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明月  第十四章 醉酒

章节字数:3097  更新时间:19-10-02 18: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夜,长安东市北,东平郡王府,后院。

    三碟小菜,两只酒壶俱已告罄,如那醉酒之人,懒散得坐倒。

    另有一壶酒不过半满,被那雪白如玉的手提起,壶中酒水如细线注入杯盏之中,那人取过酒杯,却不自饮,只是怔怔得看着杯中酒水出神。

    “娘子,客人们都走了,郡王爷也入了新房,此间风大,您还是回房歇息吧。”守候在旁的婢女看在眼里,忍不住出言相劝。

    那女子却是“嗤”的一笑,说道:“我还没饮够呢。欣儿,你来陪我喝吧。”

    那婢女忙道:“娘子你不是不知,小婢不擅饮酒的,让喜姐姐来陪你吧。”

    她身边的另一个婢女此时正在出神,闻言一惊,忙摆手道:“我,我可不行啊!”

    欣儿一脸揶揄,笑道:“方才在想什么,这般出神,莫非是郡王爷和小郡主的洞房之事?”

    喜儿脸一红,啐道:“你这风流妮子,尽是些肮脏龌龊的想法,我才不理你呢!”说罢转过身去。

    杨玉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时心情大好,说道:“你们两个都不必谦让了,一块过来吧,今日这般大喜的日子,谁都不许醒着,知道不?”

    欣喜二婢对望一眼,均不由得笑了,齐声答道:“谨遵贵妃娘娘懿旨!”

    “既是不醉不归,想来娘子也不会拒绝贫道吧。”

    这人来得好快,话音未落,人已在眼前,夺过酒盏,便自一饮而尽。

    欣喜二婢一见,均不由骇然变色,此人身着金白相间的道袍,面容英俊到几近妖冶,是那李陆吾,不过较之平日,他面颊酡红,显已深醉。

    杨玉环倒是不以为惧,唯笑道:“来了便是客,方才在婚宴之上一直未见道长,我还以为你不来呢。”说着又斟了杯酒,推到李陆吾面前。

    “彩礼都送了,人怎能不至,如此贫道岂非亏了?”李陆吾哈哈一笑,毫不客气一饮而尽,旋即抬头看着杨玉环,又笑道:“贫道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今晚既然你那儿子有美人在怀,便请你入贫道怀中来,如何?”

    李陆吾来者必然不善,却不想他一开口便是如此大逆不道之言,欣儿向喜儿使个颜色,后者会意,转身便走。

    “人家一对新人新婚燕尔,缠绵尚且不够,你们却何必如此大煞风景,让新娘新婚之夜便做了寡妇呢?”李陆吾眼望杨玉环,笑道,“您是他干娘,想来也不愿发生这等悲惨之事吧。”

    杨玉环使劲不让自己表现的太过恐惧,干笑道:“李道长,你可知如此一来,你便犯下了满门抄斩的死罪。”

    “那也没法可想了,贫道已醉,一个酒醉之人,自然无所顾忌。”李陆吾又笑道,“贵娘娘娘您不也是醉了么?”

    杨玉环黯然道:“如此说来,我是无处可逃了。”

    “确实如此,却不知你是要自愿迎合,还是贫道霸王硬上弓?”说着李陆吾起身站起,他身子晃悠悠的,似乎已站不稳,然而这样的他仍能伸手,便将杨玉环强行搂在怀里,强行吻她……

    突然,李陆吾脸色骤变,抱着杨玉环撤开一步,眼望面前那片黑暗,喝道:“什么人?”

    没有人,一丝声响也没有,仿佛那并非人类,却是黑暗中转瞬即没的妖精鬼怪。

    但很快的,有人来了,血光一闪而过……

    明离已脱去新郎喜服,黑衣如墨,立于李陆吾面前,同时有那血红的眸,血红的剑。

    “明离,既然你活的如此不耐烦,贫道便成全了你。”李陆吾冷笑着推开杨玉环,左手入右袖,就拉出一道亮白之光来,仿佛闪电划破漆黑的墨夜。

    曾经数度交手,明离从未见过李陆吾动用兵刃。今晚一见,那是柄细剑,形若长针,不见剑格亦无剑柄,模样颇似情殇剑,但要较之细长许多。此剑通体亮白,然不同于韩冰儿的痴雪,黑暗中那光亮并非纯白,而是灰白,月光下大见妖冶。

    明离吸了口气,镇定心神,情殇剑在手,血光亮起,正如他此时双眸中的华彩。

    “阿离,对方可是要露真本事,你害怕么?”

    幽儿开口了,然今时已不同往日!

    明离本想对幽儿说不怕,然而他的身体无法欺骗任何人。今晚并不冷,可他却觉得身处腊九寒冬,浑身颤抖,止也止不住。

    “阿离,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这样的你与他决斗是自寻死路啊!”

    “幽儿,你告诉我,怎样做才能保护心念之人?!”

