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崩  第八章 谋算

章节字数:3695  更新时间:19-11-13 1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枪舞如风,如龙游渊,精妙华丽又不失刚猛迅捷之美,走得是明明是攻招,却又守的严丝合缝,那最后一枪刺出,伴着清脆爽利的断喝,当真有破石开山之力!

    对面是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他对面如此凌厉的一击,却不闪避,只是一笑,便向后稍微跨出一步,同时身子向前一倾,借着后跨与前冲的奇妙合力,轻巧地避开了的这一刺,与此同时右手闪电般伸出,抓向枪杆,旨在一举将对方连人带枪拽过来。

    却听“啵”的一声响,枪杆弹起,如灵蛇一般冲破那男子手掌掌控,直刺其胸口。

    “妙招,甚好!”那男子哈哈一笑,身子骤然间再度后撤,避开了长枪的凌厉之势。忽然,他脚下站定,因为惯性,对面那人娇呼一声,身子径直扑将过来。

    “澜儿,你武技不弱,然根基未稳,而临敌过招过于轻率,不留退路,此乃习武之人之大忌也,看来你需得另寻名师好生习练一番才是。”说话间那男子已转身避让,伸手相扶。

    那叫澜儿的少女瞧来不过十五六岁,一身红衣如火,剑眉入鬓,英气逼人,不过此时的她那雪白的娇俏脸蛋如染蔻丹,慌忙间站稳身子,平复情绪,眨眼笑道:“那三哥你愿不愿亲自出手教好我呢?”

    那年轻男子正是“三哥”牛源,他闻言只是一笑,却不答话,这时却听身后一个清脆娇柔的女子声音笑道:“小澜儿,你这是变个法子拜师么?”

    澜儿俏脸火红,她抬头望去,来人女子衣衫如水,容颜绝美,相较之下,不免自惭形秽了,然而她又不愿令别人瞧出自己的心思来,嘟起嘴来嗔道:“水儿姐姐,就你最爱取笑我了。”

    水忆夕忍不住笑道:“我又哪里取笑你啊,你拜三哥为师,我觉得妥定得很呢!三哥,我看你就收了她这个徒儿吧。”

    牛源沉吟片刻,说道:“以澜儿的潜质,来日当有所成,三脚子学艺未精,恐怕是要误人子弟……”

    水忆夕知道这澜儿虽是牛源妻妹,性子却与姐姐沐儿截然不同,喜好舞刀弄枪,对这位姐夫尤是仰慕,是以才出言取笑,当下不再提此事,改口道:“三哥,我这里有两件事,你想先听哪一件?”

    澜儿嘟嘴道:“水儿姐姐坏死了,就爱卖关子,快快告诉我们吧。”

    “好好好,就澜儿你是好人,我是坏人了。”水忆夕说着收起了笑意,正色道,“方才凌公子传来消息,叛军先锋营离潼关已不到十里之距,恐怕不日便将冲关。”

    牛源神情严肃,点头道:“此事我己知晓,且与凌兄商量妥定,决定在叛军必经之途上设伏,即便不能全歼敌军,也要挫其锐气。”

    “然而三哥你可曾想过,这支兵很有可能是康胡儿的布下的疑兵。”

    “疑兵?”牛源想了想,摇头道:“我观康胡儿用兵,多以田承嗣孙孝哲两支范阳铁骑开路,这一路来势如破竹,十分奏效,应该不会有变。”

    “三哥,你在扬州长大,与康胡儿更是少年相识,你觉得他是个骄傲自满,妄自尊大之人么?”

    牛源奇道:“你为何认定这是叛军的疑兵?”

    “因为这支兵由田承嗣统帅,副将却是田嗣真。”水忆夕解释道,“这两人虽是堂兄弟,然那田嗣真一直是孙孝哲的副将,你不觉得康胡儿如此安排必定事有蹊跷么?”

    “如果真是疑兵,咱们就不能冒然设伏了。”澜儿忍不住插口道:“此事得尽早通知凌大哥才是啊。”

    水忆夕笑道:“放心吧,我己传书于他,他自有分寸。其实对我们而言,此事未必是件坏事。三哥,我这是有一计,或可退敌,不知你愿不愿听我一言。”

    牛源却没等她说下去,又问道:“你说还有一件事,却是什么?”

    “之前高将军抓住一个叛军细作,那人就在今晨给人杀了。”

    此言一出,牛源骇然色变,惊道:“你说得那人可是认潼关监军边令诚做养父的何诚?”

    “正是此人。”水忆夕正色道,“此事极为要紧,恐怕不日之內,潼关将有內乱发生,若不能尽快退敌,届时內外交困,便是回天无力了。”

    牛源长叹一声,说道:“也罢,你就说说那条计策吧。”

    二

    “高尚军师真是好谋略,如此我等可坐等潼关内乱,一举破关。”

    “不错,潼关己是我军的囊中之物。”

    叛军营帐內,康胡儿聚诸将与会,谈到潼关之变,诸将无不欢欣鼓舞。

    康胡儿示意诸将安静,他朗声说道:“如今的形势虽对我军有利,但诸位乃不可掉以轻心,一切仍需按部就班。孙孝哲何在?”

    一个年轻将军跃众而去,抱拳道:“孙孝哲在此。”

    康胡儿见他低着头,不看自己,心下叹息,说道:“我命你密切注视牛源凌河洛等人动静,如今那些人有何举动?”

