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四十一章 骗局

章节字数:4646  更新时间:17-01-25 21: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李若遗杀气腾腾,扬言要杀尽女娲神殿之人。天长老勃大怒,拂袖而出,大声道:“兀那妖女,莫要在此猖狂,吃我一拳!”抬袖之间,一拳直扑李若遗面门。

    韩离见他这一拳施展开来,雄厚有力,大开大阖,劲力老道,俨然有少林拳法的感觉,不由赞了一声。

    李若遗冷笑,不闪不避,举掌劈出,直迎天长老来拳。

    之前两次交手,韩离发现李若遗虽是女子,然劲力之强,甚至还在男子之上,今日观她这一掌亦有风雷之势,丝亳不弱于天长老的拳力。

    砰得一声,拳掌相击,两人各退数步,却是不分上下。

    “好生爽快!”李若遗哈哈大笑,她人称痴女,真真是个顶级武痴。此时她兴奋异常,大声道,“小荆,你不一起上么,还是说这些年你已将功夫落下了么?”

    李若遗自出场以来,称天长老为老徐,称水长老为小荆,俨然十分熟稔,且天水两位长老对她的为人处事亦不陌生,分明就是有数十年的交情了。

    韩离行至柳忆夕身旁,说道:“水儿,这李若遗到底是什么人?”

    柳忆夕俨然另有心思,不作回答。

    小箩接口道:“我小时候听说这李若遗与上上任女娲有点亲戚关系呢。”

    “上上任女娲?”韩离吃惊道,“莫非便是那位上任不到三日便失踪的女娲么?”

    柳忆夕忽然开口道:“韩离,方才你未尽全力吧。”

    韩离一怔,苦笑道:“你不会武功居然也能看出来啊。不错,我沒想下杀手,毕竟我与李陆吾并无仇怨。”

    “你不杀他,便是他来杀我们了,”柳忆夕正色道,“你以为李陆吾这种人会感激你的不杀之恩?”

    韩离解释道:“他受伤不轻,必然需要一些时日方能康复的。”

    柳忆夕嘿嘿一笑,说道:“之前你也受伤不轻,可知为何如此之快便痊愈么?”

    韩离皱起眉头,转眼就见李陆吾居然已能站起,俨然气力已恢复了大半。

    二

    这边厢水长老业已加入战团,她用的是一柄软剑,剑法轻灵。软剑在手中随圆即方,变化灵动,攻守之道井然有序,配合天长老那套刚猛霸道的拳法,刚柔并济,生生将李若遗压制住了。

    但,李若遗居然还在笑,这女人当真胆大如斗,越是劣势斗志越足,且出手更快,劲力更强,沒片刻便已将劣势搬回,与天水两位长老斗了个骑虎相当。

    此消彼长之下,时候一长,天水两位长老恐怕将要不支。

    韩离也加入战团,离火真气沛然四达,李若遗身周的空气温骤升,沒片刻她已香汗淋漓,气喘吁吁。

    离部易武主旨在于攻敌不备,速战速决,然而若是对方早有防备,则退而求其次,尽量消耗对手的体力,是以才有了这招“灼阳临地”。这招顾名思义,乃是以喷发扩散自身真气改变周边环境温度,当真犹如烈日将临,炙热难当,虽不伤人性命,却能迅速消耗对手体力,此消彼长之下,胜负之数已然扭转。

    李若遗深知如此下去,自己必败,当下大喝一声,挥掌劈向韩离,意在首先斩断这个源头祸首。

    韩离正在运功,真气流转周天,不敢动弹,深怕稍有差池,便断了气息,那便是前功尽弃,对李若遗的攻击只好不做理会了。

    “妖女,你的对手是我!”

    天长老迅速来援,磅礴拳力后发前至,直取李若遗后背来害。

    李若遗无奈,只得回他一掌,将之逼退,旋即只觉手臂一痛,却已被水长老的软剑刺伤,血流不止。

    三人配合默契,攻守循环,再一次将李若遗压制。李若遗武功虽高,然因体力消去太快,时候一长,出手速度及劲道均降了下来,攻势不再,到最后彻底陷入守势。

    我居然要败在此地,输给这些人了么?不,我不甘心,我不可以在这里失败!

    李若遗哇的一声,喷了口鲜血在地,如此一来,她反是精神大振,劲力徒增,攻势再起。

    水长老皱眉道:“李若遗,你逆行经脉,这是自寻死路啊!”

    李若遗哈哈大笑道:“什么死不死的,成王败寇而已,我一定要赢!”

