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明月  第十五章 逆命

章节字数:2504  更新时间:19-10-04 08: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离只道自己是必死了,迷迷糊糊间听得身旁有人声,他使劲地抬起头,眼前所见一点一点变得得清晰起来。

    那是个相同的月夜,少年站在窗台下,历历在目的是房内那双赤身裸体的男女,他们的身体交合在一起,男的在喘息,女的在呻吟……直到双双卧倒,男人趴在女人身上,那样激烈的抽动着身子,那女子脸上满是欢愉激动的表情,直到一个不经意的目光瞥到窗外,女子惊呼出声……

    “离儿,你要相信娘亲,娘亲从来没有对不起你爹爹,因为他才是你的亲生父亲啊……”女子抱着少年,伸手指向那个奸夫。

    不能认可,无法接受!于是他只有逃,拼命地逃,疯狂地逃,逃到天边,逃到这个世界的尽头,自己生命的尽头……十年,二十年……

    如今少年长大成人,手中已有剑,鲜红如血的剑!可是他能向谁挥剑,那个母亲,那个父亲,还是这个无耻的世界?!

    是李陆吾,是啊,如今只能是他了!

    李陆吾浑身赤裸,趴在杨玉环身上,那样激烈得抽动着身子,杨玉环那张酷似母亲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欢愉激动的表情,但见豆大的泪珠自眼角滚落,那样的苦涩,那样的无奈。

    “明离,你知道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个世界太过可恶了!当年的你是那么固执想将它毁灭啊。阿离,你想不要重新获得那样的力量?!”

    明离不答,也不需要作答,他左手握剑,右手抓在情殇剑刃之上,那么的用力,鲜血自掌心淌出,染红了剑刃!月色下,却要比剑刃上的血色更加鲜艳,是否因为,这才是真正的人之鲜血?!

    李陆吾猛回头,盯着一步步向自己走近的明离,讥笑道:“你想杀我?”

    明离不答,也不需要作答,他双眸瞳孔中的那点猩红扩散开去,如血红的潮水漫入眼眶,几乎要溢将出来。然转瞬间之间又消失不见,仅剩那双漆黑的眼眸,仿佛墨夜中的一对朗星。

    李陆吾心头生出一阵莫名的惶恐来,自艺成以来,他对敌无数,即便是面对当年那个无法战胜的男人,他也从未如今日这般惶恐过。眼前这个少年瞧来如此的平凡,甚至感受不到平日该有的杀气,他好像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会去做,却又像是在监视着你,令你什么也做不了!

    李陆吾大怒,就从杨玉环身上跳将起来,“焚欲”在手,抖得笔直,径直刺到明离胸前。

    明离兀自站立不动,不闪不避,这一剑刺入他胸口,却不见鲜血喷出,他的人就如那水中之幻影,居然已消失不见?!

    李陆吾大骇,急忙转身。果然,明离就站在自己身后,双手一伸,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李陆吾自负武艺,焉能坐以待毙,他怒目贲张,真气鼓荡,顷刻摆脱明离掌控,纵身后跃,一握“焚欲”,点头道:“正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这小子才短短几刻钟时辰,就如脱胎换骨一般,有趣,有趣的紧啊!”

    明离一言不发,他将情殇交到那满是鲜血的右手,左手捏个剑诀,凝视李陆吾握剑之手,轻轻呼吸着,脚下向前慢慢的移动。

    李陆吾亦是目光凝注,向前探出一步。猛然间,他身体动了,然而却非上前,而是向后倒退开。

    原来就在这眨眼之间,明离的人已如鬼魅般逼到离陆吾面前,情殇剑光如血,那双漆黑的眼眸中亦有一道血光闪过。

    “中!”李陆吾大喝一声,借助后退之势猛然前冲,势若闪电。他右手剑柄倒悬,左手五指成拳,全身气力夺拳而出,直击明离胸前要害,这一拳虽然简单直接,却是无法闪避的一下杀招。

    明离身随剑走,气力均在这一剑上,李陆吾避实就虚,忽施偷袭,此时回防不能,闪避更是不得,除非能一剑将对方刺死,不然重伤身亡的便是他自己了。

    当此时刻所有武技均已无用。明离一抬左掌,掌心朝外,迎上李陆吾之拳,猛就觉如飓风席卷而过,右半身就此失去知觉,热血上涌,夺口而出,情殇剑更已脱手飞出。

    “你这是兑部功夫?!”

    李陆吾胜券在握,却是脸色骤变,他这一拳上了七成功力,打得明离半身不遂,然而分明已全身乏力的他,掌心之中居然有股强大的吸力,自己的左拳如陷沼泽一般,分明是韩家堡兑部武学。

    韩家堡八部武学各有玄奇,其中兑部武学主张以守为攻,借力用力,使人如身陷沼泽,多大的气力也是无用。然而李陆吾发现明离此时施展的功夫酷似兑部武学,却大有不同,他掌心那股强大的吸收之力不仅仅将自己的拳头牢牢吸住,甚至还要一点一滴抽走自己的内力?!

    道家内功之中也有吸收他人内力为己用的邪门之术,若明离这个韩家堡弟子当真偷学了道家武学,此时他吸走自己的内力,本该立刻抖擞起精神。可奇怪的是这小子兀自浑身乏力,如此一来,他抽走的内力都跑到哪里去了?!

    李陆吾又惊又怒,明离这般吸法,不到一个时辰,自己可要变成废人了,暗想既然你要吸,便看你能一次能吸多少,当下取出十层功力,齐聚右臂,刹那间喷发而出。

    明离脸色苍白,身体不住颤抖,“啊”的一声又喷了口鲜血在地,他抬起头来,眼中血光闪烁不定,有气无力得道:“李陆吾,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我自寻死路?”李陆吾忍不住笑了,然而很快的,他再也笑不出来!

    方才被明离吸走的内力与自己的十成功力居然尽数反弹了回来,其间还夹杂着明离的全部内力,如惊涛,似骇浪,以摧枯拉巧之势,汹涌而过李陆吾的身体……

    如果说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招之间,那么一个高手也将在顷刻之间,沦为废人……

    “你,这是什么功夫……我,从没见过……”李陆瘫软在地,七孔流血,气息已微弱到濒死之境。

    “此乃魔道……”明离看着自己的双手,如自言自语般得道,“乾卦卦辞有云,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这道理并非只适用于人,也可指这个人世的一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个人世或将自取灭亡吧……这套功夫乃是我得到情殇剑灵启发,顿悟而出,并无名号,若必须要有,便只有‘逆命’二字,是为逆天改命之意。”

    “逆天改命……逆天改命……”李陆吾喃喃得重复着这四个字,忽然,他笑了,仰天大笑,可那嗓音是嘶哑的,如夜鸦悲啼一般,他看着明离,如哀求般得道,“快些杀死我吧,我不要做个废人!”

    明离长叹一声,走到他面前,伸手抓在他脑门上。

    “你不可以杀他!”

    明离闻声回头,却见那说话之人是个紫衣女子,她肌肤白的几近透明,乍看之下居然无法识别出她完整的脸形来,只得凭着嗓音和身段判定她的性别。

    杨玉环见到这女子,却是面露喜色,笑道:“三姐,你终于肯出来见人啊,咱们已有好些年没见上一面了。”

    那女人转头望了杨玉环一眼,也不知是否认识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旋即目光立刻转到李陆吾身上,开口说道:“他是我的人,我要带他走,你们谁也不许妨碍我。”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