    幽儿没有回答,她总是如此,无缘无故得出现,又无缘无故得消失,谁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存在。

    不过就在此时,却听得一声长啸,一道红影急掠而至,就挡在明离面前,正是小虎来了。

    小虎也如幽儿般神出鬼没,却比幽儿要可靠许多。明离见它出现,只觉心中一阵温暖,不由伸手轻抚小虎那红火的毛发,附耳道:“小虎,趁我拖住李陆吾,便带上干娘离开,不可迟疑,更不能回头!”

    小虎一怔,转头看着他。这可不是它的来意啊,它是来与自家兄弟并肩作战的,然明离的眼神如此笃定,却令它无法抗拒了。

    李陆吾见小虎也出现,大笑道:“如此最好,一并将你们解决了,永除后患!”

    明离走到小虎身前,横过情殇,黑夜之中,剑光如血,他双眸瞳孔亦是殷红,衬着那袭黑衣,那头黑发,勃然而出浓烈凌厉之气。

    李陆吾眉头皱起,下意识得向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来不及,半截衣袖已被割下,殷红的血线淌过小臂,点点滴滴坠落于地。

    与此同时,小虎杨玉环均已不见踪影!

    “不错,小子很有长进,倒是我疏忽了!”李陆吾不怒反笑,左手细剑剑刃贴在右臂伤口之上,顷刻间灰白的剑刃染红。他横过剑刃,居然吐出舌头将剑刃上的血迹一点一点地添干。

    明离看在眼中,只觉胃内一阵的抽搐,几要呕吐出来,猛然觉得不对,急忙施展突如其来的身法急退,然左臂兀自觉到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低头一看,左臂之上有道极深的剑痕,已然露骨。

    明离将情殇叼在口中,撕下衣袖,绑在左臂创口上,大声道:“李陆吾,今晚你我……”话未说完,他的身体忽然失去了平衡,径直跪倒在地,鲜血流得满地都是。

    “你是否想说将你我的新仇旧恨一并了算了?”李陆吾桀桀而笑,“明离小子,之前我三番四次未曾杀你,只因我始终不愿杀你。如今,我终于找到了必须宰掉你的理由,小子,你可知道那是什么?”

    “因为你喜欢我干娘。”

    “不错,我是喜欢她,打第一眼见到她,我便喜欢得要命!”说着李陆吾却又摇头道,“然而这并非一个男人要杀死另一个男人得理由,只有最愚蠢的男人才会为女人去杀人!小子,你猜错了,可是要受罚的。”

    明离惨叫一声,扑倒在地,肩膀上又多了道深可见骨的创痕,他费力的喘息着,说道:“是因为號国夫人么,难道你也是她的姘头?”

    “只说对了一半。”李陆吾伸手抓住明离的头发,将他的人如猫儿般提到自己面前,看着他双眼,冷笑道,“那杨花花人尽可夫,我自然不会错过。这些日来你在她身上欲仙欲死,想来快活得紧吧。”

    明离咬着牙,闭上眼睛,一言也不发。

    “长安三夫人,至淫號国。那女人的滋味,只要是个男人,尝过之后必定终生难忘。”李陆吾一手抓着明离头发,提起他的身体,另一手伸入其喉咙下,五指收拢,径直掐住,却不急着用力,他又笑道,“明离啊明离,若今晚就这般掐死了你,又有多少人会为你哭泣呢。號国夫人算不算其中一个?”

    明离却笑了,闷声笑着,他哑着声音道:“彼此彼此,你若死了,谁会为你哭泣?”

    “大概不会有吧。”李陆吾每说一句话,手上逐渐用力,他长叹一声,说道,“一个人到死却无人为他哭泣,是否太过可悲呢?!”

    明离两眼翻白,气息虚弱,可他还在笑,断断续续得笑道:“你……确实……可悲……比我……可悲得多……”

    “是以我才要杀死你啊,必须杀死你的!”李陆吾忽然大笑起来,极尽癫狂,然而直到最后,那笑声却变成了哭泣,他狠狠掐着明离喉咙,跪倒在地,居然失声痛哭起来,就像是个还没长大就已失去所有的孩子。

    明离只觉眼前发黑,此时此刻他脑海浮现出来的的只有她的样子……

    “李陆吾,住手!”

    迷迷糊糊间,明离听的有人大声说话,他心头一震,是干娘回来了,她怎么可以再回来呢?

    李陆吾笑了,那满是泪痕的脸上挂起的笑靥瞧来何其之诡异,他如叹息般得道:“你不该回来的,你那宝贝儿子的牺牲岂非徒然么?”

    杨玉环从小虎背上爬下来,叫道:“李陆吾,你放开他,我就是你的……”

    李陆吾只笑不语,盯着杨玉环的身子,那眼中似已喷出火来。

    杨玉环狠狠得咬着牙,终于她长叹一声,褪去上衣,露出雪白如玉的肌肤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