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传  第四十二章 胜负之术

章节字数:6760  更新时间:17-01-28 2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南诏王发兵来攻女娲神殿?

    这个消息令柳忆夕心惊不己,然而仔细想来却并非无迹可寻。吐蕃国相的失踪便是征兆,墨天亲自来暗杀父亲更是做实此事了,可是自己却不曾想到这一点,是因为太过专注于获得女娲之位,故而沒去想其中缘故是什么?!

    却听天长老大声道:“其他人守护女娲神殿。小荆,随我下山!”

    柳忆夕心念电转,眼望李若遗,说道:“若遗姐姐,如今你也算是半个女娲了,当不会袖手旁观吧。”

    李若遗笑了笑道:“你要我出去对抗南诏大军么,我可沒这样的本领,估计你们也沒有的。我看你们还是放弃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沒柴烧呢。”

    是啊,可以放弃么。

    柳忆夕发现这或许也是个好法子,只是不知女娲神殿是否有秘道直通山下?

    天长老大怒道:“你这个妖女,妖言惑众!女娲神殿创立已近百年,岂能说走就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多与他们同归于尽罢了,有什么可怕的。”

    李若遗讥笑道:“徐坤乾,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居然比年少人还要鲁莽冲动。你要死便去死,别来拖累他人。”

    水长老插口道:“天长老所言并非毫无道理。敌方虽众,然我方亦有天险可守,只要不让对方攻上峰顶,我们还是有胜算的。”

    柳忆夕闻言喜道:“荆姐姐,你有主意了么?”

    李若遗冷笑道:“好啊,我倒是想听听你还有什么高招。”

    水长老环视众人,说道:“诸位,且听我一言。这一战的关要之处在于不可令对方攻上峰顶,是故必须在中途拦截。但对方人多势众,不可硬拼,只要将对方军势分化,个个击破一条路可以走。如此,当如此去做……”

    柳忆夕听过她的计划,心下却不敢苟同,说道:“荆姐姐,妹妹我一直在想,这次率军而来也许并非南诏王本人,只是南诏大将军墨天而已。若真是如此,我有一计,若是成功,其军自退。”

    李若遗噗嗤一声笑道:“柳妹妹,你好大的口气,居然能令对方撤军,就算你爹及时现身,恐怕也是无济于事的。”

    柳忆夕笑道:“若遗姐姐,这次你说得很对。我爹并非万能,更无法救世,是以我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取胜。”

    李若遗更觉不可思议,说道:“柳忆夕,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退敌妙计?”

    柳忆夕道:“妙计算不上,只有放手一搏。所谓擒贼先擒王,我认为……”

    水长老沒等她说下去,便截口道:“水儿,你这一计也许甚妙,然风险也是极大,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冒不起这个险。”

    柳忆夕吃了一惊,一直与自己相亲的荆姐姐居然不等自己将话说完便一口回绝了,看来在她心中自己始终只是个小女孩而已,自然不会真有什么破敌之计的。那么她推举自己做女娲,也并非真心实意了。

    柳忆夕大受打击,低下头去,黯然道:“既然荆姐姐你不同意,那此事便作罢了。”

    当下女娲神殿之人依着水长老的指示,各自下去准备。小箩见柳忆夕神情沮丧,正想着如何开口劝她,见韩离过来了,当下闭了嘴。

    柳忆夕见是韩离,收拾心情,展颜笑道:“你的伤如何了?”

    “并无大碍。”韩离握住柳忆夕双手,看着她,极是认真地道,“水儿,不管此事结果如何,我一定会护你周全。”

    柳忆夕笑道:“我从来都是相信你的,况且咱们不是还沒输么。”

    韩离道:“不错,咱们还沒输,而且也不会输。”

    柳忆夕抬起头,视线越过韩离身后,就见韩冰儿迈步而来。她心中一动,说道:“离,韩冰儿来了。”

    韩离警惕地看着韩冰儿,说道:“韩冰儿,你有何事?”

    韩冰儿一眼也不看他,径直走到柳忆夕面前,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说道:“方才你说的那一计,具体如何?”