    此时的李若遗状如疯魔,出手奇快,身法犹如鬼魅,数招之间击退了天水两位长老,致其重伤不起。

    李若遗狂笑不止,冲到韩离面前,闪电般出手,掐住了韩离喉咙。

    韩离施展“灼阳临地”近半个时辰,内力消耗亦是极大,李若遗这一抓迅速之极,他无力闪避,被她掐住,却已喘不过气来了。

    “死吧!”李若遗心狠手辣,她要像捏死蚂蚁般将韩离捏死。

    韩离双眼翻白,气若游丝。

    三

    “冰儿,你真要这般一走了之么?”

    韩家堡诸人走出女娲神殿正殿大门,韩归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韩冰儿走在前面,默然不语。

    柒柒开口道:“我们是来观礼的,而非多管闲事,既然无礼可观,自然要走了。”

    韩归妹叹道:“话虽如此说,可阿离毕竟是咱们韩家堡的人……”

    “小妹,你这人有时太过感情用事了。”柒柒又道,“冰儿选择退出是明智之举,韩离他自己要陷进去,咱们也沒法子啊!”

    石之明一直默不作声,此时忽然开口表态:“我也觉得不能就这般丢下韩离不管。”

    柒柒吃惊道:“臭石头,你也傻了么?”

    韩归妹大喜道:“乾师弟这话我爱听,如此就是二对一了。”说着他望向韩冰儿。

    韩归妹称石之明为乾师弟,那是有意强调他纯卦弟子的身份了。此行五人之中有四个纯弟子,依照韩家堡不成文的规矩,韩家堡弟子结伴行走江湖,若出现意见不一,当以纯卦弟子的意见为主,如今石之明柒柒两个纯卦弟子意见一正一反,便看韩冰儿这第三个纯卦弟子了。

    以韩冰儿个人的立场,自然是不愿意回去救韩离的,那小子在外边随便招惹女人,如今又卷入是非之中,那是他自作自受,为何还是去管他?!然而如今韩归妹既然搬出纯卦弟子这一条,那么韩冰儿的意见就不只代表她个人的意愿了,如此一来,她反是陷入两难之中。

    “冰儿,你看,那是什么?”

    韩冰儿闻之一惊,循着韩归妹手指方向望去,却见远处山脚下一队黑压压的物事向山上移动,连绵不绝,却是望不到尽头,仿佛成群的蚂蚁一般。

    柒柒道:“是人吧,而且人数还不少呢。”

    石之明皱眉道:“会是什么人?难道说……”

    四人彼此对望一眼,脑海中闪过同一个词。

    石之明道:“恐怕真是南诏军,瞧这阵势,足有上万之众!”

    韩归妹道:“难道是南诏王亲自来了,这排场摆得可够大啊!”

    柒柒道:“可是依照初代女娲定下的规矩,就算一国之主亲临女娲神殿,也是不可以带军队上山的。当年蒙归义在此诛杀五诏之主,也不过偷偷运兵上山而己,哪如今日这般明张胆啊!”

    石之明道:“看来这南诏王蓄谋已久,却是志在必得了。”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吐蕃国相要偷偷逃跑了,想来他早就识破了南诏王欲兴兵攻灭女娲神殿的阴谋。什么女娲选举,根本就是个骗局,南诏王就是要拔掉女娲神殿这个眼中钉,此举与当年蒙归义诛杀五诏诏主的毒计简直如出一辙!”韩归妹顿了顿,正色道,“冰儿,如今咱们已经骑虎难下,这摊子可是推不掉了。”

    韩冰儿当机立断,说道:“我们回去。”

    四

    当韩冰儿等人回到补天台,但见场间一片狼藉,天水两位长老均重伤在地,韩离也伤得不轻,被柳忆夕搂在怀中;至于对面的李若遗,她前襟映血,坐在道旁的巨石上喘息,双目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场中,满脸焦急之色。

    此时场中对立着两个男子,其中一人身着金白相间的道袍,相貌俊美之极,几近妖治,五官与李若遗酷似,正是李若遗的同胞兄长李陆吾;至于他对面之人,却是衣衫褴褛,满身酒气,对比之下形象落差极大,便是那沦为酒鬼的地长老老任。

    韩冰儿看得仔细,不由一阵心惊,李陆吾的武功她是见识过的,就是对上自己的父亲韩晋恐怕也不逞多让,但今日一见,他吐纳之虚弱,分明受了极重的内伤,身上亦是多处挂彩,难不成说这酒鬼老任的武功居然还在李陆吾之上?

    韩冰儿自视极高,这份自信源于天下第一堡赋于她的骄傲,然而今次下山,却是屡遇高手,几乎无一胜绩。像柳旭这种绝顶高手,她自知技不如人,无法望其项背,她认了;李陆吾之名她本就有所耳闻,输了也服气。可是眼前这个人,他明明就是个生无可恋的邋遢酒鬼,居然也如斯厉害,难道说自己这十六年来锲而不舍的练功,都是一无所用么?!

