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明月  第十二章 臣子恨

章节字数:3818  更新时间:19-09-27 1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明离刚走出號国夫人府,迎面就见府门外驶来辆马车,一人掀起车幔,探出头来,说道:“明离,我等你许久了,上车吧。”此人虽是身着男装,却难掩其年轻娇美的容颜,正是长乐郡主裴静。

    明离上了车厢,正想开口,小郡主却先行说道:“是我爹爹要找你……”说罢她便不再言语,双手捧握在一起,正襟而坐,低着头,也不去看明离。

    明离点了点头,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此后车厢内两人相对沉默,唯闻得马蹄落地的嘚嘚声,和着车轮碾过地面发出了吱呀声响。

    忽听“砰”的一轻声,想是车轮压在某颗石子上,两人均不由得抬起头,彼此对望一眼。明离能清晰得见到小郡主那酡红的双颊,娇美之中带着一丝怨念,他心中暗叹,别过头去。

    小郡主双手十指交叉,那么的用力,直到十指发红,手背发白,终于,她开口说道:“明离,我有事问你……”

    “什么?”明离转过头,恰好与她目光相对。

    小郡主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半晌,终于开口道:“这些日子,你一直在號国夫人府中么?”

    “你不是也亲眼见到了么?”明离见她终于将这事问起,他心底已沸腾,是歇斯底里般的激动,忍不住就笑了,然那笑何其冷酷,他冷笑道:“这七日来我一直都在她府里,就在方才我们还在做那事,日夜不歇,我们差不多是拥抱着度过每一个日夜……”

    “明离,你……”小郡主瞪大眼睛,满是愤怒之色,颤声道,“你对不起毕方!”

    “对不起么?”明离嘿然笑道,“是她做了太子良娣、她既入太子之房,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我与她从此再无瓜葛,我要上哪个女人的床,与她何干?!”

    “无耻!”小郡主狂怒,举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得掴在明离脸上,顿时在他脸颊上落下鲜红的五根手指印。

    以明离的武功,这巴掌能落在他脸上,实属不易,这一下连小郡主都惊呆了,她叫道:“你为什么不躲?!”

    明离低着头,捂着脸颊,自嘲般得笑着,却不答话。

    小郡主满脸通红,也低下头去,双手十指紧紧得抓着膝盖,好久之后,才轻声说道:“对不起……”

    “你打得没错,我本就是个既愚蠢又无耻的人,不需要你来道歉。”明离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改口道,“那事,你爹爹大概也想到了吧。”

    “想到什么?”小郡主抬头看着他,一脸不解。

    “自然是皇帝召杨国忠返京代替你爹之事。”明离盯着小郡主的脸。

    “是么,我并不知情。”小郡主叹道,“我爹爹已然病入膏肓,怕是今晚熬不过去,他只想见你一面……”

    自从杨国忠回长安后,李林甫一连数日均称病不上早朝,朝中所有官员均认为他必是装病。如今小郡主居然说他已病入膏肓,命在旦夕,到底是小郡主在撒谎,还是这奸诈的李林甫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欺骗了?

    此行怕是凶多吉少了!

    正在此时,马车停了,小郡主说道:“下车吧。”她掀开车幔,跃下车座,此后便不发一言,径直向门口走去。

    明离抬起头,但见黑夜下的裴府仅两盏明灯高悬,夜风之中,左右摇曳,何其之孤冷。

    他跟在小郡主身后,走进府门,但见偌大的庭院内黑漆漆的,悄无人声,他下意识的探手入怀,摸住情殇剑。

    忽听小郡主恶狠狠的道:“明离,你这个大傻瓜,简直愚蠢之极!”

    莫非这就要动手么?明离吃了个惊,旋即心中冷笑,以此时自己的武学修为,不论多少杀手刺客,都要叫他们有来无回!

    然而等了许久,却不见半个人影出现,四下里依旧漆黑一团,寂静如死,仿若此间所有的生命都已散尽死绝,仅剩小郡主脸上那满是讥讽的笑靥。

    “这世上最厉害的杀人之法绝非动用武力,你来长安也不算短了,这个道理还不懂么?”小郡主冷笑道,“我爹爹若真要杀你,十个明离的性命都不够他杀的!”说罢一眼也不瞧他,转身便走。

    她为何要如此着恼,难道,我真的误会了她?

    明离摇摇头,事已至此,多想也是无用,待见到李林甫自见分晓,当下收拾心情,跟着小郡主穿过庭院,进了正厅大堂,继续前行。两人经过蜿蜒的走廊,尽头是一间房舍,刚到房门口,便听得房门传出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韩家宝弟子所学甚广,天文地理,医学星象,寻常弟子均有涉猎,明离这种资质愚钝的对医术称不上精通,但也算略知一二。此时听得这个咳嗽声,便知房内之人病情已极是严重,当真可谓”病入膏肓”了!

    却听小郡主走到门外,轻声说道:“娘亲,爹爹他好些了么,我将明离带来了。”

    房内咳嗽之声歇了歇,片刻之后,却听一个女子的声音道:“让明离一个人进来吧。”

    小郡主应了一声,侧身站在门外,示意明离进房。明离见她脸色苍白如纸,心头骇然,难道李林甫居然已病重到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么?

