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明月  第十三章 贵妃

章节字数:3699  更新时间:19-09-30 17: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李哥奴啊李哥奴,朕尚未下诏杀你,你何以要先一步而去?”

    寝宫内,李隆基握起夜光杯,看着杯中葡萄美酒,尚未饮下,然眼中却已满是醉意。

    “当年若非阿寒离开,你会用他么?”杨玉环在旁看着他,又道:“如今他死了,你终于心生后悔了么?”

    “后悔?我李三郎做事何曾有过后悔?!”李隆基冷笑着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转头看着杨玉环,他的女人,忽然,他又笑了,说道:“玉环啊,你可知李林甫临死之前,见过谁么?”

    杨玉环当然知道是明离,然李隆基忽然说起此事,她心头不禁咯噔一跳,生出巨大的恐惧来。

    “当然是你那宝贝离儿了!之前李林甫欲召他为婿未果,如今他命在旦夕,以李林甫的性子,自是要为自己的私生女谋留后路的。”李隆基又笑道,“玉环啊,你觉得明离会否答应一个濒死老人的恳求么?”

    “以离儿的性子,多半是会答应的。”杨玉环也自饮了一杯,叹道,“只是如此一来,离儿便落入李林甫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

    “那是当然,李林甫窃居相位二十余年,将一个毛头小子玩弄于鼓掌之间,自然是等闲之事。”李隆基单手转着酒杯,又冷笑道:“明离一旦决定保护裴静,以他性子,自然是要竭尽全力,甚至不惜性命再度违抗朕的旨意了。”

    杨玉环咬牙道:“静儿为人良善,与李林甫迥然不同,况且李林甫从未公开承认这个私生女,你又何必赶尽杀绝?三郎,你放过他们吧!”说着她握住李隆基双手,眼中满是恳求之色。

    李隆基趁势将她搂入怀中,从她发鬓抚摸到脸颊,指尖划过那雪白细嫩的肌肤,他脸上满是陶醉之色,又笑道:“即便朕不去做,别人也不会罢手的。今日早朝,群臣上奏,说是吐蕃王子成年,吐蕃王欲与我大唐联姻,请求我朝择公主下嫁,你说朕应该将谁嫁出去呢?”

    杨玉环脸色一白,忙道:“你要将静儿嫁出去?可她仍在服丧,按礼制不可出嫁的。”

    李隆基冷笑道:“服丧又如何?朕是天子,正可行夺情之举!玉环,你猜猜是谁第一个向朕推荐长乐郡主的?”

    杨玉环见李隆基的眼神中满是讥讽之色,心中一寒,低头轻声道:“臣妾不知。”

    “你不知,你真的不知?”李隆基大笑道:“如此,朕便告诉你,那人正是当今太子,朕的好儿子。”

    杨玉环黯然叹道:“李林甫逼离前太子妃,又令他最要好的朋友流放岭南,太子怀恨在心,也是理所应当之事。可是离儿定然会反对……”

    “那是自然,明离以裴光庭夫人新死,小郡主必须守孝为由,公开在朝堂上反对此事,说来似乎颇为有理,朕一时还难以决断呢。”李隆基脸上露出孩子般调皮的表情,又笑道,“不过如此一来,明离算是公开站在李林甫一方了。而李林甫一死,那些在其身前被打压得无处容身的文武大臣,一来为得巴结太子,二来要发泄这二十多年来的积累怨气,会如何对待明离这个李林甫准女婿呢?”

    “李三郎,枉你还是一国之君,居然如此阴险恶毒!”杨玉环终于忍无可忍,自他怀中离开,大声道,“你要我认离儿做养子为先,如今又使这种卑劣手段害他,我为你感到不耻!我既是离儿的干娘,便有责任保护他……你,就算杀了我,离儿的事我管定了!”说罢转身便要出门。

    李隆基倒酒入杯,然而他既不饮酒也不说话,直到杨玉环当真出门而去,他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冷笑道:“力士,去找那个人吧,明离是死是活,朕不想管了。”

    高力士从帷幕里走出,欲言又止,摇头叹息,也自去了。

    二

    府门外结百花,挂白缎,偌大的门庭一片素色,进得大门,但见庭院内只不过三两仆人,他们或是肃手而立,或是扫着满地丧白之物,个个面色沉默,不苟言笑。

    杨玉环独自一人步入灵堂,迎面就见灵位所在香案两侧站着一对科头僧侣,他们手持佛珠,此时正自低声诵经超度,他们面前一人满身素白,就跪倒在灵位之前,一动也不动,好似冰雕雪铸也似,实不像是个活人。

    杨玉环看在眼里,心中不忍,正想开口,一人先行说道:“干娘,你是来找我的么?”

    杨玉环此时才发现站在小郡主身侧的明离,今日他的衣着与往昔迥然不同,那身习惯的黑衣换成浅白色,乍看之下他和小郡主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当真犹如一家人般。

    杨玉环心头一紧,脸上却笑道:“离儿,这次是你猜错了,我是来找静儿的,她何时才能与我说话?”

    “依照规矩,一日早午晚各需三个时辰,今日午间尚有一个多时辰。”明离神情极度冷漠,淡淡道:“你要等么?”

    “自然要等!”杨玉环毫不犹豫,便要找个空位坐下。

    “你要等,我却等不了。”明离径直上前将她拉起,说道,“咱们出去谈。”

    杨玉环一怔,也不知是不是自己认错了人,眼前这个冷漠之极的男子真是明离么?正想着,却见小郡主忽然站起身来,伸手拽住明离衣袖,她眼中满是惶恐之色,焦急地道:“你不是说要一直陪着我么?!”

