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三十九章 女娲神殿

章节字数:5058  更新时间:17-01-20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点苍山又名苍山,乃是云岭山脉南边的主峰,由十九道山峰组成,峰顶终年积雪不化,遥遥望去一派白雪苍茫。

    女娲神殿便是建在十九峰中最高峰马龙峰山顶的一块开阔平台上,此处白雪皑皑,极是寒冷,寻常人难以企及。

    这女娲神殿始建于六诏时期,第一任女娲本是个中原汉族女子,据说她来自于女娲发源之地中皇山。当年她初到南疆不到二十,风华正茂,美貌绝伦,且行事果敢干练,计略百出,委实令许多王孙公子倾倒,但她终生未嫁,坚守女娲之职……

    女娲神殿乃是石砖建筑,蹲坐在点苍山九龙峰顶,大雪覆盖之下,便如一个冰雪巨人。

    韩归妹哆嗦着身子,抱怨道:“此地这般冷寒,当真可以住人么?怪不得冯尚杰巴达要逃走了。”

    柒柒白他一眼,还是轻蔑得道:“翠颜珠女峰可比此地冷上十倍不止,也沒听寂灭岭的人抱怨,就你娇贵。”

    韩归妹搓着手道:“那寂灭岭的人自称天下第一岭,沒那点本事岂能自夸?”

    “天下第一岭么?”韩冰儿冷冷得插口道。

    柒柒和归妹立时噤声,怎么可以在这位心高气傲的天下第一堡堡主千金面前称別门別派为天下第一呢。

    石之明看在眼里,笑道:“好啊,不要闲聊了,咱们进殿吧,莫要让人家久等了。”

    韩冰儿迈步上前,一个人走在前面。

    他们拾级而上,走过近三十个石阶,方才到达神殿门外。韩冰儿抬头一看,不由心头暗赞。

    韩冰儿不得不承认,同为石砖建筑,这女娲神殿确比韩家堡的文王殿更为雄伟磅礴,森然大气,就是这门面也是大了近一倍不止。两侧石柱上刻着两个人身蛇尾的雕像,一男一女,莫非正是神话传说中的伏羲和女娲?

    步入殿内正堂,韩冰儿又自吃了一惊,此地温暖如春,与殿外的冰天雪地俨然便是两个世界。

    韩归妹忍不住赞道:“莫非真有神仙施法不成,为何里外差别居然如此之大?”

    “因为女娲神殿地下有一条地脉,灼热无比……”

    韩冰儿听到这人说话,不由回头望去,但见来人绿衫如水,容颜绝美,双眸清澈明亮,正是那柳忆夕,此时她与一人牵手同来,那人赫然正是韩离。他们身后跟着得是贴身丫鬟小箩。

    韩冰儿看在眼里,怔了一怔,身旁的韩归妹开口道:“阿离,可找到你了,这几天你都去哪了?”

    韩离未答,柳忆夕先笑道:“自然是与我在一起了。韩冰儿,你也来了啊!”说着她将韩离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韩冰儿面无表情,不知喜怒,只是点了点头。

    正说话间,大堂偏门内走出好几人,有男有女,之后又走出一个女子来。

    那女子瞧来三十出头,相貌算不上多美,但也不丑,是个十分平凡的女子。

    柳忆夕一见她,不由面露喜色,放脱了韩离,快步上前,拉住那女子的手,笑道:“荆姐姐,水儿来看你了。”

    那女子打量柳忆夕一阵,面露惊奇,说道:“真是水儿么,十载不见,长成大美人了呢。”说着又打量她双目,说道,“你的眼睛治好了么?”

    柳忆夕点头笑道:“已然好了。荆姐姐,我终于能看见你了!”

