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明月  第十六章 归宿

章节字数:2529  更新时间:19-10-10 20: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这个世界没有光,黑洞洞的一无所有,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业已不复存在,唯有那点残留的意识,宣判他居然还活在这个世上!

    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还是不能就此死去,一了百了?!还要受这种折磨多久,难道自己连死亡的能力都没有了么?

    忽然,黑暗中有了光,初时只是一点,逐渐扩散,伴随而来的是一阵脚步声响,一人秉烛而来,到得近处,烛光映出此人的面容来。

    是个女子,一个绝美的女子,最要紧的是她和那人是如此的相像!只是她面色略显苍白,更是漠然无表情——便是被自己压在身下,疯狂的侵犯,她也依旧如故。

    李陆吾心中叹息,想要别过头去不看,奈何浑身动弹不得,绝望之下,只得闭上眼睛,所幸还能闭上眼睛!

    “好多年前,我曾经喜欢上一个男人。”这个寡言的女子居然开口说话了,然语气冷漠,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可是他从未正眼看过我一眼,甚至没有和我说上一句话……”

    “愚蠢,简直愚蠢之极!”李陆吾忽然大笑起来,叫道,“你是这世上最最愚蠢的女人,再也没有比你更愚蠢了!”兴许是因为太过用力,牵动身上伤情,他不住咳血。

    那女子好像根本没听见他说话,兀自喃喃自语:“但我不会忘记他的……他功夫很好,是以我功夫也要和他一样好!”说着她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李陆吾,仿佛真在询问,“你说是不是这样的?”

    “愚蠢之极的傻瓜女人!”李陆吾狂笑道,“什么采阳补阴可以提升功力都是我编出来诳你的,你这愚蠢的女人,居然相信了,居然主动将处子之身献给我!这二十年来你怀一胎流一胎,直到终身不孕!我害你至此,为何还不来杀我,快来杀我啊!”他寻死的念头已近疯狂,越叫越大声,到后来已是声嘶力竭。

    那女人居然笑了,好像根本没听懂李陆吾再说什么,完全在自己的世界里:“总之如今的我和他一样强了,他就会来找我,会来爱我了……你说过会是这样的,对不对?”

    “对,对,对个屁!”李陆吾疯了似的狂叫道:“水冰寒,你这个挨天杀的混蛋,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总是你……”

    “水冰寒,好生熟悉的名字,他是谁?”那女人看着李陆吾,这次她居然又听懂了,一脸的迷茫疑惑之色。

    “你居然已不记得他是谁了?”李陆吾笑得不住咳血,他叫道,“傻瓜女人,二十年来念念不忘的情郎,居然连他姓甚名谁都不记得了么?!”

    “水冰寒?他叫水冰寒?是了,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是他,就是他!我……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那女子欢呼雀跃着,像是在黑暗中找到只属于自己的光明,她丢弃了烛火,转身便走。

    李陆吾见她要走,心中急了,叫道:“你要去哪里?快回来,快回来杀我啊!”

    那女子转头看他一眼,笑了,那表情是如此的温柔,然而落在李陆吾的眼中,却是如此的残忍,随后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黑暗,依旧是无边的黑暗,他就躺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他想要死,可怜没人送他一程,他想要活,却与死人无异……曾经那样完美的他,要落入如此境地,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哥哥,我早就说过的,长安这种地方不适合如此单纯的你,你本就不该来的。可为何你总是不肯听我的话,为何要将自己伤成这般模样才能甘心呢?!”

    李陆吾睁开眼睛,他又见到了光,然他的内心深处却已被恐惧填满……

    二

    十六年前,年方二八的小蕾出嫁了,可是直到进了洞房,见到自己的夫君,她才发现自己的夫婿是个大了自己将近三十岁的人,且还不是个正常的男人,他是个太监!

    一个如花貌美的少女嫁给几乎能做自己爷爷的太监,这世上还有比这更不幸的婚姻么?然而这一十六年过来,小蕾并不觉得自己是不幸的,至少在婚后的十年内,她没让年轻俊美的男子拥抱过自己,一直保护着处子之身侍奉着她的“丈夫”。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夫君是这世上最温柔最体贴最懂得自己喜怒哀乐的“男人”,这般完美的男人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她也希望自己虽然无法为良母,却可做贤妻。

    然而今日的他脸色难看之极,进门方一坐下,便自长叹一声。

    小蕾虽然足不出户,但也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知道自己的夫君烦恼的是什么,当下沏了杯香茶,递到他面前,在他身旁坐下,说道:“李陆吾胆敢冒犯贵妃娘娘,如今受死伏诛,满门抄斩,那是罪有应得之事,夫君还在忧心什么呢?”

    高力士叹道:“小蕾啊,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李陆吾在长安虽然只是个闲散不羁之人,毕竟是高祖之兄蜀王李湛之后,乃李室宗亲。三郎如此轻易便灭其满门,便等若自断手足啊!”

    高力士摇头叹息,又道:“如今的三郎愈加的刚愎自用,已不愿听我言,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今日又发生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啊?”小蕾见他神情凝重,心中也不由得一紧。

    “有人欲净身入宫。”高力士续道,“此人正是李陆吾的侄儿李静忠。”

    小蕾脸色变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高力士看着她的表情,又叹道:“这李静忠明为李陆吾侄儿,其实乃是他的私生子……李陆吾至长安六年,几度出入后宫,淫乱宫妃,且此人最爱骗奸他人妻女……”

    小蕾啊得一声惊呼,茶壶落地粉碎,她急忙伸手去捡,又被碎片割破了手指,鲜血长流。

    高力士看着她,叹道:“小蕾,你一个如花少女,嫁给我一个年老太监,这十六年来,当真难为你了。”说着取出手帕为她包扎伤口。

    小蕾坐倒在地,眼中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下来,说道:“五年之前,我第一次见到那李陆吾,无法想象这世上的竟有如此男子,便是我等女子也自愧不如……我对你不起……不论你信是不信,我虽然失身于他,但这颗心一直是向着你的!”说着她又跪倒在地,哭道:“夫君,你杀死我吧,千万不要休我!”

    高力士摇摇头,伸手将她扶起,说道:“若要休你,五年前便去做了,又何必等到今日?其实要你陪着这样的我,本就是委屈了你,如有才德兼修的男子,你要跟了他去,却也是无妨的。只是这李陆吾实非可托之人……”他顿了顿,不再说下去,改口道,“李陆吾到长安不过六年,这李静忠绝非长安女子所生,此事倒并不令我担忧……”

    小蕾听他说话的语气,那是另有所患了,忙道:“那你在担忧什么呢?”

    “方今李林甫已死,尚有太子,杨国忠,明离。这三人如今均在三郎御下,貌似忠诚,可这些年来三郎也许是真的老了,狂傲自大,不肯听人言,我怕要出大乱子。”高力士叹道,“我已许了李静忠,命他就在我手下供事,这一日下来还算恭敬勤恳,但这小子我已看出,狼子野心,来日必要弄出大动静的。唉,但愿大唐能渡过此劫,一切安好啊!”

    小蕾心头柔情百转,偎入高力士怀里,温言笑道:“有夫君如此忠贞之人,大唐自然是一切都能安好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