    从小到大,韩冰儿何曾遭受过如此之大的打击,一时怔在当地,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李陆吾长啸一声,迈步冲上,以指代剑,直刺老任咽喉。这一招看似简单,但出手速度之快,方位之准,令人防不胜防。

    老任出手本来只是为救韩离,却不想击退李若遗后又来了李陆吾,此人很会死缠烂打,招招毒辣,却是不可小视的。

    老任五指成爪,后发因至,目标也是李陆吾咽喉。

    老任的武功师承少林,这一招鹰爪手刚劲十足,手指才触到对手皮肤,便已破肤流血,留下一道爪痕。

    李陆吾无奈,只得抽身而退。两人交手才不过十余招,他处处受制,俨然是被对方克制住了。

    此时李陆吾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怯意来,知道今日已然讨不了好去,不如先行撤退,来日见长,想念至此,他不禁回头看了李若遗一眼。

    李若遗一双眼眸紧紧盯着着他,咬牙切齿,那样的表情,分明是不肯开口认输的。

    李陆吾心下叹息,看来今日当真是要死战于此了。

    柳忆夕旁观战局变化,期间韩冰儿等人去而复返,虽令她颇为吃惊,但也不及细想各中缘由,眼见老任稳居上风,再观李陆吾神情,分明是有了怯战之意,但李若遗就是不肯认输,再斗下去,沒完沒了,恐将生变。

    她心念电转,开口说道:“若遗姐姐,我看令兄与地长老相斗如此之久,兀自难分胜负,依妹妹之见,不如你劝他罢斗吧。”

    李若遗冷笑道:“柳妹妹,你这是怕输么,若是怕输了,可以认输的。”

    柳忆夕叹道:“若遗姐姐,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这般苦斗的。这样呢,咱们各退一步,今日暂且罢斗,至于女娲之位的归属,妹妹忽发奇想一个法子,其实未必定要一个人独占的。”

    此言一出,天长老立时开口反对:“万万不可,女娲之尊岂能两个共处?”他这了这话,牵过体内伤势,顿时剧咳不止。

    柳忆夕叹道:“天长老,我知道女娲神殿有规矩,但规矩不是死的,本可变通。若遗姐姐,你认为我的提议如何?”

    李若遗自不愿与他人分享,但事已至此,她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解决此事,更何况李陆吾分明己难坚持,时候一长怕真要死在老任爪下,若是如此,她就算获得女娲之位,又有何用呢?

    李若遗正想着如何让自己下台,忽听那不男不女的韩归妹抚掌笑道:“早早如此决定,哪来这许多事了,况且你们还有更大的敌人在外头呢。”

    柳忆夕吃惊道:“韩公子此言何意?”

    韩归妹叹道:“你们往山下一看便知真相了。”

    五

    “小朱,你在想什么?”

    墨笑朱抬起头,对上了墨笑痴的目光,他不敢多看,转过头去,轻声道:“兄长多虑了,我并没有想法。”

    “你没有想法,我可是有许多想法呢。”墨笑痴说道,“柳妹妹与我们一起长大的,看着她愈加美艳动人,机敏睿智,说实话,直到今日,我还是对她十分爱恋呢。小朱,难道你不是这般想的么?”

    墨笑朱摇头道:“事到如今,你还说这些又有何用?”

    墨笑痴叹道:“是啊,我们背叛了她,偷袭了她的父亲,咱们的师父,她自然要怨恨我们的。但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啊,毕竟咱们姓墨,是南诏大将军墨天之子,他们柳家毕竟是外人……不过,小朱,你认为这事一定没有转机么?”

    墨笑朱吃惊道:“大哥,你想做什么,难道你想忤逆父亲?”

    “忤逆?”墨笑痴摇头笑道,“从小到大,我也不知忤逆过他多少次了,唯独这一次,我选择了做一回孝子,才有今日之困啊!”

    墨笑朱叹道:“汉人有句话说的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国主既已下了诛杀令,父亲就算不想杀师父,他还能怎么办?”

    “小朱,你当真以为父亲不想杀师父么?”

    墨笑朱惊道:“兄长,你这话什么意思,父亲与师父不是一向交好么?”

    墨笑痴笑而不语。

    墨笑朱见他不答,也便不再说下去,改口道,“今次国主对女娲神殿可是志在必得,甚至下令鸡犬不留,女娲神殿恐怕难逃此劫了。其实大哥你并不需要随大军同来的。”

    “那你又为何而来?”沒待他作答,墨笑痴自行说道,“你是想救她吧,就算女娲神殿的人都死尽了,你还是想救她一命的,是不是?”

    墨笑朱不否认:“大哥,难道你不想救她?”

    墨笑痴道:“想不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做是另外一回事。小朱,你可知道如何才能她?”

    墨笑朱沉默许久,也沒开口说话。

    “既然你沒主意,那便听我的吧,”墨笑痴望了一眼前方长长的队伍,叹道,“不过,这事可真不好办啊!”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