    明离将她抱了抱,柔声笑道:“你放心吧,我只是陪贵妃娘娘出门说些事儿而已,很快就回来陪你,我说过的话何时不作数了?”

    小郡主嗯了一声,回身跪好,又恢复成原先的模样。

    刚走出灵堂,杨玉环忍不住就道:“她不是我认识的静儿,好似丢了魂般,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一切都要拜你那位好丈夫,咱们的皇帝陛下所赐!”明离讥笑着,态度冷漠之中带着一丝愤懑。

    那夜李林甫又对他说了什么?杨玉环道:“离儿,你可不要乱说话啊!那李林甫与你本无深交,他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如今人死灯灭,你不该为了一个已死之人再去怨恨生人,陷自己于险地啊!”

    “怨恨,我有什么资格去怨恨圣人?干娘,今日你来到此若是为了静儿之事,那就不必多费唇舌了,我绝对不允许她嫁给别人!”明离的态度极是强硬,如发誓般得道,“因为我要娶她!”

    杨玉环惊道:“可你根本不喜欢她,再说她如今又成了这般模样……”

    “你又怎知我不喜欢她,她现下又怎么了?”明离更怒,说道,“她只是一时无法接受骤然而来巨变罢了,有我陪着她,数日之内便可好转。更何况,她是我活在这世上唯一可以相依为命之人!”

    “唯一可以相依为命之人?”明离这话就像一根毒刺,那般狠的扎在杨玉环心头,小郡主既是他的唯一,那自己这个干娘又算什么?也许在他心中,自己从来都不算什么吧!

    杨玉环一时心如死灰,什么也不想再说了,他既然这般急着送死,那便死吧!他本来就与自己就没有血缘之亲,自己又何必为这般不知进退的傻小子如此动怒呢?!

    杨玉环摇头叹道:“离儿,你若真想保护静儿周全,干娘劝你莫要一意孤行,终是害人害己……”

    “这是你的三郎带给我的口谕么,我是不是还要谢主隆恩呢?”明离仰天打了个哈哈,转身便走,头也不回。

    “我和他吵架了,已然无法回宫,如今我无处可去。离儿,你能让我住下来么?”

    明离一怔,回头看着她,吃惊不已:“这是为何?”

    杨玉环径直走到他面前,大声说道:“你若坚持要娶静儿,那便由我这个干娘主婚好了。毕竟我是你在长安唯一的亲人。”最后一句话说得最是大声,生怕明离听不见似的。

    “亲人”二字落入耳中,明离只觉鼻中一酸,急忙转过身去,说道:“你我无亲无故,你不必做到这等地步的……”

    “可我就是要这般做了!”杨玉环看着他双眼,坚定而又执着,“谁叫我是你的干娘呢?”

    三

    告别了婚堂的喧闹,明离微带些许醉意,推门而入,迎面就见得那红烛边,喜榻上,怯生生得坐着身着新娘喜服的女子,她头盖喜帕,正襟而坐。

    这已不是明离的第一次,然而今晚面对眼前女子,他竟是生不出半点欲念来,难道真如干娘所言,因为她不是自己真心喜欢之人?可若真是如此,自己为何会对號国夫人的肉体如此着迷呢?

    “傻瓜,那是不一样的。”心底的幽儿忽然又开口说话了,随之而来的是那习惯性的咯咯娇笑,她大声笑道,“在你看来號国夫人只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泄欲之物罢了,但这位小郡主啊,她恐怕还是未开苞的处子之身吧,而你自己又做过什么呢?与寡妇通奸的奸夫,跟你爹一个模样,你那里配得上他了?”

    “傻小子,你只是想保护她,是以必须与她成婚。可你又知道自己是个浪子,根本配不上任何女人,自然连欲念都不敢有了……可别忘了,我是潜藏在你内心深处真正的你自己,我说的话绝对是正确的!”幽儿大笑着,然后又消失不见。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谁说我不敢!

    明离狂怒,径直上前,便将小郡主按倒在床榻上,但见头盖飘落于地,露出她的容颜来。

    虽然面色依旧苍白憔悴,然微施粉黛的小郡主今晚当真美绝,平日见惯她身着男装,然今晚得见她的女子真容,当真惊艳!而此时的她正凝望着自己,忽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她为何要发笑,是因为欢喜么,因为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然而这样的自己当真有资格么,真的可以让她去喜欢么?!

    明离感觉脑海中轰隆隆得一阵乱响,他大叫一声,纵身跃起,向后跌去,径直跪倒在地,眼眶一热,泪水居然就止不住得滚落下来。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正是一个男人最风光得意的两件事,可是今晚的新郎居然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谁人能懂得,谁人又能明白,一个曾经历过失败,自认为注定漂泊一生的浪子,对所谓“归宿”的莫名恐惧?!

    也许只有她才懂得吧。

    在旁人看来已然失魂失智的小郡主,此时下了床榻,走到她的新婚夫婿面前,她俯下身来,张开双臂,搂抱着了他,然后微笑着。她什么话都无须说出口,只是那样拥抱着自己的郎君。

    明离浑身都在发抖,浑身都在抗拒,直到终于被那热忱的拥抱止息……那些自卑,那些犹豫,那些自暴自弃,此时此刻业已不复存在,他就像一个真正的丈夫,伸手还抱住了自己的妻子。

    可就在此时,房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年轻女子惊慌的叫声,明离猛然而醒,此时他脑海中只闪过一个念头:“干娘出事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