    二人相述別来之情,不觉过了许久,柳忆夕向韩离等人介绍这女子身份,原来她便是女娲神殿三长老之一的水长老。

    水长老眼望众人,笑道:“诸位远来是客,我已准备好客房,还请诸位稍作休息,日落之后,选举大典正式开始。”

    柳忆夕道:“荆姐姐,有件事我想与你单独谈谈。”

    水长老笑道:“那便到我房里来吧。”

    柳忆夕转头向韩离示意,韩离冲着她点了点头。

    眼见柳忆夕小箩跟着水长老去后,韩归妹抓住韩离,质问道:“老实交代,这些时日你去做什么了,真与那女子在一起么?”

    韩离面红如火,点头道:“我确与水儿在一起……”

    “水儿,叫得好生亲昵啊!”韩归妹盯着他,审问道,“老实交代,你们都做了什么?”

    韩离赧然道:“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韩归妹一怔,大惊道:“臭小子,你说什么,敢再说一遍么!”

    韩离不说话了。

    韩冰儿开口道:“你做了什么事与我们无关,只要没令韩家堡蒙羞既可。”

    韩离点头道:“那是我与水儿两人之事,与韩家堡全无关系。”

    韩冰儿脸色一阵发白,大声道:“那就好!”说罢头也不回,转身去了。

    韩离见她反应如此之大,不禁皱起了眉头。

    二

    “荊姐姐,你这里真好啊。”

    柳忆夕进得水长老寝房,便忍不住四下打量,不时把弄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对一支玉制小梳子犹感兴趣。

    水长老笑道:“水儿,我给你梳头吧。”

    柳忆夕大喜道:“十年前荆姐姐才给水儿梳过头,水儿至今难忘。”

    水长老站在柳忆夕身后,看着镜子的柳忆夕,微笑道:“十年了,当年的俏丫头果然长成大美人了,唉,我也老了。”

    柳忆夕看着镜子的自己,叹了一声,说道:“荆姐姐,你看镜中这人真的是我么?”

    水长老笑道:“水儿,莫要多想,这人自然是你,你看你有多美,怪不得墨家那两位公子要为你如此痴狂呢。”

    “我不知道,自有记忆起,我从未见过自己的样子,别人怎么说,我是不敢去相信的,”柳忆夕望了镜中那个人,又道,“这张脸是美是丑,对于之前的我而言都是毫不相干的。”

    “之前?”水长老喜道,“水儿,莫非你有心上人了,便是方才那位黑衣少年?”

    “是啊!离,他是个如谜一般男子,时而如仲夏般火热,时而又如凛冬般冷寒,我是所见过得最最难懂之人,是以我好想读懂他,好想与他在一起……”柳忆夕俏脸微红,轻声道,“这些事我从来不懂,之前也不想去懂,这真的就是所谓的喜欢么,我真的喜欢他么?”

    十年前,水长老初见柳忆夕,只觉她小小年纪,却是智量过人,乃是难得一见的绝世之才,俨然有初任女娲的风范。只可惜她双目失明,然而更令水长老担忧的,乃是她的那颗心俨然已被冰封冻结,变得十分凉薄冷漠,不论是他人还是待自己。

    这样的她越是有才越是聪敏,便越是令人心悸,若任由她这般长大,结果当真不敢想象的。

    但她乃是南诏左清平官柳旭的女儿,女娲神殿经过那场大劫,天地两位长老对南诏王廷之人深恶痛绝,不许女娲神殿的人与柳旭往来,是以这十年来水长老只能通过小箩去了解柳忆夕。

    如今可好了,当真太好了!

    水长老心中满是欣慰,她并不知道那位黑衣少年是个怎样的人,但他能令柳忆夕解开心结,定然是个不错的男子。

    “荆姐姐,你怎么了?”柳忆夕眼见镜中站在自己身后的水长老泪流满面,不由十分惊奇。

    水长老忙取出手帕拭去泪水,破涕为笑道:“姐姐为你高兴啊!”说着她想起一事,叹道,“可惜玉箫给人盗走了,姐姐我食言了。”

    柳忆夕摇头道:“此事已无关紧要,况且我料不久之后,那贼子便会出现的。”

    水长老吃惊道:“莫非你已找到那贼人?”