    柳忆夕心下又气又苦,一直被自己视为宿敌的韩冰儿居然才是最懂自己的人么,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柳忆夕别过头去,说道:“并没有具体的计划,乃是我思虑不周……”

    “是这样么。”韩冰儿道,“本以为我们想到一块去了,看来是我猜错了。”说罢她转身便走。

    “韩冰儿,你站住!”柳忆夕忍无可忍,放脱了韩离得手,迈步上前,大声道,“你当真想听么?”

    韩冰儿止步,转身,看着她。

    二

    南诏大将军墨天率军三万,登点苍山,攀马龙峰,行军速军极快,不到半个时辰,已至山腰,然而就在此时,他们遇上了一个阻碍。

    挡在他们面前的老者五十多岁,须发皆白,然目光炯炯,不下年轻人,正是女娲神殿天殿主人天长老徐坤乾。

    墨天见是他,也不翻身下马,只在马背上抱了抱拳,说道:“天长老,今日乃是女娲选举大典,你不主持典礼,可是来迎接墨天么?”

    天长老道:“你当真是来观礼的?”

    墨天笑了笑道:“那是自然。本是国主亲来,可惜他日理万机,抽不得身,是以便命墨某来了。”

    天长老望了他身后的军队一眼,冷笑道:“墨大将军,你难道不知女娲神殿早有规定,就是诏主亲至也不可携一兵一卒。你若是真心来观礼,便请独自一人上山吧。”

    墨天仰天一笑,道:“天长老,莫非你想凭一人之力阻我三万大军?”

    天长老大义凛然,朗声道:“女娲神殿何等神圣之地岂是你等凡俗之人可以亵渎的,墨天,若你还想活命,便快快滚回去吧!”

    墨天呵呵一笑,挥了挥手,一队兵卒上前,排成箭阵,对准天长老,只等墨天一声令下,万箭齐发。

    天长老怒目圆瞪,大声道:“为何还不放箭,莫非你们只是一群中看不中用的假把式不成!”

    墨天正待下令,忽听身后马蹄声响,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父亲,且慢动手!”

    天长老脸色一变,却来人正是墨天的两个儿子墨笑痴和墨笑朱,那说话之人皮肤微黑,正是墨笑痴。

    墨天见得两人,皱眉道:“发生何事?”

    墨笑痴道:“父亲,莫要上当,此人并非天长老。”

    墨天吃惊道:“你又是如何知晓?”

    “只因就在方才,儿子也遇上了一个天长老。”说着墨笑痴双手一拍,两个军士抬出一副担架,担架上有个死人,此人衣着相貌却与眼前天长老一模一样。

    那天长老眼见事已败落,转身便逃。

    墨天喝道:“活抓此人!”

    十余个南诏兵上前,几下便将那天长老按倒在地。

    墨天翻身下马,迈步上前,伸手往那天长老脸上一摸,抓下张面皮下来,面皮后却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墨天喝道:“说,你们有何企图?”

    那年轻人呸了一声,叫道:“屠夫,走狗!”下一刻他嘴角淌血,双眼翻白,却是咬舌自尽了。

    墨天勃然大怒。

    墨笑痴走上前来,说道:“方才那人也是这般自尽而死的,看来女娲神殿的人要与我们血战到底,这便是决死之心了。父亲,孩儿认为对方既然不愿束手就擒,定然会在山道上设伏,所谓困兽犹斗,我们必须小心行军,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墨天道:“痴儿,依你之见,我们当如何行军?”

    墨笑痴道:“儿子认为当遣小股兵先行探路,大军垫后,如此当万无一失。”

    墨天又眼望墨笑朱,说道:“朱儿,你怎么看?”

    墨笑朱道:“我也认为兄长所言在理,不必多造伤亡。”

    墨天叹了一声,说道:“你二人可曾上过战场么?”

    墨笑朱一怔。

    墨笑痴道:“这是孩儿们第一次上阵,父亲不认可孩儿的意见么?”

    墨天道:“用兵之道,当扬长避短。你们认为我军之长为何,之短为何?”

