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十章 劫难

章节字数:4310  更新时间:17-05-09 21: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高枝上的黑鸦呀呀怪叫,旋即高飞而去,消失于那如死的墨夜之中。

    康胡儿猛然自床榻上坐起,心头纷乱,急忙去寻衣裤穿上。

    他身后的韦香兰嘤咛一声,睁开眼来,看着他,说道:“你这就要走了么?”

    康胡儿一怔,回过头,只见她媚眼如丝,满满的爱怜和不舍,此时她半卧着身子,那牛奶般的肌肤半掩半露,当真叫人浮想联翩。他不禁忆起昨夜拥着如此完美胴体的消魂滋味,不由身上又是一阵火热,急忙转身而去,背对着她,说道:“香兰,你且等等,我速去速回。”

    “并不急的,只要你能回来。”韦香兰躺了下来,拉被褥裹紧身子,转头看着他,微笑道,“我说待此间事了,咱们就能回去了,是不是?”

    康胡儿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事已至此,脑海中却是一片混乱,甚至已无法正常思考,如今听她这么一说,却自冷静了下来,说道:“不错,待事情了结,咱们就回范阳,找到哲儿,告诉他,如今的我是他父亲,且永远都是!”说话间他已将双枪插入腰间,正欲迈步而出,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韦香兰一眼。此时她也正凝望着自己,面带微笑,一时他只觉心头温暖如春,也自笑了笑,转身离去。

    待康胡儿远去,韦香兰就自坐起身来,从枕下取出一柄明晃晃的匕首,紧紧握在手中。

    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康胡儿能做,而另一些事情只有自己去做!

    #

    康胡儿走出营帐,就听得哇哇怪叫,一只黑鸦飞落下来,停在地上,康胡儿取出短枪一挑,那黑雅哑声又鸣,冲天飞去。

    约摸等了半刻钟,就听得脚步声响,一队人马往这边急奔而来,领首之人高瘦如竹竿,脸上有道极长的伤疤,黑夜中模样凶悍,然到得近处,他却面露微笑,说道:“二弟,你总算出来,老哥我可是等得想杀人呢!”正是史  于。

    “劳大哥费神了。”康胡儿哈哈一笑,又瞧瞧部下人马,不过三四十人,其中不见明离,奇道,“三弟何在?”

    “一个时辰出营去了,说是寻营外中军汇合,也不知那小子在想什么,如此做岂非暴露行踪?”史  于摇摇头,又道,“如今他见到信鸦当能赶回来。”

    康胡儿想了想,说道:“义父还在与那可突于饮酒么?”

    “不饮了,半刻钟前便已散去。”史  于貌似粗野,其实是个颇为细心之人,当下低声说道,“之前见义父与那可突于对饮甚欢,虽说只是唱戏,可契丹人这边的酒烈得很,当真无碍么?”

    “义父久经战阵,这般等闲之事自能应付。”康胡儿并不引以为意,又道,“待三弟回来,咱们即刻行动。”

    “就怕已然迟了……”

    这人说话的声音沉闷刺耳,康胡儿脸色一变,喝道:“比勒加!”说话间就向那发声处急奔而去。

    若那人真是比勒加,以康胡儿的轻功自然无法追上。也就在此时,忽见前方营地中火光冲天而起,却有不少人高举火把,旋即听得金铁相交之声,其间还夹杂着箭矢破空的异响……

    康史二人对望一眼,均能看见对方眼中的震惊与恐惧。

    二

    明离快马加鞭,径直冲入营地,就见不少唐军大呼着冲将出来,见到他无不面露惊讶之色。他环顾四周,高声说道:“尹将军何在?”

    尹子奇闻讯而出,一见明离,也是满脸惊诧,忙道:“明将军,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如此着急?”

    “来不及解释了。”明离也不下马,径直说道,“速速召集营中精锐骑兵,随我去营救张元帅,晚了恐怕赶不及!”

    此言一出,在场军士脸色大变。尹子奇二话不说,当即召集营中精骑,数来只有三百余人,遂将步军指挥权交于副将,令其严守阵地,他想了想又道:“是否派兵回范阳增援?”

    “远水解不了近火啊!”明离说道,“况且我们旨在救人,兵多反会碍事,况且必须防备契丹人夜袭范阳。”

    尹子奇一想也对,当下他率军跟随明离出营,众军士刚出营地约莫一里之外,在前的明离忽然叫道:“不好,有埋伏,快快散开!”

