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明月  第七章 情塔魔剑

章节字数:5014  更新时间:19-09-18 1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大雁塔內,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小勒长吸一口气,战胜了心中的恐惧,环顾四周,大声喊道:“师父,你在此地么,我是小勒,听见应我一声啊!”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眼前这片寂静如死的黑暗,哪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难道李陆吾骗了我,师父并不在塔內?可是瞧李陆吾的表情并非说谎,莫非因为师父受制于人,故而无法回应于我么?

    小勒愈加肯定自己的判断沒有错,师父此时必定被人囚困,甚至有性命之虞,自己必须尽快救他脱困才是。他冷静下来,心下寻思,这大雁塔除去七层顶的黑塔他均不陌生,当下擦燃火熠子,循着旋梯逐层探询。

    然前六层空无一人,直到登上第七层的旋梯中段,火熠子熄了,黑暗再度笼罩了他。

    “师父,你在么,我是小勒!”小勒冲着七层大声呼喊。

    忽然,一个男子的喘息声从七层传出来,低沉,粗重而急促……

    小勒又喜又骇,喜得是这声音绝对是他师父空禅无疑!骇得是听这声音,师父俨然已十分虚弱了。

    “师父!”小勒三步并做两步,向七层奔去。

    “小勒,不要上来,不可以上来!”

    小勒并没有听从空禅的警告,跑上七层,但觉眼前一亮,此地却是亮着烛火,然眼前所见着实令他大觉惊谔。

    只见空禅仰面躺倒在地,全身赤裸,他身上此时正骑跨着一个女子,那女子背对小勒,披头散发,亦是全身上下寸缕也无……

    又见两人身周地上有无数支烛台围成一个大圈,他们居然就在火圈之中,如进行某种仪式般行那苟且之事?!

    小勒只觉脸上火热,急忙转头不看,更觉心跳如雷,但很快得,他发现此间只有空禅的喘息声,那女子却不曾发声,难不成她是个哑巴?

    “罢了,今日到此为止。”那女子开口说话了,她从空禅身上站起,并沒有回头让小勒看见自己的样貌,又说道,“今日欠缺之精元明日再行补上。”说罢她一抬手,地上烛台內的火焰俱灭,四下再度陷入漆黑之中。

    ###

    “师父,你,为何要做这种事?!”小勒不相信眼前所见,不相信耳中所闻,他要质问空禅,这位他一直敬爱的师父!

    “你既己看见,却又何必再问……”空禅套上衣裤,转过头去,不敢与小勒对视,虽然此地漆黑一片,谁也看不见谁。

    小勒不信,向着空禅所在的方向大声道:“师父,你被那女人所迫,才做出这等亵渎佛门之事,是不是?”

    “没有人迫我,皆是我甘心愿为。”空禅凄然一笑,说道,“吉温所言一点不假,我就是个釆花淫贼,无女不欢……本以为得师父点拨,遁入空门便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我错了,我太高看了自己。这些年来我无日不在煎熬中度过,告诉自己可以做到!直到遇上贞儿,才知我还是以前的那个花成,永远改不的……”

    “也许你确实又变回了那个釆花贼花成,但绝不是因为秦国夫人,而是你的师父了空大师。”

    小勒闻言一惊,转头望去,在火熠子的光亮中,两人并肩而来,正是明离和小郡主,那说话之人是小郡主。

    空禅脸色骇变,俨然甚至恐惧,吼道:“你懂得什么,莫要胡言乱语!”

    “也许我确实懂得不多,然佛门于今圣执政后日渐衰弱却是事实。”小郡主叹道,“我并沒有见过了空大师,但也听过他的故事。他一生致力于振兴佛门,故而四处奔走,结交权贵,却始终无所成……你是他唯一的入室弟子,他对你有再造之恩,想来你是迫切得想完成他的心愿吧。”

    空禅浑身颤抖,厉声道:“不要再说了!”

    小郡主却沒有停下来的意思,又道:“明离,你可知晓道家武学有一门旁支,专研阴邪之术。其中有一门叫釆阳补阴,适于女子修练,乃是通过与男子交合而得到的精气修练,据说一次可抵常人二十余年修为。秦国夫人号称至强,但她真正习武不过这几年之事,据说已与李陆吾比肩,看来空禅大师你功不可没了。”

    小勒见师父忽然缄默不语,看来小郡主所言事真。那秦国夫人他也识得,乃杨贵妃长姐,地位崇高,若她真的就是方才那个裸体女子,也就难怪她不愿让自己看见真容了。

    小勒想通此节,当即上前一步,向空禅伸手道:“师父,随徒儿离开吧!”

    空禅看他一眼,却是不置可否,俨然心存犹豫。

    “他不可以离开我……”

    明离听着三人说话,选择默不作声,直到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心头一惊,当即施展突如其来,挡在小勒身前,就与那人对了一掌。

    好生强大的真气!