    明离步入房内,迎面就见床榻上的男子须发皆白,容貌枯槁,当真可谓骨瘦嶙峋,一副气息虚弱,半死不活的样子。

    对于这位大唐第一权臣,奸臣,明离并未与他有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式见面,今夜初见,此人居然成了这般模样。

    李林甫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明离,旋即向陪伴的女子点头,那女子会意,起身退出门去,同时将房门关上,房内仅剩明李二人。

    明离见李林甫张开嘴巴,好似要说些什么,只是他太过虚弱了,话音细微,几乎听不见在说什么,当即走到榻前,伸手一探他脉象,不由眉头大皱。

    “郡王爷,你说老夫是不是在装病呢?”李林甫说了一句,便又咳了一声。

    “若是装病,那李相真是此道高手了。”明离摇头叹道,“恕晚辈直言,你确实身染重疾,恐怕难过今夜……”

    “然圣人却是深信不疑吧。”李林甫笑了笑,“世人皆谓我李林甫贪权误国,罪大恶极,老夫今夜身死,想是大快人心之事了。”说着他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一捂嘴巴,却见满手鲜血,然而他还在笑。

    明离看在眼里,心中大觉不忍,当下渡入一股真气入他体内,护住其心脉,暂续其性命,说道:“李相,你如此病重,却还要晚辈深夜来此,想来有重要话对我说吧?”

    “倒也并非什么特别重要之话。”李林甫勉强着坐起身来,长叹一声,“老夫混迹官场二十余年,官至宰相,大权在手,可谓盛极。其实啊,不过是皇帝看家护院的走狗罢了,如今老夫油尽灯枯,圣人也当已寻到老夫的继承之人了吧。”

    明离一时不语。

    李林甫又笑了,笑得甚是用力,是以咳得愈加剧烈,他冷笑道:“不过那些有才之士,均被老夫排挤出了长安,留下的不过是杨国忠这等宵小之辈罢了。”

    明离心头惊骇,寻思这些年来李林甫谄媚君王,排除异己,在旁人看来自然是他为巩固相位的无耻手段,难道事实真相并非如此简单么?

    “排除异己,巩固相位,我李林甫自然是个心胸狭窄的无耻小人,可是那又如何呢?”说着他使劲抓住明离的手,睁大眼睛看着他,喘息着道,“所谓君臣父子,天地人伦。为臣者,不过只是君王饲养的猪狗,任其驱使玩弄,欲其生则生,欲其死则死,若有自我之念,便是大大的奸佞之臣吧!”

    明离一怔,却听李林甫又笑道:“李三郎啊李三郎,你开创大唐之盛世,如今却半亡于我手!你是否十分后悔,当年未能留下黎王,却不得以用了我这个奸佞小人呢?!”

    明离见他因为太过激动,不住得咳血,性命已是危在旦夕,忙道:“你不可再如此折磨自己。”

    “郡王爷,老夫看得出来,静儿十分钟情于你,当日老夫求圣人提亲,却被你拒绝。如今老夫时日无多,但愿郡王爷莫要再做推辞了。”他顿了顿,又道,“如果你真不愿娶她,也请护她周全……”说着他挣扎着站起,居然要向明离跪倒。

    明离大惊,急忙将他扶住,点头应道:“您且宽心,晚辈定会让她毫发无损。”

    李林甫如释重负般的长长吐出了口气,伸手轻拍明离肩膀,说道:“以后便只能倚仗于你了,郡王爷……”说罢他身子彻底失去平衡,宛如一滩烂泥,倒在明离身上。

    明离感觉李林甫的身体逐渐冰冷,他的心也在一阵的发寒。

    就在此时,却听“砰”的一声,房门被推开了,明离回头望去,就见小郡主站在门外,看着里间,但她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一滴眼泪都不曾淌出,此时此刻的她仿佛也已死去一般。

    明离正想开口说话,她忽然转身狂奔而去,不由一怔,却听一个女子的声音道:“还不快追!”他一惊而醒,急忙追了出去。

    “哥奴啊,咱们的女儿是真的可以托付给他么?”那女子走到李林甫身边,坐了下来,枕在他胸膛之上,含笑道,“你就这般狠心走了,留我一人在世,太过寂寞啊!”说着她嘴角边汩汩而出暗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榻上男人的胸襟。

    二

    “如果你想哭,为何不哭出来?”

    明离追上了小郡主,夜色下,面前的她背对着自己,那头乌黑浓密的长发在风中散乱飞扬,此时她转过身来,面如白纸,狠狠地盯着他,一言也不发。

    明离没有避开她的锐利眼神,迈步上前,近到能牵住她的手,能强行将她拉回去。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只是说道:“若你认为是我害死了你爹爹,大可杀了我报仇。”

    “杀你?我为什么要杀你?你这种人有什么可杀的?!”小郡主终于开口说话,她歇斯底里般得大叫着,直到后来她双手抱肩,蹲下身去,将头深深得埋入双股之间。

    “你娘十分担心你,我也答应过你爹,定会护你周全。”明离也蹲下身子,又道,“一个人若连伤心痛苦情绪都不能尽情发泄,又如何能称之为‘周全’?”

    小郡主更怒,反笑道:“好生伟大的东平郡王,这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么,你这是在同情我,还是刻意羞辱我?”

    “我只是不想孤单一个人……”明离低下头去,嗓音忽然就哑了,“如今的我只是孤单一人,想要有人在我身边……我只是个自私自利且脆弱无耻的小人,才会因为方儿和二哥的离开,去放纵自己拥抱號国夫人……这样的我,你居然称之伟大,你不觉得十分可笑么?!”

    “你……”小郡主想要反驳他,想要说他莫要在这里惺惺作态,可是她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个男人本是来劝慰自己,此时此刻反倒变得要自己劝慰了。

    就在此时,却见一个家丁打扮的男子急匆匆地跑过来,他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才道:“娘子,事情不好了,夫人她……你快些回去吧!”

    小郡主听在耳中,脸色惨变,泪水已止不住的滑落面庞。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