    倒像是他一声令下般,话音刚落,迎面箭如雨注,一些闪避不及的军士,坐骑已被射成刺猬,纷纷倒地。尹子奇脸色苍白,看来敌人早有所备,就等着己方出来送死了。

    明离目力极好,瞥眼之间见得道旁草丛中隐着有人,方才自己赶得急了,却是未曾留意,当下只得命令全军退回营中。如此一来对方便不在放箭了,看来对方是有意拖住此地兵马,好令张守  孤立无援。

    待军士们尽数退入营中,明离询问伤亡情况,却只是伤了十余人,倒无人身亡,看来敌人只是想牵制住自己,并未真下毒手。

    尹子奇道:“敌人围而不攻,咱们又冲杀不出去,该如何是好?”

    明离亦是心乱如麻,眼看天色,子时将至,届时康胡儿放出信鸦,便要动手了。他心念一动,说道:“尹将军,看来咱们今日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尹子奇一怔,若有所悟,说道:“明将军,难道你想强力突围?!”

    “不错,选出军中脚力最快的马,骑术最好的骑士强行突围……”说着明离看了看尹子奇,又环视众军士,沉声说道,“只是如此一来伤亡必然极大,你们若是不愿意……”

    “明将军,你可真是会说笑啊!”尹子奇大笑道,“我等既然从军,若是怕死,想来早几年便已尸归尘土了。兄弟们,你说是不是?”

    他身后的军士大声附和,旋即也暴出一阵大笑来。

    明离心下叹息,看来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个合格的军人。

    三

    张缺只道必死,忽听一人说道:“大将军,这么晚了还领兵出来操练,当真是好兴致啊。”他抬头见到那人模样,一时心如刀绞,满脸通红,急忙低下头去,哪敢再看上一眼。

    来人正是张守  ,他径直走到儿子身前,转身面对众弓弩手,笑道:“还请大将军恕罪,犬子鲁莽冲动,张某愿意为他领过。”

    他这话说的不紧不慢,言下之意倒象是张缺不过顽童心性,不识大体,扫了两家结亲的气氛,还要请可突于这位大人不记小孩子之过。

    今晚本就是鸿门宴,张缺的行径更是给了可突于杀张守  的最好口实。然而他张守  却来了这般说辞,又见他如此镇定自若,可突于虽是个契丹人,为人却极重心计,此时不禁心中疑惑,这张守  凭什么如此有恃无恐?!

    此间之计可突于早与军师比勒加商量妥当,派出一支强劲的弓兵扼守要道,困住张守  所率的中军;再以可突于本人为诱,引出潜藏军中的张缺,便可利用张守  的爱子之心将之围杀,此计滴水不漏,如今更见奇效了。

    眼看胜券已握,可突于这位曾经弑杀过两代契丹王的枭雄,居然心生动摇了。就是眼前这个张守  ,二十年前曾经让自己品尝过极是痛苦的失败滋味,当年他甚至险些命丧滦河……二十年过去了,眼前这个陷入绝境的范阳节度使,为何还能如二十年前那般镇定,他凭得是什么?难道说也如二十年前般设下了伏兵,要将自己袭杀于此么?

    可突于越想越怕,越想越觉得自己所料不错,如今占优之人好象不再是他,契丹军士都变成了唐军,正如二十年前一般,已将他团团围住了……

    可突于浑身不住的颤抖,翻身上马,一扯缰绳,便要夺路而逃。

    与此同时,忽见一只黑鸦冲天而起,旋即便是四面楚歌,喊杀之声骤然而作。

    可突于早成惊弓之鸟,这下更是吓得险落马背,高声叫道:“撤,快撤!”

    “为将之道,兵心至上。勇而无谋,不从;好谋无断,不胜。可突于,你还记得老主人当年的告诫么?”

    这人的声音苍老低沉,就见他从黑暗里走出火光下,是个年过五旬的斑白老者。

    可突于一见是他,那表情中有惊诧,更多的却是狂喜,他颤声道:“高军师,你,你还活着?”

    那老者道:“可突于,难道当年最年轻的你也老了,也害怕了么?”

    可突于脸色变了,那原本凌乱的眼神坚定起来,甚至还透出骇人的嗜血狰狞来。

    张守  看在眼里,轻叹一声,回头对儿子道:“缺儿,听爹爹的话,立刻逃离此地,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头!”