    明离得凝雪丹之助,伤势已愈,功力虽只恢复五六成功力,然接下这一掌,对方真气强绝,且极是阴寒,不由令他体內气息一滞,连退数步。

    小郡主借着火光看清那人样貌,大声道:“你果然秦国夫人!”

    那秦国夫人一掌击退明离,转身抓住空禅的手说道:“走吧,不必理这些人,我们上塔顶练功。”

    空禅一怔,却是站在当地,一动不动。

    秦国夫人看着他,皱眉道:“你要留下?”

    空禅沉默不语。

    秦国夫人冷冷道:“你答应助我练功,如今却要食言么?”

    空禅抬头道:“贫僧……绝不食言!”

    秦国夫人笑了,再次拉起他手,便向塔顶行去。

    小勒追将上来,大声道:“师父,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啊!”

    “小勒,从今以后你便是大慈恩寺下任主持,一切事宜为师均己写毕,便放在为师禅房之內,你可自取。”说罢空禅双手合十,向小郡主施礼,又道,“小勒年幼,初登住持之位必定艰难重重,还请小郡主多加照应了,贫僧去矣……”

    小郡主大声道:“空禅,难道你不知再上去是什么地方么?”

    “贫僧自然是知晓。”空禅喟叹道,“种何因得何果,那便是贫僧的业果。”

    眼看着空禅登上旋梯,渐行渐远,小勒再也遏制不止,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明离走到小勒身旁,说道:“小勒,令师既已如此选择,你便该尊重他的决定,我送你回去吧。”

    小勒沉默许久,抬头道:“明离哥,我也要上塔顶。”

    小郡主大骇:“小勒,你也傻了么,那地方岂能去的?”

    明离虽知那塔顶到底有什么,但想来是极为凶险之地,他见小勒一直看着自己,神情之中是如此决绝,知道劝他也是无用,不由叹道:“好吧,我送你上去。”

    小勒摇头道:“不必,我自己上去即可。”

    明离不与他啰嗦,径直将之抱起,不管他如此挣扎,踏上旋梯。

    小郡主看在眼里,又惊又怒,叫道:“明离,你这个大傻蛋!那个地方凶险无比,当年的十三玄甲死士便是无一人生还,你也要学那些愚人一般自寻短见么?”

    明离沒有回应。

    “傻瓜,我岂能陪你同死!”小郡主见明离抱着小勒当真登上了顶层,她咬牙好一阵,终于,也跟了上去。

    就在此时,忽听小勒尖叫一声“师父”,旋即又听到一个男子的惨叫声。

    二

    当年唐太宗李世民尚为秦王之时,被毕生最大的对手,有异龙之称的杨君健击败,几乎全军覆沒,他本人也身受重伤,性命危殆,幸被嵩山少林寺的高僧所救,方才捡回一命。三个月后他离开嵩山,随行的还有十三位少林绝顶高手,人称少林十三武僧。

    这十三个武僧助秦王东征西讨,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登基,这十三人也被授于护国武僧之名。

    十三武僧的结局各有传说,较官方的说法是他们回归了少林。不过有人对此存疑,当年天下独易韩易横空出世,单挑少林,在败给现任少林方丈当年还是扫地僧的了孽大师之前,可谓所向无敌,若十三武僧真回少林,以其精堪修为传于后世,少林当不致于如此溃败的。

    另一种说法是,十三武僧在李世民驾崩那一天集体失踪……武则天统治晚期,一个雷雨之夜,张柬之,狄仁杰率十三个玄甲军士闯入武则天寝宫,逼迫武则退位,还政李唐。

    沒有人知道这十三个玄甲军士与当年的十三武僧有什么关系,但他们均是兴唐之功臣,几十年来朝廷悉力培养,称其为“十三玄甲死士”。

    天宝元年,大雁塔异观又现,朝廷派遣十三玄甲死士入內打探,结果无一人生还,这十三个人的传奇从此画上句号。

    然而当小郡主听到声音奔到顶层,眼前所见推翻了她一贯的认知……

    十三具漆黑的铠甲,十三把锋利的直刀,十三个不辨面目不明性别的人,他们的存在就是死亡,他们好像真的只为死亡而活,那十三把刀上染满了鲜血……

    像是一个叛徒遭到最严厉的罚款,空禅非但已被杀死,他的尸体业已遭到肢解,成了一块块血淋淋的碎肉,他的头颅如皮球般滚到小郡主脚边。

    小郡主居然沒有发出尖叫,因为她整个人都已惊呆,方才她还在人间,这一刻却似已步入地狱!

    身入地狱,凡人哪有反抗的权力,但有一个人,她居然觉得有!

