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十五章 康胡儿

章节字数:3153  更新时间:17-06-26 10: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康胡儿打马跟在契丹大军之后,却见得城头城上聚满兵士,双方军士混斗在一起,若非衣着分明,当真认不出谁是谁……转眼间活人变成了死尸,或肢解,或被踏成烂泥,抑或坠成了火堆中,烧成了焦尸,怕连他们自己都不认得了。

    康胡儿驰骋沙场多年,自逞也是杀人无数,只道早已麻木不仁,之前亲临战阵,杀起狠来,心无他想,不过存活己命而已;如今他临阵旁观,猛就觉胃里一阵恶心,险些便要呕吐出来。

    “人生在世,总有许多不愿见不愿为之事,只是那些事逃不得,避不开,终于是要来的。”高尚轻拍他肩膀,叹道,“少主,你看开些吧。”

    当真能看得开么?!

    康胡儿狠狠得握紧了拳头,此时他便想给这老头子一刀,等他下地府见到阎王,再谈什么是人生……然而他终于还是没有这么做,他长吸了一口气,说道:“高先生,你说今夜契丹便可破入范阳城内,然观当下形势,契丹人兵未占上风。”

    高尚笑了笑道:“胜负之势须臾而变,少主稍安勿躁。”

    像是在验证他的话,却听轰隆声响,范阳城门居然被打开了,并非契丹人攻破,而是自行打开?!

    康胡儿看得目瞪口呆,然最令他惊诧的是,城内涌将出来的赫然正是范阳百姓,他们居然向敌人大开城门?!

    “兵心民心,缺一不可,兵心虽在,民心已丧,便是高墙坚城,亦复何用?”高尚摇头一叹,说道,“少主,如今正是咱们做事的时候了。”

    康胡儿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苏醒过来,闭目一叹,说道:“高尚,你是个极为聪明之人,最是懂得审时度势,你当真也如可突于那般以为方今天下已非大唐之天下么?”

    “当今天下自然还是大唐之天下,只是盛唐已逝,衰唐未至,如今……”高尚笑了笑,又道:“惟称乱唐而已。”

    康胡儿不由一怔。

    也是他说得不错,盛世已过,衰世未至,这乱世正是英雄辈出之刻,不论他们是男是女,也不论他们的结局何等的悲凉凄苦。

    二

    眼见得城内百姓如洪水般涌到城外,可突于心中大喜之余,多得还是惊诧。若是换作平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区区一只毒虫幼崽便可攻破一座城,此事当真是前所未有,亘古未见。

    可突于不及多想,当即举起手来,只待落下,他身前的弩手将万箭齐发,便可将这些暴民统通射死在地。利用完的东西必须及时抹杀掉,正是他的做人信条,是以他才能弑杀两任契丹之主,抵达今日之地位,更何况对方只是群愚不可及的无知百姓罢了。

    契丹铁骑如狂风海啸般狂奔而来,马蹄雷作,转眼已有半数军队冲过护城河,老百姓不过步行,如何赛得过战马,转眼便有不少人惨死在马蹄之下,前面的人一阵哄乱后退,后面的人就被挤在了门口。

    城下乱作一团,城头军士均都看傻了眼,真不知是否该放箭拒敌,便在此时,却见城外尘土飞扬,又有一支军过来了,也不知是敌是友?

    他们来得太快,宛如一杠长枪,径直插入契丹军阵腹,转眼便使契丹军阵脚大乱,看来是援军到了。

    可突于实不料还有援军,只见那支军中冲出一人,看清那人相貌,直吓得他险些坠下马背。

    来人黑衣黑发,手中长剑如火焰炽热,坐骑如狼似虎,正是明离和小虎来了。

    “大将军先行,剩余之事交给老夫吧。”

    可突于耳畔隐约还能听到高尚当日的言语,然而他的事情没有办好,不对,是他根本没有去办吧!

    “可突于,你知道自己为何会败么?”

    这个声音突然而来,可突于猛回头,却见面前不知何时竟出了个白衣人,三十五六岁,相貌俊朗之极,此时正在看着自己,脸上有笑,那笑中更多的却是悲悯与同情。

    我输了?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

    可突于一握手中之刀,大声叫道:“敌人的城池门户已开,破城就在今日,是我契丹好男儿的,随我一起杀将进去!”他猛夹马腹,那马吃痛,狂奔上前。

    然而才奔出不到半里之地,可突于坐骑轰然倒地,因为它四蹄已被截去!

    然后可突于看到了一张脸,准确的说那不是人的脸,那是一张银白色的铁皮面具,此时看来何等刺眼,何等扎心!