    张缺一呆,却见可突于举起手来,旋即如挥刀般一下斩落!

    于是,迎接他们父子的,是那骤风急雨般的万箭齐发……

    四

    当康胡儿率兵赶到之时,眼前所见却如一道冷水从头顶直灌入脚地,若非史  于从后面扶住他,只怕摔倒在地。

    那是怎样的悲惨之状啊!张守  直挺挺得跪在地,浑身上下插满箭矢,鲜血流了一地,他的人更是干瘪到仅剩那张空空皮囊,灵魂如何还能固定在这等破烂的躯体上?!

    他之所以直跪着没有倒地,只因有人紧紧得抱着他,顶住那具皮囊,使他仍像个活人般站着。那人亦如木头般站在那里,仰头向天,也不知在看什么,想什么,直到他终于转过头来,望向这边,那满是鲜血的脸上有着一对已然崩坏双眼。

    康胡儿再也站立不住,一下坐倒在地,眼中有液体如洪水般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时此刻的他焉能用“伤心”一词来形容,那是种接近崩溃的绝望,好像从今以后他再也做不了自己了,再也去不到那称之为自由无忧的快乐生活了。

    史  于及部下一干军士见到此情此景,无不悲愤交集,一时间人人拔出兵刃,他们愤怒的吼叫着。即便此间不过四十人,敌人百倍于己,然每个人心中都存着以一挡百的念头,便是真的死了,能与自己统帅死在一起,又何尝不是件荣光之事。

    契丹军围将上来,此地四千军马,将那四十余人团团围住,莫说刀刃相向,便是吐道口水,便能将这些人淹没了。

    可突于打马走出,他目光扫过那些可怜的唐军将军,最后落在康胡儿身上,他已脱掉新郎喜服,换了身汉人衣袍,可突于笑道:“少主啊,新婚之夜不抱着新娘欢爱,来到此地做甚?是怕微臣处理的不妥定了么,却不知如今你是否满意?”

    他这话说来,康胡儿好像才是此事主谋之人,但史  于等人如何能信,无不怒目瞪视,只等康胡儿一声令下,便是集体埋骨于此,也要杀他个痛快。

    然而康胡儿却一言不发,径直走向张守  ,伸手将插在他身上的箭矢一支一支拔出来,抛落于地。

    直到康胡儿去拔插在张守  头颅上最后一支箭矢,忽然面前一人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那满是鲜血的脸上有对圆瞪的眼眸,那眼中透着愤怒之火,那人咬牙切齿,以那极是伤人的言语道:“他是我爹,不是你爹……”

    康胡儿如木偶人般径直摔倒在地,口中喃喃得重复着张缺的话:“他是我爹,不是你爹……他是我爹,不是你爹……”忽然,他大笑着将头颅疯狂得砸在地上,砸得满地鲜血,然后大笑变成了大哭,此时此刻,这个将近三十岁的大男人,却哭得像个没了爹的孩子。

    “夫君,随我回家吧,不要再留在这里了,不要再被这些人伤害了,好不好?”

    韦香兰依旧穿着那身新娘喜服,虽然满脸泪痕,却令人感觉如此的美丽,只因她在笑着,那般温柔的笑着,她走到自己的丈夫身前,俯身下来抱住了他,仿若一个母亲拥抱自己那走在崩溃边缘的孩子,那样温柔,那样炽热的拥抱着……

    康胡儿的哭泣之声没了,这一刻他变得那么的安静,安静得就像一个沉睡过去的孩子,在至亲之人的怀抱之中,从此不会受到一点伤害。

    然而那怀抱之外的伤害却还是那么得多,那么得令人绝望!

    待韦香兰走后,四千人围住四十人,只等一声令下,他们便将成为这些死刑犯的刽子手。

    眼见统帅崩溃在地,众军士方才还高昂的斗志如戳破了皮的气球般软将下来,人人面露恐惧之色,均是不知所措,不少人眼望史  于,将他当做了此时唯一的救命稻草。

    史  于仰天大笑道:“二弟啊,大哥我有句话一直想说:你真他妈不是东西!”说着他翻身上马,一提战刀,又大声道,“可是即便如此,你是我的兄弟,永远都是!”