    秦国夫人动了,身法极快,扑向最近的一名玄甲死士,五指成爪,闪电般抓在那握刀之手,只听咔嚓一声响,已将对方手腕折断。

    咣得一声,直刀落地。下一刻,秦国夫人举掌向那人胸口一拍,真气吐出,那人的身体像是挨了记重锤,连惨叫都不及发出,已被击飞,重重地撞在墙壁上,旋即就如一个破布人偶般软倒在地。

    死了么,一定已经死了吧!然而剩余的十二人却没有任何动静,好像那个人的死活与他们沒有一点关系。

    秦国夫人狞笑道:“我能杀你们一个,自然能杀你们十三个,你们是要一个一个被我杀死,还是……”她不是不想将这话说完,而是下面发生的一切已令她惊骇到无法再言语。

    那个人又站起来了,明明遭到重击必死无疑的人居然又毫发无损的站起来了,并伸左手捡起了地上的兵器。

    秦国夫人脸色白的可怕,因为她已发现眼前这些人都是杀不死的,因为他们都是死人,死人如何能再被杀死?

    你杀不死敌人,就只能被敌人杀死!很简单很残酷,然而这正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于是这十三个人动了,同时动了。他们不是同伴,他们不会关爱彼此,但是他们知道如何聚集彼此的力量去杀死敌人,完成任务,他们正是为此而活,只能为此而活!

    也许这世上真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明何为痛苦何为绝望,他们的个体也许并不强大,但当他们站在一起,却是无法战胜的!

    至强如秦国夫人此时业已感到恐惧,她开始发抖,就像多少年前那个失去爱郎的悲伤少女。

    一个女人失去心爱的男人可以做很多事,如找更多的男人,在肉体上麻醉自己;或者去做与男人沒任何关系的事,譬如习武,疯狂的习武,不折手段,不知廉耻的习武,秦国夫人就是这种女人……

    可是当一个女人即将失去生命,她还能做什么呢?

    秦国夫人坐倒在地,巨大的恐惧与绝望竟令她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旁观的小郡主简直不敢相信,方才还是不可一世的秦国夫人竟在一瞬间崩溃,哭得像个孩子?!

    “小郡主,快带小勒离开!”

    待小郡主缓过神来,发现那十三个人改变了目标,目光齐齐集中在小勒身上,然后他们一步步走将上来。

    “明离哥,是我对你不起。”小勒低下头去。如果不是自己坚持要来,又怎会遇上如此可怕的怪物,令明离身陷险地。

    “小勒,尊师已死,难道你也要随他同去,辜负尊师的一番心意么?”明离大声道,“你们快快走吧!”

    小勒怔在当地。

    小郡主叫道:“明离,別干傻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一起逃吧!”

    “那便是谁也逃不得了。”

    明离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空禅及身虽未死心己死透的秦国夫人,旋即抬头面对那十三玄甲死士,离火真气运转,焚吾剑出,下一刻,炽热的火光照亮了这片黑暗的地狱。

    三

    十三个人,十三把刀,他们的形象相同,动作也相同,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们的招式如此之简陋,只有一个单纯的下劈动作,但明离却是冷汗跌冒,只因这一刀当真不好对付!

    十三把刀在相同的时间点上以相同的姿式和力量,强烈的共振作用将这十三把刀的刀风结成一张大网,覆盖住此间每一寸空间,将明离的进退之路全部封死!

    此时的明离只有两个选择:如秦国夫人般跪地求饶,或者迎难而上,鱼死网破。

    明离此时才体会到秦国夫人的认输并非懦弱,因为他也想跪下来了。

    这十三个人,每个人的武功都不如自己,即便加在一起也未必能胜过自己,但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是赢不了他们的,注定只能溃败的!

    就像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强大么,但你能战胜这个世界么?

    李陆吾说他将看清这个世界的真相,难道这便是真相么:

    一个人,一群人,只能如行尸走肉一般,才能活下去?!

    “汝心念求败,焉能取胜?”

    那个少女的声音又来了,明离大骇,因为这个声音居然是从自己心底发出来的!

    “吾再问汝一次,汝渴求吾之力么?”

    “你到底是谁?”

    那个少女笑了,咯咯而笑道:“吾即汝矣!”

    十三把刀已然落下,明离下意识地提焚吾剑一挡,便听得一声闷响,焚吾剑碎,十三把刀尽数落到自己身上。

    “汝真欲命丧于此地么?”

    “汝已无想念之人么?”

    笑声,少女清脆娇嫩的笑声,如银铃一般,此时却不是发自于他心底,而是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那样的笑声,充满了讽刺!

    “吾可赐汝灭世之能,汝要与吾永生不离,汝应否?”

    明离抬起头。

    ###

    小郡主和小勒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原本黑暗的世界忽然被染红了,血一般的红,那血红色的光芒中有个人影!那是个女子的身影,却是血红色的,但她动了,立身而起,展开怀抱,拥住了明离,然后进入他体內……

    旋即,明离全身上下散发出血色光辉,尤其是那双眼眸,如蒙上了一层血雾,透出令人心怖的狰狞来。

    此时他的右手掌中多了一柄短剑,准确的说那根本不是短剑,却是一柄三尺长剑断去三分有二,已不足七寸。

    在小勒之后的日子里会不时想起,甚至连做梦都会梦见,就是这柄七寸断剑制造了令他毕生难忘的,惨过地狱的,大屠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