    墨笑痴道:“我们有大军三万,人数上远胜对手,这便是长处。至于短处,也是因人数太巨,不宜打持久之战。”

    墨天道:“既然如此,你还是认为应该分散兵力么?”

    兄弟俩对望一眼,不再说话了。

    墨天道:“两军交锋,伤亡在所难免,只要我们一鼓作气登上峰顶,就算折去半数甚至更多的兵力,这一战也是必胜的。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乃是捣灭女娲神殿,要不惜一切代价!”

    眼见大军重新开拔,墨笑朱急道:“兄长,父亲如此固执,该如何是好?”

    墨笑痴叹道:“事已至此,只好走一步是一步。若当真登上峰顶,攻入女娲神殿,我们见机行事吧。”

    三

    南诏大将军墨天率领三万南诏国军强攻点苍山,期间女娲神殿之人在山道设伏,企图阻止大军进行步迈。一方占有地利,一方军势庞大,沒到半个时辰,马龙峰山道上已堆满尸体,血流成河。

    当南诏大军抵达距女娲神殿主殿三里外的山头时,已损失近三千人,但水长老分解南诏大军个个击破的计划并没有成功,他们只能选择退守殿内。

    水长老眼见伤员陆续增加,不禁皱眉紧锁。这一场她败了,她低估了墨天的实力和决心,南诏大将军并非浪得虛名,为了胜利他可以牺牲更多的士卒。更何况这次他的损失并不算大,只要攻入女娲神殿,他仍有足够实力将此地之人尽数斩杀。

    “荆姐姐……”

    水长老见是柳忆夕,她下意识地别过头去,轻声叹道:“水儿,是我输了。也许李若遗说得对,我们应该及时出逃,补天台下有一条密道,出口便在洱河渡口,那里有船只,你快快走吧。”

    “荆姐姐,你不走么?”

    “我是神殿长老,绝不能擅自离开的。”

    “你既然不走,我也是不会走的。如今李若遗已然逃跑,临行前她将盗走的玉箫还给我了。如今我是女娲之位唯一人选,又怎能轻易逃离?”柳忆夕又道,“况且谁说我们已经输了?”

    水长老一怔,说道:“水儿,难道你还想用那条计策,我说过,那是不可能成功的。”

    “荆姐姐,之前你沒听我将计划说完,事到如今,你还是不愿听我说完么?”

    水长老叹道:“你真有自信可以成功?”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还没试过怎么就能断定不能成呢?”柳忆夕自信满满,又道,“况且我与韩冰儿已然商量妥定,他们韩家堡愿鼎力相助。荆姐姐,有天下第一堡弟子相助,胜利的把握便多五成了。”

    水长老道:“好罢。水儿,你想怎么做?”

    柳忆夕道:“第一步,明日如期举行女娲登位大典……”

    水长老吃道:“水儿,你难道还不知墨天此行的目的,正是要将我们女娲神殿的人赶尽杀绝么,你为何还要趟这滩浑水?”

    柳忆夕笑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至于第二步,请荆姐姐下令,撤去女娲神殿外的所有防备。”

    水长老更惊:“这岂不是要放弃抵抗么?”

    柳忆夕道:“不错,我们就是要让墨天以为我们放弃了抵抗。”

    四

    依着女娲神殿选举女娲的规则,当天日落月出之际选出的女娲,次日日出时分举行登位大典,届时由天地水三大长老在补天台授予新任女娲象征女娲神殿主人身份的天蛇杖,宣告新任女娲的正式诞生。

    自初任女娲起,这已是第四任,较之前一任女娲的临危受命,这一任女娲柳忆夕的接任则更为凶险。传报南诏大军已然登顶,近三万大军不日便将杀至主殿门外,只要墨天一声令下,随时能将建成百年的女娲神殿将被夷为平地。

    补天台上,柳忆夕手握天蛇杖。此物通体碧绿,传说乃是初任女娲取化生树之根所制,乃是女娲神殿第一圣物。

    柳忆夕环视台下,但见人人面有沮丧之意。她想了想,开口道:“诸位,我已经想过,与其抵抗到底,导致更多伤亡,不如选择投降。”

    台下众人不约而同抬起头,望向台上这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他们的新任女娲。此女不过十九岁,如此之小的年岁,本来就没有处理大事的经验和能力,如今大军压境,她选择投降,本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好侄女,看来你比这里所有人都要聪明许多啊!”