    说罢他单刀匹马,向着可突于所在箭般冲去,即便此时挡住他面前的是四千敌军精锐……

    一

    高枝上的黑鸦呀呀怪叫,旋即高飞而去,消失于那如死的墨夜之中。

    康胡儿猛然自床榻上坐起,心头纷乱,急忙去寻衣裤穿上。

    他身后的韦香兰嘤咛一声,睁开眼来,看着他,说道:“你这就要走了么?”

    康胡儿一怔,回过头,只见她媚眼如丝,满满的爱怜和不舍,此时她半卧着身子,那牛奶般的肌肤半掩半露,当真叫人浮想联翩。他不禁忆起昨夜拥着如此完美胴体的消魂滋味,不由身上又是一阵火热,急忙转身而去,背对着她,说道:“香兰,你且等等,我速去速回。”

    “并不急的,只要你能回来。”韦香兰躺了下来,拉被褥裹紧身子,转头看着他,微笑道,“我说待此间事了,咱们就能回去了,是不是?”

    康胡儿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事已至此,脑海中却是一片混乱,甚至已无法正常思考,如今听她这么一说,却自冷静了下来,说道:“不错,待事情了结,咱们就回范阳,找到哲儿,告诉他,如今的我是他父亲,且永远都是!”说话间他已将双枪插入腰间,正欲迈步而出,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韦香兰一眼。此时她也正凝望着自己,面带微笑,一时他只觉心头温暖如春,也自笑了笑,转身离去。

    待康胡儿远去,韦香兰就自坐起身来,从枕下取出一柄明晃晃的匕首,紧紧握在手中。

    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康胡儿能做,而另一些事情只有自己去做!

    #

    康胡儿走出营帐,就听得哇哇怪叫,一只黑鸦飞落下来,停在地上,康胡儿取出短枪一挑,那黑雅哑声又鸣,冲天飞去。

    约摸等了半刻钟,就听得脚步声响,一队人马往这边急奔而来,领首之人高瘦如竹竿,脸上有道极长的伤疤,黑夜中模样凶悍,然到得近处,他却面露微笑,说道:“二弟,你总算出来,老哥我可是等得想杀人呢!”正是史  于。

    “劳大哥费神了。”康胡儿哈哈一笑,又瞧瞧部下人马,不过三四十人,其中不见明离,奇道,“三弟何在?”

    “一个时辰出营去了,说是寻营外中军汇合,也不知那小子在想什么,如此做岂非暴露行踪?”史  于摇摇头,又道,“如今他见到信鸦当能赶回来。”

    康胡儿想了想,说道:“义父还在与那可突于饮酒么?”

    “不饮了,半刻钟前便已散去。”史  于貌似粗野,其实是个颇为细心之人,当下低声说道,“之前见义父与那可突于对饮甚欢,虽说只是唱戏,可契丹人这边的酒烈得很,当真无碍么?”

    “义父久经战阵,这般等闲之事自能应付。”康胡儿并不引以为意,又道,“待三弟回来,咱们即刻行动。”

    “就怕已然迟了……”

    这人说话的声音沉闷刺耳,康胡儿脸色一变,喝道:“比勒加!”说话间就向那发声处急奔而去。

    若那人真是比勒加,以康胡儿的轻功自然无法追上。也就在此时,忽见前方营地中火光冲天而起,却有不少人高举火把,旋即听得金铁相交之声,其间还夹杂着箭矢破空的异响……

    康史二人对望一眼,均能看见对方眼中的震惊与恐惧。

    二

    明离快马加鞭,径直冲入营地,就见不少唐军大呼着冲将出来,见到他无不面露惊讶之色。他环顾四周,高声说道:“尹将军何在?”

    尹子奇闻讯而出,一见明离,也是满脸惊诧,忙道:“明将军,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如此着急?”

    “来不及解释了。”明离也不下马,径直说道,“速速召集营中精锐骑兵,随我去营救张元帅,晚了恐怕赶不及!”

    此言一出,在场军士脸色大变。尹子奇二话不说,当即召集营中精骑,数来只有三百余人,遂将步军指挥权交于副将,令其严守阵地,他想了想又道:“是否派兵回范阳增援?”

    “远水解不了近火啊!”明离说道,“况且我们旨在救人,兵多反会碍事,况且必须防备契丹人夜袭范阳。”

    尹子奇一想也对,当下他率军跟随明离出营,众军士刚出营地约莫一里之外,在前的明离忽然叫道:“不好,有埋伏,快快散开!”

