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明月  第十章 孽情

章节字数:2762  更新时间:19-09-23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黑暗之中,有人在喘息……

    那女人伏在明离身上,娇喘不止,轻笑道:“你这坏小子,哪来这许多神力,弄得我好生快活呢。”

    明离只觉被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他不是水儿,也不是毕方小郡主,她是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明离啊明离,你竟已沦落到什么样的女人都要了么?

    明离叹了一声,说道:“你是什么人?”

    那女子娇笑道:“瞧你这话说的,这暗黑之地,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你又何必问我是谁?只要咱们都快活就好了,好郎君,方才你那般生猛,竟不觉得快活么?”

    是啊,在这种地方,伸手不见五指,还需顾及对方是谁,自己是谁?留下的只有人类最原始的欲望罢了。

    那女子又在吻着明离脸颊口唇,娇喘不止,沒片刻,明离的身体又发生了变化……

    那女子也感觉到了,娇笑道:“这人啊,打娘胎里出来,便是为快快活活地往人世走一遭的,你想约束自己,可你的身子却不这般想呢。”说罢她居然探手入他下体……

    明离狠狠地咽了口气,这般感觉却与柳忆夕欢爱时迥然不同。明明知道这是错的,是罪恶的,可是竟不能自禁了……

    堕落,如陷泥沼般地堕落,竟是如此轻易之事!

    #

    不知多少次的颠鸾倒凤,明离发觉自己离不开这个女人了,她当然不能与水儿相提并论。但她身上却有水儿所沒有的东西,那是令一个男人欲生欲死,然后堕落为野兽的东西,是以当她离开之时,他竟是感觉如此痛苦难熬。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又开了。

    明离大喜抬头,然眼见所见,却令他大失所望。

    一个手持烛台,走到近处,烛光旁是一个男子的面孔,十分熟悉,但想不起是谁。

    明离大是沮丧地坐倒在地,他不想与眼前这个人说一句话。

    那人却笑道:“离师弟,十载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

    明离猛抬头,喝道:“你是谁?”

    那人不答,又笑道:“不知如今小虎怎样了,小旅又怎样?”

    “你,是韩鼎?!”明离想起来了,又惊又骇又怒。

    “韩鼎早就死了!”那人目光变着阴鸷起来,冷笑道,“我叫李静忠!你可听清楚了,这才是我的真名,东平郡王殿下!”

    明离惊道:“你也姓李,李陆吾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叔父。”李静忠又道,“离师弟,听说当年那事之后,你被连翘师父关了十年禁闭,想来对这种环境并不陌生吧。”

    “我不明白。”明离看着他,说道:“当年你我乃同部师兄弟,之前更未曾见过一面,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毒害小虎,继而嫁祸给韩旅,使致我们师兄弟反目成仇?”

    “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呢……”李静忠想了想,说道,“许是我嫉恨于你吧,谁叫你做了纯卦弟子呢?那种少年往事我早已记不清晰了……不过如今我倒是对你嫉恨得紧呢,你不仅有贵娘娘娘这个干娘,即便是身囚此地,却也艳福不浅呢。”

    明离一怔,说道:“你在说什么?”

    李静忠笑道:“方才那个女人,你当真以为只是个寻常的娼妇而已么?”

    明离大声道:“她是谁?”

    李静忠道:“待你出去后自会明白。”

    #

    葡萄美酒夜光杯,李陆吾悠闲得转着手中杯盏,看着杯中酒水流转,眼角余光所及,见李静忠肃手而立,神色木然,他哈哈一笑,说道:“这也难怪,你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血气方刚,这等香艳之事却无法参与其中,心中自是有千万个不痛快呢!”

    李静忠忙道:“叔父此言何意,侄儿不懂?”

    “在我面前何必装傻充愣。”李陆吾又笑道,“如今你那离师弟有长安第一荡女在怀,恣意欢爱,何等羡煞旁人,你能不心存嫉恨?”

    李静忠兀自木然,嘴上冷冷得道:“他不过是只可怜虫罢了,我为何要嫉恨于他?”