    柳忆夕没有回答,改口道:“荆姐姐,还记得当年水儿对你说过的话么?”

    水长老道:“什么话?”

    柳忆夕转过身,望着水长老双眸,认真地道:“当年荆姐姐你问水儿长大后想成为怎样的人,如今你还记得当年我是怎么答你的么?”

    “我自然记得,你想成为女娲。”水长老打量柳忆夕一阵,笑道,“如今你已然复明,身体并无残缺,自然是可以参选的。不过你爹会同意么?”

    柳忆夕道:“我爹那边已无问题,只是……”说着她俏脸绯红,轻声道,“……我与离已经……”

    “那可就难办了。”水长老皱眉道,“自来女娲均是处子之身,莫非你要我为你破例不成?”

    柳忆夕急道:“当真没有办法么?”

    “说到底你就是要我为你开方便之门啊。”水长老道,“水儿,有件事你大概不知道,毕竟此事除我之外也没人知晓的。”

    柳忆夕见她神情之间竟有几分揶揄之意,似笑非笑,奇道:“荆姐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水长老轻声道:“我想说,你大概并不知晓,初任女娲就非处子之身了。”

    柳忆夕这一惊非同小可:“当真如此么?不对啊,这规矩不就是她定得么,且那时有人查过她的身子了,当是处子无疑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弥留之际,当是不会撤慌的。”水长老顿了顿又道,“也许她往日所居的中皇山有什么秘密也说不定。”

    柳忆夕道:“荊姐姐,莫非你要我前往中皇山么,可时辰已经赶不及了。”

    水长老笑了笑,说道:“水儿,你一向聪明,今日怎么犯傻了,难道不会以女娲的身份回去么?”

    柳忆夕大喜不己,说道:“荆姐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三

    夕阳西下,离女娲选举开始尚有一个时辰,韩离一人在女娲神殿内闲逛。这片殿宇群乃是由正殿及其三座偏殿组成,是为天地水三殿。正如柳忆夕所言,这三座偏殿的主人分別为天地水三大长老,水长老方才已然见过,另外两位长老却不曾露面。

    这三座偏殿自左往右分別为地天水,三殿形成一个品字形,将正殿包围其中。韩离走出正殿后门,迎面可见得对面的天殿,但见殿门紧闭,看不清殿内情状,他不敢叨唠,看了几眼后决定离开。

    水儿与水长老尚未谈完,还是不要去水殿打扰为好。

    当下韩离转而向左边的地殿行去。

    距殿门外尚有十余步,忽听砰的一声,殿门被人推开,门内冲出一个男子,他俨然十分紧张,四下张望,一见韩离,不由喜上眉梢,大步流星而来。

    韩离一惊,这人身法好快,须臾之间已到自己面前,便来抓向自己手臂。

    韩离岂能任人愚弄,下意识缩身而退,那人这一抓顿时落了空。

    那人咦了一声,说道:“小兄弟,我找你有事呢,不要逃啊!”说话间左手已抓住韩离胳膊。

    韩离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这人的左手明明是后出,却能后发先至,当胳膊被他抓住后自己才反应过来。此人武功之高对比李陆吾也是不妨多让啊。

    那人哈哈大笑道:“好啊,总算抓住你了。小兄弟功夫不弱,走走走……”

    韩离见他转身便往地殿门口走去,此人四十来岁,相貌堂堂,行止却如此颠狂,忍不住道:“前辈可是地长老么?”

    “地长老?”那人哈哈一笑,回头道,“小兄弟,你如何觉得我是地长老?”

    韩离一指地殿门口,说道:“我看前辈从里内出来,除了地长老,谁人能进地殿?”

    “谁说除了地长老他人就不能进地殿?”那男子摆手道,“我姓任,你以后叫我老任就行。”

    韩离道:“却不知老任前辈寻晚辈有何事?”