    明离来得太快,电光石火之间,挡在可突于身前的护卫顷刻间都没了脑袋,擒贼先擒王。确实,明离最适合的身份就是刺客。

    “比勒加,你为何也要反我?”可突于卧倒在地,此时的他能感受到的只有绝望。

    “可突于,你已经输了,彻底的输了。”比勒加摘下铁面,露出那张酷似明离的削廋面容,他叹道:“是以在你面前,我也不需要再做比勒加了。”

    可突于长叹一声,也是战场便是如此,胜负之间,敌友之间,不过须臾之事,只是他实在不能甘心,明明胜利就在眼前,怎么可以说败就败?!

    是以他跃身而起,翻身上了一匹战马,夺路而走,明星并未追赶。

    就在此时,可突于见明离已冲到自己面前,焚吾剑出,下一秒便可斩下自己的的头颅。他大喝一声,还是举起战刀,狠狠得劈将过去,就算这已是他人生最后一次挥刀。

    明离未料他居然还能反击,下意识得闪身避开,焚吾剑在他手中如臂使指,操控自如,如此一来反是慢了些,最后未能削下可突于头颅,只是在他前胸胸甲上开出道长长的口子,血流如注。

    可突于也未料自己居然能逃出生天,此时哪及多想,立时掉转马头,狂奔而逃。

    明离冷笑一声,此人一死,此战便止,那些因这场战争死去的人都可瞑目,又如何放之离去?他吸了口气,跃离小虎,突如其来,瞬间移动,人已在落在可突于坐骑之上,左臂一收勒住他脖子,焚吾化作匕首,顷刻便能割破他的喉咙。

    可突于彻底绝望了,在明离勒住自己脖子那一刻,他浑身僵冷,眼中泪水却已止不住的滑落下。这位八岁目睹父母惨死而未流过一滴眼泪的一代枭雄,此时居然哭得想个懦弱的孩子。

    “三弟,且慢动手,此人交给我处置!”

    可突于猛得睁开眼睛,朦胧中却见一人纵马而来,正是康胡儿,他心中一喜一惊,旋即便觉喉咙上的致命威胁没了,明离已跳离马背。

    “少主,你是来救我的么?”然而很快的,可突于见到康胡儿嘴角弯起的冷酷笑意,顿时一颗心落入谷地。不过如此一来他心中反是再无顾及,哈哈大笑道,“安禄山,你一直想要杀我吧,如今某家便给你这个机会!”一提战刀,摧马上前。

    康胡儿不答,他双枪在手,双目死死的盯住可突于手中战刀,那柄不知饮嗜过多少人性命的战刀,直待举起刀来的那一瞬,他才猛然起步,跨下坐骑电般冲出,双枪宛如两条毒龙,呼啸着奔杀而出。

    两人瞬间交换了位置,康胡儿坐骑刚止步,他左肩之上“嘣”的一声喷出一道血箭来,他右手捂住伤口,左手已然无力,短枪脱手,径直插入黄土之中。

    可突于哈哈大笑,猛然打马转身,一伸手,就将那洞穿过自己胸膛的短枪拔将出来,鲜血如箭喷出,他的人也软瘫在马背上,可他还在笑,发了疯似的大笑着。

    “可突于,你就要死了,还有什么可笑的?”康胡儿也不知自己怎么,却是无法控制心中的愤怒。

    “当然要笑,为何不笑?”可突于那洞开的胸口宛如风箱,但他还在大笑,“少主啊,你难道还不明白,即便我死了,那些命中已注定之事,你也是逃不掉的……”他的笑声越来越低,直到最后终于没了声响,他的人坠下马背,倒入那钵黄土之中,就此一动不动。

    康胡儿大口喘息着,忽然他大叫一声,纵马狂奔到可突于尸身前,猛就一拉缰绳,那坐骑人立起来,旋即重重踏下,正中可突于的头颅,顿时脑浆喷射,将他的头颅踩成了一堆烂泥。

    康胡儿却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不断催动坐骑踩下来,将可突于的双手,双脚,整个身体都踩成烂泥。

    此时战场上的所有人都站定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此间,眼看着康胡儿一遍又一遍的疯狂虐尸,可突于的尸体被踩成了一堆烂肉,再也不复人形。

    却听有人啊的一声吐将出来,众人回头一看,此人竟是史窣于。

    明离眼看着康胡儿疯狂的模样,心中暗叹,当即冲上他坐骑背上,就是方才擒下可突于相同的动作,他勒住康胡儿脖子,推着他滚落马背。

    “我不是安禄山我是康胡儿!我不是安禄山我是康胡儿!!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康胡儿全身颤抖,口中兀自喋喋不休,此时的他当真如得了失心疯,神情举止大异于往。

    明离提拳挥出,就砸在他面门上,康胡儿痛哼一声,便此失去了知觉。

    “二哥,可突于已经死了,战争结束了,我们回家吧。”明离将他扶起,目光扫向场间所有人,又道,“可突于已死,你们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吧。”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