    孙孝哲抬头,却不与他对视,说道:“田将军所部逼近潼关之时,这两人便在途中设下伏兵,坐等我军入套,却浑然不知那是我军的疑兵。”

    康胡儿点头道:“如此便按原计划行事,若能溃败这两人的义勇军,夺取潼关,便再无后顾之忧。”

    “康胡儿,还有一个人,你必须十分留意。”高尚走将出来,说道,“如果此人看破其中关键,将计就计,恐怕极是麻烦。”

    “你说得莫不是在太原击败大哥的水忆夕么?”康胡儿看他一眼,一笑,说道,“你既然这般说了,想来已有对付她的手段?”

    “对付她并不难,想要将之置于死地却不易。”高尚一字一字,极是认真地道,“不过只要少主肯下决心,老夫可助你斩草除根!”

    康胡儿叹道:“昔年范增设鸿门宴欲杀汉王刘邦,不可成,终致汉代楚,平天下,楚霸王乌江自刎……高军师认为如今的她能与当年的汉王相提并论么?”

    “相提并论?”高尚讥笑道,“少主以为区区一介无赖能与超世之雄相提并论么?”

    “女中魏武么?”康胡儿笑了笑道:“高军师是否太高看她了。”

    三

    长安,皇城。

    李静忠正在自己的卧房内整理行李,他要将每一件衣裤都叠放整齐,这是他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当年被迫离开华山,他从韩鼎变回李静忠,自那日起,他便改变自己的习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更不能再犯相同的错误了。

    就在此时,却听得叩门声响,一个声音自门外传来:“静忠,你可歇下了么?”

    李静忠听到这人说话,急忙站起,答道:“是高公公啊,静忠未曾休息,你可有事么?”

    “如此,便打搅了。”说话间一人推门而入,是个五十余岁的老者,发鬓早白,然面无寸须,正是内廷太监总管高力士。

    李静忠急忙设席以候,笑道:“高公公,这么晚还来小人这边,是有要事吩咐小人去做么?”

    “并无要事,只是想过来看看你罢了。”高力士瞧了一眼李静忠的行李,笑道,“明日便要启程了,你都准备妥当了么?”

    李静忠忙点头道:“都已准备妥当,小人定然谨遵圣人和高公公的嘱托。”

    高力士点了点头,他双手负后,在房里踱起步来,没有再说下去;李静忠站在一旁,肃手而立,也是一言不敢发。

    高力士忽然呵呵一笑,开口道:“当日咱家只道是必死无疑了,却没想还能活到今日啊。”

    就在三日之前,潼关监军边令诚上疏,言道潼关守将高仙芝封常清惧敌畏战,龟缩不出,错失破敌良机。皇帝勃然大怒,相国杨国忠更是煽风点火,要斩杀高封二人,群臣惧不敢言,最后还是高力士据理力争,更兼太子自旁说情,方才救下高封二将性命,但此事惹来皇帝的不悦,若非高力士劳苦功高,恐怕已被斩首了。

    李静忠揣测着高力士忽然说这话的真实意图,于是试探着道:“高公公鸿福齐天,自有天命相佑。”

    “少来拍这等不着边际的马屁。”高力士看着他,眯眼笑道,“你小子脑袋瓜子想什么,咱家还会不知?嘿,你是巴不得我早早死了,好取而代之吧。”

    李静忠大骇,汗如雨下,急急跪倒在地,磕头道:“高公公,冤枉啊,小人绝无此心!况且公公手下那许多太监,论资排辈,如何能轮不到小人?!”

    “当真如此么?”高力士饶有兴致得打量着他,兀自笑道,“当日你为求自保,自愿净身为宦,身为男子,做事如此决绝,这世上并不多啊!”

    李静忠低头轻声道:“只因当时小人已走投无路,万幸高公公愿意收留,小人愿意肝脑涂地……”说着又自磕头在地。

    高力士哦了一声,又笑道:“若是咱家愿意将我的位置传给你呢?”

    高力士这话,杀意已露,李静忠深知此时一旦说错一句话,恐怕再难见到明日的朝阳,即便他能侥幸冲杀出去,却也从此沦为丧家之犬,无容身之所了。结果若是如此,他当日为何要放弃男子的尊严,来做这个不男不女的太监呢?

    李静忠心念电转,毕恭毕敬得道:“若高公公真的如此信任小人,小人自当竭尽全力,不令高公公您失望。”

    “想不到啊,你小子倒是诚实得很啊!”高力士哈哈一笑,又道,“若换做是你,圣人执意要杀高封二将,你要如何应对?”

    李静忠想了想,认真得道:“小人不敢违抗圣命。”

    高力士又哦了一声,奇道:“依你之见,咱家顶撞圣人,乃是自取其辱,自寻死路了?”

    “高公公误会小人的意思了。”李静忠不卑不亢,从容解释,“只因高公公陪伴在圣人身边多年,名为主仆,实则兄弟。是以当时圣人虽然盛怒,心中并不忍杀你,若不然即便有太子苦言相劝,恐怕也难以保住公公你的性命。”话到此处,他立时闭嘴不语了。

    高力士又笑了,旋即叹道:“你小子,当真是聪明得紧啊,懂得也多。当日圣人若派你去潼关监军,而不是与高仙芝有”知遇之恩”的边令诚,何来今日之事啊。”

    李静忠低下头去,没有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只是连称不敢。

    高力士抬头看了看了天色,已近子时,他捂嘴打起瞌睡来:“想不到已是如此之晚了,咱家也该回去歇息了。静忠啊,你明日前往潼关宣旨,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看来咱家是不须多言了。”

    李静忠恭恭敬敬得道:“多谢高公公的指点,小人必定谨记在心。”

    高力士呵呵一笑,大有深意得道:“以后,你便尽心辅佐太子吧。”说罢转身径直出门去了。

    李静忠见高力士出门走远,再也抵受不住,软倒在床榻上,却已汗湿重衣,身上痉挛了般动弹不得。就在方才,他感觉自己在鬼门关外徘徊了不只一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