵呆,却听柳忆夕道:“南疆自古有传说,这棵化生古树的种子乃是创世之神女娲的一滴泪水幻化。是故传说此树身俱神性,可净化驱除一切污浊之物,更有说得病之人不论病有多重,只要在树下呆上至多三日三夜,便可痊愈。”

    当真能除百病?

    韩离不信,不然柳忆夕为何还是个瞎子。

    柳忆夕道:“当年父亲曾带我来此治疗眼疾,我在树下待了足足三日三夜,却没有任何效果,当日我以为这只是神话传说而己,并非真实,直到一次小箩偶染风寒……”

    韩离吃惊道:“莫非小箩的病痊愈了?”

    小箩见柳忆夕没说话,便接口道:“是啊,我只在树下呆了一个时辰便好了。可惜偏生冶不了水儿的眼病呢。”说着她叹了一声。

    韩离仍然不敢相信,却见柳忆夕取出一把小刀,将她自己的手指割破。

    韩离一惊,却见她行至树下,伸出受伤的左手按在树身上,就见那道碧绿色的光束在她手边环绕,片刻后消失不见。

    伤口居然沒了,简直是完好如初!韩离看在眼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韩离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忙道:“此树如此玄奇,却为何不能治愈你的眼疾?”

    小箩道:“听女娲神殿的水长老说,水儿姐的眼疾乃是因为心疾引发,是以就算以化生疗伤之圣能也治愈不得了呢!”

    韩离皱眉道:“如此说来只要治好心疾,便有复明的可能的。”

    柳忆夕道:“也许确实如此。但我没有三岁之前的记忆,不记得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此父亲更是绝口不提。如今父亲失踪,便更加没有希望了……”

    韩离道:“如今距女娲选举之期仅剩三日,你却来到此地,想来不是为了说这些丧气话吧。”

    “自然不是!”柳忆夕面向韩离,正色道,“我打算在这树下再呆上三日,做最后的努力。韩离,你愿意陪我么?”

    韩离素来不信这种怪力乱神之事,虽然方才疗伤之事着实令他大开眼界,但柳忆夕的眼睛十六年前都不曾治好,难道这短短三日真会出现奇迹么?

    然而见她那般笃定的表情,韩离感觉自己的心又一次狂乱不止。

    韩离不懂,这个女人性子恶劣,以玩弄他人之心为乐,为何却几次三番令自己心动,只是因为她生得太过美貌么?

    她有多美啊,其实较连翘师父也稍有不足吧。

    想起连翘,韩离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一日,因为她,自己从男孩变成了男人,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连翘那湿漉漉的赤裸胴体,那无比销魂的呻吟……

    韩离感觉自己身体的那个部位又一次发生了不可遏制的变化,这种变化影响了他的情绪,眼前的柳忆夕忽然变得好美,简直比连翘还美!

    既然连翘这个师父都可以,那么……

    正胡思乱想间,却听柳忆夕忽然开口道:“韩离,你为何不说话,在想什么坏事?”

    韩离一惊而醒,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说道:“你留下来,我走。”

    柳忆夕奇道:“难道我说错了什么?”

    “你没有错,错的人是我!”韩离大是沮丧的道,“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看来你也有心病啊,而且病的不轻呢。”柳忆夕转身坐到树下,伸手在自己身旁地上拍了拍,微笑道,“韩离,来,坐下吧。”

    不可以去,绝对不能去!

    然而韩离还是极不争气的走到了她身旁,坐了下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