    此人话音一到,台下众人无不色变,纷纷回头,但见谷外一人迈步而来,赫然正是南诏大将军墨天,随他同来的还有他的两个儿子。

    台上立在柳忆夕身后的水长老感觉身边的天长老双拳紧握,俨然便要上前动手,正想着该如何劝他,却见老任己先一步,抓住了天长老胳膊。天长老大怒,可惜武功不及,却是动弹不得。

    柳忆夕见墨天出现,不惧反笑道:“墨伯伯,你说的每一句都很对。不过侄女这边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想要问你,还请墨伯伯如实答我。”

    墨天哦了一声,说道:“什么事,且说来听听。”

    柳忆夕道:“墨伯伯,你能告诉我,我爹爹如今身在何处么?”

    墨天叹了一声,说道,“柳侄女,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爹已经死了。”

    “我爹,他死了?!”

    柳忆夕睁大了眼睛,流露出十分慌惶的表情,顷刻间,眼中泪水涌出,她颤声哭泣道,“我爹他怎么会死,是谁杀了他!”

    墨天见她如此轻易便流泪崩溃,心中更生轻蔑之意,暗想这丫头不管多聪明,终究是个小娃子,沒了父亲果然什么都不是。此时他顿生一念,只要抓住这个小妮子,何愁柳旭不现身,届时那小子便是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当年皮逻阁的南诏之所以能一统其他五诏,借得乃是文柳武墨之力。武墨墨天自己却十分清楚,比自己小了五岁的柳旭才是真正得皮逻阁信任之人,几乎每一场战争的背后都有柳旭的出谋划策,自己不过是只是个冲锋陷阵的勇夫罢了。若不是当年设计诛杀五诏诏主一事,柳旭与皮逻阁生出了嫌隙,自己这个南诏大将军恐怕也是他的。

    柳旭啊柳旭,你自栩才干出众,处处压制于我,但你为了所谓的原则自取灭亡,原也怨不得別人的。

    墨天胜券在握,心下得意之极。当下迈步上前,说道:“柳侄女,你当真想知道是谁杀了你爹么,来,墨伯伯亲口告诉你。”

    柳忆夕喜形于色,快步上前,说道:“墨伯伯,此话当真?”

    墨天大笑道:“墨伯伯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来,好侄女,快过来吧……”说着向她伸手。

    柳忆夕也伸手过去。忽然,她缩手而回,笑了笑,说道:“墨伯伯,你就不要再说谎了。我爹并没有死,你根本杀不了他的!”

    墨天一惊,这柳忆夕方才还是个因痛失父亲而哭泣无助的柔弱少女,转眼之间仿佛变了一个人般,那样的笑容瞧来着实令人心悸。

    墨天已知上当,当即转身欲逃,猛觉脚下一沉,如陷泥潭,竟是无法举步。旋即又觉身后一股寒意袭体而来,顷刻之间他所立之地寒冷刺骨,全身血液仿佛已然冻结。

    柳忆夕大声道:“墨天,你一向嫉妒我爹爹,欲置他于死地,方才你是想将我擒下,好挟我为质诱他现身吧。若我所料不错,那日出现在人和客栈的刺客也是你的人。毕竟对于你们来说,攻灭女娲神殿不难,对付我父亲却是大为不易,可惜那刺客武功不够,两次都失手了,无奈之下你只好亲自出手杀人灭口。既然不能取我性命打击我爹得,为达目的,你只能亲自向我父亲下手了。我父亲武功虽高,可惜太过宅心仁厚,对你这个挚友从未有所防备,才会着了你的黑手。墨天,你输了,要想活命,就下令撤军吧。”

    墨天大怒欲狂,狠狠瞪着柳忆夕,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可惜此时的他口不能言,在台下之人看来,他默不作声,更像是屈服了。