    倒像是他一声令下般,话音刚落,迎面箭如雨注,一些闪避不及的军士,坐骑已被射成刺猬,纷纷倒地。尹子奇脸色苍白,看来敌人早有所备,就等着己方出来送死了。

    明离目力极好,瞥眼之间见得道旁草丛中隐着有人,方才自己赶得急了,却是未曾留意,当下只得命令全军退回营中。如此一来对方便不在放箭了,看来对方是有意拖住此地兵马,好令张守  孤立无援。

    待军士们尽数退入营中,明离询问伤亡情况,却只是伤了十余人,倒无人身亡,看来敌人只是想牵制住自己,并未真下毒手。

    尹子奇道:“敌人围而不攻,咱们又冲杀不出去,该如何是好?”

    明离亦是心乱如麻,眼看天色,子时将至,届时康胡儿放出信鸦,便要动手了。他心念一动,说道:“尹将军,看来咱们今日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尹子奇一怔,若有所悟,说道:“明将军,难道你想强力突围?!”

    “不错,选出军中脚力最快的马,骑术最好的骑士强行突围……”说着明离看了看尹子奇,又环视众军士,沉声说道,“只是如此一来伤亡必然极大,你们若是不愿意……”

    “明将军,你可真是会说笑啊!”尹子奇大笑道,“我等既然从军,若是怕死,想来早几年便已尸归尘土了。兄弟们,你说是不是?”

    他身后的军士大声附和,旋即也暴出一阵大笑来。

    明离心下叹息,看来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个合格的军人。

    三

    张缺只道必死,忽听一人说道:“大将军,这么晚了还领兵出来操练,当真是好兴致啊。”他抬头见到那人模样,一时心如刀绞,满脸通红,急忙低下头去,哪敢再看上一眼。

    来人正是张守  ,他径直走到儿子身前,转身面对众弓弩手,笑道:“还请大将军恕罪,犬子鲁莽冲动,张某愿意为他领过。”

    他这话说的不紧不慢,言下之意倒象是张缺不过顽童心性,不识大体,扫了两家结亲的气氛,还要请可突于这位大人不记小孩子之过。

    今晚本就是鸿门宴,张缺的行径更是给了可突于杀张守  的最好口实。然而他张守  却来了这般说辞,又见他如此镇定自若,可突于虽是个契丹人,为人却极重心计,此时不禁心中疑惑,这张守  凭什么如此有恃无恐?!

    此间之计可突于早与军师比勒加商量妥当,派出一支强劲的弓兵扼守要道,困住张守  所率的中军;再以可突于本人为诱,引出潜藏军中的张缺,便可利用张守  的爱子之心将之围杀,此计滴水不漏,如今更见奇效了。

    眼看胜券已握,可突于这位曾经弑杀过两代契丹王的枭雄,居然心生动摇了。就是眼前这个张守  ,二十年前曾经让自己品尝过极是痛苦的失败滋味,当年他甚至险些命丧滦河……二十年过去了,眼前这个陷入绝境的范阳节度使,为何还能如二十年前那般镇定,他凭得是什么?难道说也如二十年前般设下了伏兵,要将自己袭杀于此么?

    可突于越想越怕,越想越觉得自己所料不错,如今占优之人好象不再是他,契丹军士都变成了唐军,正如二十年前一般,已将他团团围住了……

    可突于浑身不住的颤抖,翻身上马,一扯缰绳,便要夺路而逃。

    与此同时,忽见一只黑鸦冲天而起,旋即便是四面楚歌,喊杀之声骤然而作。

    可突于早成惊弓之鸟,这下更是吓得险落马背,高声叫道:“撤,快撤!”

    “为将之道,兵心至上。勇而无谋,不从;好谋无断,不胜。可突于,你还记得老主人当年的告诫么?”

    这人的声音苍老低沉,就见他从黑暗里走出火光下,是个年过五旬的斑白老者。

    可突于一见是他,那表情中有惊诧,更多的却是狂喜,他颤声道:“高军师,你,你还活着?”

    那老者道:“可突于,难道当年最年轻的你也老了,也害怕了么?”

    可突于脸色变了,那原本凌乱的眼神坚定起来,甚至还透出骇人的嗜血狰狞来。

    张守  看在眼里,轻叹一声,回头对儿子道:“缺儿,听爹爹的话,立刻逃离此地,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头!”

