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八章 棋子

章节字数:3754  更新时间:17-04-17 18: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本章故事不在同一条时间线

    一

    刀长三尺一寸,其刃明亮如镜,倒映出它的主人那张满是虬髯的面容。此人神情严肃,目光刚毅,想来就是将他推到断头台上,刑刀斩其首,也不会皱皱眉头,改变自己的志向吧。

    他左手五指轻轻抚过刀锋,指尖上留下一条细长的痕迹,想来再深半毫,便要破肤洒血了。

    “大将军想要驱使如此利刃,就不怕先伤了自己么?”

    “能用之物,先伤自己又何妨。”他手指轻动,那痕迹立深,顷刻鲜血直流,他却不以意,抬起头来望着眼前之人,说道,“若依军师之见,我该如何驱之,方能做到既可伤人,又不损己?”

    “刀乃死物,人是活的,死物无情,活人有欲……那就得看大将军如何驱其心欲了。”说话之人黑衣铁面,虽闻其笑声,但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在笑,他又笑道,“康胡儿是个极其聪明之人,大将军要他心甘情愿做你的刀,自然要抓住他心结所在。”

    “心结?”可突于饶有兴趣得道,“是那个叫韦香兰的女人么,如何此事岂非极为简单。”

    “是男人都喜欢女人,大将军想到这一层,在下并不意外……”比勒加走上一步,忽然伸手,夺下可突于手中利刃,看着刃上残留的鲜血滴于地,他又笑道,“然而对于一个真正有野心的男人而言,女人不过只是调味之物。依大将军之见,康胡儿是不是个有野心的男人?”

    可突于眼望于他,又将目光落在那带血的刀刃,忽然他笑了,点头道:“军师一语中的,某家居然没想这一层,当真惭愧之至,如此说来便只剩那个人了。”

    “不错,只有那个人。”比勒加随手一掷,那刀如精灵般归入武器架上的刀鞘之中,旋即他左手扶右胸,行了个大礼,恭恭敬敬得道,“这局棋仅剩最后一步,但愿大将军早日达成心愿,如此在下亦可功成身退。”

    “在此之前,某家有个问题。”可突于说道,“却不知军师自认为是个怎样的男人?”

    “一个只想要女人的男人……”比勒加摘下假面,露出那张苍白削瘦的面容,但他没有笑,那表情像是整个世界欠了他的债,还是情债!

    二

    “元帅,两位将军回营咐命,此时正在门外候着。”

    张守珪站在地图前,循图凝视,闻言也不抬头,只道:“让他们进来吧。”

    那卫兵去后不久,明离史窣于二人步入帐内。史窣于一见张守珪,开口便道:“我与三弟将营地周边寻了个遍,均未见张缺踪迹,他恐怕是……”以史窣于的豪爽率直,此时那“恐怕”之后的话却也说不出口了。

    “那孩子少小丧母,被我惯坏了,素来任性妄为,若他今日当真有何不测,那也是他咎由自取,与人无关。”张守珪沉默一阵,抬头望着两人,说道,“方今当务之急是如何救出康胡儿,不知两位有何良策?”

    明史二人对望一眼,看来张守珪是真的痛定思痛了,再不会犯之前相同的错误。明离上前一步,走到案前,说道:“方今契丹军准备充分,可谓严阵以待,若我军强行进攻,只会多损兵将。在下以为或许可以由我领一支步兵队潜入敌军营地,届时……”

    “绝对不行!”史窣于大声截下他话头,甚为愤怒得道,“三弟啊,难不成你也想学那傻子,身陷敌阵,最后却要我们来救你么?”

    “大哥,你且听我说完。”明离叹道,“此行只为潜入而非闯营,能救出二哥固然是好,若真是不行,也可行里应外合之策。此计利处极多,还请元帅仔细斟酌。”这最后一句却是对张守珪说起了。

    “明少侠之计未必不能行,不过本帅心中倒是另有一策。”说着张守珪命下人取来一物,展示两人面前,却是张羊皮信笺。张守珪未等两人反应,便道,“此乃契丹人投来的书信,正在你们寻找缺儿之时……”

    史窣于心想既是契丹人投来的,多半是战书,然接过一看,着实叫他大惊不已。

    明离凑头一看,却见那是封大红喜贴,其上以汉字写着“佳偶天成,百年好合”之类的祝语,他心中顿时生出一阵的不安来,惊道:“契丹军中居然有人成婚,难道那对新人竟是……”

    “自然是康胡儿和韦香兰……”张守珪又道,“你们且取出喜柬,莫要细看正文,将首字横读过去。”

    史窣于急忙取出喜柬去看,明离依次读道:“新婚之夜,袭杀敌酋,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他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顿时恍然有悟,抬头道,“义父,难道此事你们早就预谋好了。”

    “此事乃是康胡儿一手策划,本帅不过只是参与之人而已。”张守珪顿了顿又道,“不过这婚姻之事却非在我们意料之中。”

    史窣于哈哈大笑道:“如此咱们大可痛快杀上一番,不过战场却在二弟婚宴之上,未免不雅了。”

    明离点头称是,但他心中仍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此事未必太过简单,绝非好事,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提反对意见了。

    三

    韦香兰感觉做了个好长好长的梦,梦中的自己拼了命的奔跑,可她却不记得谁人在后面追赶,更不晓得自己为何要逃跑?她周围的的世界只有那无垠的黑暗,她能做也只有疯狂得逃着……

    忽然,眼前的世界被一片血红之色填满,当血色褪去,她隐约看见了一个男子的面容,正是康胡儿,然很快的,这个世界又是漆黑一团……

    “夫人,你总算是醒啊!”