    柳忆夕自他身旁走过,目光落在墨家兄弟身上,微笑道:“朱哥哥,痴哥哥,你爹已然答允我撤军,你们快去传令吧。”

    墨家兄弟对望一眼。黑笑痴上前一步,说道:“柳妹妹,你这戏演得太绝,连我都快信了。也罢,只要你不伤害我爹爹,凡事都可以商量,我这就下令撤军。”说着向墨笑朱使个眼色。

    墨笑朱点点头,转身离去。

    五

    柳忆夕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一仗她只能算是险胜,要有一个环节出错,便是惨败的结局。如果墨天再谨慎一些,不至于如此自负,不由分说,径直率三万军杀进来,任韩冰儿韩离武功再高,他们都将成为南诏大军屠刀下的厉鬼。

    所幸墨天终究是墨天,那个既自卑又自负的南诏大将军,他对柳旭的嫉妒之心毁掉了他自己,也输了这一战。

    还没有结局呢。

    柳忆夕明白,自己才登上女娲之位,以后还有更多的挑战等待她。如今的女娲神殿名存实亡,已无初代女娲在位时的荣光,她必须竭尽全力,重振女娲神殿,甚至比初代女娲做的更好。

    可是,该怎么做呢?

    还是先行解决眼前之事吧。

    柳忆夕见墨笑朱久去不归,心头忽然生出一阵强烈的不安来,回头对水长老道:“荆姐姐,墨笑朱许久未归,不知何故,你陪我一道出去看看吧。”

    水长老点了点头,这时韩离开口道:“水儿,我随你们同去。”

    柳忆夕见韩冰儿石之明等人已将墨天五花大绑,任他插翅也是难逃了,当下点了点头。

    三人一道出了补天台所在的山谷,往女娲神殿主殿行去,才行至天地水三殿与主殿的交叉口处,却听得主殿内传出一阵杀喊之声,震耳欲聋。

    柳忆夕脸色惨白,身子不住地发抖,巨大的恐惧与不安已将她吞没。

    “柳旭家的小丫头,听人说你双目已然复明,元深感欣慰啊!”

    阁罗凤,这位三年前方才登上国主之位的南诏王,不过是个三十多头的壮年男子,此时的他从主殿后门走出,救与柳忆夕等人打了个照面。他呵呵一笑,说道:“元知道,你打小就有成为女娲的心愿,可惜啊可惜,你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水长老挡在柳忆夕面前,大声道:“韩离,立时带水儿离开,从密道走!”

    柳忆夕忍无可忍,大声叫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摧毁女娲神殿对你而言又有什么好处?”

    阁罗凤笑道:“小丫头,你告诉元,女娲神殿的存在对元,对南诏国又有什么好处?你汉人有句话,天无二曰,民无二主,元与女娲神殿都是太阳,自然是不能同存的。不过,念在你阿爸对先王的贡献上,元饶你一命,但你要放弃女娲之位,只因与女娲神殿有关之人,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韩离怒道:“你这暴君,一派胡言!水儿,不必与这暴君废话,我护你杀出去。”

    我输了,彻底输了,可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柳忆夕双膝一屈,直跪在地,泪水一点一滴地洒在地上,她眼中的世界已变得模糊不清。

    韩离看在眼中,大声道:“柳忆夕,你给我听着,你是人,不是神,输了败了又怎样?只要活着,来日方长。”

    柳忆夕一怔,抬起头来,她看见韩离那双眼眸,再一次,泪水涌上眼眶。

    “不要以为你一无所有了,你不是还有我么。”韩离将她打横抱起,柔声道,“水儿,随我回韩家堡吧,你不是想见我师父,想一睹华山奇景么。我答应你,我带你登朝阳峰,看日出,还有我的好友小虎,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柳忆夕咬着嘴唇,使劲地点了点头,说道:“别忘了带上小箩。”

    韩离点头道:“不仅是小箩,还有这里的其他人,都一定可以活下去。”

    柳忆夕笑了,说道:“离,我信你。”

    阁罗凤大笑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堡的弟子,好大的口气。诸位将士,此间所有人都杀尽了,一个活口也不要留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