    “可怜虫啊,试问这长安城内谁人不是可怜虫呢?便是当今圣上,怕也不能幸免吧……”李陆吾还在笑,只是那笑变得有些苦涩,那杯本该是细细品尝的葡萄美酒被他一饮而尽。

    你一个李室宗亲,太祖之后,却不谋高位,不掌大权,只是耽于男女私情,活该只配做任人驱使的犬马!

    这种话李静忠自然只能心里想想,哪里敢当着李陆吾的面说出口,嘴上说道:“侄儿一直想不明白,皇帝为何要这般做?”

    李陆吾又自斟上一杯,细细品着,闻言一笑,说道:“明离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连色欲一关都闯不过去,哪能与老奸巨猾的李林甫相提并论?不过咱们那位天宝皇帝总喜欢做出些出人意表之事,所谓君心难测,咱们只要做好份内之事便可,何必多问?”

    李静忠道:“难不成咱们真就这般放明离走了?”

    “蠢儿,只做事,别问话!”李陆吾的神色变得无比严厉。

    二

    终于回来了。

    明离抬起头,眼前所见,正是悬在府门外的那只匾额,上书“东平郡王府”五字。

    自那日离开柳忆夕之后,明离明白自己没有了所谓的“家”,那是他自作孽,不可活,咎由自取。然今次变故,他忽然发现,自己竟是如此渴望有一个家,也许此地便是他的家吧,只因还有有他的家人在,是康胡儿,是毕方,尤其是毕方!

    想到毕方,他心中顿时生出温暖来,迫不及待得迈步上前,正欲敲门,那门却自行开了,就见里内走出一人,赫然正是毕方。

    心中所想便是眼前所见,人生还有比这更快活幸福之事么!明离大喜上前,笑道:“方儿,我回来了。”

    毕方却只是瞥了他一眼,神情冷漠,点了点头,冷冷说道:“你回来自是很好,不过我要走了……”

    明离脸上笑容瞬间僵住,好半晌了也没明白过来,茫然道:“你为何要走,你要去哪里?”

    “昨晚太子向我许诺,要封我做良娣,早前高公公也传旨过来了……”毕方口中说话,便从明离面前走过,一眼也不看他,神情极是冷漠。

    明离一怔,大声道:“什么太子良娣,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说着一把抓住她手。

    毕方也不反抗,只是表情木然,说道:“如今我已是太子之妾,东平郡王爷,请你最好对我放尊重一些。”

    明离呆住了,眼睁睁得看着她走将过去,耳畔仿佛有雷鸣阵阵,自己的世界在这一刻如玻璃般碎裂。

    “还有一事,我要告诉你。”毕方也不转身,说道,“康胡儿昨日亦已离京北上范阳,本想与你道别,却始终寻你不到,不得已只得留下书信,要我务必将之转交于你。”说着取出信函,抛将给他,自此再无一言,径直离去了。

    明离呆呆得接过信函,取出里内书信,但见白字黑字,密密麻麻:

    “明离吾弟,愚兄克日便将北返范阳,此乃圣意,愚兄无力以抗,故留书于弟,盼弟能听愚兄一言:贤弟居长安半月有余,当知此地权谋繁复,诡秘险恶,人心实难揣测,以弟之心性,独居于此,今后诸事切记慎之又慎,莫要中了他人毒计,迷却心智,甚至妄自菲薄,胡作非为,来日后悔莫及矣!愚兄此去范阳,亦当蓄力以备,若弟真有不测,愚兄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如今言尽于此,盼弟好自珍重!康胡儿书。”

    明离看毕,怔了好半晌,遂将那信纸揉捏成团,离火真气一腾,眼看着它化为灰烬,仿若从未在这世上出现过一般。

    明离呆然而立,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成了一尊孤零零的石像。

    “好郎君,你已无家可归了,不如随我回家吧。”

    一个女人,一个娇柔妩媚的声音,好生的熟悉,哪里听过?是不是就在那个黑暗罪恶之地?!

    明离猛回头,但见一辆马车停在面前,车幔掀起,车厢内是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她笑靥温柔,那神情当真像是个痴情的妻子望着自己心爱的丈夫。

    明离闭上眼睛,长叹一声,然后他笑了,哈哈大笑,当即登上车座,径直将她抱起……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