    “待你进门一看便知,”老任又自一笑,说道,“放心,老任我只好酒和女人,对男人没兴趣。”

    韩离忍不住也笑了,这老任真真是个任性不羁之人,不禁令他想起了康胡儿,却不知他如今是否已平安返回范阳。

    就在此时,忽听身后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说道:“韩离,你在此地做什么?”

    韩离见是韩冰儿来了,正想开口,却被老任拽入殿内,嘣的一声,殿门巳闭。

    韩离方一进门,便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味,眼前所见更令他吃惊不已,偌大的殿内密密麻麻的全是酒坛子,居然占了大半空间有余,且多已开封,浓郁的酒香四溢开来,令人不饮自醉,此地分明就是个酒窖。

    老任笑道:“小兄弟,沒见过这么多酒吧。老任我生平最好品酒藏酒酿酒,不过这些酒都算不得上品。来,这边走。”

    老任领着韩离走穿过前殿,来到一个小房间,此处自然也全是酒坛子,只见他纵身一跃,跳到一个酒架前,伸手摘下一只酒葫芦,旋即纵身回到原地,拔掉塞子,笑道:“小兄弟,来,尝尝这酒。”

    韩离心头暗赞,此人轻功之高,毫不拖泥带水,见他拔掉塞子后,酒葫芦内溢出一股甜香来,忍不住道:“莫非前辈酿的是果酒?”

    老任哈哈一笑,道:“你尝过便知。”

    韩离饮过一口,但觉酒味颇重,并不甚烈,饮过之后,口齿留香,回味无穷,不由赞了一声,说道:“我听闻西域有一种葡萄美酒,晚辈不曾有缘品尝,莫非便是这酒?”说着又饮了一口。

    “非也,非也。所谓葡萄美酒夜光杯,葡萄酒盛在葫芦里,可是暴殄天物啊!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这确实果子酿的酒的,你可是哪种果子?”

    韩离又尝了一口,说道:“酒中并无酸味,甜味也不甚浓,莫非用的是梨?”

    老任摇头道:“不对。”

    “橘子?”

    “更错。”

    “那晚辈当真不知了。”

    老任哈哈大笑道:“你只道酒中没有酸味,为何不曾想到这酸味乃是老任我用特别的法子消除了么?”

    韩离吃惊:“晚辈愿闻其详。”

    老任笑道:“我用的只是普通的青梅罢了,至于如何彻底消除其酸苦之味,老任苦思冥想许久,终于让我想到了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

    “那便是用酒。”

    “用酒?”

    “不错,正是用酒,用最烈的酒,”老任十分得意地笑道,“小兄弟,你可知老任用的是什么酒么?”

    正在此时,忽听殿外一个女子的声音道:“韩离,时辰差不多了,咱们该去观礼了。”正是韩冰儿的声音。

    韩离苦笑道:“看来晚辈要过时日再向前辈请教了。”

    老任脸上笑容瞬间消失不见,他默不作声好半响,方才开口道:“小兄弟,你也是来观礼的么?”

    韩离道:“在下乃是华山韩家堡弟子,今次乃是奉朝廷之命前来女娲神殿观女娲选举之礼的。”

    “韩家堡,天下第一堡么?”老任呵呵一笑,摇了摇头,转身一屁股坐倒在他,说道,“快去吧,别让你家婆娘久等了。”

    “前辈,你误会了,韩冰儿并非晚辈妻子。”韩离见老任头也不回,忍不住道,“前辈,您就是地长老吧。”

    “这里没有什么地长老,只有酒鬼老任!·”老任极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出去,给老子滚出去!”

    韩离见他与方才简直是判若两人,不明所以,但又不好多问,只得告迟离去。

    “小兄弟,你可曾见过地狱么?”老任忽然开口道。

    韩离一怔止步,说道:“前辈何出此言?”

    “没什么,你走吧。”说着老任起身回头,说道,“不过,老任我与你十分投缘,可以送你一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