    张缺一呆,却见可突于举起手来,旋即如挥刀般一下斩落!

    于是,迎接他们父子的,是那骤风急雨般的万箭齐发……

    四

    当康胡儿率兵赶到之时,眼前所见却如一道冷水从头顶直灌入脚地,若非史  于从后面扶住他,只怕摔倒在地。

    那是怎样的悲惨之状啊!张守  直挺挺得跪在地,浑身上下插满箭矢,鲜血流了一地,他的人更是干瘪到仅剩那张空空皮囊,灵魂如何还能固定在这等破烂的躯体上?!

    他之所以直跪着没有倒地,只因有人紧紧得抱着他,顶住那具皮囊,使他仍像个活人般站着。那人亦如木头般站在那里,仰头向天,也不知在看什么,想什么,直到他终于转过头来,望向这边,那满是鲜血的脸上有着一对已然崩坏双眼。

    康胡儿再也站立不住,一下坐倒在地,眼中有液体如洪水般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时此刻的他焉能用“伤心”一词来形容,那是种接近崩溃的绝望,好像从今以后他再也做不了自己了,再也去不到那称之为自由无忧的快乐生活了。

    史  于及部下一干军士见到此情此景,无不悲愤交集,一时间人人拔出兵刃,他们愤怒的吼叫着。即便此间不过四十人,敌人百倍于己,然每个人心中都存着以一挡百的念头,便是真的死了,能与自己统帅死在一起,又何尝不是件荣光之事。

    契丹军围将上来,此地四千军马,将那四十余人团团围住,莫说刀刃相向,便是吐道口水,便能将这些人淹没了。

    可突于打马走出,他目光扫过那些可怜的唐军将军,最后落在康胡儿身上,他已脱掉新郎喜服,换了身汉人衣袍,可突于笑道:“少主啊,新婚之夜不抱着新娘欢爱,来到此地做甚?是怕微臣处理的不妥定了么,却不知如今你是否满意?”

    他这话说来,康胡儿好像才是此事主谋之人,但史  于等人如何能信,无不怒目瞪视,只等康胡儿一声令下,便是集体埋骨于此,也要杀他个痛快。

    然而康胡儿却一言不发,径直走向张守  ,伸手将插在他身上的箭矢一支一支拔出来,抛落于地。

    直到康胡儿去拔插在张守  头颅上最后一支箭矢,忽然面前一人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那满是鲜血的脸上有对圆瞪的眼眸,那眼中透着愤怒之火,那人咬牙切齿,以那极是伤人的言语道:“他是我爹,不是你爹……”

    康胡儿如木偶人般径直摔倒在地,口中喃喃得重复着张缺的话:“他是我爹,不是你爹……他是我爹,不是你爹……”忽然,他大笑着将头颅疯狂得砸在地上,砸得满地鲜血,然后大笑变成了大哭,此时此刻,这个将近三十岁的大男人,却哭得像个没了爹的孩子。

    “夫君,随我回家吧,不要再留在这里了,不要再被这些人伤害了,好不好?”

    韦香兰依旧穿着那身新娘喜服,虽然满脸泪痕,却令人感觉如此的美丽,只因她在笑着,那般温柔的笑着,她走到自己的丈夫身前,俯身下来抱住了他,仿若一个母亲拥抱自己那走在崩溃边缘的孩子,那样温柔,那样炽热的拥抱着……

    康胡儿的哭泣之声没了,这一刻他变得那么的安静,安静得就像一个沉睡过去的孩子,在至亲之人的怀抱之中,从此不会受到一点伤害。

    然而那怀抱之外的伤害却还是那么得多,那么得令人绝望!

    待韦香兰走后,四千人围住四十人,只等一声令下,他们便将成为这些死刑犯的刽子手。

    眼见统帅崩溃在地,众军士方才还高昂的斗志如戳破了皮的气球般软将下来,人人面露恐惧之色,均是不知所措,不少人眼望史  于,将他当做了此时唯一的救命稻草。

    史  于仰天大笑道:“二弟啊,大哥我有句话一直想说:你真他妈不是东西!”说着他翻身上马,一提战刀,又大声道,“可是即便如此,你是我的兄弟,永远都是!”

    说罢他单刀匹马,向着可突于所在箭般冲去,即便此时挡住他面前的是四千敌军精锐……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