    当韦香兰再度睁眼,见到得并非康胡儿,而是一个肌肤雪白,姿容甚美的妙龄女子,那年轻的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犹如曾仅何时的自己!

    韦香兰看着不由呆了一呆,好半晌才道:“我这也是在哪里,你是谁?胡儿呢,他在哪里呢?”

    “你是说康将军么,他方才去了大将军牙帐,想来一时半刻还不能回来呢。”那少女说着转身端过一碗汤药,笑道,“康将军吩咐奴婢定要照顾好你,先将这碗汤药喝了吧。”

    韦香兰接过汤药,此时她才发现自己身处之地乃是军旅营帐,但并非唐军军营,而是契丹人的帐篷。顷刻间回忆涌入脑海,多少年前就在这个地方,还是眼前少女年岁的她遭受到人生第一次凌辱……

    那少女见韦香兰望着碗中汤药怔怔出神,却不饮下,只道她是怕苦了,便笑道:“奴婢已经准备好了蜜饯糖果,不苦的,你放心饮下吧。”

    韦香兰却只是摇头,轻叹一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女微微一怔,低下头去,轻声道:“奴婢没有名字么?”

    “是么,大家都是没有名字啊。”韦香兰自嘲般得苦笑着,将碗中苦药一饮而尽,她可不是个怕喝苦药的小娘子。

    那少女看在眼里,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韦香兰见她发笑,奇道:“我脸上有古怪么?”

    “没什么古怪啊,夫人你美丽得很呢。”那少女兀自笑道,“只是我觉得你与康将军两人可真是天设一对,方才他就说过和你一样的话呢。”

    韦香兰正觉奇怪,忽听得营帐外锣鼓喧天,不多时三两契丹军士提着数口大箱子进帐,其后跟着数名衣着鲜艳的契丹女子,她们见到韦香兰,便尽数跪倒在地。

    韦香兰大惊不已,却又见有人步入营帐,此人方脸虬髯,正是康胡儿。

    他今日穿着甚为隆重,走到自己面前,便即单膝跪将下来,说道:“香兰,当日在范阳之时我答应过你,做小哲的父亲,如今你愿不愿答应我,让我做你的丈夫。”

    韦香兰啊得一下惊呼,实不料他居然会在此地向自己求亲,只见康胡儿看着自己,那脸上的神情是真诚的,然而这样的真诚在此时此地,却叫她大生疑惑。

    当下韦香兰也跪了下来,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呢?”

    “自然是完成当日的诺言。”康胡儿笑了笑又道,“并且终结这一切是非,获得属于我们的太平和幸福。”说着握住韦香兰的手,看着她双眸,又道:“这也是你一直这般渴望的,是不是?”

    韦香兰怔怔得看着他,再也忍受不住了,眼中泪水汹涌而出,滑落面庞。

    四

    韩冰儿正欲一剑结果了疯医孙蜚,忽然听到一人说话,回头望去,就见来人黑衣铁面,正是契丹军师比勒加,又见他取下铁面,露出那张酷似明离的面容,此时的他又变身成了自己的师父韩节。

    韩节目光转向韩冰儿怀中兀自沉睡的孩子,叹道:“为这孩子,众人劳苦至斯,她却稳如泰山,看来是个有天命的人啊。”

    “之前你说要重归韩家堡,方今此事可能当真么?”韩冰儿心中所想,自是要旧事重提。

    “师父答应过你的事何时不曾兑现过?”韩节表现得依旧真诚,“待此事了解,我就跟你回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韩冰儿对他的话可是不敢相信,又试探着问道,“难道师娘她还在人世么?”

    “她当然还在!”韩节忽然厉声大喝,刹那间判若两人。果然,世上所有人都有致命的弱点,这契丹第一军师也不例外。

    “原来如此……”韩冰儿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了,又道,“我早就该猜想到,师娘身中剧毒,这孙蜚又是药王孙思邈之后,是以你才甘为人所用,成了比勒加……只是如此一来,你又该如何面对明离?”

    “只要是为了她,我什么事都可以去做,这不正是当日离儿要我允诺之事么?”韩节脸上露出一个只属于父亲的苦涩表情,“况且他如今已然长大,娶妻生子,更有肝胆相照的兄弟身陷泥沼要他出手相助,却也未必顾得上我这个父亲了。”

    “肝胆相照的兄弟可是指那个康胡儿么?”韩冰儿想到当日南诏初见此人,便对他心存疑虑,皱眉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啊,不过只是改朝换代后众多牺牲品中的一个罢了,如今还有一些痴心妄想之人,企图借他的身份做千秋大梦……”韩节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想是不愿再说下去,改口道,“如若不出我所料,这场闹剧不日便可分出胜负,届时一切回归如常,这孩子的去留,全由你自己决定了。”说罢背起昏迷不醒的孙蜚,转身而去,片刻后消失于黑暗之中。

    韩冰儿目送他远去,此时此刻的她已无强留两人的必要,这时忽觉怀中那孩子转醒,又自哇哇大哭起来。韩冰儿知道她是饿了,可这荒野之地却哪来食物充饥,况且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孩?

    忽然,她心生警觉,抱起孩子向旁避开,就见一道赤光急掠而归,现出来人模样,正是小虎。

    小虎既然来了,柳忆夕自然不会远了。

    果听得脚步之声,没片刻,那身绿衫现于眼前,她左手边跟着圆脸大眼的小箩;至于右手之人,还有一个灰衣男子,赫然正是明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